第307章 爭執

第307章 爭執

第307章爭執

雖然早上剛上了朝,可這次不是又被聚集起來了嗎?

同樣的流程還得再來一遍。

等了半晌不見夏侯贊吭聲,距離近的偷偷互相使眼色,都納悶這是怎麼了?

眾人又過了許久,忽聽上面『啪』的一聲,夏侯贊一手拍在桌子上,聲音之響亮,直把跪在下面的人嚇了一大跳。

底下跪著的眾臣一聽,壞了,心直接提到嗓子眼兒,自古伴君如伴虎。

今兒不知道什麼事惹皇上生氣了,萬一把誰拉出去砍了那都是有可能的。

沒人敢說話,所有人跪著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多一事兒不如少一事兒,誰知道事情出誰頭上,自個兒張嘴一問,備不住禍事就要臨頭。

「平身。」夏侯贊其實拍那一下沒別的意思,只是想表達一下自己的憤怒,到現在還不知道是誰攻打的天祁,實在讓他很沒有面子的啊。

雖然已經派了人去查,不過一時半刻怕是沒有迴音。

眾臣紛紛起身,文東武西位列兩旁。

夏侯贊沉吟片刻,便開口說道,「今日邊疆八百里加急,東南扶州告破,眾卿有何見解?」

下面的大臣們算是明白皇上為何著急了,天祁這些年來一直國泰民安,邊疆告急自打五年前便不曾有過,這回是誰這麼大膽?

「皇上,微臣斗膽一問,」雲啟先將軍一生馳騁戰場,對於戰事為最敏感,「攻打我天祁的是哪國?」

得先把對手整明白了,才能商議之後的方案不是?

夏侯贊沒吭聲,直運氣,他也不知道對手是誰。

說來奇怪,打都打了,可對方的戰旗愣是沒有立起來過,夏侯贊還是頭一回碰到這樣的事情。

其實哪裡是東黎幾國不想立戰旗,實在是參戰的國家太多,若是立旗子,立誰的合適?

他們可不想立自己國家的,想想看,大家都是小國,誰挑頭都不合適,萬一打不過,那天祁可是要奔著侵略者打過去的呀。

到時候旗子是誰的,天祁還不打誰?

大家誰都不傻,哪怕是手握布防圖的東黎,也照樣不敢貿貿然行事。

手裡有籌碼是好事,可當了出頭鳥便是大大的不妙。

因此幾國一商議,乾脆誰的旗都不要立。

要是天祁查到就算他們倒霉,這場戰役不知能不能贏,若是輸了大家灰溜溜的退回去相安無事,若是贏了,大家再把自己的旗幟拿出來,總不能白白打了勝仗不讓世人知曉吧。

幾國首腦算盤打得響亮,是以戰事一起,天祁並不知道對方是何人。

給天祁將士氣的,還從來沒想過這樣的縮頭烏龜,搞偷襲在先不說,還藏著掖著,心裡憋著一股勁,總要留幾個活口,講話問清楚了,看看到底是是誰打過來的!

雲起先一看夏侯贊的樣子,心裡明了,看來還不知道對手是誰呢。

不過沒關係,待上了戰場不就一切都清楚了嗎?

「老臣請纓,」雲啟先將軍往地上一跪,「請皇上恩准老臣前往邊疆殺敵!」

一句話說的擲地有聲。

這麼大歲數的人,能在朝堂之上說出這樣的話,絕對是心繫國家的忠義臣子。

他話一出口,朝堂上站著的幾個小的,紛紛出列跪地請纓。

其中雲耀、容喆赫然在列。

雲耀一直出入戰場,對戰爭頗為熟悉,這次戰役無聲無息的開始,應該是一時間打的天祁措手不及,若能及時支援邊疆,戰事自然不會擴展。

況且,自家老爺子都要上了,他哪兒有不去的道理。

若是不出意外,夏侯襄也是要去的吧。

容喆請纓自是憑著一腔熱血,好男兒志在四方,自己練武多年,可不是為了屈居朝堂之上的,他想要在戰場上施展一番拳腳。

奈何這麼多年來,他武藝有所成,但一直苦無機會讓他鍛煉,現在邊疆告急,他身為天祁武官一員,怎有不去之理?

容源和容敬一直知道容喆的理想,對於他請纓前去戰場一點兒也不意外。

尤其是容源,心裡不禁為容喆驕傲,自家兒子鐵血錚錚,他這個當父親的甚是欣慰。

只是心裡也有擔憂,畢竟戰場不比京里,若是有個意外……

為人父母都為自己孩子有操不完的心,一面知曉民族大義,一面又迴避不了情感。

但無論如何,只要容喆下定決心,他是絕對不會拖兒子後腿的。

夏侯贊坐在龍椅之上沉思片刻,他已經派了夏侯襄去戰場,若是中途夏侯襄出了意外,入侵者一定會乘勝追擊攻打天祁。

現在有將領主動請纓,倒不如將他們派過去,夏侯襄有個萬一也好有人頂上,天祁也不會太過被動。

夏侯贊緩緩開口,「眾位心繫天祁安危,朕心甚安慰,特准眾卿所請之事,明日朕親自至五朝門,為諸位踐行!」

「謝皇上!」請纓的幾人叩首。

平定戰亂的隊伍已然確定,夏侯贊接下來的話便是一些預祝各位將領成功,凱旋而歸的套話。

終於,夏侯贊宣布下朝。

眾臣退出大殿,自去忙備戰事宜。

打仗可不是僅僅是將領士兵到位就行,俗話說的好: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六部各有職責,特別是戰爭時期,所有人都馬虎不得。

戰事已起,夏侯贊只想要夏侯襄的命,還沒糊塗到不顧國家安危的程度。

特地去往兵部,監督糧草一事。

前朝忙著支援邊疆,後宮所受影響並不大。

只是,此時的正陽宮內,皇后與夏侯銜母子二人正為了一件事,爭執不下。

皇后還從沒生過這麼大的氣,看著跪在下面的兒子,頗為惱火的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兒臣知曉。」夏侯銜語調不卑不亢,彷彿皇后的怒火根本不是因他而起。

「容離!又是容離!容離有什麼好?」皇后一拍桌子,大喝道,「你能不能清醒清醒,現在你的正妃是皖月!南楚公主!」

皇后的手都快要指到夏侯銜的腦袋上去了,「一個南楚作為後盾,不比容離那個丞相爹強百倍?你以後的前程還要不要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7章 爭執

3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