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大哥,等著接招吧!

第275章 大哥,等著接招吧!

第275章大哥,等著接招吧!

酉時三刻,容離與夏侯襄在丞相府用罷晚飯,乘自家馬車迴轉。

容源夫妻給二人帶了不少東西,多是容離愛吃的,王府什麼都不缺,但是廚子們想要摸准容離的口味還要用些時間。

多虧古娘子隨容離去了戰王府,容離在吃食上倒沒費過心。

謝菡犯的也是為人母的通病,總是怕女兒離家后吃不好,親自做了不少零嘴,供容離閑暇時消遣。

容離坐在馬車中給容家眾人招了招手,隨後車夫駕著馬車漸漸離去。

雖然距離娘家不遠,但是心裡不可避免的總有些哀傷。

夏侯襄看出她的情緒,長臂一展將她擁在懷中,輕聲安慰,「要是想家了,咱們便回來小住幾日。」

「嗯,」容離低聲應了,而後抬起頭來,滿眼依賴的說了句,「阿襄,謝謝你。」

夏侯襄唇角微揚,在她額上落下一吻,「傻瓜,你我夫妻,何談謝字?」

容離往他懷裡靠了靠,心裡說不出的安定,自從遇到夏侯襄,他給她的安全感一直存在,她曾經是那麼獨立的一個人,可自從遇到夏侯襄后,她便體會到有個人可以依賴的感覺,竟是這般好。

再這麼下去,她都要什麼事都撿現成的了。

有他在,她好像什麼都不用操心,更不用擔心。

容離唇邊帶著甜蜜的笑意,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變成這般,竟也有了尋常女子的柔情蜜意,而改變她的男人,正是她的夫。

看著像貓兒般窩在他懷裡的容離,夏侯襄眼眸中的寵溺似要溢了出來,他摸了摸她的發,將她抱的更緊。

「對了,」容離忽而從他懷裡抬起頭來,「大哥的事情怎麼樣了?」

「這個…」夏侯襄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沒問出來。」

「嗯?怎麼回事?」容離不淡定了,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怎麼能沒問出來呢?

夏侯襄將在前廳如何談話講給她聽,容敬說話太具藝術性,他實在聽不出端倪。

容離摸了摸下巴,她大哥很狡猾啊!

心下暗暗琢磨,她大哥比阿襄還要大上一歲,這麼多年也不是沒有和阿襄一樣的傳言,她從原主的記憶中倒是沒發現她大哥和任何男子交往過密。

好像容敬身邊既沒女子,也沒男子。

那她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容敬至今為止沒有任何心動的人。

反正不管男子女子,能走進容敬的心裡才重要。

她身為容敬妹子、瑾萱閨蜜、兼職紅娘,三個身份一疊加,容離點點頭,這事她得管。

明日,她就去齊王府一趟,和瑾萱商量商量,看有沒有什麼法子能拿下她大哥的。

夏侯襄看著正暗暗下決心的容離,有些好笑,「在想怎麼幫瑾萱?」

「是啊,」容離點點頭,「就是有些難辦,我大哥…不是一般人啊。」

「其實,你可以先讓大哥注意到瑾萱,就是不要做的太過明顯。」夏侯襄開口說道。

「注意到瑾萱?」容離歪頭看著他,「你是不是有什麼好主意了?快些說與我聽聽。」

容離拉著他的衣袖,一臉的求知慾。

夏侯襄也知道容敬這個人無欲無求,若是想要打動這樣的人,首先得在無知無覺中引起他的注意,之後再談讓他感興趣。

至於怎麼引起這樣人的興趣,雖然不大好辦,可也不是沒有法子。

生活單調的人最易受到特別的人影響,若是瑾萱能做到這幾點,與容敬的事情,倒不是那麼難辦。

他將自己的想法一說,容離越聽越覺得有理。

古代的姑娘大多害羞,當然除了喜歡夏侯襄的那些個奔放的特例,大部分的女孩子還是不敢和男子多說話的,更別提多接觸了。

追求二字,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瑾萱應該也有這樣的自覺,她既然喜歡容敬,自然得做好主動的準備。

只是如何主動,才能引起大哥的注意,並不讓他反感,這就是門學問了。

容離心裡有了個大概方向,回去需要細細琢磨。

她捧著夏侯襄的臉『吧唧』落下響亮的一吻,「我大概知道了,夫君就是聰明,你是怎麼想到的?」

夏侯襄高深莫測的一笑,摟著容離並不出聲,任由容離追問也不回答。

其實,哪裡是他聰明?

男人了解男人,尤其是相似的男人更是多些了解。

容敬說起來和他同屬一類人,他就是被離兒的不同所吸引,這招放在容敬身上,除了好用沒有第二種答案。

只不過他的離兒當初是無意為之,現在的瑾萱便要有意為之,方可行。

容離一路上興奮不已,如果能將大哥搞定,那可真是功德一件,給爹娘省了多少心。

她的大哥喲,等著接招吧!

——————

夏侯銜在容離回門的這天,便早早等在距離丞相府不遠處的茶樓中。

他將二樓整個包了下來,為的就是不受任何人打擾。

短短三日,他便覺得已經無法再活下去。

他想她,急迫的想要見到她,卻又怕見到她。

本來在容離進宮當日,他就可以找個由頭等在母後宮中的,可是心底里的膽怯讓他不敢過去。

他怕,怕見到容離滿臉幸福甜蜜的樣子,更怕見到她情深意切望著夏侯襄的樣子。

無論是哪一種,他自認看都到會崩潰。

可心裡的思念越抑制便越清晰,當日大婚的場景歷歷在目,他實在控制不了自己,便早早等在茶樓中。

想著遠遠看一眼她,也好。

執一壺酒依窗而立,天光還未大亮,夏侯銜心裡五味陳雜。

他不停在想今日的容離會是何種模樣,她那般漂亮,成親後會不會又多出些不同的韻味…

仿若自殘般,越是不想去想,他的思緒越是控制不住。

夏侯銜『咕咚咕咚』連續喝了幾大口酒,他不能醉,卻也不想讓大腦如此清醒。

越清醒越痛苦,他需要酒精來麻痹自己。

若是能將他撕心裂肺的痛感徹底止住了,那才好。

遠遠的看到懸挂戰王府標誌的馬車來了,夏侯銜放下酒壺,目光緊張的追隨著馬車。

他的離兒就在那輛馬車上,他馬上就要見到她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5章 大哥,等著接招吧!

3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