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番外三:一胎二寶

第281章 番外三:一胎二寶

婚後一個月。

某日,跡部陪沉影在自家後院的網球場打網球。

場中兩人奔跑、揮臂的身姿甚是養眼,陽光下可以隱約窺見灑落空中的晶瑩汗珠。

然而沉影越打越覺得疲乏不堪。

以前就算和跡部連續打倆小時都不會有任何問題,今天這還沒打半個小時呢,怎麼回事?

看到少女動作的停滯,跡部再接過最後一個球后收了手。

「休息一下吧,我看你出了不少汗。」跡部想著,許是冬天穿衣沉重,運動起來更加容易乏力。

跡部大爺一向是不會把女孩子的體能和自己相比的,自家夫人累了便是累了,他一眼就能看出。

「嗯……」沉影也不反駁,今天自己的身子似乎確實不太對勁。

胃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翻湧感,莫非是早上吃得太多?

如此想著,沉影便停下了動作,準備將球拍遞給身旁的女傭,自己再上樓沐浴更衣。

誰知,剛走兩步的她便覺眼前一黑,腳步虛浮,瞬間一軟,下一秒便不省人事。

「少夫人!」

「小影!」

一旁女傭嚇得趕緊去扶突然倒地的沉影,卻是有一雙大手更快地將少女的身子給抱了起來。

跡部神色緊張,沖傭人冷喝一聲:「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把本大爺的私人醫生叫過來!」

「是、是!少爺!」女傭們被跡部冷鷙的眼神給嚇得哆嗦了一下,旋即便轉身去請醫生。

跡部則是大步流星地進屋上樓,期間還碰到了松崎管家詢問情況,他都只是敷衍作答。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他根本絲毫未察覺沉影的不對勁。

除了看她打球時不似平常利落連貫,其餘的,他目前也一概不知。

看著懷中面色略微有些蒼白、昏迷不醒的少女,跡部眉頭緊皺,心中猛然一揪。

莫不是之前的病還沒完全康復?

