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你對我做了什麼?!

第256章 你對我做了什麼?!

第256章你對我做了什麼?!

對於王府里的溫泉,容離表示以後她還是自己去的好,免得被吃的骨頭渣都不剩。

夏侯襄幫她洗的很是乾淨,嗯,從裡到外。

被夏侯襄抱在懷裡的容離抬頭看著精神抖擻的他,心中實在氣不過,怎麼兩個人都費了半天體力,他卻越來越精神,自己就渾身無力?

溫泉將她身上的酸楚疼痛之感全部緩解,只是這無力的狀態還得靠她自己修養。

貓兒般靠在他的胸前,還有她老被他誘惑一事,她有些不服氣。

自個兒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老是盯著他眼睛發直,整的自己跟臭流氓似的。

不行,她得想想法子,哪兒能總是這麼被動,她也是很有魅力的好不好?

容離眼珠轉了轉,隨後悄悄勾了勾唇,不知在謀划著什麼。

她的表情全部落在夏侯襄的眼裡,他忍著笑意絲毫沒表現出來,在體力上她自然不及他,估計不大服氣,只是不知她那小腦袋裡,正想著什麼壞點子呢。

回到喜房內,夏侯襄將她放在床上,拿過帕子來細細將她的發絞乾。

容離又想起昨日的事情,她仰著小臉兒問道,「你昨日的頭髮,怎麼變的?」

她著實好奇,一瞬間濕漉漉的頭髮便全部干透,這能力忒棒了。

在古代講究,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想要剪了根本沒門。

就這一腦袋的長發,洗起來不便不說,就連絞乾都要費好些帕子和功夫。

要是學會他這招,她就再也不用披著濕漉漉的頭髮,難受半晌了。

夏侯襄邊幫她擦頭邊說,「用內力烘乾便好,你沒有內力,一時半刻還做不到。」

他知道她想做什麼,可這事她目前還學不來。

容離的臉皺成包子,這麼易攜、便利的內功她沒有,還真沒法子。

夏侯襄看她發愁,笑著摸了摸她的頭髮,「往後沐浴完我便幫你絞發,好不好?」

這算不算夫妻間的情趣?

容離勾了勾唇角,微微側過頭笑著看向他,「你可不能反悔哦。」

夏侯襄神色越發柔和,「好。」

兩人唇邊皆是甜蜜的笑。

——————

喜宴過後的第二天,端王府中一聲尖叫劃破天際。

嘯雲院中『啪』的一個響亮的巴掌聲自東廂房傳出。

皖月用被子遮住自己,雙目含淚,氣的渾身發抖。

「你!」夏侯銜捂著左邊半邊臉,同樣氣憤非常。

他長這麼大以來,還沒被誰打過臉。

男人的臉面豈是隨意能被打的?皖月的膽子也忒大了些!

「你什麼你!你怎麼在我床上,你到底對我做了些什麼?!」皖月淚珠成串的往下掉。

她醒來時便發現自己片縷未著,腦子有些反應不及之時,又感覺身側有人翻了個身。

皖月瞪大了雙眼,一點一點的扭過頭去,便看到睡在她身側的夏侯銜。

同樣未曾著衣!

皖月腦子『嗡』地便亂了,她不可置信看著眼前放大的那張臉,尖叫自口中發出,直衝天際。

夏侯銜自睡夢中被驚醒,他腦袋有些疼,昨日在戰王府的喜宴上喝的有些多,他心中鬱氣難舒,一杯接一杯喝的毫無所覺,漸漸便有些麻痹。

至於如何會的王府、如何進的院子,他統統不記得。

彷彿中他只記得在院中看到了離兒,他欣喜萬分,以為她終是看到自己的真心,從那人府中離開,重新回到他的身邊。

乾柴烈火,一觸即燃。

昨夜,他極其暢快,發自心底的舒適喜悅。

他曾聽到她的呼痛聲,抗拒他的進一步親近。

可心裡極致的興奮讓他有些不管不顧,離兒終成為他的人。

他頻率極快,一次又一次。

她的哭聲更能激起他的慾望,他實在有些透支,最後竟有些力不從心了起來。

本來睡得極沉的他,沒想到大清早便被尖叫聲驚醒,他揉著眼睛坐起,還未完全睜開眼,臉上便挨了一下。

火辣辣的疼。

接著便看到了皖月的那張臉。

夏侯銜有些懵,怎麼她會在自己床上?

離兒呢?

昨夜不是離兒嗎?怎麼變成了這個女人!

夏侯銜感覺自己受到了欺騙,昨日是不是她看自己喝醉了,有意為之?

今日卻裝作委屈的樣子,讓自己心生愧疚?

這房間可是他的!

若是自己走錯了地方,去到皖月住的地方,冤枉他占她便宜還有情可原,可現在她還如此,便有些可笑了。

「穿上你的衣服,給本王滾出去!」夏侯銜怒氣上涌,期望落空,還被人算計,他怎能不怒?

他就說這個女人不要臉,當初為了嫁夏侯襄無理取鬧,現在為了讓他負責,竟使出這種下三濫的法子。

真真氣煞人!

皖月怒火攻心,手都快指到夏侯銜的臉上去了,她尖著嗓子道,「你毀了本宮的清白,還一副嫌棄的模樣?本宮跟你拼了!」

說著就往夏侯銜的臉上撓。

女子常常蓄著指甲,堅硬銳利。

夏侯銜一個躲閃不及,被撓了個正著,臉上三道長長的血印,貫穿側臉。

他將皖月的手臂反手制於身後,咬牙切齒的道,「本王不稀罕你的清白,看清楚了,這房間是本王的寢房,若不是你用計勾引,本王怎麼會睡了你?」

語氣見的恨意和嫌棄顯而易見,皖月裝作誰不好,偏要裝做他的離兒。

他怎容他人玷污她?

皖月被夏侯銜制著無法動作,淚水不住的往下流,她千里迢迢趕奔天祁,可不是為了嫁這貨的。

她心裡的夏侯襄本就高不可及,如今自己清白被毀,此後她還怎麼嫁他?

皖月感覺自己的未來生活一片黑暗,沒了他的陪伴,她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放手!」皖月沉聲說道。

若說,夏侯銜是毀她清白的罪魁禍首,容離便是奪她幸福的罪魁禍首。

這兩個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待她一個個親手將他們送入地獄!

許是感到皖月不再瘋狂,夏侯銜鬆了制住她的手,哼了一聲將衣物穿好,前去沐浴。

皖月背對著床邊,伸手將臉上的淚水抹靜,昨日她到底為何會出現在夏侯銜的房間,她一點都想不起來。

不過沒關係,無論什麼原因,她定不會讓他好過!

打開東廂房的大門,皖月面無表情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6章 你對我做了什麼?!

3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