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本王要救的,是熊

第227章 本王要救的,是熊

第227章本王要救的,是熊

夏侯襄征戰南北,對各國倒是熟悉。

不過熟悉的也只是各國將領,以及君王罷了。

對於這位皖月公主,夏侯襄之所以知曉,還是因為一次意外。

他一直在派人尋找先皇當年死因的真相,調查到南邊隱約有了些消息,這其中還有不少雲耀的功勞。

皖月公主的事,是他在一年前知曉的,雲耀撒出去的人手來報告查到的線索,另外還說了一件讓雲耀樂不可支的事情。

南楚公主心儀天祁戰王,到了議親的年紀,更是放出了話:非戰王不嫁。

雲耀掌握了第一手資料后,樂顛顛的跑去戰王府找夏侯襄。

他實在好奇,自個兒兄弟,什麼時候把人家公主迷住的,瞅瞅給人整的,好好一個姑娘不成親,就為了嫁他。

誰知,雲耀開口一問,夏侯襄的反應竟然是:「皖月是誰?」

雲耀不可置信的張大嘴巴,「人家都非你不嫁了,你連人家是誰都不知道?」

夏侯襄理所當然的搖了搖頭,他應該知道嗎?

雲耀服氣了,「高,實在是高。」

他服了!

細細將自己手下彙報的那些,說給夏侯襄知曉,臨了還挪揄的看著夏侯襄到,「聽說南楚出美人兒,而這位皖月公主更是美的不能再美了,怎麼樣,考慮考慮?」

夏侯襄看了他一眼,接著起身自去忙。

雲耀一個人留在書房,臉色鐵青,他氣得跳腳,「不考慮就不考慮,鄙視我做什麼!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所以,夏侯襄對於皖月所說,不記得她的話,實在不知是從何說起。

這才有此一問。

皖月不可置信的看著夏侯襄,她戚戚然的開口說道,「五年前,你出使南楚,父皇知你武藝不凡又喜歡狩獵,遂開了獵場邀你狩獵,那時我與哥哥姐姐們也在其中,後來不知出了什麼差子竟進來一隻灰熊,我與姐姐們合力都無法對付它只能逃跑,它的速度極快,我們差點就要喪命於灰熊的爪甲之下,那時我與姐姐們站在一起,你從天而降,獨獨救了我。」

她的表情變得異常甜蜜,目光柔情似水,「姐姐們都受了傷,唯有我,因為你救了我,我才毫髮無傷,我與姐姐們五人,你卻只救我於危難,並且當時你還抱了我,難道不是說明你心儀於我?你如今怎能忘了我?」

皖月控訴般的看著夏侯襄,他不可以這樣的,他應該喜歡她的啊!

「原來如此。」夏侯襄這才恍然的點了點頭,確實有這麼檔子事,「不過公主恐怕有所誤會,本王當日並不是要救你,本王要救的,是熊。」

『噗』正在看戲喝茶的夏侯宇,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他沒聽錯吧?

一個嬌滴滴的姑娘和一隻體型龐大的熊,他們這位皇叔要救的竟然是熊?

逗他玩呢吧?!

有這種想法的不止夏侯宇,幾乎滿場的人都是如是想。

包括夏侯贊和皇后。

撒謊不打草稿可還行?

皖月當然不信,她凄涼的笑道,「你若變了心意只管明說就是,何苦這般騙我?」

那表情,妥妥的被負心漢拋棄的良家婦女一枚。

夏侯襄嗤笑出聲,「本王為何要騙你?你有什麼值得本王欺騙的?」

皖月傷心欲絕,她沒想到一直被她仰望的戰王,竟然是這樣的小人!

夏侯襄本不欲解釋,可擔心今日之事傳到離兒耳中,若被這群人曲解,離兒若真誤會了他,反而不美。

所以,夏侯襄平靜的開口問了第一個問題,「本王問你,當日你是否帶了袖箭。」

「是。」皖月點了點頭,事已至此,他問這些做什麼?

「短箭上可有淬毒?」夏侯襄第二個問題接連問出。

「有。」皖月依舊點頭,這是她的一個習慣,每次狩獵她都會穿戴袖箭,其中放上三枚淬了毒的短箭,為的就是遇到危險時可保自己一命。

為了這事,她的哥哥姐姐們還笑話她惜命來著,狩獵玩的就是刺激,再說四處都有皇家侍衛,用不著這麼小心。

「那便是了,灰熊極其稀有,熊膽更是珍貴至極的東西,若被你用毒箭射中,難免糟蹋了好東西,本王為的是不讓灰熊中毒,這才阻止你出手,」夏侯襄淡定的解釋完,輕飄飄的看了皖月一眼,「不然,你以為本王為什麼要靠近你?」

皖月像被雷劈了一般,定在當地。

她捂著胸口,淚水連連,搖著頭不能接受般說道,「不可能,不可能,你騙我!」

他一定是騙她的。

他就是為了救她啊!

皖月不斷的在心裡告訴自己,可腦海中,那個曾被她忽略的畫面瞬間顯現。

夏侯襄是抱了她,不過落地後邊快速閃離她的身旁,同時還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也正是他放手帕的那刻,扳指落地。

皖月抑制住自己瘋狂跳動的心臟,悄悄將那枚扳指撿了起來收好,再抬頭時,夏侯襄已經將灰熊殺死,並從中去膽。

只不過,那時皖月以為夏侯襄是為了她才如此做。

被愛情衝擊的皖月根本沒想到,人家要的根本不是她,而是那隻熊。

熊的安危,要比她重要的多!

當這個認知出現在皖月腦海中時,她覺得天旋地轉。

她千里迢迢來到天祁就是為了他啊!

那個被稱為戰神的男人,那個被世間女子敬仰的男子。

皖月一直竊喜,這麼優秀的男子心儀於她。

那時的她以為夏侯襄之所以不表明心意,是因為她還太小。

待她長大,他一定會前來南楚提親。

皖月也曾想過,他不願做南楚的駙馬沒有關係,她甘願隨他回到天祁做他的王妃。

可是等了又等,夏侯襄一直不來。

她的年齡一漲再漲,求娶她的人更是數不勝數,只是和他相比,她怎麼可能再看得上別的人?

最後皖月做了決定,夏侯襄不是閑散王爺,他一定是太過繁忙才顧不得向她提親。

沒關係,他若不來,她去找他便是。

軟磨硬泡了父皇許久,皖月才得以隨行。

可她萬萬沒想到啊,當日的一切不過是她臆想出來的,夏侯襄根本就沒將她看在眼裡,可笑她還以為人家喜歡她。

真是天大的笑話!

皖月覺得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帶著嘲諷之意,她渾身微抖,再也受不了這般委屈,掩面痛哭從台上跑了下去。

南楚皇帝見狀也顧不得禮數是否周全,帶著隨行侍衛去追皖月。

至此,熱鬧的接風宴落下帷幕,只是今日發生的事,又為一些人的茶餘飯後,多了些談資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7章 本王要救的,是熊

2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