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你不要嫁他,好不好?

第206章 你不要嫁他,好不好?

第206章你不要嫁他,好不好?

「我…我不是。」夏侯銜慌亂的搖頭,他怎麼會是懦夫?

「不是?」容離挑了挑眉,「你想想你之前說的話,將所有錯處歸咎於一個女人身上,你自己就一點錯處都沒有嗎?跟我裝什麼受害者,就你這樣的不是懦夫,那全天下就沒有懦夫這個詞兒了!」

容離說的擲地有聲,她抬著下巴微眯了雙眼,「錯了就是錯了,別找理由,慕雪柔能哄得住你,也只能說明你耳根子軟,那怪的了誰?你身為一個男人,連獨立思考的能力都沒有,就你這般還讓我信你,你不覺得很可笑嗎?」

夏侯銜臉色已經慘白的不似人樣,今日容離的話直戳心窩,將夏侯銜極力想要掩藏起來的事實剖開來擺在他的面前——鮮血淋漓。

他是恨慕雪柔騙他,可他恨的何嘗不是自己?

若是他能多想想,何嘗會弄到如今這般田地?

他悔啊!

他真的…不甘心吶!

「你,還愛我嗎?」夏侯銜現在連呼吸都覺得心間抽疼,滿眼希冀的看著容離,「如果,我能改變,我們還能重新來過嗎?」

話語間,竟帶著祈求之意。

「不能。」容離斬釘截鐵的道,她眉頭皺起,這人怎麼說不明白?

「若是愛你我便不會離開,既已離開,那便說明我已經不愛你了,徹底不愛了,你明白了嗎?」容離覺得和夏侯銜說話,必須將話一個字一個字說的明明白白,要不然這人聽不懂的。

要說他腦子沒問題,誰信?

「可是…可是你之前那般愛我,怎能說不愛就不愛?」夏侯銜還是不願相信,他不能接受容離不再愛他這個事實。

「你也說了是之前!」容離要瘋了,她覺得自己的耐心將消失殆盡,「以前年輕,不成熟容易犯錯誤,現在我成熟了,熟透了,所以不愛你了,我這麼說你能明白不?」

再胡攪蠻纏,她就要打人了。

怒氣已經到了臨界點,馬上她就要爆發。

「那…」夏侯銜喉間微澀,「你知道你將要嫁給夏侯襄了嗎?」

「廢話,大婚的日子都是我挑的,你說我知不知道?」容離跟看白痴似的看向夏侯銜,「你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趕緊找太醫看看吧。」

她極度懷疑,夏侯銜腦子被驢踢了!

「你選的!」夏侯銜不可置信的瞪大了雙眼,「你…為什麼?」

她為什麼要選大婚的日子?

或者換句話說,她為什麼要嫁給夏侯襄?

為什麼?!

「為什麼?呵…」容離當真是被夏侯銜氣樂了,她深呼吸了兩口氣,笑著看向夏侯銜道,「我說我做慈善,你信嗎?」

「慈善?」夏侯銜不大明白。

「你有病吧?問我為什麼嫁夏侯襄?」容離簡直覺得夏侯銜不可理喻,「我愛他唄,我為什麼?我要不愛他我吃飽撐的嫁他啊!」

「你愛他!」夏侯銜那模樣似乎又被容離驚到,好像她不應該愛上夏侯襄。

「離兒愛我,有什麼問題嗎?」不知何時,夏侯襄出現在院子門口。

院里的兩人同時看向夏侯襄,不同的是夏侯銜滿臉怨恨,而容離一臉的喜意。

「你不是回府了嗎,怎麼又跑回來?」容離的聲音變得有些不同,那是獨屬於對待夏侯襄的親昵,聽在夏侯銜耳里異常刺耳。

「你上次想看的遊記。」夏侯襄揚了揚手裡的書。

上次容離隨口說想要一本關於天祁詳盡地貌的書籍,若是有關於周邊列國的就最好了,她手裡倒是有幾本,可是不大詳盡寫的也沒有意思。

夏侯襄回去便著人去尋,今日回到府里剛忙了一會兒,這本書就被送回了府里,他怕容離無聊,就將書送來了。

誰知道就碰著不請自來的夏侯銜,還有容離那句愛的告白。

說實話,他還真應該好好謝謝夏侯銜,若不是夏侯銜,他怎麼能從離兒口中聽到那句,她愛他?

夏侯襄越過夏侯銜,來到容離身邊,很自覺的將容離攬在懷中。

容離看到夏侯襄手裡的書,不自覺的喜上眉梢,自己隨口一說虧他記得。

「正愁沒的看,你就送了書過來,」容離笑眯眯的抬頭看著夏侯襄,「還自己送來,不嫌累是不是?」

走的時候還跟她說要回去抓緊時間布置呢,結果轉眼就又來了。

「不累,你開心就好。」夏侯襄伸手摸了摸她的發,現在讓他跑多遠他都樂意。

容離臉頰微紅,她有些不好意思。

「皇侄,你如今出現在這裡,不妥吧!」夏侯襄將矛頭對準夏侯銜,如今他和離兒一點關係都沒有,卻隻身出現在離兒院中,夏侯襄話語間不快之意顯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卻讓夏侯銜倍感冷意。

夏侯銜沒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他之前以為離兒不知情,只是容源和夏侯襄為了一己私慾將離兒當做物品交易。

可誰承想竟是離兒自願的,離兒說她愛他,並且看眼前二人相處的情形來看,並不是什麼交易,而是…兩情相悅。

兩情相悅!

這四個字像是一把利劍,穿胸而過。

他感覺呼吸越發困難,怎麼會這樣!

「你此時出現在這裡,也不合適吧!」夏侯銜目眥欲裂等著夏侯襄,他不能輕易退縮,頂著夏侯襄目光中的壓力站的筆直,他還是不相信夏侯襄沒有目的。

他接近離兒一定有目的!

夏侯銜此時有些魔怔,他接受不了容離不愛他,更接受不了容離愛上別人的事實。

「本王來找本王的王妃,有何不可?」夏侯襄依舊淡淡的,常年征戰沙場的氣勢全部放了出來,他看夏侯銜不順眼,很久了!

「你們還未成親!」夏侯銜吼道,兩個人為什麼如此親密,還是當著他的面。

他轉而看向容離,目光中有著傷痛,卻依舊不氣餒的說道,「離兒,我求你,你不要嫁他,好不好?」

他還未曾求過誰,此時他只求容離不要嫁給夏侯襄,嫁給誰都好,就是不要嫁給夏侯襄。

他…真的…怕爭不過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6章 你不要嫁他,好不好?

2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