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晗月公主

第219章 晗月公主

第219章晗月公主

「說起來,離兒,如今也越髮漂亮了。」皇后不知再跟幾個嬪妃說什麼,突然話題一轉跑到了容離身上。

容離心說來了,站起身來福了一福,「皇後娘娘過譽了。」

「不必拘禮,快坐下,說來咱們也是有緣,以前你是本宮兒媳,現如今都快要…」皇后說了一半搖頭笑了笑,「這些就不說了,家裡準備的如何了,本宮聽說你和皇弟的婚期定在八月初?」

「回皇後娘娘,正是。」容離話不多說,反正回答了皇后的問題就是,多說多錯,她才不幹那樣的事,而且聽皇后的話頭也沒什麼實質性的問題,她回不回的沒多大意思。

「好好好,你有個好歸宿便好。」皇后看起來倍感欣慰,彷彿真的替容離高興似的。

就在兩人說話的檔口,一個小小的身影跑了進來,身後的嬤嬤宮女在後面忙喊她,「公主,公主您不能過去。」

小姑娘哪兒聽她們的,依舊顛顛兒的往前跑,進了御花園后還朝後面做鬼臉,「你們來抓我啊,抓不到吧?哈哈!」

邊笑邊跑,將這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容離一愣,旋即笑了。

好久沒見這小丫頭了,上次還專門堵她來著。

那時候,她還不知道阿襄對她有意。

說來,這小丫頭算不算她和阿襄的媒人?

小小的人兒跑著跑著就跑到了她們這邊,在看到皇后的時候,她緩緩停下奔跑的腳步,然後吐了吐小舌頭,邁著小腳丫走到正中,稍稍曲了曲膝,「參見皇伯娘。」

皇后的笑容一頓,極快的轉為慈愛,「沫兒,來,到皇伯娘身邊來。」

容離有些疑惑,她以為夏侯漪沫是皇上的女兒,如今聽漪沫稱呼皇後為皇伯娘,她捋了捋輩分,這麼算來夏侯漪沫應該叫皇上伯。

這難道是哪位藩王的女兒?

仔細一想不大對,先不說夏侯贊繼位時就將他的兄弟們除的差不多了,單就拿是藩王的女兒來說,也不能封為公主啊。

「她是昭華長公主的女兒,晗月公主。」瑾萱見容離面露疑惑之色,便簡單的先給她介紹了一下,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

容離微微點了點頭,原來是長公主的女兒,那這麼說是阿襄姐姐的孩子,宮中無論是皇子還是公主,都按男子排輩,嫁出去的公主所生的兒女,均隨公主姓氏,駙馬便相當於入贅皇家。

而公主所誕下的女兒依舊可以被封為公主。

怪不得漪沫叫阿襄王叔,原來是這麼算的。

只見小丫頭咧著嘴角跑到皇後身前,一下子撲到皇后的膝蓋上,仰著小臉兒甜甜的又叫了聲,「皇伯娘~」

皇后笑著將她抱了起來,放在腿上,「怎麼跑這麼快,摔了怎麼辦?」

「人家很小心的,根本摔不到呢,沫兒今日出來玩就覺得御花園格外的香,原來是皇伯娘在這兒,」夏侯漪沫使勁提鼻子一聞,讚歎道,「好香啊!」

俏皮的小摸樣,將皇后逗得直樂,心肝肉兒的叫了一通,對下面跪著伺候夏侯漪沫的嬤嬤宮女們說道,「你們退下吧。」

轉而摸了摸夏侯漪沫的小腦袋,「今日皇伯娘請了好多姐姐過來呢,沫兒要不要和姐姐們一起玩?」

「好啊好啊,謝謝皇伯娘。」夏侯漪沫攀著皇后的脖子,『吧唧』一口,親在她的臉頰上,又讓皇后樂了好一陣子。

夏侯漪沫正式加入賞花宴,她坐在皇后的身旁,在看到容離的時候,不著痕迹的沖她擠了擠眼睛。

容離會心一笑,小丫頭著實招人喜歡。

可心裡總有種奇怪的感覺,她覺得皇后不是真心實意的對待漪沫,而漪沫好像和皇后也並不親近,剛剛的表現只不過是人前需要的表演罷了。

這些疑問壓在心頭,容離暫時將它們擱置,等從宮中出去后,再去問阿襄好了。

賞花宴正式開始,有了夏侯漪沫這個小傢伙,整個御花園熱鬧了許多。

這丫頭就是個閑不住的,一會兒這跑跑一會兒那玩玩,皇后只是慈愛的看著她,並和身邊的幾個嬪妃說說話。

精緻的吃食流水般的端了上來,有宮中的舞者前來跳舞助興,過了半晌,吃也吃了看也看了,皇后揮了揮手,樂者舞者退下,接著又小宮女端著一盞盞荷花燈前來,依次擺在千金們的桌案前。

皇后解釋道,「現下池塘里荷花開得正盛,咱們也過去瞧瞧,前兒些日子本宮命人做了些荷花燈,雖說這燈晚上點了好看些,不過咱們白日作耍也不礙的,討個好彩頭罷了,紙筆已經給你們準備好,有什麼願望便往上面寫吧。」

夏侯漪沫也趴在桌案上,撅著肉嘟嘟的小屁股,小手拿起毛筆冥思苦想,想著想著便苦著一張臉問道,「皇伯娘,沫兒有好多心愿要往上寫,寫不下怎麼辦?」

苦惱的語氣再配上皺成包子一般的小臉兒,成功的把眾人逗笑了。

皇后笑著搖了搖頭,「沫兒,只能寫最想實現的願望,多了可就不靈了。」

「哦…」夏侯漪沫怏怏的應道,翻著手腕用毛筆桿撓了撓頭髮,「好難選啊。」

夏侯漪沫寫什麼自是不提,容離可是當真不知道寫什麼,她對這些東西從來不感興趣,若是求老天有用,那自己還努力做什麼?

直接把想要的發給老天爺,然後等著老天爺派件就好了。

這種小女生一般天真爛漫的事情,果然不適合她來做。

看著身旁奮筆疾書的兩個人,一個紅著臉龐,連想都不用想,一定和她二哥有關;另一個面無表情,筆杆子動的飛快,實在不好想她在寫什麼。

容離乾脆放下筆將紙疊了兩疊,塞進荷花燈里,等待眾人擱筆,好去那勞什子荷花池放荷花燈。

溫婉奇怪的瞄了容離一眼,「阿離你寫完了?這麼快?想想還有沒有要補充的,機會難得啊!」

在皇宮裡放花燈,願望一定會更快實現的。

溫婉臉頰紅紅的看著手中的字條,她的願望…可要快快實現啊。

「沒什麼可補充的,不過,二嫂你是不是寫的有些多了?」容離側頭看著溫婉黑壓壓寫了一片的紙條,不由得咂舌,這玩意兒放裡面能漂起來嗎?

「又貧嘴,不許偷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9章 晗月公主

2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