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那啥,能讓我說兩句不?

第113章 那啥,能讓我說兩句不?

第113章那啥,能讓我說兩句不?

待柳一剛把容離放到床上,門外丞相夫人並兩個兄長便到了。

容敬、容喆剛好在上房請安,父親上朝未歸,他們兄弟二人沐休,遂陪母親說說話。

今兒一大早端王府著人來請柳一,說是容離病了,需要柳一前去醫治。

一家老小自是擔心容離的身子,雖然見不到容離,但總想知道她現在如何了。

是以,容敬、容喆請完安也沒走,而是陪母親一起等信。

誰知等到的確實容離被柳一抱回府的消息,聽那小廝的形容,容離的狀況似乎不大好。

仨個人登時便急了,匆匆忙忙趕到大門口,發現早已沒了人影,這不又跑來容離出嫁前住的小院。

院子一直著人打掃著,一應物件全部保持著她出嫁前的樣子,一塵不染的房間仿若容離一直沒有離開。

丞相夫婦和容氏二兄弟,平日若是想女兒(小妹)了便來坐坐。

此時,冷冷清清的院子擠滿了人,小蹊、小柳、小陌三人沒想到竟然是主子和小桃回來了。

可見到主子的樣子,她們簡直不敢相信,三個丫頭異口同聲的問道,「小姐這是怎麼了?」

襲媽媽是容離的奶媽,容離是她自小看到大的孩子,感情可想而知,容離這副樣子便被送了回來,她哪兒能不心疼不著急?

當下紅著眼圈,問柳一,「是哪個挨千刀的竟將小姐傷成這樣?老身豁出這條老命不要,也得給小姐報仇!」

「就是,」小陌性子急,「柳大夫,到底誰傷了小姐,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奴婢也要給小姐報仇!」

「我們也去!」小蹊和小柳同時出聲,她們和裘媽媽當時被送回相府,便擔心不已,她們自小便跟著主子從來沒分開過,如今就剩小桃一人伺候主子,她們回了相府也是擔心,但王爺令她們不敢違抗,只希望小姐在王府能過的好些,可誰知現在竟弄成了這副樣子!

她們圍著柳一急迫的追問,根本沒注意到床上的容離已經睜開了眼睛。

容離還沒來得急出聲,容家三個正經主子便急急的走了進來。

「離兒?離兒如何了?柳大夫怎麼回事?」謝菡火急火燎的一路小跑過來,怎麼去王府治個病,還弄的渾身是血的回來了?

待她看到容離胸前的傷勢,眼淚登時便下來了,離兒可是她的心頭肉,在自家傷到一點她便心疼的不行,現在竟受了這種要命的傷?

「柳大夫,小妹到底怎麼了?是不是夏侯銜那廝乾的?當小爺是死的?」容喆也看到了容離胸前的血跡,火氣騰騰往上冒,他根本看不上夏侯銜,若不是妹妹喜歡他喜歡的不行,他怎麼會讓妹妹嫁給那樣的人。

幹啥啥不行,仗著自己是皇子幾次三番出幺蛾子,現在竟然將小妹傷成這樣?!

「看來端王今日未上朝,天氣有些涼,他還是太閑了。」容敬看過容離的傷口后,輕飄飄的來了一句話,愣是讓容離打了個哆嗦,現在是六七月的天氣,怎麼就涼了?

容離咋覺得自己大哥…有點霸道總裁?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容離胸口的血跡上,根本沒人關心她脖子以上(某七:脖子以下不讓寫,脖子以上你們又不看,讓不讓人活了?!)。

容離一腦袋黑線,有沒有人看到她真誠的眼睛?她真的沒事啊喂!

「呃,那個…」容離覺得自己有必要解釋一番,畢竟大家的眼神有些恐怖,她怕控制不住場子。

可屋子裡亂鬨哄的,根本沒人聽見她那點兒動靜,容離淡定的清了清嗓子,接著用了全力大吼一聲,「我沒事!」

安靜,落針可聞的安靜。

容離成功的讓所有人都看向她,左右瞟了瞟,她搓著手,不好意思嘿嘿了兩下,「那啥,能讓我說兩句不?」

「離兒!你醒了!臉怎麼一絲血色都沒有?還說自己沒事,你是要氣死為娘嗎?天煞的夏侯銜,竟然這麼對我女兒!」謝菡坐在床邊,心疼的抱著容離痛哭,她的離兒啊,臉色竟然這麼蒼白,胸口還留著鮮血,就是為了怕她擔心,竟然說自己沒事。

「小妹,我這就去砍了夏侯銜,那廝欺人太甚!」容喆一看容離慘白的臉,更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大手握住隨身佩劍,轉身便要出門,這也太欺負人了,當他們容家沒人?!

「二弟等等我,滇南汛期將至,不知聖上要派哪位王爺前去,我進宮尋父親一趟。」容敬又悠悠的來了一句,跟在容喆身後準備進宮,反正端王已經做了初一,就別怪他做十五,滇南賑災難上加難,他有的是辦法讓聖上同意,當他們容家好欺負?

容離哭笑不得的看著眼前這仨,這麼護犢子不好吧?

不過,她喜歡!

「大哥二哥留步,娘,我真沒事,你們看這是粉,能擦掉。」容離趕緊擦臉,忙向跟他們證明,自個兒真沒事,她邊用袖子蹭臉,邊努力解釋,「劇情需要,沒辦法的辦法,你們沒別擔心,我一點兒事也沒有。」

一圈人眼睜睜的看著容離蒼白的臉頰變得紅撲撲,嗯,只是一半而已,現在的容離頂這個陰陽臉跟他們說話,那場面……

「離兒,這…到底怎麼回事?」還是謝菡最先反應過來,看著女兒的神色不像作假,這才猶豫的問,難道真沒事?

「你們都先退下吧。」容離吩咐一聲,屋裡圍著這麼多人空氣不好,再說也不是什麼露臉的事,她可不想弄的大張旗鼓的。

丫頭們懂事的退到屋外,屋裡只留容府的幾位主子。

小桃自是被三個丫頭並裘媽媽包圍了,她們想知道小姐到底如何,小桃一直跟在小姐身邊,所以想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問小桃准沒錯。

容離從頭到尾將事情說了清清楚楚,還說明自己已經對夏侯銜沒有任何感情,現在他們就是陌生人,自己一點兒也不傷心。

容離接著從荷包里將休書掏了出來,那是在馬車裡小桃交給她的,伸手遞到三人眼前,讓他們看清楚,反正事情已經發生,容離相信他們不會再把自己送回王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3章 那啥,能讓我說兩句不?

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