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這腰帶是你掉的嗎?

第280章 這腰帶是你掉的嗎?

第280章這腰帶是你掉的嗎?

一時間,空氣都彷彿凝固起來了呢。

容敬淡定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衫,而後,他便淡定不起來了。

緩緩回過身來,便見一名女子趴在地上,一手高高舉著他的腰帶。

小風一吹,那腰帶飄的極其蕩漾。

瑾萱都摔蒙了,宮中青磚鋪路,硬度可想而知。

將臉抬起后鼻子、眼睛、嘴巴一塊動,瑾萱想將五官活動開了。

謝天謝地,幸虧沒給她磕破相。

突然,正活動五官的瑾萱定住了。

原因無他,面前的容敬正定定的看著她,若是仔細看他的額角,好似還在不規律的跳動。

瑾萱即刻嘴巴也不張了,眼睛也不眨了,鼻子也不皺了。

所以,現在應該怎麼辦?

容離的話還清晰的印在瑾萱的腦海里,只見她瞅了瞅自個兒抬著的右手,再瞅了瞅面無表情的容敬,她呆愣愣的來了一句,「這腰帶是你掉的嗎?」

容敬的嘴角,以瑾萱肉眼可見的速度狠狠抽了一抽。

瑾萱恨不能挖個坑把自己埋了,她說的是人話嗎?

給人把腰帶拽下來就算了,竟然還問是人家掉的嗎?

什麼樣的神人才能把腰帶掉在別人手裡?

還是以這麼一個姿勢?

要不說容敬是個讀書人,哪怕心裡再鬱悶,還是要給女孩子留個面子的。

容敬僵硬的點了點頭。

瑾萱羞的無地自容,迅速蹦起來將腰帶塞進容敬的懷裡,接著腳打屁股蛋兒飛速跑沒了蹤影。

獨留容敬一人,拿著腰帶,風中凌亂。

少頃,容敬淡定的將腰帶系回腰上,無奈的嘆了口氣,快步走出宮去。

幸好沒人看到,不然…哪有什麼不然?!

容敬自小到大一直情緒平平,如今還是第一次體會到鬱悶的感覺。

坐在轎子中的容敬,揉著額角雙眸微閉,那姑娘看著眼熟,好像在哪兒見過。

按理說,若這姑娘一直如此行事,他應該有很深的印象才是,可怎麼感覺順著記憶搜尋卻沒什麼印象?

漸漸地,一張面容與今日所見的女子重合。

他想起來了,幾日前,在小妹大婚時,她曾撞在了他身上。

容敬睜開雙眼,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就是她!

腦子不由自主的想著,她…是誰?

——————

再說瑾萱,打宮中出來后便直奔戰王府。

一路上,她都要懊惱死了。

阿離給她提的就三個要求——

第一:偶遇,今兒這一出偶遇,絕對偶然,誰也不能憋著半路拽人腰帶不是?

第二:自然,今兒這表現甭說自然,簡直是純天然啊,那腰帶扒的相當帶勁!

第三:印象,今兒這表現莫說印象,怕是容敬都能給她刻腦子裡去,任誰走的好好地被人把腰帶拽下來,都能印象深刻好嗎?

瑾萱耷拉著腦袋,她覺得她沒戲了,阿離再三強調第一印象很重要,之前大婚當日,二人從沒見過,估計容敬也記不起她了。

今日可是實打實的第一次正式會面,結果就給她弄成這樣。

「嗨呀!」瑾萱煩躁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她怎麼能這麼笨啊!

戰王府一到,瑾萱提著裙擺一路小跑進了玉容院,她需要求助。

夏侯襄今日去辦正事,沒和容離膩在一處,瑾萱進門時,容離練完功剛剛收勢。

「怎麼了這是?」容離結果小桃遞過來的手帕擦汗,見瑾萱滿臉寫著『我要完』,她稍一想便明白了,「搭訕不順利?」

「什麼叫搭訕?」瑾萱怏怏的倒在躺椅上,聲音都透著股子絕望。

「就是和我大哥說話,今兒見著了?」容離連忙坐到瑾萱身邊,「進展怎麼樣?」

瑾萱了無生氣的嘆道,「怎一個慘字了得…」

話音兒都帶著京戲的腔兒。

容離納悶了,「哪兒沒發揮好?按理說順下來應該很成功啊!」

「你也說了,按理按理說,你沒把不確定的因素考慮進去。」瑾萱繼續蔫蔫的說道。

「什麼不確定的因素?」

瑾萱一指自己的鼻尖,「我唄。」

容離沒好氣的將她扶正,「你是要急死我?到底怎麼回事,說清楚。」

瑾萱任由容離扶著,將自己怎麼等、怎麼摔、怎麼拽然後怎麼說,說給容離知曉。

說完一攤手,「你說該怎麼辦,你大哥對我的印象一定差極了,誰也不能喜歡個女流氓吧?」

上來就扒人腰帶,不是流氓是什麼?!

容離聽到一半就開始忍笑,她千算萬算,沒算到瑾萱平日看似很靠譜的一個人,到了關鍵時刻竟然掉鏈子。

「喂,你表情不對哦,算了算了,想笑就笑吧。」瑾萱自暴自棄的擺了擺手,她這事辦的,就是個笑話。

容離終是沒忍住,笑出了聲,邊笑邊說,「你容我笑完再給你想法子啊!」

這事,忒可樂了。

瑾萱一臉鬱悶的看著容離笑的毫無形象,她其實也想笑,只不過一想到這事是自個兒辦的,她實在笑不出來。

少頃,容離笑夠了,她咳了咳,正色道,「瑾萱,事情已經發生就不去想了,雖然過程有點…跑偏,但效果是有了,我大哥絕對記住你了,而且記得死死的。」

「我謝你啊,」瑾萱沖容離齜了齜牙,她要的不是這種記住好不好,「唉,我是不是徹底沒戲了。」

托著下巴,瑾萱撅嘴皺眉,一臉的苦惱。

「世事無絕對,」容離厚道的安撫她,「你想啊,今日你把我大哥的腰帶拽了,這事是不是該當面道個歉?」

「道歉?怎麼道歉?」瑾萱眨了眨眼,她長這麼大,還沒跟人道過謙呢。

容離恨鐵不成鋼的點了點她的腦門,「重點不在道歉上你可知道?當面啊姑娘,這不又一個機會?道歉誠意總是要的吧?附近酒樓請一請,這不又給你創造個機會出來?」

拋給瑾萱一個自己想想的眼神,容離心裡簡直要給自己鼓掌了,她怎麼這麼聰明,瞬間就想到了個完美的方案。

「有道理,」瑾萱眼中漸漸恢復神采,她『噌』地站起身來,「我這就去。」

「你回來,」容離一把拽住她,「明兒再去。」

「為什麼?」瑾萱急得抓耳撓腮,她得趕緊挽回啊。

容離痛心疾首的搖頭,「瑾萱啊,你別是個傻子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0章 這腰帶是你掉的嗎?

3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