心下一涼,將少女放到床上后,直接掏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幾分鐘后。

跡部的私人醫生先到了,因為跡部擔心會是沉影以前的病所影響,於是先讓對方檢查了她的心臟。

私人醫生認真聽了一陣后告訴跡部:「少爺,少夫人的心臟一切正常,昏倒之事可能是別的原因造成的。」

「什麼原因?」

「這個得進行其他檢查,需要一些醫療儀器的輔助。」私人醫生道。

醫生話未說完,就有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突兀地闖進了房間。

「儀器儀器,你們這些西醫就知道整一些高科技,簡直耽誤病人的治療。」

聽到這個聲音,跡部趕緊上前:「星野醫生,還是你來幫小影看看吧,你曾是她的主治醫師,她今天打完網球后突然暈倒,到底是什麼緣故?」

星野晴是跡部剛剛打電話請來的,因為知曉這個女人的醫術能力,所以叫上她幾乎是本能,況且她又是熟識沉影身體情況的人,由她來看最合適不過。

星野不廢話,直接一隻手搭上對方的皓腕,閉眼細數了片刻,旋即嘴唇一勾,似笑非笑地看著跡部道:「你家的私人醫生怕是應該換人了,這樣的原因都檢查不出,呵!」

星野晴那明顯是輕蔑的笑聲讓跡部家的私人醫生老臉憋的通紅,卻在跡部面前不敢發作。

跡部冷眉一挑,直接讓私人醫生出去了,隨後神色嚴肅地問道:「小影是什麼情況?」

星野晴看到對方緊張的模樣,心中覺得好笑,臉上卻也冷靜無比,認真道:「告訴你,你可得承受住,因為這個結果會讓你承擔從未有過的責任,你能做到嗎?」

跡部深吸一口氣,「你說,什麼樣的結果我都接受,我這輩子,發誓要好好照顧她。」

說著,跡部又看向了床上閉眼的少女,眼中掠過的是溫柔與心疼。

他不知道對方身上又發生了什麼,但看星野晴的表情,想必不是小事。

但曾經那樣的大風大浪都經歷了,他跡部景吾並不懼怕再陪沉影走一遭,這是他捧在手心的人,就絕對不會在中途扔下。

看到跡部須臾之間轉變的各種情緒,星野晴也不逗對方了,展顏一笑:「小子,恭喜你,要當爸爸了。」

跡部:「……」

一瞬間,某大爺的表情有些懵,旋即眼中閃過一絲狂熱和驚喜的光,「你是說,小影懷孕了?」

「是啊,都一個多月了,你居然還讓她打網球?孩子沒這麼折騰掉,真是謝天謝地了,真不知該說這個丫頭心大還是幸運,總之,接下來一段時間,注意她的飲食,等前三個月過了,腹中胎兒便會穩定。」

「好,我記住了,謝謝!」

跡部送走星野醫生后回到床邊,唇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忍不住在少女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小白痴,這兒,有我們的寶寶了……」手指拂過少女目前還算平坦的肚子,跡部心中卻是像吃了蜜一樣甜。

之後的日子,沉影過著如同皇后一般的生活。

跡部家和鳳家都知道了沉影懷孕的消息,全部湊到一起來看望了沉影一番,特別是兩個媽媽,一番細細的叮囑差不多說了三天才說完。

跡部更是三步不離沉影的身。

吃飯睡覺洗澡看書,每時每刻都盯著她看。

就連下床喝個水,也會被對方制止,然後等待著對方親自把水送上。

「小景,你不用這麼誇張,懷孕又不是失去一切行動能力了?況且我現在的身體素質好著呢……你……唔!」

沉影話說不下去了,因為已經被某人以吻封緘了。

跡部將某人的頭往胸口一按,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髮,緩緩道:「你知道我知曉你懷孕后是什麼心情嗎?想把你背在背上永遠不放下來……」

