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就不告訴你

第296章 就不告訴你

第296章就不告訴你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待容離指完,整個玉容院彷彿被按下暫停鍵般,沒了動靜。

但若是仔細看,就能發現,鳳九玄那抽搐的嘴角。

一陣風捲起地上的一片綠葉,打著旋兒的從幾人面前飄過。

「你咋不湊副撲克牌呢?」鳳九玄太陽穴突突直跳,黑桃九他還梅花勾呢!

這都哪兒跟哪兒?

可是看著對面突然陷入沉思,似乎在思考湊套撲克可行性的容離,風九玄徹底無語了。

好好一姑娘,怎麼成個親就給成傻了呢?

鳳九玄丟給夏侯襄一個同情的眼神,在他沒明白怎麼回事的時候,拉著沐蓉語站起身來一抱拳,「兄弟,辛苦了,告辭。」

夏侯襄同樣一抱拳,雖然沒明白鳳九玄話中的意思。

容離詫異道,「怎麼突然就走了?」

「你好好歇歇腦子吧,人家都說一孕傻三年,你還沒孕就成這樣,未來實在堪憂啊。」鳳九玄邊說邊往旁邊一蹦,正巧躲過容離丟過來的書。

他笑嘻嘻的拉著沐蓉語邊跑邊說,「店裡還有一堆事情等著我呢,你這個當股東的沒事常來轉轉,撒手掌柜當不得啊。」

容離徹底被他氣樂了,幸虧他跑的快,不然看她不放大招。

夏侯襄從她手中接過狼毫,這玩意兒就算扔人身上也不疼,頂多留點墨跡。

「哼,竟然說我傻,阿襄你說,我傻嗎?」容離氣鼓鼓的撲到夏侯襄懷裡求安慰。

「不傻不傻,我們離兒最聰明。」夏侯襄趕忙順了順她的背。

「就是,還是你有眼光,鳳九玄那個破眼神該治了,也就小語不嫌棄他吧。」容離憤憤的說道。

「好了,不氣了,不是要學輕功,現在教你。」

「真的?」容離驚喜的看著夏侯襄,「開始吧。」

夫妻兩人一個教一個學,小桃和小黑面面相覷,眼神里出現了同樣的信息:黑桃九是啥?撲克又是啥?

這一腦門的問號,也沒人給他們解釋解釋。

對視著對視著,小桃一伸手把小黑抓住,嘴角笑意閃現。

小黑眨了眨眼,接著一揚腦袋,絕望的看著湛藍的天空,「大意了啊!」

咋光顧著想事,把洗澡的事情給忘了。

「下次注意。」小桃心情頗好的囑咐了一句,開心的抓著小黑沐浴去了。

——————

瑾萱自打從丞相府中出來,回到府內便細細思索,本來沒想那麼快見容敬的,沒想到送個禮還能碰上。

伯母對她印象看起來不錯,也有意撮合她與容敬,這讓瑾萱心裡稍稍有了些底氣。

不過她發現一個問題,就是一見到容敬,她便發揮不好,準備好的說詞白準備,大腦一片空白不說還結巴。

簡直是要愁死她了。

瑾萱想來想去也想不出個好法子,獨自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念叨,「我該怎麼辦啊!」

滾了半天,一個鷂子翻身,瑾萱站在地上,上次阿離跟她說過,讓她不必拘謹,在容敬面前放飛自我就好。

那麼,她是不是要試試看?

反正在容敬面前,她早已沒什麼形象可言了,索性放下那些拿捏的小家子姿態,大大方方的做自己好了。

若是與容敬過一輩子,她也不能總端著不是?

瑾萱一拍手,重重的點了點頭,「就這麼辦!」

氣勢洶洶的往外走,拉開房門,大片大片的陽光灑了進來,瑾萱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既然愛了,就大膽向前。

她瑾萱還從沒慫過,之前的那些過往全部掀過,她要讓容敬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她!

抬頭挺胸大踏步的向前,瑾萱成功的在下階梯的時候摔了個狗啃泥。

捂著磕的紅腫的腦門,瑾萱差點仰天長嘯,幹嘛呀這是!

她是要去正事的人,給她可磕相了,誰負責?!

——————

已經處理完公事的容敬,正在自個兒房裡看書,門邊賊頭賊腦的露出個腦袋。

容敬抬眼去瞧,接著繼續看書,「要進就進,在門口扒著做什麼?」

來人正是容喆。

容喆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就是沒想好怎麼進來,現在被發現了,索性也不用躲了。

「你和瑾萱郡主到底怎麼回事?」容喆做到屋中的軟榻上,伸手拿了個李子開吃。

「什麼怎麼回事?看過你未婚妻了?」容敬沒什麼表情,彷彿整個人的注意力還在書中似的,只是在聽到瑾萱二字時,眸光微微有些波動。

「嘿嘿,看過了。」容喆一想起溫婉便整個人散發著一種光芒,臉上是甜蜜幸福的微笑,腦子已經轉不動了,滿心滿眼都是溫婉。

容敬瞟了他一眼,繼續埋頭看書。

這樣不是好很多?

沒那麼多問題,屋裡也安靜了。

容喆傻乎乎的自個兒笑了半晌,就在哈喇子快要流下來的時候,他反應過味來,今兒來不是為了想婉兒的呀。

「大哥,你是不是故意的?」容喆一臉怨念,那婉兒當話題給他岔開,太壞了。

「是。」容敬沒什麼心裡負擔的便承認了,自家兄弟,不必藏著掖著。

「呃…」容喆被噎的不知說什麼好。

誰見過這樣的人?

當面承認的理直氣壯,還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簡直不是一般人啊。

容喆給自己順了順氣,堵在胸腔里實在不爽,他撇著大嘴,「大哥,你可憋裝了,人家姑娘都找上門了,再說那天在宮門口,瑾萱郡主說的清清楚楚,是不是兄弟,你給我講講到底咋回事唄?」

從盤子里拿個桃,一臉殷勤的給容敬遞過去。

容敬連看都沒看,「不吃。」

「不吃也成,那你說說。」容喆不打聽到決不罷休,婉兒給他任務了,讓他談談大哥的口風,看對瑾萱郡主的印象怎麼樣。

媳婦開口他怎能不遵命,這不一回府就過來了,不過問印象之前,他想先把倆人認識經過整明白了。

其實吧,這事他特別好奇。

就他大哥這種性子的人,絕對不會吃虧。

可在瑾萱說完那些話后,容敬不但沒有懟回去,反而跟著瑾萱走了,他實在詫異,那心就跟貓撓的似的。

「想知道?」容敬抬起眼皮看著容喆。

容喆小雞啄米般的點頭。

容敬擱下手裡的書,緩緩吐出幾個字,「就不告訴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6章 就不告訴你

3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