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朕怎麼在這?

第298章 朕怎麼在這?

第298章朕怎麼在這?

皖月換上一副笑語嫣然的模樣,語氣中滿是喜意,「此事妹妹有功了,若不是你提醒,本妃還發現不了孫氏竟起了那樣的心思,一個不好真讓她得逞,本妃豈不是一命嗚呼了?」

「來人,」皖月揚聲喚道,丫鬟應聲而入,她吩咐了一句,「快去搬個錦凳來,給陳側妃坐。」

陳漣滿目驚喜的抬起頭,她沒聽錯吧?

她是不是升了?

「妹妹還跪著做什麼?趕緊起來吧。」皖月坐在軟踏上,笑語晏晏的說到,神色間倒滿是對她的信任。

「是。」陳漣喏喏應了聲,一時間有些拿不準,剛剛皖月打的話到底是隨口一說,還是真給了她側妃的名分。

這後院的事情,自然似乎聽王妃對的,若真因自己報信有功,皖月給她升個位分,這算不算意外之喜?

至於孫氏給她當墊腳石這一茬,陳漣半點兒不在意,後院的戰爭雖無硝煙,但也是你死我亡的陣仗,自己若不長心,就別怪別人算計。

兩人說了會兒話,皖月撫了撫額,露出一副倦容出來,陳漣頗有眼色的退下了。

回到院子不到半日,陳姨娘被提成陳側妃的消息便傳遍了端王府。

這段時間,後院的女人們被皖月弄的風聲鶴唳,誰知這個當口經有人提了位分。

眾人氣啊,那還用猜嗎,不知陳漣那個賤人使了什麼手段入了王妃的眼吧。

她們現在過的膽戰心驚,可陳漣使使手腕就上位了?

呸,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一時間,端王府後院的女人們同仇敵愾,王妃的狗腿就是她們共同的敵人。

正愁她們沒那麼大實力去收拾王妃,現在倒是先蹦出來一個小丑,那就拿她開刀吧!

至此,端王府後院女人們的戰爭開始了,兩派爭端到底誰勝誰負,還不得而知。

——————

自打上次夏侯襄與容離離宮,夏侯贊便在心裡不斷謀划,到底如何才能除了夏侯襄這一心腹大患。

以往不是沒想過要除掉他,只不過沒有現在這麼急迫而已。

夏侯襄去了容離,無形中多了一大助力。

若說往日夏侯襄手裡的軍隊與自己抗衡,自己還有四五成的勝算,現在在加上容離這個因素,若是夏侯襄真起了什麼不該有的心思,謀朝篡位就跟玩兒一樣。

君王自古多疑慮,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但凡當皇上的,有幾個沒被害妄想症的?

夏侯贊也逃不過這個怪圈,他一直在想有什麼穩妥的法子,能將夏侯襄除去。

畢竟他戰神的稱謂不是白來的,那是一次次經過戰爭洗禮闖出來兒名號。

夏侯贊已經接連嘆了好幾口氣了,那嘆氣嘆的直把皇后嘆的眉毛跳。

皇上就這麼不想來她這嗎?

今兒也不是什麼初一、十五的正日子,皇后都沒想到夏侯贊會來。

本來正在宮中頭疼如何處理婕美人的皇后,一聽太監來報,皇上到門口了。

當下驚喜的站起身出門迎接,不過一個懷了身孕的新人,哪兒有接見皇上來的重要?

可是,皇后蹲身行禮還未開口請安時,夏侯贊徑直從她面前經過。

皇后納悶的抬頭看了看無視她存在的夏侯贊,心裡嘀咕這是怎麼了?

起身快步走到夏侯贊的身旁,剛忙吩咐宮娥太監上茶。

夏侯贊心思根本沒在這,對於周邊一切發生的事情都無所察,他面無表情的坐在主位上,開始嘆氣。

皇后一開始沒察覺出來,滿臉溫柔的笑意,邊倒茶邊說,「今日臣妾起身時便聽見外面喜鵲嘰嘰喳喳叫的響亮,私心想著肯定是個吉祥如意的兆頭,現在看來,可不就是嘛。」

她心裡高興的跟什麼似的,除開初一、十五夏侯贊等閑不會來她這兒,如今沒什麼特殊事情便來了,說明夏侯贊心裡還是有她的。

「誒…」夏侯讚歎了口氣,坐在一旁也不應聲。

皇后略微有些尷尬,她繼續笑道,「臣妾閑來無事做了些蝴蝶酥,皇上嘗嘗?」

說罷,捻起一個來,送到夏侯贊的嘴邊。

「誒…」夏侯贊還是嘆氣,無動於衷。

「呵呵,」皇后尷尬的笑了笑,將手收回,「蝴蝶酥有些甜膩,皇上怕是吃不慣,這茶是您愛喝的。」

將茶杯往前推了推,這下總該說話了吧?

「誒…」除了嘆氣還是嘆氣,夏侯贊什麼言語都沒有。

「皇上…因何事愁眉不展吶?」皇后終於問到了正題上,她剛剛太過激動,一時沒發現夏侯贊情緒不對,現在看出來了,趕忙關心的問道。

「誒…」

皇后額角跳了跳,面上還是一派溫柔的笑意,「臣妾雖然愚笨,不能為皇上分憂解難,但是皇上可以跟臣妾說說您煩心的到底是何事,說出來總比一個人悶著強,您說是不是?」

「誒…」

忍著蹭蹭往上竄的怒火,皇后不斷在心裡提示自己,不能生氣、不能著急、不能不耐,皇上好不容易來一趟,不能鬧出不愉快的事情來。

皇后仔細看了看夏侯贊的目光,發現他的注意力根本沒在她這兒,這下她覺得剛剛的嘆息有了解釋,夏侯贊應該是沒聽到她說的話才對。

「皇上,您能聽見臣妾說話嗎?」皇后依舊溫柔的說道,那語氣柔軟的似光滑的錦緞一般。

「誒…」

「皇上?」皇后再接再厲,她要用自己的耐心打動他,「皇上,您看看臣妾?」

「誒…」

皇后閉了閉眼,胸中的怒氣值已經到達一個高度,夏侯贊什麼意思,來她宮中既不聽她說話,也不看她,來她這兒就一個勁兒的嘆氣,她招誰惹誰了?

冤不冤啊!

無論如何,皇后終於認清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如果她還想現在這般溫柔的說話,夏侯贊可能到深夜都聽不到她說的話。

既然這樣,索性先把他注意力拉回來再說。

「皇上!」皇后氣沉丹田,大吼一聲。

這一吼效果顯著,陷入自己思緒中的夏侯贊一個激靈回過神來。

皇后見終於起了作用,連忙換了之前滿是溫柔笑意的表情,看著他道,「皇上~」

夏侯贊看著她眨了眨眼,「朕怎麼在這兒?」

皇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8章 朕怎麼在這?

3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