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是你?

第25章 是你?

第25章是你?

刀尖慢慢隔開窗栓,窗子被打開,從外面率先跳進一個穿夜行衣的人,他身形輕便,進來后先看了看屋內的狀況,接著招呼身後的人進來。

第二個跳進來的人背著一個體型龐大的口袋,落地聲有些重,被打頭兒進來的那個訓斥了一句,「小聲點兒,別驚動了人。」

「欸,哪裡用這麼小心,她要是醒著就見了鬼了,咱們這迷煙可不是鬧著玩的。」

叄萬

「就你話多,壞了主子的事兒,你就等著被削吧。」打頭的小心謹慎,生怕出了岔子,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床前,待看到床上的人確實在熟睡中,並無異樣這才放了心。

向後一招手,「趕緊的,別墨跡。」

「哎,」身後的人將口袋放下,便解便道,「沉死我了,到底吃了點兒啥?」

打頭的人正從懷中掏出一個繡花荷包,聽到這話后,回過身抬手拍了他腦袋一下,「瞎抱怨什麼?趕緊的,辦完事兒好回去復命。」

被打的那一個揉了揉自己腦袋,嘟囔道,「我又沒說錯,一路上都是我背的,還不讓抱怨了。」

「行了行了,等這事完了老子請你喝花酒。」打頭的人不耐煩的揮揮手,真是晦氣,和這小子一個塊幹活磨磨唧唧的,要是自己早就弄完了。

「嘿嘿嘿,我就是在大哥不能虧待了我,」那人也不抱怨了,手腳快了許多,「不過倒是便宜了這小子,一個傻子,沒想到竟有這種艷福。」

他折騰了半天,終於將口袋裡的東西拖了出來,赫然是一個人。

那人滿臉的橫肉,身子被繩索綁著勒出一道一道的印,此時正在地上毫無意識地扭動,滿臉不正常的潮紅鼻息間喘著粗氣。

他踢了地上的人一腳,接著嫌棄的將他丟在床上,嘴裡罵罵咧咧,「他娘的扭什麼扭?大哥,你拿的是什麼葯?藥效發作的還挺快。」

打頭兒的人從荷包中拿出一粒藥丸,捏著容離的下巴,讓她張開嘴將藥丸放進去,語氣裡帶著得意,「到那當然,這可是醉紅樓的特效藥,我費了老鼻子勁才求來的,專門調教不聽話的姑娘,一顆奏效,再貞潔的女子到了醉紅樓里沒有不就範的。更何況我可給這傻子吃了兩粒,就是怕他傻不得其門,現在藥效也能領著他將事兒辦成了。」

「嘿嘿,大哥果然厲害,你這荷包也是醉紅樓里相好給的吧?」

「去去去,就你話多,趕緊走吧。」

「大哥,不用給他們擺好了嗎?」

「不用,這小子藥效發作了,兩人穿的又不多,不用費勁,給他把繩子解開。」

「好嘞。」

將繩子解了,又拿被子給兩人蓋好,他們將進來的痕迹抹去,翻窗出了房間逃走了。

待他們出了院子,床上的容離緩緩睜開雙眼,一手將舌下的藥丸拿出來,一手劈向身旁正在蠕動的胖子。

容離險惡的皺了皺眉,避開床上已經暈了的一坨,小心翼翼的下了床。

之前在打頭兒的男人將藥丸放入容離嘴裡的時,她便迅速將藥丸壓在舌下,以防自己誤吞。

此時看著手中的藥丸,容離眸光微冷,古代後院的女人就這麼善於給別人下藥嗎,她是想離開端王府,可那也得堂堂正正的出去,背上通姦的罪名,怕是出得王府便入官府吧?

容離四處看了看,沒有找到能用的東西,之前綁著床上人的繩索被拿走了,她打開衣櫥,幸好上次從嫁妝里拿的布料還剩一匹,此時只能湊活用了。

容離將布料對摺,拽住其中一頭,她拎著床上胖子的衣服,將人弄下床便用布層層裹住,繞了好幾圈,確定胖子如何也不會掙開,系好並在後面留下一個長長的尾巴。

接著又找了一團碎布,把他的嘴堵上,為了防止他中途清醒,容離又給了他一手刀。

待做這些好后,容離抬頭看了看房內的橫樑有些犯愁,因為不會輕功不能飛身上去,所以想要將人帶上去有些困難,現在她必須將此人先藏匿起來,床下櫃中根本就不安全,只要有人搜立馬就會被發現,她又沒有足夠的時間將人扔出去。

既然是慕雪柔安排的,容離想過不了多久,慕雪柔便會帶著夏侯銜前來捉姦。

房梁是會被地上的人忽略過去的地方,她看了看屋內的頂樑柱,現在只能靠它了。

容離擼胳膊挽袖子,將布匹的一頭系在腰間,兩手合抱住房內的頂樑柱,像個樹袋熊似得一點一點往上爬。

她倒是應該感謝夏侯銜,因為厭惡她便撥了一個破落的院子,年久失修的房子內,柱子並不那麼光滑,要是鋥光瓦亮嶄新的柱子她就犯了大愁了。

此時她沒有費多大勁兒便爬到了頂端,在接近房梁之時,容離雙腿緊緊盤在柱子上,一手將腰間的布料解下甩過房梁,待抓好布頭纏在手腕處,容離便慢慢順著柱子滑了下來。

裹好的胖子被她扔在了地上,布料倒是足夠長,當容離站在地上時布料剛好打了對摺,將纏在手腕上的布料抓住,一用力,地上的胖子便離了地。

容離用盡全力,腳蹬在柱子上,此時她才體會到了,之前將這個胖子背過來的那人說的話,真是死沉死沉的,到底吃了點兒什麼呀?!

容離感覺自己就像在升旗似得,胖子被一點點兒的吊了起來,多虧她最近的鍛煉強度,力氣大了許多,不然剛穿過來那會兒,那有這個心也沒這個力,真是個體力活,她憋著一口氣絲毫不敢放鬆,日頭見了汗珠,她根本顧不上擦。

「咳。」

就在這時一聲輕咳在身後響起。

容離一驚,胸口中憋得那口氣瞬間泄了大半,胖子忽的飛快下落,幸虧她反應快稍一用力,才沒讓胖子大力摔在地上。

扭頭看向聲源處,容離秀眉緊鎖,「是你?」

窗戶邊,之前還緊閉的窗欞不知什麼時候被打開來,窗外站著一個人,赫然是當時在昕雪苑見到的男人,此時他半站在窗外,眼眸中帶著點點笑意看著她,「需要幫忙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 是你?

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