沉影:「……」

「以前,背你一個人便夠有壓力了,現在又多了一條生命,這讓我真正覺得,背上背著的……是整個世界。」

聽著這樣的柔聲細語,讓沉影心中柔軟得一塌糊塗,伸手摟過對方的腰,聽著對方的心跳,「小景,你也是我的世界啊。」

……

第二年的九月。

某個陽光明媚的上午,坐在搖椅上看書的沉影突感腹中一陣絞痛,捂住自己已經滾圓的肚子,忍不住悶哼出聲。

跡部剛從房外端一些點心進來,看到捂住肚子表情扭曲的鳳沉影,扔下盤子便衝到對方面前,一把抱起沉影便朝樓下衝去。

抱起對方的瞬間,跡部猛感對方腿間流出的濕潤液體。

羊水已經破了,得趕緊送醫院,準備生產。

「別怕,我在這兒,你要是痛,就掐我、咬我。」

沉影聽了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她又不是狗,怎麼可能捨得咬他。

但她此時真的是痛得說不出話了,沉影隱隱感覺肚子在往下墜。

寶寶,再堅持一下,媽媽會堅強地把你生出來的……

醫院手術室。

紅燈一亮證明著手術的開始。

跡部要求陪同沉影一起,這個時候,更是應該給她更大的力量。

換好無菌服,跡部在一旁握住沉影的手,柔聲道:「我一直都在,等了這麼久,寶寶也在渴望見到你,加油,你可以的。」

「嗯。」沉影滿頭是汗,但臉上卻是掛著笑。

是啊,過了這道坎她就可以見到寶寶了。

寶寶,媽媽會努力的。

兩小時后。

隨著兩聲啼哭的到來,醫生們興奮地道:「是兩個漂亮的男孩兒,恭喜了,您夫人真是好福氣。」

沉影虛脫地躺在手術床上,卻是和跡部四目茫然相對。

「兩個?」

這樣的結果,跡部和沉影都沒有想到。

這不怪他們無知。

因為沉影備孕期間完全是按照星野晴的要求來保養自己的,原本還想讓沉影去照個B超,星野晴卻以「照B超輻射傷身」為由拒絕了。

自信滿滿地告訴所有人,說沉影的胎兒無比健康,不用擔心。

現在跡部仔細一想,心中一陣惡寒,怕這次的事情又是那個狡詐的女人使出來的,簡直是拿他們戲耍。

雙胞胎這種情況,竟然到了生產的時候才知曉。

跡部又是無語又是欣喜。

看著醫生洗乾淨的兩個小豆丁,一個銀髮如他,另一個黑髮如她。

後來,跡部給他們取名為「跡部曉」和「跡部夕」。

晨曦之為曉,日暮之為夕,小影,這是我們的孩子,無論初曉到落陽,對你的情愫只增不減。

……

四年後。

「小夕,快點!趁爸爸媽媽沒起床,我們偷偷溜出去玩網球!」

「哥,家裡就有網球場,為什麼要出去玩?」

「家裡有什麼好玩的?成天讓那些女傭姐姐圍著,無聊死了!」

「哦。」

房間內,銀髮小男孩一本正經地對黑髮正太進行著「深刻教育」。

跡部曉認為,身為哥哥,幹壞事的時候也要帶上弟弟,媽咪告訴他一句話,叫「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讓他無論什麼時候都要好好照顧弟弟。

跡部曉已經四歲了,他覺得自己完全可以獨當一面,帶著弟弟出去浪這種事,早就在他心中打了無數遍草稿了。

一把拉過跡部夕的手,兩個小豆丁貓著身子出了跡部家的門。

兩人各自抱著一把比他們身子小不了多少的球拍在街上晃蕩著,這本身就是很奇特的一件事,何況這倆小孩長相著實好看,於是引來更多人的側目。

跡部夕:「哥,這些人在看我們,我們是不是太張揚了?」

跡部曉:「大概是覺得本少爺太華麗了,已經沉浸在本少爺的美色之下了吧。」

跡部夕:「你幹嘛老學爸爸說話?」

跡部曉:「你懂什麼?總有一天,我會比爸爸更厲害。」

跡部夕小聲嘟囔:「切,再厲害不是還得聽媽媽的話……」

兩人攜手來到了一個接頭網球場,那裡,一群青少年正打得熱火朝天。

跡部夕看到一個空的網球場,邁出小短腿就朝那個方向跑,誰知卻被兩個打扮時髦的年輕人給佔了。

跡部夕聲音糯糯道:「叔叔,這個場子是我們先看到的。」

「叔……卧了個槽,我有那麼老嗎?叫哥!這哪兒來的小屁孩啊?沒家長嗎?」紅髮青年罵道。

「哥!這兩個人搶我們的地盤!」跡部夕確實叫了哥,卻叫的不是對方,而是沖著正奔過來的跡部曉說道。

青年看到又有一個長的一樣的小子過來了,直接笑出聲來:「小鬼,就你們這身高,也來打網球?真是笑死人,毛都沒長齊呢,回家喝幾年奶再來吧!哈哈哈……啊!」

青年正說著,一個網球突然飛過來,直接擊中了他的嘴巴,當場身子不穩,直接歪倒在地上,紅髮的另一個同伴,黃毛過來扶起他,惡狠狠地瞪著剛剛打這一球的跡部曉。

「你小子!敢打我們?看叔叔……哥哥今天教你什麼才是打網球!」黃毛說道,起身便要揮拍。

這時候,跡部曉已經來到了弟弟身邊,順便在他耳朵邊說了一句什麼,跡部夕點頭。

黃毛只是想嚇嚇兩個小孩,將網球瞄準的是小孩身旁的一塊空地。

可他球才剛落下呢,這倆小孩就一屁股坐地上了,其中一個直接躺著不起來了。

「小夕!小夕!你怎麼了?弟弟!哇……弟弟你別嚇我啊嗚嗚嗚……」跡部曉搖著地上「裝死」的跡部夕,眼淚說來就來,唇角卻是在暗處不經意揚起。

這聲音一下子吸引了周圍還在打網球的眾人。

看到這邊的情況,瞬間只會想到是這兩個青年欺負了這倆小娃娃,一時間怒聲四起。

「你這人怎麼回事?這麼小的孩子也能去用網球打?網球什麼力道你們心裡沒點逼數嗎?」

「就是!用球打你們試一下看你們疼不疼!」

「我、我們……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的,我就是嚇唬嚇唬……我真的沒打中那孩子啊……」

黃毛心中一萬隻艹泥馬奔騰而過。

誰能告訴他這是個什麼情況?這年頭,連兩個奶娃娃都能碰瓷了?真是嗶了哈士奇!

