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大婚(五)

第251章 大婚(五)

第251章大婚(五)

一路行至戰王府,只看府邸那古樸肅穆的建築,便知目的地已到。

喜房的位置極佳,在整座戰王府府的東北方,安靜又清雅。

迴廊曲折縱橫,庭院幽深。

舉目遠望,盡頭處連著一座冰中樓閣,紅梅朵朵,冰氣蒸騰,一眼望去倒是很有幾分旖旎之感。

明明是八月的炎炎夏季,那處景緻確仿若冬季一般。

這會兒外面的喜宴已經陸陸續續有人到了,離著老遠,說說笑笑的聲音都傳了過來。

天色暗了下來,那邊張燈結綵,笙樂喧天。

合巹酒已備好,喜娘先一步去往房中準備,待二人到時,喜娘早已等在喜房門外,等待新婚夫婦的到來。

夏侯襄與容離相偕而來,他牽著她的手,一路走在迴廊之上,兩人身後無一人跟隨。

待到喜房外,喜娘恭恭敬敬的給二人行禮,並將二人請進屋內。

喜房內滿目都是耀眼的紅,紅燭下,兩個酒杯擺在桌上,喜娘忙去將酒倒好,嘴裡說些吉祥話,一人一個杯子遞過去,讓二人交杯飲盡。

杯中酒乃是容離喜歡喝的松苓釀,她到沒想到夏侯襄想的如此周全,尋常的酒她不大愛喝,唯有松苓釀頗得她的喜歡。

喜娘上前將東西收了,又在床鋪上撒了些桂圓蓮子,皆是美好寓意。

待一切忙完后,喜娘頗有眼力見兒的抱著東西退了出去。

此時,喜房內之餘夏侯襄與容離二人。

燭火搖曳,照的容離越發好看。

夏侯襄靜靜的看著她,竟挪不開目光。

抬手撫上她的臉頰,容離感覺他手心中似有一把小火苗,一觸她的皮膚便滾燙滾燙的。

那溫度直傳入她的心間,熨帖至極。

「離兒,」夏侯襄的聲音低沉微啞,看著面前這般嬌羞動人的容離,心中的悸動不已。

「嗯。」容離輕輕應了一聲,她眼眸微垂,不敢抬眼去看面前的他。

夏侯襄低頭一吻,吻在她的眼眉之上,她長長的睫毛撲簌簌的抖動,像只展翅欲飛蝴蝶般,在她的眼下打上了一層細密的陰影。

容離此時心跳加速,她和他不是第一次獨處,卻從沒有哪次如今日一般緊張。

蜻蜓點水般的親吻,夏侯襄呼吸微微急促,抱著容離再不敢有任何動作。

炙熱的呼吸撒在容離頭頂,她輕輕推了推夏侯襄,小聲道,「他們都在前面等著呢,你快去吧。」

容離不知,現在她的模樣有多誘人。

夏侯襄將心中的悸動壓了又壓,他得趕緊去前面早點將喜宴結束,這樣,他便能早早的回來…洞房。

他眼眸微黯,輕撫她的臉頰,低低說了句,「等我。」

容離心頭微癢,忍不住抬眼瞧了他一下,波光瀲灧的雙眸讓夏侯襄腦子『嗡』地一聲,接著不由自主的緩緩低頭,吻上她的唇。

片刻,夏侯襄憑著自己強大的意志力,終止了這深深一吻,再待下去,他就真的不用出去了?

夏侯襄覺得喜宴擺的有些多餘,若非如此,他現在也就不用離開離兒了。

容離雙頰通紅的嗔了他一眼,「再不去就遲了,待你回來再…」

突然卡殼,她都說了些什麼呀!

夏侯襄低低的笑了,這話他頗為愛聽,「待我回來,如何?」

這人也忒壞了,明明知道她不小心說錯,還來逗他,輕輕錘了他一下,使得夏侯襄笑的越發開懷。

就在她馬上要惱羞成怒的檔口,夏侯襄摸了摸她的發,充滿磁性的嗓音在她頭頂想起,「離兒放心,為夫的一定早些回來。」

話中喜意藏也藏不住,直將容離鬧了個大紅臉。

夏侯襄出了房門,桃溪柳陌幾個丫頭才邁步進來,屋中自家小姐臉頰通紅,找了個扇子正不住的在臉頰周圍扇風,力求將夏侯襄點起來的火扇下去。

這男人看出她在害羞還要逗她,簡直太壞了,她看著幾個偷笑的丫鬟,遂呲牙嚇唬她們,誰知幾個丫頭笑的更歡。

容離無奈的攤手,她家這群丫頭一點也不怕她,她這個當主子的也忒沒威嚴了。

丫頭們笑著準備碗碟,小姐一日未盡食,她們得的服侍小姐先吃著東西才好。

容離稍稍墊了墊肚子,接著便由她們服侍著沐浴更衣。

嫁衣雖然漂亮,可太過繁重,喜房已經不會再有人來了,鬧洞房相必那群人還沒這個膽子。

所以,容離便安心的由小桃幾人服侍,更換成簡單輕便的家居服侍,這衣服是白三娘親自縫製,自然做工不凡。

沐浴后的容離坐在梳妝鏡前,丫頭們幫她絞著頭髮,收拾從相府帶來的物品。

前面喜堂之上,除了在朝的官員,還有接到名帖的能人志士,鳳九玄和沐蓉語是容離點名要請的,二人自然拿了拜帖前來。

鳳九玄準備的賀禮自然與妝容有聯繫,他得知容離將要大婚之時,便加緊研製了一套精華,怎麼說容離也是他的老闆,拿出去的東西自然不能是凡品。

沐蓉語還記得與容離一起逛醉紅樓的溫婉,所以當她看到女裝般的溫婉時,沒怎麼費勁便認了出來。

瑾萱到知道容離和溫婉有過去青樓贖人的一事,今兒見到正主不禁感嘆,沐蓉語這模樣氣質確實能當得頭牌的名頭。

臨近開宴會,瑾萱子肚子微微有些痛,她皺眉與溫婉低語,隨後起身出了禮堂。

整個戰王府都被精心布置過,無論走到哪裡都是一處美景,然而瑾萱卻沒什麼心情觀看,她疾步前行,頭都沒抬。

突然,肩膀被輕輕撞了一下,瑾萱站立不問向後退了兩步,抬頭去看,一名溫文爾雅的男子身著銀灰長衫,玉面銀冠,好一位俊俏的公子。

瑾萱還是第一次看一名男子看的出神。

容敬本來正要去往禮堂,走著好好的,確突然從一個轉彎處疾步行來一名女子,他有心躲閃卻因為不懂功夫躲閃不及,兩人這才撞上。

宮宴之上總是分席而坐,因此兩人並沒有見過面。

容敬躬身一禮,「在下魯莽,衝撞了小姐,還望小姐恕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1章 大婚(五)

2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