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給本宮滾進來!

第257章 給本宮滾進來!

第257章給本宮滾進來!

夏侯銜坐在浴桶中發著呆。

昨日醉酒後,仿若看到容離的情形仿若就在眼前,他從心底里希望她不要嫁給夏侯銜,或者說不要嫁給任何人,可事實還是非他所願。

一夜已過,她應該已經…

夏侯銜無力的垂下頭,濕漉漉的雙手不住的在臉上揉搓。

他的離兒現如今陪在另一個男人的身旁,他那麼愛她,她為什麼就不能回頭再看看他呢?

濕潤的霧氣蒸騰,夏侯銜縮成一團,心一抽一抽的疼。

他明白,要從夏侯襄手裡搶人根本就不可能。

更何況,離兒還那般厭惡他。

厭惡…

這兩個字雖然夏侯銜不想用,但很明顯容離對他的感覺就是如此。

他一再自欺欺人,卻發現根本連自己都騙不過。

眉頭擰成一團,他不住的在心裡罵自己,為何之前就不能善待離兒一些,哪怕不知她是自己所愛之人,他就不能寬容一些嗎?

若是他有過,那離兒是不是就不會離開他的身邊?

那麼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一個人,哪怕對他感情再深,也會冷了心吧…

悔恨的淚水自雙目中流下,滴在浴桶中濺起一圈圈漣漪。

他再不甘、再悔恨又有何用?

這些…都無濟於事。

離兒對他已然失望,況且還有那麼一個人和他對比。

雖然他只見過一次夏侯襄與容離的相處,可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夏侯襄雙眼中對容離的寵愛。

男人最是了解男人。

夏侯襄下聘之時,他是懷疑夏侯襄是為了利用容離才去接近她、求娶她。

可直到他看見夏侯襄看向容離的眼神,他便清楚,夏侯襄是愛著容離的,那感情絕不次於他。

他一直下意識的忽略這一想法,單純的暗示自己,夏侯襄所作所為就是為了她身後的容家。

直到昨日大婚,他再也無法欺騙自己。

夏侯襄的一舉一動,不顧所有人的看法,只滿心滿眼的照顧容離。

那些舉動,夏侯銜自認,若是自己來做,都不見得能做到和夏侯襄一般好。

離兒…想必是幸福的吧…

夏侯銜一想到這些幸福是出自另一個男人的手筆,他的心便不可抑制的痛了起來。

她的幸福與他無關。

這是不是世間最殘忍的一件事?

夏侯銜漸漸忍不住的痛哭,他讓她留在自己身邊,見證她的一顰一笑,守護她的喜怒哀樂。

可他…早已失去了這些資格。

而造成他失去這些的,是他自己。

現在的夏侯銜終於承認,雖然慕雪柔自始至終都在騙他,可若是他自己不聽不信,又何至於如此?

慕雪柔的死帶給夏侯銜的衝擊很大,他曾經愛過她也折磨過她,她死前的一抹笑,震動他的心弦。

夏侯銜說不出對慕雪柔到底是這麼感受,愛也有、恨也有,但到底是愛多一些還是恨多一些,他分辨不出。

或許,他應該還是愛她的。

不然不會讓人以王妃之禮厚葬,她生前一直追求的東西,卻只能在死後得到。

不知是幸運還是悲哀。

夏侯銜心裡一團亂麻,一會兒想起容離、一會兒又想起慕雪柔。

這兩個女人影響他至深,然而最後他卻一個都沒有得到。

一個已嫁、一個已死。

他好像就是獨獨被剩下的那個,即得不到幸福又不能死去。

時光漫漫,餘生該如何度過,他毫無頭緒。

仰頭靠在浴桶上,他慢慢閉上了雙眼。

太累了。

他…需要歇歇。

西廂房中——

皖月的一嗓子驚起的不止是夏侯銜,還有她從南楚來,帶著的那些隨侍門。

昨日戰王喜宴,公主的心思她們自然知曉。

除了跟隨公主前去赴宴的幾人,其餘都在端王府中等待。

公主與端王已經成婚好久,然而兩人卻連洞房都沒入就分房睡,可是讓她們一票人的心狠狠揪著。

俗話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戰王那般與日月同輝的人,自然不是什麼人都打的動的。

況且,在她們看來,主子嫁給端王甚至要比嫁給戰王好上許多。

戰王能耐再大,說到底還不只是個王爺?

可端王爺不同,正經皇后嫡嫡親的兒子,往後還不是太子的存在?

公主一躍成為天祁的太子妃,若是順利的話,沒準天祁的皇后位置都是公主的。

南楚整體國力不如天祁,不然也不會千里迢迢跑來與天祁協商、交好。

南楚在其他小國中實力,只能說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公主若是再得了天祁皇后的名頭,往後誰還敢打她們南楚的主意?

這對公主與南楚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她們平日里也是極力促成公主與端王的。

可是收效甚微,公主彷彿對端王並不感興趣。

但轉折就發生在昨日。

喜宴結束后,王爺與公主都喝醉了。

她們接到消息趕奔前院,看到的卻是王爺與公主抱在一起的情形。

深情擁吻,看得她們一群小姑娘臉皮發緊,羞臊的很。

費了半天力氣才將二人拉開,不是她們想要這麼做,實在是兩人在前面擁吻的動情,眼看就要有更進一步過火的舉動。

回到自己院子怎麼都好說,總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便如此吧?

眾人齊心協力將兩人帶回院子,剛一鬆手,兩人又抱到了一起去。

二人嘴裡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音節,不知在說什麼。

南楚這邊的人想了一想,看樣子公主和端王是分不開了,不如將他們二人送到一個屋子裡去,既不用為分不開二人而發愁,又可讓公主早日成為真正的端王妃。

簡直就是一舉兩得。

南楚幾人一合計裡面全票通過,樂呵呵的將自家公主送上了夏侯銜的床。

臨了還貼心的將二人的外衫褪去,方便他們接下來的動作。

心滿意足退下的眾人,只想著明日向自家公主道喜,可誰知一大早竟聽到公主的尖叫聲。

她們忙穿好衣服出來,一開門便看到衣衫不整,雙頰帶著淚痕並臉色漆黑的公主。

發生什麼事了?

幾個丫鬟互相對視一眼,紛紛詫異。

皖月疾步回道自己房間,並回頭對幾個還在愣神的丫鬟說道,「你們給本宮滾進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7章 給本宮滾進來!

3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