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找個前輩請教請教

第273章 找個前輩請教請教

第273章找個前輩請教請教

容源夫婦早就吩咐下人,將玉容院收拾妥當,吃過早飯謝菡領著容離去往玉容院。

夏侯襄則在前廳陪容源及容氏兩兄弟說話。

容離還惦記著容敬的事情,出門前特地給夏侯襄打了個眼色,今日必須先將大哥的取向整明白了。

夏侯襄輕輕點了點頭,示意她保證完成任務。

容離這才放心的跟著謝菡走了。

母女倆自是說些體己話,前廳的容源父子原先對夏侯襄還是頗為敬畏的,可當看到他對離兒的態度后,幾人的觀念發生了轉變。

原來,大名鼎鼎的戰王也有一般人的七情六慾,不似他們想象般那麼遙不可及。

容源這個老丈人更是對夏侯襄滿意之極,一口一個賢婿叫的別提多順口了。

容喆暗戳戳的多叫了幾聲妹夫,那感覺倍兒爽。

一直以來他仰望的存在,現在成了他的妹夫,說出去臉上倍兒有光啊。

容敬還是一如既往的正經,與夏侯襄的交流並不多,但也不會不說話顯得怠慢了他。

幾人說了半晌話,夏侯襄咳了咳,像是閑話家常般不著痕迹的將話題引到容敬身上。

一開始容敬還沒反應過來,但聽著聽著便有些不對味兒。

怎麼戰王話里話外都是在打探他是不是喜歡女孩子。

回想起剛剛小妹問他的話,容敬覺著,裡面有事。

容敬多聰明,論說話的藝術,他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

別看夏侯襄腦子也好使,可那是在戰場上,對於文人這些彎彎繞,夏侯襄還是有些比不過容敬。

拐彎抹角的問了半晌,也沒聽容敬給個准信。

這下夏侯襄心裡也有點吃不準,容敬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不過有一點很明確了,離兒交給他的任務,他大概沒完成。

一晃到了中午,謝菡和容離有說不完的話,母女倆連時辰都沒看,要不是丫鬟們來叫,倆人壓根就沒想起來吃飯這回事。

丞相府內熱熱鬧鬧的,王府中的瑾萱著實有些發愁。

她自小到大眼高於頂,還沒討好過誰。

因著自己的身份地位,旁人討好她倒是常有。

現在瑾萱有了自己喜歡的人,而她看上的還不是一般人。

這可愁死了她。

昨日從戰王府回來,她便一直在想辦法。

想了一天又一晚,發現根本沒有頭緒。

現在阿離肯定在娘家,想必和容敬已經見面了吧?

一想到容敬,瑾萱的臉不由自主的便又紅了。

她趕忙甩了甩頭,現在還不是害羞的時候,趕緊想對策才是正經。

自個兒琢磨了半晌,發現這樣不是事。

俗話說的好,單絲不成線、孤木不成林,渾身是鐵打幾根釘子?

既然不能去找阿離,那她還不能去找溫婉了?

正好溫婉之前常常去丞相府,想必對阿離一家還是了解的,這麼一個現成的前輩,她怎能不去請教請教?

瑾萱是個行動派,說走就走。

她都沒用馬車,直接騎了匹高頭大馬,直奔御史府。

御史府內,溫婉作為待嫁的新嫁娘,嫁衣自然是要自己縫製的。

溫婉都快愁死了,做嫁衣是她自個兒堅持的,她娘知道自家姑娘手笨,想著找幾個綉娘幫她縫製就得。

可溫婉不幹,她一輩子就嫁一次人,嫁衣可是重中之重,雖然她也羨慕戰王送阿離那身華貴的嫁衣,但她想著離她出嫁的時間還早,不如一天縫製一些,哪怕做的不大好,可也是出自自己的手,意義是不同的。

她娘看自個兒女兒難得的堅持,便由她去了,找了個綉工精湛的綉娘指導溫婉,總比她閨女自個兒瞎琢磨強。

瑾萱進了院子,看到的就是拿針直戳自個兒手指頭的溫婉。

那鬼哭狼嚎的聲音,便嚎便叫嚷著,「疼死我了,怎麼老扎手,這活真不是人乾的。」

嚷嚷完了繼續縫,縫完繼續戳。

頗有不把自己手指頭戳爛不罷休的架勢。

瑾萱看著嘴角直抽,整不了就別整了,幹啥這麼為難自己。

「你是要把自己手指頭戳爛嗎?」瑾萱實在看不下去,上前把她手裡的布料拿了下來,瞅瞅那手指頭都快腫成蘿蔔了。

溫婉可憐巴巴的嗦著自己的手指頭,「你怎麼來了?」

她也不想這樣的啊,可手裡的針就跟瞎子似得,不往布料上去,總是喜歡往她手上來。

「咳,沒事,我就來看看你,」瑾萱有些不自在的說道,接著瞅了瞅手裡的一方紅布料,「你縫個破布頭做什麼?」

溫婉瞬間瞪大了眼睛,一臉憤憤不平的說道,「我這是嫁衣!嫁衣!才不是破!布!頭!」

她很憤怒啊,瑾萱什麼眼神,她明明做的是件衣服好不好?!

「嫁衣?」瑾萱翻來覆去的看了看手裡的布料,無論從哪個角度去看,都不像一件嫁衣好嗎?

不過看著溫婉憤憤不平的樣子,彷彿她不承認那是件嫁衣就要吃了她似得。

瑾萱眼神飄了飄,接著點頭,「哦,是嫁衣,我剛剛看錯了。」

「真的?」溫婉表情秒變,她笑眯眯的湊到瑾萱身邊,「你看出來是嫁衣了,我做的怎麼樣?」

「看出來,做工…挺不錯。」反正說瞎話又不會掉塊肉,瑾萱扯謊扯的很是淡定。

「那就好,我還以為我做的不好呢,」溫婉喜滋滋的將瑾萱手裡的布料拿回,左右看了看,越看越覺得自己做工好,「看在你這麼有眼光的份上,你有什麼事儘管說吧,我一定幫你。」

溫婉甭提多仗義了,誰讓她高興呢。

「也沒什麼大事,」瑾萱眸光一閃,找了把椅子坐下,看著又興緻勃勃投入到趕製嫁衣大業中的溫婉,她想了想措辭,「你之前…是不是常去丞相府找阿離。」

「是啊。」溫婉邊忙著手裡的活計邊點頭,若不是總去找阿離,她還認識不了阿喆呢。

一想到容喆,溫婉眼眸中柔光無限,嘴角帶著甜蜜的笑意,那是她的未婚夫啊!

瑾萱一看溫婉的樣子,哪有不明白她在想什麼的。

心裡頗為羨慕的想著,溫婉去了丞相府便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那她是不是應該常常往丞相府跑一跑?

可是,溫婉去的時候阿離還沒出嫁,去找閨中密友理所應當。

現在阿離嫁人離開了丞相府,自己想去都沒了正當理由。

當真是愁人吶!

「那個…你和容喆是怎麼熟悉起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3章 找個前輩請教請教

3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