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邊疆出事了。

第304章 邊疆出事了。

第304章邊疆出事了。

黎皇仔細聽著燭珃的分析,他倒沒想到燭珃能說的頭頭是道,往日總是給他和稀泥的謀士,突然開竅了?

燭珃覺得自己現在簡直如有神助,越說越覺得自己說的在理,這些話都是瞬間出現在腦子裡的靈感,完全是現場發揮啊!

捋了捋自己下巴上的山羊鬍,繼續給黎皇分析,「依微臣看,咱們這場仗要打贏簡直再簡單不過,先找到突破口打進天祁去,然後等戰王抵達邊疆時,咱們給他身邊祁皇的暗樁透出個消息,什麼戰王想要自立為王啊,或是戰王擁兵自重啊等等,只要祁皇對戰王有所防範,那就能給他再次召回京里去,戰王就算再厲害那也是個王爺,皇上的命令他敢不聽嗎?到時咱們或是趁勝追擊、或是坐山觀虎鬥,無論哪個對咱們東黎來說都是有利無害的,您想想,是不是這個理兒?」

燭珃超常發揮完畢,說完就覺得他們東黎贏定了,反正戰王是圓的是扁的他沒見過,不過帝王心術他研究的相當深入,天下皇帝沒有不疑心的,尤其是對那些手握重兵的將領,哪怕人家再忠心,在帝王的眼裡都是隨時有可能反叛的存在。

祁皇既是一國之主,便逃不離這樣的思維,近幾年來各國保持平衡,誰也不動誰,自然體現不出來掌握軍權的重要性,可一旦打起來,問題就不一樣了。

燭珃笑容越來越大,他們東黎自此躋身為大國的可能性太大了,到時東黎實力大增,他身為東黎的皇帝身旁謀士的地位自然水漲船高,到了哪裡不得受到尊敬?

哪裡會像現在這般,走到哪兒都沒人認識他,實在太過憋屈。

黎皇聽了燭珃的話,大腦飛速旋轉,現在東黎若是不激進些,沒準什麼時候就滅國了,如今國內災民日益增多,洪水、瘟疫拖得他苦不堪言。

若是攻打天祁能過成功,別的不說,糧食問題先能解決了,大水已經將東黎能耕種的地方淹了,到了秋季絕對顆粒無收,到時求爺爺告奶奶也不見得有誰能幫他,看西秦就是個例子。

黎皇一拍大腿,幹了!

坐以待斃是死路一條,拼一把沒準能拼個國家的前程出來,他這皇帝不能白當,總得為自家百姓著想不是?

黎皇已決定發兵,其他六國紛紛相應,幾國約定好十日之後發兵天祁。

其他幾個國家皇帝的想法很簡單,反正自家國土不大,不如打打看,萬一勝了呢。

各自回國準備兵力,黎皇自個兒留了個心眼,他可不能將所有兵力放在主戰場,布防圖雖不能放給其他六國知曉,但他可以作為引導,讓他們吃些甜頭,這樣打了勝仗,他們才有力氣繼續幫他吸引前面的兵力。

而東黎需要分出一部分兵力去攻打天祁守衛最為薄弱之地,到時前面有兵力牽制,後面有他們出其不意,到時想不贏都難。

十日後,七國聯合部隊大軍壓境,東南部是天祁守衛稍顯薄弱之地,因為東南部的國家多為弱小,從來沒有出兵挑釁的前科,是以天祁的主要兵力在西北方向,那裡民風彪悍,是天祁重點防備的對象。

誰都沒想到,就是這些不起眼的小國竟然動了,而且還是聯合在一起發兵。

夏侯贊在收到戰報之時,七國的聯合部隊已經開始集中攻打天祁邊疆,那裡的將士雖然也是驍勇善戰,但到底雙拳難敵四手,

六國加上東黎,即便再沒人,每個國家多少發出些兵力出來,怎麼也能湊個十萬人。

東南部的天祁將領加起來六萬,兵力懸殊就是問題。

一時間天祁落了下風,再加上七國用的又是偷襲的戰術,趁天祁不備之時攻打過來,天祁吃了一記悶虧。

待戰報送到夏侯贊的龍書案上,天子勃然大怒,即刻召集大臣召開應急會議。

夏侯襄自然被叫了去。

太監來戰王府請人時並沒有說清,直說皇上著急了,讓戰王速速進宮。

夏侯襄那時正在書房,書桌上擺著的,赫然是一份與夏侯贊桌案上一模一樣的戰報,所以即便太監沒有敘述清楚,他也知道怎麼回事。

可容離不知道呀,夏侯贊包藏禍心,此時急吼吼的叫夏侯襄進宮,鬼知道是什麼事情。

可夏侯襄來不及跟她解釋已經隨太監走了,容離一想,她找來小黑,讓它進宮去瞅瞅,有個萬一好出來給她報信。

小黑二話沒說就去了,它的作用不就是如此?

現在主子可能遇到麻煩,它當仁不讓啊。

容離在府里有些坐立不安,事關夏侯襄的安危,她實在靜不下心來,幾個丫頭見狀連忙安慰,墨堯隨夏侯襄進宮,其他三個留在府中,心裡也是不住的擔心。

夏侯襄已經進了宮,夏侯贊身邊的大太監陳進忠早早等在宮門口,一見夏侯襄到了連忙迎上去。

「參見戰王爺,」陳進忠行了禮,連忙道,「您快些隨咱家來吧,皇上已經恭候多時了。」

說完一偏身,做了個請的手勢。

夏侯襄邁步向前,陳進忠連忙跟在一旁。

到了德陽殿,夏侯贊坐在龍書案后,陳進忠三步並做兩步,連忙進來稟告,「啟稟皇上,戰王到。」

「快快有請!」夏侯贊急的站了起來。

夏侯襄進得殿內,抱拳行禮,「參見皇上。」

「皇弟不必多禮,為兄此次著急召你進宮,是因為邊疆出事了!」夏侯贊到了緊要關頭還不忘試探夏侯襄,他想看看夏侯襄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若是和他這個當皇帝的同步知曉邊疆發生的事情,那可是大大的不妙的。

「發生了何事?」夏侯襄不是傻子,就夏侯贊心裡那點小九九自然知曉,這也是他看不上夏侯贊的原因,明明處在危難關頭,還不忘試探,簡直不是帝王應有的胸懷。

夏侯贊看夏侯襄的樣子不像作假,遂送了一口氣,不過沒忘了正事,他急切的說道,「有人打進來了,東南扶州已被攻破,你看如何是好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4章 邊疆出事了。

3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