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我還有救嗎?

第287章 我還有救嗎?

第287章我還有救嗎?

「主子您不記得了?」凝軒將茶杯放到一旁,拿了個軟墊來給瑾萱靠上,「您昨日喝醉了。」

「我喝醉了?」瑾萱眉頭都快擰成一團疙瘩了,「我不是和容公子一起吃飯嗎?怎麼會喝醉?」

「奴婢不知。」凝軒搖頭。

瑾萱恍然,她昨日沒帶丫頭出門,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們自然不知。

「那…」瑾萱猶豫了一下,「昨日我是怎麼回來的?」

她長這麼沒怎麼喝過酒,是以不知道自己醉酒後是個什麼樣子。

老天保佑,可不要太丟人啊!

凝軒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有些古怪,瑾萱預感有些不妙,她屏氣凝神,緊張的等著凝軒開口。

「您昨日…是被容公子抱回來的。」凝軒忍著笑說道,一想到昨日主子的表現,她實在有些忍不住想笑。

「什麼?!」瑾萱一下子彈了起來,「我…我…我…被他抱回來的?」

『騰』地一下,臉色直接紅的像個煮熟的螃蟹,不是吧?!

「嗯,」凝軒重重的點了點頭以示確定,並且另外給了瑾萱一個晴天大霹靂,「您還抱著容公子不撒手來著。」

瑾萱直接當場石化,她…她都做了些什麼呀?

『你是不是又要丟下我不管了?』

「他是我的,你們不許搶!』

『你有正事要辦啊?那你去吧,記得回來接我哦。』

昨日的片段零零碎碎的充斥在腦海中,接著一個個碎片相連,拼湊出了整個情節。

瑾萱的腦袋裡就跟放電影似得,將昨日從酒樓到回府一路上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的來了個回放。

無力的跌回床上,瑾萱雙眼空洞。

完了!

全完了!

她抬起雙手捂住臉,容敬應該嫌棄死她了吧!

昨日真是徹徹底底當了一把女流氓啊!

瑾萱在心裡直抽自己,好好的吃什麼飯!喝什麼酒!

她怎麼會辦出那樣的事情啊!

身子一歪,栽倒在床上,拉起被子將自己的頭蒙上。

她不要活了!

悶死她算了!

「主子,您這是幹嘛?快出來,會悶到的。」凝軒擔心的拉了拉被子。

「別理我,讓我死了算了!」瑾萱抓狂的聲音從被子里傳出。

凝軒終於知道她為何如此了,忍著笑意輕聲哄道,「您快出來吧,昨日晚上到現在您一口飯都沒吃,咱們先洗漱將早飯吃了好不好?」

「不好!餓死我吧!」瑾萱還是不出來,她現在已經沒臉見人了,以後她和容敬還怎麼發展啊!

容敬怕是一見她就能想起昨天的事情吧?

她命苦啊!

「您別這樣啊,昨日容公子對您照顧有加,您可不能自暴自棄啊。」凝軒對著在被子里團成一團的瑾萱說道。

「真的?」瑾萱一把將被子掀開,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凝軒,「你沒騙我?」

「奴婢怎麼會騙您,」凝軒心中偷笑,看來主子是真的對容公子動了情,「容公子走時還特地吩咐奴婢們去熬醒酒湯呢,就是怕您宿醉難受,另外還特地讓奴婢們好生照顧您。」

「他真這麼說的?」瑾萱獃獃的坐在床上,不敢相信的問道。

她都那樣了,容敬竟然還對她這麼好…

瑾萱的嘴角不自覺的翹起,接著咬住下唇,臉上的笑意越來越大。

可只一瞬,她便又苦下臉來,容敬會不會只是跟她客氣客氣?

不行,她得去趟戰王府。

「快打水來,我要梳洗。」瑾萱迅速的跳下床,她一刻都等不了。

片刻后,瑾萱收拾妥當,連飯的沒吃,去往馬廄,牽了匹高頭大馬直奔戰王府。

她到時,夏侯襄還未出門,正和容離在一起吃飯。

容離紅著臉,大眼睛直瞪夏侯襄。

這人簡直沒夠,大早上起來又將她好一頓折騰。

她算是看出來了,這男人簡直就是個不知疲憊的餓狼,素了這麼多年,全在她這兒找補回來了。

憤憤的杵了杵面前的小菜,她咋這麼不平衡呢。

每次結束他都跟吃了十全大補丸似得,自己就累得像條死狗。

不公平!

「離兒,再戳盤子就要漏了。」夏侯襄好笑的用筷子將她的按住,帶著笑音兒的結尾,示意著他此刻愉悅的心情。

自打成親以後,他每天都非常開心。

尤其是這種,離兒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的時候。

回想起她在床榻之上的嬌媚,夏侯襄的心中微癢,這是離兒獨獨在他面前才展現出來的一面,他怎能忍得住?

眼神暗了一暗,他目光變得深邃。

現在,容離對他甚是了解,最了解的怕就是他眼神的變化。

尤其是,現在這種眼神。

容離下意識的將手放在領口,警惕的看著他,這男人不會打算再來一次吧。

隨後可能意識到自個兒現在有些慫,想要找回些場子,容離腦子一抽理直氣壯的大吼一聲,「我要在上面!」

這話一出,兩人同時愣了一瞬。

容離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之後,臉紅的都要滴出血來。

夏侯襄低低的笑了起來,那聲音越發愉悅,他緩緩向前傾身,兩人鼻息交織,他的眼眸深邃又充滿誘惑,定定的看進容離的眼睛里,「那…要不要現在試試?」

容離感覺渾身血液都要衝到腦袋上了,不負眾望的兩行鼻血『嗞溜』流了下來。

血流成河~

媽蛋!這男人又誘惑她!

夏侯襄邊笑邊找了帕子來幫她將鼻子堵上,容離懊惱的錘了他一下,剛要說話,便聽到一聲驚呼。

「阿離,你這是怎麼了?!」瑾萱現在常來常往,很自覺的便自個兒進了屋子。

「沒事,」容離頗為正經的坐好,「火大。」

夏侯襄愉悅的彎起嘴角,容離拿餘光瞪了他一下,還不都是因為他。

「怎麼這麼早過來?吃飯沒?」

「沒有,」瑾萱拉過把凳子坐下,無精打採的趴在桌子上,「沒胃口。」

「怎麼了?昨日我大哥沒原諒你?」容離連忙問道,這可是正事。

「原諒沒原諒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又闖禍了。」瑾萱現在已經顧不得夏侯襄在不在場了,她現在已經病入膏肓,亟需容離救治。

「你又做什麼了?」容離頭疼的看著她,怎麼吃個飯還能吃出事來?

瑾萱眼神飄向一旁,將自個兒昨天般的事講給容離聽,接著滿臉絕望的看著容離,「你說,我還有救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7章 我還有救嗎?

3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