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除名

第195章 除名

第195章除名

兩人同時上前勸說,並將呂燕手中的毛巾拿了過來,再擦就擦到脖子上了,會掉顏色的!

「夫人,您先去歇歇吧,小姐這裡有奴婢們照顧不會有事情的,您可得仔細自己的身子,別病倒了才是。」凝軒勸道,這話之前說了好幾次可夫人就是不聽,她們都要急死了。

「我沒事,我得看著婉兒才行,她還沒醒過來,我怎麼能去休息。」呂燕不聽,堅持要守著溫婉。

「夫人,就是因為小姐沒醒您才更應該休息,不然等小姐醒了您累病了,小姐會自責的。」沐蓉語輕聲說道。

正巧,這時葯端了進來。

呂燕喂溫婉將葯喝下,太醫的醫術還是值得肯定的,至少這一碗葯下肚,溫婉的眉頭鬆開了許多,不是緊皺著了。

一看有效果,凝軒和沐蓉語又勸,這才將呂燕勸走。

呂燕前腳出門,後腳溫婉便睜開了雙眼,她有些燒糊塗了。

沐蓉語見她醒了,上前摸了摸她的額頭,倒是比之前涼了一些,扶著溫婉坐起,拿過靠墊墊在她的腰后。

「感覺怎麼樣?」沐蓉語坐在床邊問道。

「好些了,我之前說胡話了沒有?」溫婉一手搭在自己額頭上,想試試自己的體溫,可渾身上下一樣燙,她摸不出來。

「沒有,放心吧,我和凝軒在一旁看著呢,要吃些東西嗎?從早上到現在你還一點兒東西都沒吃呢。」

「不吃了,沒胃口,」溫婉搖了搖頭,她現在渾身酸疼,「太醫怎麼說?」

「太醫說還不能確診,只開了藥方,說兩天後才知道到底是什麼病症。」沐蓉語將太醫的話原原本本的告訴溫婉知曉,至少有一點可以確定,太醫真的認為溫婉病了。

「只要確定我病了就行,不成,我得在躺會,」溫婉又滑進被窩,「對了小語,用不用讓小九來再幫我畫畫?」

「嗯,你先歇著,我這就去找他,不然一會兒夫人回來,他沒機會進來。」沐蓉語跑去找鳳九玄,留下凝軒伺候。

這次溫婉發病除了她們幾個知情人,其他人一個都沒告訴,就連溫婉身邊伺候的其他三個丫鬟都不知道,是以凝軒現在責任重大。

鳳九玄過來幫溫婉又多畫了些,當然只是肢體上的,他邊畫邊教,對於這些露在外面的水泡需要他親自動手,至於衣服里的就交給沐蓉語和凝軒二人了。

他只要保證露在外面的真實便可,裡面的那些太醫又不會撩起溫婉衣服去看,不必太過逼真,是那個意思就行。

呂燕又來照顧溫婉,溫言也過來守了一會兒,他當然也心疼溫婉,只是他在朝為官公務纏身,不可能像呂燕這般全身心的照顧女兒。

溫婉的燒到晚上又退了些,因她這邊沒有多餘的床榻,是以呂燕只能回去睡,並再三囑咐丫頭們小心伺候著,若是嚴重了要及時來回報。

眾丫頭齊齊稱是,待呂燕走了,凝軒便讓其他人先去睡,她和沐蓉語守夜。

門一關,溫婉擁著被子坐了起來,她明顯感覺好多了,不得不說,她身體實在太好,小時就很少得病,長大了就更別說了。

這不,才吃了太醫一副葯她就好的差不多了,明天怎麼辦?

她得繼續發燒才是。

狠了狠心,讓凝軒接了桶涼水來,她再沖個涼水澡。

折騰到半夜,溫婉成功的又把自己折騰病了,腦袋裡昏昏沉沉一團漿糊,沐蓉語擔心她病重,偷偷跑到廚房又將之前的葯熱了一遍。

稀釋了的葯湯雖然功效不大,可能緩解一些溫婉的癥狀,不然她那麼燒著再把自己真燒壞了。

第二日呂燕再來,溫婉還是高燒不退,之前太醫走時便特意叮囑過,高熱不退實屬正常,並再三強調,一定讓人看好了溫婉的手,不能抓破身上的水泡。

既然是正常,呂燕也不好再進宮去請太醫,明日一早太醫便會再次前來,到時婉兒是甚麼病就清楚了。

又折騰了一天,溫婉奇迹般的又好了,她都要鬱悶死了,自個兒身體這麼好做什麼?她就想好好發個燒生個病不行嗎?

怎麼喝了葯就好?

她還得再把自己折騰病,簡直是作孽啊!

都快下不去手了啊!

倒在床上,溫婉鼻涕橫流,最後一次了,趕緊確診好吧?

天光大亮,太醫們提著藥箱進了御史府,在進府之前他們做好了嚴密的防範措施,以防溫婉所得之症為天花。

再次來到溫婉床前,此時溫婉臉上也起了水泡,粉紅色的小水泡光亮之極,太醫們放下心來,看樣子只是邪毒侵犯並不是要命的病症。

太醫將溫婉所得病症與呂燕講清楚,並讓伺候的人注意蒸煮衣物,每隔一個時辰用沸騰的醋熏一下屋子便可,又開好了方葯,這葯得連服半月,溫婉的病便可大好。

呂燕終於放下心來,她還真怕婉兒有什麼事情,謝天謝地老天保佑,婉兒沒事,真是太好了。

命人將葯煎上,呂燕好忙去將這個好消息告訴老爺知曉,婉兒這兩日病重,老爺也急的睡不好覺,現在終於可以放心了。

只是溫婉就有些悲催,雖說可以退燒了,可只要她母親在時,溫婉便要將那一碗濃濃苦澀非常的湯藥喝下肚,簡直厥過去的心都有了。

溫婉心裡別提多苦了,以後她再也不要生病了。

選秀風波落下帷幕,溫婉的名字從秀女花名冊中剔除。

轟轟烈烈的選秀儀式在宮中如火如荼的開展,女子們各顯神通力求留在宮中,做一個皇上的枕邊人,為了權力、富貴,她們不惜一切代價,削尖了腦袋往裡鑽。

深宮大院又如何?她們既然選擇榮華富貴,便要捨棄一些東西,孰輕孰重自己心中最清楚。

為了自己,為了身後的整個家族,她們不得不去爭去搶,去為自己的前程謀一個出路。

她們身後背負了太多人的命運…

不過這一切已經和溫婉無關,真正和她有關的人吶,此時此刻正在她家中,與御史夫婦坐在一起。

他們,在說些什麼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5章 除名

2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