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瞎了眼、瞎了心

第150章 瞎了眼、瞎了心

第150章瞎了眼、瞎了心

她微微抬眸看了眼面前的男子,俊美的容顏和非凡的氣息,足夠打動少女的芳心,亮晶晶的雙眼出賣了他心中的想法,他很在意彈琴之人是誰。

或者說…很欣賞。

電石火光間,沒有太多的猶豫,她輕輕點頭,「王爺覺得如何?」

「真的是你!」夏侯銜驚喜的說道,原來自己沒有看錯,真的是她,心尖微微顫抖他手心的冒了汗,「還未請教姑娘芳名?」

夏侯銜覺得找到了心中契合的另一半,急切的想要打聽清楚,她姓甚名誰、家住何處、可有婚配。

若是沒有,之後……

「禮部侍郎之女,慕雪柔。」她福了福身,道出自家姓名,並報出父親的官職,心下希翼,但願事情向她想的那樣。

「好,本王記住了。」夏侯銜鄭重的點了點頭,將她的名字印在心間。

慕雪柔的臉頰越發紅潤,心跳有些快,她覺得自己好像抓住了個不得了的機會。

雖然不知他是哪位王爺,但只要是王爺便就是皇家的人,能嫁入皇家是多大的榮耀,不僅會被娘家重視,對自己未來也有莫大的幫助。

權利誰不想要?

富貴誰不願享?

現在老天將機會送到她眼前,能抓住她的後半生便可平步青雲,盡享榮華富貴。

「臣女告辭。」慕雪柔紅著臉龐福了一福,快步離去,此次入宮之行果然收穫頗豐,她本想去凈房的腳步轉了個彎,得找個清靜的地方,好平復平復自己激動的心情。

夏侯銜微笑著看著她的背影——慕雪柔。

他帶著侍者離開,心中忍不住的雀躍,就連看那些平日看厭了的景色都覺得美了不少。

接下來的日子便是回憶相思,夏侯銜每日默默回味那天的琴音,越琢磨越有味道,最後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意,來到書房寫了封書信。

寫罷后裝入袖口,本想自己送去,可府中臨時有客到訪,夏侯銜無法值得派林東帶著書信並一隻信鴿送到慕雪柔的小院。

林東到時,慕雪柔正在院內練琴,突然一個大男人從天而降,可是把滿院的丫鬟嚇了一跳。

在混亂爆發之前,林東聰明的道出身份,慕雪柔連忙接過信和信鴿,她明白其中的意思,並知曉那日在宮中相見之人,竟是皇后所出之子端王夏侯銜。

簡直是驚喜之外的驚喜,慕雪柔萬沒想到,當日一撞就撞出這麼金貴的一位,若是真嫁了過去,往後夏侯銜繼承大統……

天哪!她簡直要尖叫出聲。

幸好沒忘了林東還在院兒里,慕雪柔禮數周到的說了聲謝,林東便原路返回。

慕雪柔立刻命令滿院的丫鬟,今日之事,不許透漏出半個字。

畢竟關係到自家小姐的閨譽,她們當然知道該怎麼做。

四個大丫頭中,碧衣、惜晴聰明伶俐,聽到來人是端王府上的,哪裡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們自小陪小姐一起長大,往後肯定要做陪嫁丫鬟的。

若是姑爺位高權重,小姐有身孕之時,自然會給她們開了臉送到姑爺房中伺候的。

若是小姐嫁給王爺,還是那麼尊貴的一位,不止是小姐高攀,她們也有機會分一杯羹。

王爺家的小妾和普通官員家的小妾能一樣嗎?更何況是正經根紅苗正的國母所生,身份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為了自己以後的幸福生活,她們也不會出聲的,還會盡心儘力的幫助主子,將此事瞞下來。

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慕雪柔和夏侯銜的飛鴿傳書生活便有了開端。

剛剛開始,自然不敢透露心中的情愫,寫的信也都是官方范的問候,慢慢加了些生活瑣事,兩人通過書信相談甚歡,有時捧著信看上一天都覺得看不夠。

再後來,少男少女春心萌動,荷爾蒙的作用下,自然情愫漸顯。

夏侯銜每日容光煥發,戀愛的感覺美妙至極,直到有一天,他再也不耐只通過書信和慕雪柔交談。

這一日,夏侯銜出現在慕雪柔的小院中。

慕雪柔驚喜非常,按捺住飛奔過去的心情,她笑容甜美目光流轉,柔柔的喚了夏侯銜一聲,「王爺。」

夏侯銜心裡簡直樂開了花,他往前走了兩步,來到近前深深的看著她,「慕小姐。」

碧衣和惜晴兩人懂事的將滿院的丫鬟趕到偏房,給院中的兩人留下單獨相處空間。

夏侯銜上前一步,握住慕雪柔的雙手,她輕輕掙了掙。

很顯然,掙不脫。

夏侯銜笑容盡顯,此時在喚慕雪柔時便更親近了,「柔兒。」

慕雪柔心跳加速,不敢抬頭,輕輕叫了聲,「爺。」

至此,兩人交換心意日漸親近,直到皇后讓夏侯銜娶容離,並且發生了眾人口中所說的『容離在宮中設計夏侯銜,嫁入端王府』,慕雪柔以側妃身份入府,往後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接連發生。

——————

往日的一幕幕閃現在夏侯銜眼前,他痛苦的捶著自己的頭。

他當時,為什麼沒有再問問母后彈琴之人是誰?

他那時,為什麼就那麼相信慕雪柔的話而毫不懷疑?

他後來,為什麼那麼厭煩容離不去看看她對自己的心意?

為什麼?!

因為他瞎了眼、瞎了心。

不然,為什麼這麼多年,他都被慕雪柔哄的團團轉,還自以為聰明的覺得自己愛上了一個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女孩兒。

想想之前的日子,夏侯銜也曾想要慕雪柔再為他彈一次琴,但都被慕雪柔以各種各樣的理由搪塞過去,而他只以為她身體不好,所以沒有強求。

今日之前,他一直以為慕雪柔是世界上最單純的女孩兒。

今日之後,他才看清楚這些年他自認為愛的人真實摸樣。

可悲!

可笑!

夏侯銜終於抑制不住悲切的感受嚎啕大哭,門外的侍衛已經被他遣散,此時書房外空無一人,這隻有這時,他才能真實的表達出自己的情緒。

在宣德殿中便錐心刺骨的疼痛,現在終於有了發泄的出口,可是為什麼越痛哭心越痛?

一步錯步步錯,都是他的命!

月光如水,灑在端王府,光照兩處,兩處凄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0章 瞎了眼、瞎了心

1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