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來日方長

第149章 來日方長

第149章來日方長

慕雪柔被掐的喘不過氣來,她實在沒想到夏侯銜竟會聽出不同!

窒息感、恐懼感席捲全身。

慕雪柔有種活不過今晚的錯覺。

她已發不出音節,嗓子眼只余咕嚕咕嚕的響動聲,慕雪柔的雙手用力巴拉夏侯銜的手,像只被拋上岸的魚,無法呼吸!

倏爾,夏侯銜又鬆開了雙手,瞪著猩紅的雙眼似看仇人一般,看著在地上大口倒氣的慕雪柔。

他不能殺了她。

那樣…太過便宜她了!

慕雪柔低著頭大口喘氣,她的大腦沒有閑著,必須儘快想出最恰當的借口,否則夏侯銜一定會休了她的!

「既然你覺得本王好欺,那本王就慢慢陪你玩,不急。」夏侯銜的聲線再次恢復柔軟,他現在的樣子異常可怖,幸虧慕雪柔沒有抬起頭來,不然一定會被他嚇到。

「王爺,您聽柔兒解釋…」慕雪柔覺得嗓子恢復了些,急急的開口解釋。

「噓…」夏侯銜食指立於唇前,「不急,咱們…來日方長。」

夏侯銜轉身離去,獨留慕雪柔跌落在地,伸長了手沒能抓住他的衣角。

他疾步回到書房,在房門關上的那一刻,夏侯銜感覺自己的渾身的力氣一下子全部被抽光,倚著門慢慢滑落在地。

原來他至始至終愛的人都是容離,可是他卻厭她、棄她、傷她…

痛失摯愛,萬箭穿心!

——————

曾經,那是皇后度日無趣,設下的宮宴。

未出閣的小姐都應邀參加,那時她們還小,雖然有時跟隨父母出入宮中,但獨自赴宴還是頭一回。

所有閨閣小姐心情雀躍,皆是盛裝出席,想要給一國之母留下個好印象。

容離、慕雪柔都在應邀之列。

能入宮的自然都是府中的嫡女,因此人數並不多,有些關係好的還能互相有個照應,可其中不乏不善交際之人。

閨閣小姐聚到一處自然就是吟吟詩、作作對、賞賞花、彈彈琴。

在這之前總要先玩個小遊戲,誰若輸了便要出才藝的。

有些聰明人想著辦法輸,這樣表現的才藝越多,沒準就會被皇后看在眼裡,再好些婚配之事都可能解決。

也有聰明人想著辦法贏,這樣便不必表演才藝,萬一出醜被皇后看在眼裡,得不償失。

容離就屬於後者,她那時還未愛上夏侯銜,只是對他有好感而已,兒時相遇印象至深無法磨滅。

小女娃總是喜歡粉色的裝扮,容離也不例外,瓷娃娃一般的容顏穿著嫩粉色的衣衫,顯得嬌小可人。

可巧的是慕雪柔也穿了粉色衣衫,兩人裝扮相差無幾,遠遠看上去還真分不清誰是誰。

容離自小便心細聰慧,對於遊戲之事,常常贏多輸少。

幾圈下來,每個人或多或少都輸過,唯有她一局未輸,皇后在一旁倒真注意到了她。

只是皇后心裡想的是,這孩子竟然不想引起自己的注意?

細細一想,便記起她是丞相容源之女,這倒真引起了皇后的興趣。

此次宮宴何嘗不是皇后挑選兒媳預備役的前奏,對於京中身份地位尊貴的女子,她都要好好了解一番,以後好為銜兒挑選王妃。

她鐘意的有幾個,還沒那准主意罷了。

現下又換了新遊戲,容離一個失手輸掉一局,再看了看場上擺好的物件,她決定彈首曲子,這算是最中規中矩的才藝,不見得會多好,但也不會差到那裡去。

【平沙落雁】本就是中規中矩的曲子,容離年歲小想法自然多些,師父教的指法音律好是好,可總讓容離覺得彈奏出來千篇一律並不出奇。

是以,無事時總是自己琢磨,古琴之彈奏本就千變萬化,速度、技法、指力稍有不同,則演奏同首曲子所出效果便不同。

大家閨秀自小學琴,基礎差不太多,可以後的悟性便是一人一個樣。

容離邊試邊練,覺得不好便換一種方法,久而久之有了自己獨特的彈奏風格,雖然功力尚淺,但隱隱有自成一家的苗頭。

彈琴習慣自是難改,容離本不願太過出頭,可彈完整首曲子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她用的是自己慣用的彈奏方法,心下有些懊惱。

再看周圍人差異的目光,容離嘆了口氣,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福了福身站回原處,容離什麼都沒說。

皇后挑了挑眉,小小年紀竟有如此悟性,到是出乎她的意料,不過年紀尚淺,功力到底不太夠。

女孩們又開始新一輪的遊戲,並不知道正陽宮外,一處殘壁,少年時期的夏侯銜滿臉驚詫的站在那裡。

怎會有人這般彈奏平沙落雁?

琴音里的意境正巧符合他對這首曲子的理解,平日里他也彈奏過此曲,卻總覺得有哪裡沒有表達到位,差著些什麼。

今日路過,他本無意在次多留點卻被琴聲吸引,直中心靈。

愣在原地聽了半晌琴,才想起他應該看看到底是哪位女子所奏。

冒冒然出現在正陽宮有些不妥,畢竟裡面都是女子,古人云男女七歲不同席,若非宮宴,他得有所避諱。

是以尋了半晌,這才找到一處殘壁,叮囑身後伺候的人不準出聲,他悄悄爬了上去想要一探究竟。

只可惜他之前耽擱的時間有些長,此時再看,只見一名粉衣女子離席而去。

夏侯銜心下有些失望,沒有看清她的樣貌,他也不好向母后打聽,年輕人麵皮薄,無論是少男還是少女。

他殃殃的離開,總覺得有些遺憾,低著頭向外走去。

突然迎面撞上一個人,那女子走的急,也沒想到皇後宮門處能有人,還是名男子!

她的臉登時便紅了。

夏侯銜驚喜過旺,看著眼前的粉衣女子細細打量了一番,好似和之前奏曲的女子身形有些像。

他也不敢確定,定了定心神,施禮道,「衝撞了小姐,實在抱歉。」

能在皇宮內院隨意行走,身著蟒袍有下人隨侍之人,想都不用想便知其身份為何。

她飄飄下拜,回以一禮,「王爺言重了。」

夏侯銜挑了挑眉,是個聰明的女子,能奏出那樣的曲子,倒也不是不可能,遂裝作不經意的的問道,「剛剛所奏之曲,可出自小姐之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9章 來日方長

1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