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今年選秀,有我

第190章 今年選秀,有我

第190章今年選秀,有我

「碧衣妹妹有身孕,臣妾當然高興。」慕雪柔抬起頭來,尖銳的疼痛已經消失,雖然她臉色蒼白了些,但已經沒有大礙。

慕雪柔說著從手腕上退下來玉鐲,拉著碧衣的手笑道,「從小你便同我一起長大,自是知曉鐲子的寓意,這是我及笄時母親送給我的,現在妹妹有了身孕,我這當姐姐的沒什麼好東西,這個鐲子便送給妹妹吧。」

碧衣一被慕雪柔抓住手,便嚇得想要抽回,慕雪柔此時雙手冰冷滑膩似是毒蛇一般,碧衣喏喏的搖頭不敢收,這是她自那日後第一次面對慕雪柔,她太過熟悉慕雪柔的一舉一動。

「主子的禮物太貴重了,奴婢不敢收。」碧衣雖然當了些時日姨娘,可一旦見到慕雪柔總是打心底里發憷。

並且,她現在是府里第一個有身孕的,既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自然是滿府上下對她非常重視,而壞處便是她已成為府中的眾矢之的,王府里的女人沒一個吃素的,如今她率先有了身孕,不知以後等待她的會是什麼。

碧衣偷偷撫上自己的小腹,如今她有了孩兒,不管是願還是不願,她既已為母,便會拼盡全力保護自己的孩子。

「傻丫頭,說的是什麼話,你是我的妹妹怎麼還稱自己是奴婢?」慕雪柔笑著一用力,將鐲子套在碧衣的手上,「看看,妹妹膚色比我白些,這鐲子套在妹妹手上,立馬就不一樣了呢。」

慕雪柔滿意的握著碧衣的手腕看了又看,接著抬起眼來之視碧衣的眼睛,「妹妹說,是不是?」

碧衣趕忙低頭,慕雪柔的眼睛雖然帶笑,可眼神似是淬了毒一般,想要她當場斃命。

任由慕雪柔拉著她的手,碧衣低著頭道,「姐姐過譽了。」

「呵呵呵,妹妹可是害羞了?」慕雪柔嬌笑出聲,「也不怪王爺喜歡你,就這憐人的小摸樣,我看著都喜歡。」

惜晴站在一旁,像是喝了幾罈子醋似得,心裡不斷冒酸水。

她明明和碧衣同時侍候的王爺,可碧衣不久便有了身孕,既是頭一份又是獨一份,瞅瞅王爺看碧衣的眼神,關心裡透著憐愛。

若是此次有孕的是她,那王爺這般看的不就是自己了?

碧衣的運氣,也忒好了。

還有主子竟將那麼貴重的鐲子送給碧衣,那鐲子可是價值連城,主子平日磕一下都要心疼半晌的,真真是便宜了碧衣這個蹄子!

有這種想法的當然不止惜晴一個,這屋裡的女人除了慕雪柔,有一個算一個都是這麼想的。

慕雪柔現如今已經想明白了其中的關竅,她想要掌權並培養心腹,那麼在自己的羽翼豐滿之前,府里的女人每一個都不能再有身孕。

至於眼前的碧衣,她才剛剛懷上,前三月是最危險的,輕輕摔一跤就有小產的危險。

慕雪柔笑著看向碧衣,她就不信碧衣能在床上躺十個月不動地?

只要她動,自己就有辦法除了她肚子里的那塊肉。

夏侯銜現在不與自己同房,那自己就讓滿府的女人沒一個能生下子嗣的,要痛苦大家一起痛苦,憑什麼所有罪都她一人受了?

慕雪柔看碧衣的目光越發柔和,和她說話也是細聲細語的。

夏侯銜在一旁諷刺的看著裝模作樣的慕雪柔,他都替她感覺累。

往日離兒還在府中時,慕雪柔好似就是這樣哄他的,他那時竟看不出慕雪柔的蛇蠍心腸,當真是被慕雪柔的溫柔蒙蔽了雙眼。

現在他清醒了,再回憶起慕雪柔的表現,便只剩惺惺作態,離兒那般真實的女子,就是被這個裝模作樣的女人詆毀,讓他厭惡離兒、疏遠離兒。

這一切,都是慕雪柔的錯!

夏侯銜目光晦暗不明,他得再想想,還有什麼是慕雪柔在乎的,他要親手毀了才行。

——————

這幾日溫婉都要愁死了,在自個兒府里唉聲嘆氣,御史夫人也是心疼女兒,這事太過突然,她能做的只是在女兒進宮前能過些舒心日子吧。

所以,不再拘這溫婉,讓她出府散散心。

溫婉頭一站便跑來丞相府,謝菡見她愁眉苦臉不禁也有些心疼,這麼好的姑娘,要是送進宮去還不知會變成什麼樣,那宮裡可是吃人的地方,要是沒個心眼,不被生吞活剝了才怪。

離兒與溫婉相處的不錯,她也挺喜歡這個心直口快的姑娘,可選秀的聖旨一下,五品以上官職並未出閣的女兒,若無特殊均要入宮的。

謝菡也不好多說什麼,溫婉對丞相府也熟悉了,便自行去找容離。

帶著凝軒無精打採的走在丞相府里,溫婉簡直覺得生活無望了,皇上都那麼大歲數了,竟然還有心思選妃,選的都是未出閣的姑娘,他咋那麼不要臉呢?

氣的踢了踢腳邊的石子,結果一個用力,便聽到『哎喲』一聲。

溫婉瞬間懊惱了起來,這裡是丞相府,她瞎踢什麼石頭,看看,踢著人了吧!

她什麼時候才能不闖禍啊!

哎…

溫婉貓著腰從樹下鑽過去,想看看石子砸到誰了,她好過去道個歉。

結果就看到了抱著一條腿正在原地蹦躂的容喆,他正便蹦便叫,「誰這麼缺德?給我出來,嘶…疼死…小婉?」

他沒想到出來的人是溫婉。

容喆剛剛一個人在路上走,思緒有些飄,聽說皇上要選秀了,京城未出閣的女子都在備選行列,他小妹已經嫁過人自然不用去,全家人都鬆了口氣,皇宮那個地方他們家人可不喜歡,他們對於戰王還是相當滿意的。

至少比對宮中那位滿意。

本應放下心來的容喆,卻總有些悶悶不樂,想不出為什麼,可是一提選秀他總是莫名的煩躁。

以至於現在走路都有些走神,今日正走著神便被一顆石子砸中,他的火『騰』就上來了,誰這麼不長眼?

看到溫婉,容喆裂開嘴顛兒顛兒的跑過去,「你怎麼來了?」

語氣里,是自己都沒注意到的喜悅。

「是你啊,」溫婉眼睛亮了亮,沒想到石子砸中的竟是容喆,可隨後鬱悶捲土重來,她低下頭悶悶不樂的說道,「心裡煩,找阿離說說話。」

「煩什麼?」容喆有些不解。

「選秀唄,」溫婉撇了撇嘴,「今年選秀的名單中,有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0章 今年選秀,有我

2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