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三月三,心頭血

第104章 三月三,心頭血

第104章三月三,心頭血

「回王爺,微臣已經算出,藥引乃是三月三日酉時生辰,並身處高位之陰人心頭血一碗。」劉純將算出的結果說出,隨後遞給夏侯銜自己計算時用的紙張。

夏侯銜大驚,「藥引是心頭血?」

容離垂下眼眸,她明白了!

「勞煩劉太醫給本王解釋解釋,高位之陰人所謂何意?」夏侯銜前面倒是聽明白了,後面這句他不甚了解。

「高位乃是和側妃娘娘相比較而言,身份高於側妃娘娘之人,身份越高,體內精華之氣越足,方能壓制住側妃娘娘身體內的毒素;男子為陽女子為陰,陰人是為女子的意思。」

劉純簡單解釋了一番,接著說道,「微臣算出,要救側妃娘娘,除了一般湯藥還要三月三日酉時生辰,並較側妃娘娘身份尊貴之女子的心頭血一碗做藥引,側妃娘娘方能得救。」

夏侯銜眉頭緊鎖,心頭血一碗。

這是要人命的東西,誰會答應用自己的心頭血救一個毫不相干的人?

單就是三月三日生辰,比柔兒身份尊貴之人便寥寥無幾。

他的幾個兄弟倒是都娶了正妃,不論生辰,誰能將自己妻子的心頭血給他?

宮裡就更不用想,那些都是父皇的女人,他萬萬動不得。

這可如何是好?

柔兒徹底沒救了嗎?

夏侯銜突然想到,他的正妃,容離,好似就是三月三生辰。

目光轉向一旁若無其事彈指甲的容離,夏侯銜嗓子有些乾澀,「離兒的生辰,是何時?」

他覺得自己的聲音像一個老翁,心裡一半期待一半排斥。

他不知自己想不想聽到那個答案。

容離『噗嗤』一樂,抬起頭來好以整暇的看著夏侯銜,「三月三,酉時二刻,王爺要如何?」

你說巧不巧?

這裡面沒有貓膩誰信?

夏侯銜現在嗓子不幹了,他感覺渾身沁入冰窖中,凍得他心臟跳動不得。

要如何?

夏侯銜艱難的張了張嘴,他發現自己根本發不出聲音來。

他想說,可否用你心頭之血來救柔兒?

她會答應嗎?

容離此時心下一絲波動也無,原來在這等著她呢,她就說慕雪柔怎麼捨得下這麼大血本。

半天是想要她的命!

那也得看她願不願給!

看著容離平靜的目光,夏侯銜越發覺得冰冷,他眼中盛著一絲恐懼,一絲慌亂,轉過眼睛不敢再看容離,不敢從那般清澈的眸子中看見自己。

他,在害怕。

夏侯銜眸光愈加黑暗,他看向一旁弓著身子的劉純,盡量使自己的聲音平和,「劉太醫,本王問你,必須要取,心頭血嗎?」

最後幾個字,還是顫抖了。

「是。」劉純回的乾淨利落,不這般如何能了了柔側妃的心愿?

夏侯銜感覺自己的牙齒有些打顫,他盡量控制住自己的聲線,再次問劉純,「奉獻心頭血之人,可有性命之憂?」

「這個,」劉純猶豫的了片刻,「微臣不敢擔保,取心頭之血本就極險,任何人都不能保證被取血之人的安危。」

夏侯銜不再言語,哪怕知道結果,可他還是抱著僥倖心理,萬一…萬一同時可以保下容離的性命呢?

容離在一旁好笑的看著夏侯銜。

現在看來,他已經是想要取自己的心頭血來為慕雪柔醫治,不然不會問那所謂的劉太醫那麼多問題。

可笑的是,他有問過她的意見嗎?

她都沒說救,夏侯銜就詢問起補救措施了?

當真可笑!

「王爺節哀,沒事什麼本妃就先走了。」容離起身就走,她可不想再跟夏侯銜這樣的人渣待下去。

「等等!」夏侯銜急忙出聲,「你等等。」

容離自然知道夏侯銜想要說什麼,她微笑轉身,「何事?」

突然想聽聽夏侯銜規勸她的說詞呢。

「你…能不能…能不能救救柔兒?」夏侯銜的尾音幾近祈求,聽起來端是可憐。

可偏偏她容離就是鐵石心腸。

「為什麼?或者說…憑什麼呢?」容離轉過身,正視夏侯銜。

「你們都是我的妻子,理應…理應…」理應什麼,連他自己都覺得說不下去。

「理應相親相愛,共患難?」容離幫他接了下半句,「請問王爺,你還是小孩子嗎?當真相信幾女共侍一夫,她們真的會親親熱熱做個親姐妹?」

容離直接笑出了聲,「別逗了,互相傷害還來不及,哪兒來的什麼姐姐妹妹相親相愛,王爺,你醒醒吧,想讓我救慕雪柔?呵,下輩子吧。」

「你怎的如此…」夏侯銜呼吸有些不暢,容離說的太過直接坦白,他一時無法接受。

「冷血?」容離改為冷笑,「抱歉,我的心是石頭做的,碎末是有,心頭血這玩意兒可真沒有,想讓我白白救這個屢次陷害我的女人,你還是省省吧。」

「胡說,柔兒生性純良,何時陷害過你?!」夏侯銜有些激動,他現在腦中一團亂麻,既不希望慕雪柔出事也不希望容離出事,他找不到一個平衡點。

「好,她純良,王爺聽沒聽過一句話?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容離一指自己,「我就是那個禍害。」

夏侯銜閉了閉眼,他也不知該如何決斷,理智告訴他應該讓容離放血救慕雪柔,慕雪柔才是他一直深愛的女人,容離不過是不久前剛剛吸引他的女人罷了。

可情感上他卻做不到,容離對他來說太過不同,他真的不想就此失去她從此陰陽兩隔。

那樣,他會抱憾終身的!

就在夏侯銜猶豫的當口,劉純上前一步抱拳道,「還望王爺早些決斷,側妃娘娘所中之毒拖不過明日午時,若是…怕到時心頭血已取,卻也回天乏術。」

夏侯銜渾身一震,本來漆黑的眸子更加幽暗。

這意味這,短短不到一日時間,他若找不到合適的藥引,慕雪柔便要離他而去。

容離的目光轉向劉純。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道,「劉太醫不止醫術精湛,奇門遁甲之術更是了得,太醫院有劉太醫這樣的人才,這天下怕是沒什麼病是劉太醫治不了的了。」

「王妃繆贊。」劉純絲毫沒有感到不好意思,反正在他眼中,容離活不過兩日時間,他又何苦跟一個將死只人呈口舌之勇。

容離笑意漸濃,雖然看著劉純但話卻是對夏侯銜說的,「王爺,有如此能人在身邊,何苦要那勞什子藥引?倒不如,讓劉太醫給然柔側妃做上一回法事,到時什麼災啊病啊的都能去了。」

劉純雖然不想在意,可聽了容離的話,依舊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4章 三月三,心頭血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