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自請下堂

第1章 自請下堂

第1章自請下堂

腹部一痛,容離蜷成個蝦子。

她皺著眉頭,心中火光四起,竟然有人敢打她?

想要睜開眼,卻發現眼皮子很重,根本睜不開,腦子裡亂鬨哄的。

很好,看來那群小兔崽子還沒消停,終於得手了是么。

心窩處又是一腳,容離嗓子眼一甜,『噗』的一下噴出大量鮮血。

容離憑著強大的意志,緩緩睜開雙眼,模模糊糊的她看見一隻男人的布靴向她的臉上踩來,艱難的抬起一隻手,本想要將它推開,結果她發現根本沒有足夠的力氣,能辦到的只是用手墊在中間,不讓鞋底踩在自己的臉上而已。

「哼,不裝死了?本王最後警告你一次,能娶你已經是本王的底線,不要再有別的妄想,如果你再敢上本王的床,下次等你的就是一紙休書,明白了嗎?」

靴子在容離手上碾了碾,像是威脅一般。

本王?

容離的目光漸漸清明,這裡不是部隊!

八仙桌、太師椅、紙糊的窗桕以及鼻端淡淡的龍涎香,每一處都向她昭示著這裡不是現代。

微微抬眼,看向靴子的主人,一身絳色金絲鑲邊長袍,頭束翠玉嵌寶紫金冠。

可以確定,她穿越了。

「呵呵,怎麼?知道害怕了?」自稱本王的男人,見容離看向他,以為她聽了休書二字,害怕所致。

緩緩將腳移開並在地上蹭了蹭,彷彿踩了容離是踩到什麼髒東西一般,好以整暇的看著地上的她,男人諷刺的一笑,「也是,你費勁心思才嫁進來,休書是萬萬要不得的,本王說的,可對?」

「呵呵,」容離輕笑出聲,不知道本尊做了什麼,讓這位王爺如此憤怒,看來原主是被他活活打死的。

她現在一身痛不可當,若他打的是原主,那自己當然管不著,可醒來時重重挨得那兩下子,實打實的落在了她的身上,現在還拿休書威脅她,真拿自己當盤菜了!

容離緩緩坐起,原主虛弱的身體讓她皺眉,用手背抹凈唇邊的血跡,抬起頭來,對著那個高傲的王爺挑唇一笑,「不用下次,現在就寫。」

端王夏侯銜一愣,以為自己聽岔了,「你說什麼?」

容離緩過勁兒,慢慢從地上站起來,撣了撣身上的塵土,直直看向夏侯銜,緩啟朱唇,「不是要寫休書嗎?現在就寫,我自請下堂。」

「哈哈哈,好,這可是你說的,」夏侯銜眉開眼笑,自成親以來他寫了不下十次休書,每一回給都被她都裝瘋賣傻的弄成一團糟,這次可是她主動提出來的,「別再跟本王耍花招,來人。」

外面的小廝聽見動靜,趕忙走進屋內,眼睛不敢抬的躬身行禮,「爺。」

「昕雪苑擺好桌案,將文房四寶備齊了,你們王妃要自請下堂。」夏侯銜看著容離戲虐的道,話已經說出去了,這次看她還如何反悔。

容離無語的朝天翻了個白眼,幼稚。

轉身便走。

夏侯銜在身後揚聲道,「你去哪?」

容離回過頭像看傻子般的看向他,「昕雪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自請下堂

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