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他在怕什麼?

第124章 他在怕什麼?

第124章他在怕什麼?

夏侯贊嚴肅的看著夏侯銜道,「銜兒,傳聞到底是怎麼回事?」

「回父皇,」夏侯銜不敢抬頭,「兒臣不知。」

「不知?哼!」夏侯贊冷哼一聲,「人家傳的是你後院的側妃,你一句不知便想了事?」

夏侯贊之所以這麼看重此時,那是因為關乎自己的聲譽,想想看,一國之君的統治之下而且還是皇城根,竟然有妖精出沒。

他是誰?真龍天子!

真龍在此竟還有妖精作祟,打的是誰的臉?

若不是天子德行有虧,怎麼會出現妖精禍亂天下,皇上不下個罪己詔說得過去嗎?

「兒臣知罪,一定會儘快查出散布謠言之人。」夏侯銜身子躬的更低。

「嗯,」夏侯贊頓了頓,「前些日子你又叫了太醫院一半的太醫入府,朕聽說醫治的就是你院里的柔側妃,可有此事?」

「父皇,柔兒只是餘毒複發,現在已無大礙。」夏侯銜急忙解釋,他後院真沒鬧妖精啊。

「一個妾氏而已,竟鬧的這般興師動眾,銜兒,你已經不小了,凡是總要考慮清楚後果再有所行動,你可知你背後有多少人盯著?你來看看,朕手邊這些奏摺都是言官彈劾你的,上次朕便說過你,如今你怎的還不知收斂?」夏侯贊有些動怒,這些兒子里,他最中意夏侯銜,本是將他當繼承人培養的。

誰知夏侯銜竟一而再再而三的因為個女人違反宮規,再這麼下去他遲早得毀了。

夏侯贊眼眸微冷,若是再鬧出這種事,他少不得要考慮將禍根除了。

夏侯銜除了應聲稱是再無它法,夏侯贊無奈的看了眼他,嘆了口氣,「朕給你三天時間平息謠言,下去吧。」

「是,兒臣告退。」夏侯銜躬身退出御書房,出了大殿抬頭看了眼湛藍的天空,他實在感覺太累想歇歇,怎麼就這麼難。

皇宮中夏侯銜不好過,端王府里慕雪柔同樣不痛快,她都要被氣死了!

怎麼會有那樣的謠言?到底是誰散播出去的?

說她是妖精?還要喝人血?

沒錯,人血她是喝了,可那也不能說明她是妖精啊?她是為了治病!治病!

慕雪柔氣的將桌案上的茶盞一把掃到地上,前些日子她還在沾沾自喜,街頭巷尾全部在評論容離被休一事,之前容離用計嫁入王府之事又被人翻了出來。

過不了幾日,容離便會像過街老鼠般,名聲徹底臭了。

可誰知過兩天,市井間流傳的謠言竟變成她的,慕雪柔怎能不急?

胸口激烈的上下起伏,她身旁的碧衣和惜晴看在眼裡,簡直要擔心她不定什麼時候會喘不上來氣。

正想著,慕雪柔突然彎下了身子,一手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

二人一驚,不會真讓她們說中了吧?

連忙蹲下身,碧衣在身後給慕雪柔順氣,「主子您消消氣,傳聞而已怎能當真?但凡有腦子的人,仔細想想都覺得荒唐。」

「就是啊主子,您可千萬彆氣壞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得啊!」惜晴也在一旁勸和。

半晌,慕雪柔終於緩過勁兒來,這毒真是麻煩,明明都服了解藥竟還有癥狀,她深深呼出口氣,「碧衣,你回府一趟,讓夫人查查謠言到底從哪散出來的?若讓本妃知道,不拔了他的舌頭!」

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碧衣和惜晴嚇得一哆嗦,不敢耽擱,碧衣趕忙去了。

不得不說,慕雪柔太看得起她娘家人了,市井謠傳這東西,要想摸清源頭根本不可能,若不是這樣,她怎會著人去散布關於容離的傳言。

有些人,她來策劃事情,便覺得自己聰明之極將所有人玩弄於股掌之中;而同樣的事情一旦發生在自己身上,便接受不能非要找出幕後主使除之而後快才可。

慕雪柔皺著眉頭思索,這些日子她的身體已經恢復了許多,每天倒也天天能看見夏侯銜,不過他卻一次都沒有歇在自己這裡過。

若說之前她還覺得夏侯銜是擔心她的身子,怕她受不住,現在想來好像並不是那麼回事。

現在的夏侯銜經常無意識的出神,有時候明明是看著她,但慕雪柔感覺夏侯銜的眼神不對,似是透過她在看別人。

但凡夏侯銜回過神來,再面對自己時,夏侯銜的眼神便有些躲閃,那感覺不像不願看到她,倒更像是怕看到她。

他在怕什麼?

不會是夏侯銜也將她當妖精了吧?!

慕雪柔穩了穩神,不行,這幾日她必須弄清楚,不然心裡總不踏實。

夏侯銜白日里將人撒出去尋找散播謠言的元兇,父皇只給他三天時間,他必須將事情處理好了。

晚上回到府里,慕雪柔精心打扮過,穿的都是輕薄的衣物,吃飯時趁著夾菜的功夫總想往夏侯銜身上靠。

夏侯銜完全是下意識的往旁邊躲了躲,他現在無法面對慕雪柔,一看見她便能想起來容離取血后的情形,尤其是慕雪柔的嘴,他連看都不敢看。

慕雪柔呆了一呆,她沒想到夏侯銜竟會躲著她,當下放了筷子淚眼汪汪的看著他,「王爺,您是不是嫌棄柔兒了?」

「沒有啊。」夏侯銜一愣,接著看到慕雪柔閃著淚光的眼睛,心中不禁有些自責,柔兒大病初癒,他怎麼能這麼對她。

「你想多了,本王怎麼會嫌棄你,乖,不哭了,咱們先吃飯好不好?」夏侯銜輕輕的幫慕雪柔擦乾眼淚,好言哄著。

「真的?」慕雪柔小心翼翼的看了夏侯銜一眼,「柔兒還以為您聽信那些傳言,所以嫌棄柔兒了呢,到底是誰這麼壞,要怎麼說柔兒,柔兒實在想不通。」

說著,又要哭。

「好了,本王今日已經著人調查了,你放心,兩日後流言自會消失,不哭了好不好?」夏侯銜輕聲勸道,他的頭已經夠痛的了,實在不想在聽到慕雪柔的哭聲。

心累。

「好,柔兒相信您。」慕雪柔臉頰掛著淚珠點了點頭,當真是我見優伶。

只不過夏侯銜沒心思欣賞罷了。

一頓飯吃完,夏侯銜又沒多留,起身去了書房,找的理由自然是有公務要處理。

慕雪柔簡直要咬碎一嘴的銀牙,她還沒來及留人,他便跑了,到底是什麼意思?

恨恨的跺了跺腳,她還不信逮不到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4章 他在怕什麼?

1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