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情人幽會

第29章 情人幽會

第29章情人幽會

「那怎麼行,這院子可是能住人的?」夏侯銜皺了皺眉頭,對容離不願換院子有些不滿意,他這是為她好。

容離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怎麼不是住人的?我在這住了這麼長時間,不是人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夏侯銜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一聲衝破天際的大叫。

「啊!」

屋內所有人一驚,剛剛的叫聲撕心裂肺,早有身手好的尋著聲音找了過去。

夏侯銜對屋內的侍衛道,「保護王妃和側妃,」說完又對容離說道,「你們不要亂跑,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說完便要走,衣角被一旁的慕雪柔拽了一下,「爺,柔兒怕。」

慕雪柔像是個受到驚嚇的兔子般,怯生生的站在那裡,夏侯銜的心一軟,柔聲道,「柔兒不怕,我去看看出了什麼事,馬上就回來。」

語氣溫柔的像是安慰孩子一般。

慕雪柔下意識的覺得不能讓夏侯銜去,具體為什麼她也說不上來,所以她只能想辦法攔下夏侯銜。

她實在想不明白,林東找的人到底去了哪裡?容離怎麼就把人給弄沒了?

「不是有侍衛過去了嗎,還能讓人跑了?既然柔側妃害怕,你帶著她不就得了,正巧被你們攪得沒了睡意,一起去看看出什麼事了吧。」容離撣了撣身上不存在的塵土,說完輕飄飄的看了夏侯銜一眼,那意思:走還是不走?

慕雪柔心思轉的飛快,她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覺,既然感覺不對她就要攔下夏侯銜,本想著夏侯銜念她害怕,可能就會留下來照顧她,到時她再派林東過去看看出了什麼事情,若是對她不利攔下便是。

誰知容離來了這麼一句,夏侯銜聽了覺得有道理,對於府內侍衛的身手他還是很有信心的,既然有人過去了,他也不用那麼著急。

因此點了點頭,說道,「好吧,柔兒你身子不好走慢些,咱們過去看看。」

說完緊了緊慕雪柔身上的披風,之後看向容離。

容離眨眨眼,她身子可不弱也沒披風讓人緊,被人保護什麼的實在不是她性格,抬腳邁步出了門,小桃緊隨其後,主僕兩個率先出了院子。

夏侯銜也沒容慕雪柔拒絕,拉著她也向外走,自有侍衛在前帶路,沒走幾步便有下人來回,人就在柴房,只不過情況有些特別。

夏侯銜聽的雲里霧裡,怎麼跑到柴房去了?這是要燒了王府?

沐芙院的位置本就偏僻,離柴房倒是不太遠,一行人很快便到了。

慕雪柔一路上也在納悶,現在的事情已經超出她的掌控了,只希望不要出什麼大錯才好。

柴房外零星站著幾個侍衛,他們整齊化一的滿臉抽搐,連刀都沒拔就這麼站在門外。

夏侯銜幾人到了,他們都沒有發現,而是神色怪異的看著柴房裡面的情形。

容離走在前面,突然腳步一頓,她皺了皺眉頭旋即恢復正常。

進了柴房,容離看著眼前的情形嗤笑一聲,「敢情不是賊人進府,而是情人幽會呀!」

幽會?

夏侯銜和慕雪柔走在後面,聽容離這麼一說不由得好奇,進了柴房看到眼前的狀況,夏侯銜登時用手將慕雪柔的眼睛遮住。

可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步,因為慕雪柔已經看到地上其中一人,竟是林東!

呻吟聲,聲聲入耳,已經被遮住眼睛的慕雪柔此時還是瞪著大大的眼睛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

林東怎麼可能出現在柴房,還…還被一個胖子壓在身下!

夏侯銜伸出另一隻手,想要捂住容離的眼睛,還沒碰到便被她躲過。

容離倒是沒再盯著地上的二人看,她對搞基又不感興趣,只不過為了把夏侯銜帶來,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也就不用她在做什麼了,另外……

「來人!還不快把他們拉開!」夏侯銜一聲大吼,把愣在當地的侍衛們都給吼醒了。

幾個人上前來將地上糾纏在一起的兩坨拉開,兩個人扭動著身子還有些難捨難分。

剛被拉開,兩個人分別往拉著他們的侍衛身上湊,弄得幾個侍衛臉色通紅,還要控制力度不能讓這倆人離自己太近。

「林東?」夏侯銜這時才認出,地上的人竟是他撥給慕雪柔差遣的侍衛林東。

「怎麼會這樣!」於此同時,一個不可置信的聲音在下人中間傳出。

夏侯銜一下子便鎖定了出聲的人,他眼睛眯了眯,一指,「把他拉出來。」

被拉出來的小廝戰戰兢兢地跪在地上,汗如雨下,他剛剛看到林東太意外了,尤其是看到他被一個胖子壓在身下。

那個胖子…不就是他之前背過去的嗎?

這個小廝名叫順才,會一點兒三腳貓的功夫,平日做些跑腿的活計,今兒白天被雪羽院的侍衛林東叫過去,倆人之前就挺熟,所以一被林東叫過去,順才就知道又有美差了。

果然,林東給了他足足的銀子,並囑咐他戌時一刻去一趟後街,背個人回來。

順才腦子靈嘴又會說話,一來二去就給問出個大概,等明白這趟到底要幹什麼之後,他就更興奮了,恨不得能替了那人才好。

這才有了今兒晚上去沐芙院又吹迷煙又喂春藥這一幕,順才驚的是,明明是他親手將那個胖子送到端王妃容離床上的,而且林東和他一起做的這件事。

怎麼半個時辰的功夫,林東和那個胖子會一起出現在柴房呢?

而且看二人的面色,胖子被為了春藥他知道,現在林東的狀態明顯也被餵了春藥,而且他們到時兩人已經成了好事,林東的裘褲都被褪了去。

「說!」夏侯銜也不廢話,這個小廝明顯知道什麼,不然也不會那麼驚訝。

順才渾身都在發抖,他現在大腦一片空白,出完聲他就後悔了,這不暴露自己了嗎,所以當夏侯銜讓人將他拎出來后,他就被嚇破了膽。

「王爺饒命,王爺饒命…」順才翻來覆去就這麼一句話。

夏侯銜還有什麼不明白的,裡面肯定有這奴才的事,現在看是被嚇著了,也問不出什麼,遂吩咐道,「來人,將他鎖了關在柴房,等明日再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情人幽會

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