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第26章 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第26章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容離無語,自己這個樣子難道不像需要幫忙的嗎?

她索性鬆了手上的力道,看著窗外的男人,眉梢微挑,「條件?」

他一愣,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反問,一句話便將界限划的清清楚清,可見她不想欠別人一分一毫。

這般警惕的性子,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畢竟傳聞中的她並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細細打量起眼前這個女子,和第一次見面一樣,她身上有著不一樣的氣息。

等了半晌不見他說話,容離有些惱,自己時間緊迫沒空陪他愣神,剛想說不幫忙算了,沒想到男人開口道,「條件我還沒有想好,算你欠我一個人情,怎麼樣?」

容離有些頭疼,若是說個具體條件,直接應了便是,她這個人最不愛欠別人人情。

但在現在這種情況下,讓窗外的男人將胖子帶走是最好的處理方法,若是地上的胖子擱在自己的屋中,她沒有十足的把握,在夏侯銜等人來抓姦之時不弄出響動,所以容離點了點頭,對他說,「好。」

她將窗子完全打開,窗外的男人一手撐在窗沿之上,跳進屋內。

看著容離現在的造型,他有些想笑,此時她一隻手上纏著布料,另外一頭被五花大綁看不出人形的東西躺在地上,那結打的結結實實。

他嘴角微抽,之前還怕她吃虧,運足了輕功向這邊趕來,誰知道面前這個女人倒是行動迅速,第二次見面又給了他一個驚喜,他有些看不懂,這樣一個人真會用那麼低劣的手段算計一個男人嗎?

兩人十分迅速地達成了合作,男人將地上的胖子撈起來,正要說話之時,突然容離耳尖微動,兩個人對視一眼,一左一右將窗子合上,留下一條一指寬的縫隙。

容離閃到窗邊向外看去,之前提溜著胖子的男人本來就站在窗邊,此時容離閃身過來,一下子便站在了他的身前。

看著前面嬌小的女子,本不習慣女人靠近的他,沒想到竟然不排斥容離的靠近。

一道黑影迅速閃進沐芙院,並不多留,接著便想從另一面的牆壁翻出。

此人應該就是慕雪柔設下的引子,容離眼珠一轉,伸手從一旁的花盆中拾起一粒小石子,她素手微揚石子脫手而出,直奔那道身影。

黑影本已經快要爬上高牆,可就在這時他身影微微一頓,接著便直挺挺的摔了下來,周身揚起一片塵土。

容離回過身,誰知兩人離得太近,她的鼻尖撞到了身後人的胸膛之上。

揉了揉鼻子,容離趕忙向後撤了一步,拉開兩人的距離,對他一抱拳,「一事不煩二主,麻煩閣下再幫我個忙,權當我再欠你個人情,如何?」

他一開始在容離身後,聞著她發間的香味,微微有些晃神,待容離出手的一瞬間,他有些不明所以,不明白容離為何要將那人留在院內。

此時見容離又開口向他求助,他沒有拒絕,想聽聽她所求之事到底是什麼,遂點了點頭,「你說。」

容離傾身上前,他的瞳孔中倒映著女子的身影越來越大,手心微微有些汗出,容離在他耳畔密語時的氣息讓他耳廓有些發熱發癢,可在聽完容離所說之事後,他表情有些怪異的看著容離,「你,確定?」

容離微笑對他點頭,「沒錯,」接著她便回身倒了一杯茶水,將手中的藥丸放入茶盅轉了兩轉,一伸手將藥丸交給他,「拜託了。」

他嘴角抽了抽,沒想到眼前這個女人竟然膽子這般大,想來有些詭異,不過他並沒有拒絕,點了點頭收起藥丸,一伸手將地上被綁的嚴嚴實實的胖子撈起,隨後跳出窗外,將跌落在牆邊的黑衣人拎起,他身形閃得飛快,幾個起落便沒了蹤跡。

容離很欣慰,此事看來沒有托錯人,同時她心下有了計較,等出了王府要趕緊將輕功學起來,有了輕功許多事情就方便多了。

至於所欠的人情,日後慢慢還便是了,容離將窗子關上,接著將的茶盅放回原位后躺在床上,等待捉姦人馬的到來。

果然,不出一會兒,院外響起了一群人的腳步聲。

容離心說來的倒快,她閉目傾聽,在這群人走進沐芙院的時候,聽到了慕雪柔的聲音,「爺,咱們得快點兒,姐姐可千萬不能出什麼事兒呀。」

那聲音聽起來,關心之意不言而喻,任誰聽了都覺得她是真的擔心容離的安危。

躺在床上的容離聽到這話,微微一笑,瞅這貓哭耗子假慈悲的樣子,自己又沒想著爭寵,真不知道哪裡礙了她的路,非要將她除之而後快。

容離本不是個多事兒的,想著拿了休書便走,他們愛怎麼過就怎麼過,跟她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現在慕雪柔竟然算計到她的頭上,容離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本著人若犯我我必十倍還之的處事原則。

容離微微一笑,慕雪柔可準備好接招了嗎?

一眾人腳步紛亂,其中有人拿著火把照亮了小院,隔間內的小桃被吵醒,她穿好衣服,向外望了望,有些納悶,深更半夜竟然這麼多人來沐芙院,出了什麼事?

再仔細一看,領頭的赫然便是王爺,小桃有些慌,趕忙穿好鞋,想要去敲容離的房門。可還沒來得急過去,外面的門便被推開,夏侯銜步入房中,小桃只好先蹲身行禮,「參見王爺。」

「起吧,可有看見賊人進來?你家主子呢?」夏侯銜的語氣有些急切,其中的關心之意顯而易見,慕雪柔在一旁面上同樣帶著擔憂之色,只是袖中早已握緊了拳頭。

王爺怕是還沒有發覺出他在擔心容離吧,慕雪柔趕忙調整自己的情緒,隨後安慰自己,沒關係,過了今日,一切異樣都會煙消雲散,府內再無容離,她以後也不用擔心夏侯銜會愛上容離了,如此想著,慕雪柔的眉頭才舒展開來。

小桃聽了夏侯銜的問話有些奇怪,大半夜的誰會來啊,她如實回稟,「奴婢並沒有看到有人進來,主子正在屋內休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