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與戰王,總結同心!

第225章 與戰王,總結同心!

第225章與戰王,總結同心!

七月初,南楚皇帝抵達天祁。

夏侯贊攜眾臣子前來迎接,為表自己對南楚的重視。

南楚皇帝四十餘歲的年紀,從面相上看倒是個性情寬厚之人,長相天庭飽滿地閣方圓,面如冠玉,唇若塗脂,三縷鬍鬚讓他看起來一副忠厚長者的風範。

南楚皇帝一見到夏侯贊,登時快步走了過去,夏侯贊穩如泰山,他是大國皇帝,理應接受小國的朝拜。

南楚皇帝攜眾使臣向夏侯贊行禮后,夏侯贊才開口道免禮,並向前兩步,和南楚皇帝進行了親切友好的交談。

兩國首腦會晤本就極為正式,畢竟代表的是兩國的形象,稍有差池,危害的可是國家利益。

整整一天,兩國皇帝不僅僅從政治上,還從文化、風俗上進行了交流,南楚皇帝更是將帶來的珍寶全數進獻給夏侯贊,並提出想要和天祁置換些用品的提議。

南楚地處潮濕之地,生產生活極其不便,有些生活必需品南楚並沒有,是以才有了此次的出行。

即便如此,南楚的軍事實力實際不容小覷,糧食豐富兵強體壯,他們所屬的位置有利於稻穀的生長,一年中要比其他地方的糧食多成熟幾季,是以對於兵力而言,南楚還是很自豪的。

此次出行已經是計劃了許久的事情,南楚的生活用具生產實在不盡人意,再加上他家的女兒一直心儀天祁戰王,所以南楚皇帝便想著,能不能帶回自己國家所需之物,並將自家閨女嫁出去。

白天談完了正事,晚上自然就是要擺宴款待南楚貴客。

皇后協後宮妃子前來,眾臣子夜帶著家眷赴宴,一時間氣氛熱鬧了許多,有女人的地方自然不會太過冰冷。

按賓主落座,宮宴正式開始,美食美酒又有歌姬舞姬,皇宮內院歌舞昇平,好一派繁榮之象。

眾人推杯換盞,少頃,南楚皇帝開口道,「祁皇,寡人此次前來還有一事相求。」

南楚皇帝極為客氣,對待夏侯贊也是尊敬有餘,他的態度很令夏侯贊滿意。

「楚皇不必客氣,有什麼事情直接講來便可。」夏侯襄笑著說到。

「小女皖月已到議婚的年紀,這孩子的被養的驕縱,南楚的男子入不了她的眼,所以寡人此次帶小女前來,是想和祁皇商量商量,可否從天祁選一男子,與寡人之女皖月結為夫妻,到時天祁與南楚兩國能永結秦晉之好成為友誼之邦,豈不美哉。」

夏侯贊想了想,西楚皇帝的提議不錯,兩國和親也是結交的表現,現在天下不說多太平,周邊的小國也不安定,夏侯贊也是煩不勝煩。

若是通過和親,可以擺平一個軍事實力強的國家,最好還能為他所用,那便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好,楚皇提議甚好,不知皖月公主何在,於我天祁可有心儀之人?

西楚皇帝呵呵一樂,「小女準備了一隻舞曲,想要獻給在坐諸位,還請祁皇先行看過,這些咱們容后再議。」

「好。」夏侯贊點了點頭。

坐在他身旁的皇后對南楚皇帝側目而視,這話怎麼聽著這麼想要把女兒給皇上的意思?

宮裡剛選秀不久,若是再來個公主,可真真是棘手了,這個南楚皇帝看著老實,心怎麼這麼黑呢?

其他在座的嬪妃也在心裡罵南楚皇帝,她們想的和皇后一樣。

其實不怪南楚皇帝說的模糊,他家女兒喜歡誰他在清楚不過,甚至可以說整個南楚大街小巷無人不知皖月公主愛慕何人。

但這話不能當面挑明,南楚皇帝看向在王爺位上坐著的夏侯襄嘆了口氣。

戰王對於天祁來說是極其重要的存在,他家女兒一廂情願的愛慕人家,先不說戰王喜不喜歡他家女兒,單就是天祁皇帝這一關就不大好過。

總之,先讓女兒露了面再說,待一曲終了,他在說女兒想要和誰婚配,至於成不成的,單看祁皇這邊的意見了。

舞台正中,樂師已經就位,待音樂一響,從一旁飄然而至一名女子。

那女子正是皖月公主。

皖月公主已換了一身裝扮,她身著淡粉色華衣,外披白色阮煙羅,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華流動輕瀉於地。

十指纖纖,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似能擰出水來,一雙朱唇,不點而絳,三千青絲用髮帶束起,頭插白玉釵,一縷青絲垂在胸前。

此時舞起來,裙裾飛揚,整個人好似隨風紛飛的蝴蝶,美的恍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

台下的男子包括皇子們眼睛都看直了,這麼美的舞蹈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當然主要是人太美,南楚本就是出美人兒的地方,而皖月公主更是個中翹楚,也難怪他們驚艷。

夏侯襄對台上的皖月公主並不感興趣,他現在只想快點結束點這無聊的宴會,有這個時間他還想回去陪離兒呢。

再不濟回府看著下人們收拾王府也成,大婚之日將近,他可得盯緊不能出一絲差子。

總歸,無論做什麼都好,總比在這裡浪費時間強的多。

台上正在跳舞的皖月,在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夏侯襄的身影,原因與他,她太過想念夏侯襄,他的身影無時無刻不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是以,只消一眼,她便能找到他得身影。

他好像還是老樣子,容貌沒怎麼變,就是氣質更加吸引人。

皖月痴迷的看著夏侯襄,自己這一曲為他而舞,不知他可喜歡?

一曲終了,皖月公主跳的香汗淋漓,微微平復了喘息這才飄飄下拜,「皖月獻醜了。」

台下熱烈的掌聲響起,實在太美了,底下的皇子們頭一次心情急切的想要再一個女孩兒面前表現自己。

今兒南楚皇帝不是來和親的嗎,他們就成啊,哪怕去南楚當駙馬呢?

他們也樂意啊!

只是皖月的下一句話,直接打碎他們的美夢,只見台上的皖月抬起頭來,脆生生的開口說道,「皖月心儀戰王爺許久,此次前來,正是要與戰王爺永結同心。」

此言一出,滿場嘩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5章 與戰王,總結同心!

2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