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瑾萱問計

第274章 瑾萱問計

第274章瑾萱問計

瑾萱想著應該可以借鑒借鑒溫婉的經驗,說不定她能用的上。

溫婉聽到瑾萱這麼問,倒是停了手裡的針線,她先是做思考狀,接著紅著臉頰『撲哧』一下笑出聲來,她一想到容喆便滿心甜蜜,停都停不下來。

瑾萱扶額,怎麼還傻樂起來了,趕緊回答她問題啊。

「誒,等會再樂成嗎?」瑾萱將手放在溫婉眼前揮了揮,她很認真的啊喂!

「哦哦,不好意思哈,」溫婉回過神來,這才意識到自個兒奔放了,連忙擦了擦口水,「那個,我剛剛說到哪兒了?」

瑾萱無奈的嘆了口氣,「你還什麼都沒說呢。」

「啊?沒說?」溫婉瞪大了眼睛,她咋記得說話了呢?

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那我就從頭開始說吧……」

溫婉將自己在丞相府如何遇到容喆、如何比試、如何相知一一講了出來。

瑾萱邊聽邊分析,越聽越覺得這些放在自容敬身上沒啥用。

容敬、容喆兩兄弟性子本就天差地別,溫婉與容喆是在日常交流中漸漸熟知起來的。

可是容敬怎麼辦?

她可是聽父王說過,容敬屬於輕易不說話,要說就直奔重點一針見血。

要麼不吭聲,要麼噎死你。

這十個字大概是對容敬最好的概括?

是以瑾萱才會如此頭疼的跑來問計,但聽完溫婉講述后覺得行不通的她,更加頭疼了。

溫婉見瑾萱興緻缺缺,不由得好奇道,「你怎麼了?」

剛剛還不這樣呢呀?

「沒事,我緩緩。」瑾萱有些無力的說道。

「喂,你很不對勁喲,」溫婉突然突然覺得不大對,瑾萱怎麼突然關心起自己和阿喆的事情了,「老實交代,你問這些做什麼?」

瑾萱也沒想瞞著,她悠悠的來了一句,「我喜歡上阿離她大哥了。」

「什麼?!」溫婉桑心瞬間高了八度,她太震驚了。

瑾萱白了她一眼,窩在椅子里,「這麼大聲做什麼?有那麼驚訝嗎?」

「當然!」溫婉連連點頭,「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這話問的,和容離一模一樣。

「阿離大婚當日,我看到阿離她大哥,然後就…」瑾萱沒說完,不過她相信,後面的事情,溫婉應該懂。

「哦~原來是這樣。」溫婉恍然大悟,她說瑾萱怎麼不聲不響的就心儀容敬了呢。

「所以,你趕緊給我想想,以前去找阿離的時候有沒有碰到過容敬,他平日里是個什麼樣子的人?總愛去哪裡?做什麼?在府中…」

「停!「溫婉連忙做了個打住的手勢,這一連串的問題,她該從何答起啊?

再說這問題,與其問她還不如問阿離。

溫婉將話一說,瑾萱無奈的回道,「阿離那邊我昨天就去了,可她說她大哥無欲無求不食人間煙火,什麼愛的東西都沒有,我這才做了難,想著你與容喆已然訂婚,之前又去過好幾次丞相府,所以便想問問你如何與容喆走到一起去的,我也好有個借鑒。」

瑾萱嘆了口氣,「卻忘了他們兄弟倆性格不同,根本沒法依葫蘆畫瓢,所以…」

「這麼說來,若是你與大哥能成親,你就是我大嫂啦!」溫婉頗為興奮的說道,她完全沒有在聽瑾萱說什麼。

瑾萱鬱悶的看著溫婉,這丫頭怎麼關注的點和自己完全不一樣。

她現在換個朋友還來的及嗎?

溫婉眨了眨眼,「我說的哪兒不對嗎?」

按理來說,是這樣的呀。

「對,你說的都對,」瑾萱扶額,「但在這之前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些關於你大哥的事情?」

「呃…」溫婉有些卡殼,她之前雖然常去找阿離,可愣是一次都沒見過容敬,「我…我沒碰到過大哥啊。」溫婉小聲說道。

「你去找阿離那麼多次,一次都沒碰到過?」瑾萱吃驚的看著溫婉,自己的運氣不會這麼不好吧?

好不容易找個有經驗的,結果經驗用不上,還沒見過人,她這運氣…

看著溫婉弱弱的點了兩下頭,瑾萱心裡嘆了口氣,接著打起精神來,「沒事,我再想想辦法。」

溫婉想了想,「我雖然跟大哥沒接觸過,可阿喆對他了解呀,我明天去問問阿喆好了,看看他怎麼說。」

瑾萱眼睛一亮,她點了點頭,「如此,是最好的了。」

「不過萱萱,你可真夠快的,之前誰都看不上,沒想到說喜歡就喜歡了,這可哭死京里一群媒婆了,本來等著掙你這份媒人錢,如今看來是掙不成了。」溫婉笑著打趣到。

瑾萱也是老大不小的了,為了她的終身大事,老王爺沒少費心,王妃去世的早,獨留他們父女,老王爺又沒續弦,所以這家裡家外都是老王爺一人操持,實屬不易。

瑾萱又不是個省心的孩子,特別有主意,對於終身大事她可是慎之又慎,凡夫俗子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再者說一聽想要求娶她的男子父親有納妾的毛病,便當場拒絕,俗話說的好,上樑不正下樑歪,他父親都是這麼一個好色之徒,還指望兒子好到哪兒去?

後院的紛爭起於女子太多,她可不想嫁了人就加入到怨婦的行列中去。

不納妾的男子少之又少,三妻四妾才是常態,好像不納個妾就顯得自己沒男子氣概似的。

瑾萱最是看不慣這樣的男子,如今碰到容敬,容父是個什麼樣子,京城裡無人不知,既合眼緣家風又正,自個兒再一打聽,容敬又是個有大才的男子。

整明白了這一套,瑾萱覺得自己的眼光實在太好了,瞅瞅那些媒婆給說的,再看看自己找的,這就是品味。

但品味太好了也是頭疼,瑾萱也不糾結如何打動容敬了,反正走一步算一步,她瑾萱還沒什麼怕的。

「你這嫁衣,準備自己做完?」瑾萱目光又回到溫婉手裡的破布頭子上,她有個不成熟的小建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溫婉終於想起來她的嫁衣了,從針線笸籮里拿出布料繼續縫製,「當然了,大婚要穿自己縫製的嫁衣,別人做的…」

溫婉還沒說完,瑾萱眉毛一挑,接著便聽到一聲震天響的嚎叫,「啊!疼死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4章 瑾萱問計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