「就是你,就是你把弟弟打了!叔叔阿姨,就是這兩個壞蛋!」

聽到這奶聲奶氣的可憐聲音,周邊一群人瞬間同情心泛濫。

「別怕,小不點,叔叔給你報仇!」

結果可想而知,一堆球沖著兩個青年砸去的時候,他們只能哀嚎著落荒而逃,邊跑邊暗罵:「這他媽誰家的熊孩子,今天真是踩狗屎了!草!」

眾人詢問跡部夕的情況,問要不要送醫院,跡部曉笑著答謝各位:「沒事了,我弟弟很堅強的,謝謝叔叔阿姨關心!」

「真乖!」一個女孩看這孩子可愛得緊,實在沒忍住,溫柔地摸了對方的頭。

正此時,兩道身影慌忙地擠開人群進來,看到地上躺著的娃,瞬間白了臉:「夕夕怎麼了?哪兒傷著了嗎?」

跡部曉一抬頭,心中一驚,「媽媽……」

再回頭看到後面那個黑透臉的男人,縮了縮脖子,「爸爸……」

聲音頓時蔫兒了。

跡部景吾和鳳沉影一大早在房間里沒見到孩子便立馬出來找了,知道這倆孩子捅婁子的性子,所以才不讓他們亂跑,沒想到這倆小傢伙竟然避開了所有人的耳目偷偷逃出了跡部家。

若不是暗影的人偷偷跟著彙報了這件事,這當爹媽的二位還被蒙在鼓裡。

來到這個接頭網球場看到有如此多的人圍著,又聽聞一些人說小孩被打受傷之類的話。

沉影的臉色是緊張,跡部的臉卻是冷得徹底。

這天底下,還有人敢動他的兒子?他可不信他兒子連這點事都解決不了。

此時一看跡部曉的表情,跡部景吾就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而另一邊被鳳沉影抱起的跡部曉卻是笑嘻嘻地在媽媽懷裡說道:「媽媽,是哥哥讓我裝睡的,說這樣的話那兩個壞叔叔就會被趕走。」

沉影吐出一口氣,隨後又嚴厲道:「以後不許這樣私自跑出來!知道嗎?」

兩個小傢伙被媽媽一訓斥后,頭都耷拉下來,知道自己做錯了,一句話也不再說。

片刻后,跡部卻是把跡部夕給抱起來,聲音緩和了不少:「以後想出來,和爸爸說一聲,然後爸爸就會帶著媽媽和你們一起出來玩。」

「我現在就想玩。」跡部曉瓮聲瓮氣地道。

「好,爸爸帶你們去。」

跡部和沉影對視了一眼,相視一笑,彼此心中都知道了該去哪兒。

十分鐘后,跡部景吾抱著跡部曉,沉影抱著跡部夕來到了一塊綠地上。

跡部夕:「媽媽,那是什麼?」

沉影道:「那是教堂,一個神聖祈禱的地方。」

跡部曉:「爸爸,你為什麼帶我和弟弟來這兒呀?」

跡部景吾唇角一揚,認真地看著一旁的妻子,既是回答兒子的話,也是在告訴對方。

「因為,這是爸爸媽媽擁有你們的地方。」

那個教堂,那塊草地,那片天空,那條櫻花下的紅毯,還有……愛的誓言。

四年前,有你,有我。

四年後,有你,有我,有他們。

同樣的地方,男人牽著女人的手,另一隻手上卻各自多牽了一個可愛的小身影。

一家四口,共賞芳華,背影如陽。

【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穿越網王之一世溫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穿越網王之一世溫暖 穿越網王之一世溫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1章 番外三:一胎二寶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