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番外二:北海道的冬天

第280章 番外二:北海道的冬天

東京郊區的某陵墓園內。

一個面容清麗的女孩蹲在某塊墓碑前喃喃自語。

「弟弟,姐姐把害你的人都除掉了,姐姐為你報了仇,你在那邊可以安息了……」

女孩眼眶微微有些發紅,對著墓碑雙手合十,閉眼祈禱了一番。

身後站著的男子丰神俊逸,卻也帶著一絲悲傷之色,那絲悲傷中還有些許愧疚。

鳳純太郎不清楚是否當初因為自己的私慾才讓花澤奈奈受到牽連,導致她弟弟的死。

哪怕不全因他而起,他也想為這個可憐的女孩做些什麼。

他將手上的白色花束放到墓碑前,靜靜地看著墓碑上笑得燦爛的小男孩的照片,薄唇輕啟:「你的姐姐是個好女孩,以後都沒人敢在欺負她。」

因為,我會保護好她的。

在心中默念著這句話,鳳純太郎眼神堅定。

手突然撫上了對方肩膀,沖其溫柔一笑:「別難過,一切……都過去了。」

花澤奈奈的身子微顫了一下,心臟部位彷彿在剛剛那一剎那停滯了幾秒,隨後呼吸變得有些急促。

一種莫名的酸澀和感動涌了上來,讓她憋得有些難受。

下一刻,純太郎將對方的頭往自己胸前輕輕一按,對方直接靠在了他身上。

「想哭,就哭出來,以後都別忍。」

話畢。

女孩「哇」地一聲便徹底爆發。

許是心中的苦楚無處發泄,在純太郎剛剛那句話的刺激下,花澤奈奈的眼淚瞬間迸發而出,滾滾而落,浸濕了純太郎的藍色襯衫。

花澤奈奈哭了好久,到最後都沒了力氣,整個人的狀態十分不好,直接倚靠在對方身上。

天色漸寒,陵墓園的溫度更是低了幾分。

純太郎怕對方感冒,直接背起花澤奈奈往園外走。

那是一條灰白色的長道,四周的墓碑讓整個園內的氣氛更加悲戚。

花澤奈奈心中是驚慌的。

她長這麼大從未被一個男生背過。

她太普通,普通到沒人會關注她,以至於到了後來,她只能通過和那些受歡迎的人做朋友,來取得別人的關注。

加藤舞衣是其中一個,卻也是她最後悔去攀交的一個。

若是當初她沒有在乎她心中那點虛榮的話,若是她依舊是個平凡的女孩的話,弟弟……還是她的弟弟,不會變成骨灰躺在冰冷的園墓。

花澤奈奈的思緒飄忽著,身下的男子卻是步伐穩健,一步一步,似是要把她從這死氣瀰漫的地方給用力拖拽出去。

因為純太郎知道,這樣的狀態,不該屬於一個花季女孩。

「這個星期六,我帶你出去散散心吧。」純太郎突然說道。

「去哪兒?」

「去一個……能讓你感到開心的地方。」

……

當時的花澤奈奈以為只是去類似遊樂場那種娛樂性的地方,直到……

她周六被某人拖到了飛機場。

「我們為什麼要來機場啊?」

純太郎淡淡道:「因為坐飛機更快。」

「誒???我們要去很遠的地方嗎?」

「去了你就知道了。」

「可是、可是我什麼行李都沒準備。」花澤奈奈看到對方手裡提著的行李箱,有些懵。

純太郎卻是不管不顧地拉著她的手過安檢。

「行李我都準備了,趕緊準備上機吧,否則該趕不上了。」

花澤奈奈完全是一頭霧水,難道她連女孩子的衣服都準備了?

隨後,莫名其妙地就坐上了飛機。

看著窗外的白雲,花澤奈奈還有些暈乎。

她不知道身邊的男子打的是什麼主意。

連行李都帶了,這是要在那個地方住多少天呢?

「你就這樣把我帶出來,你家裡人同意?」花澤奈奈問道。

「我要幹什麼,不用同他們彙報。」純太郎嘴上說的淡然,但在前一天收拾行李的時候就已經被家裡人發現了。

問他去哪兒,他便只說帶奈奈出去散心。

瞬間,一眾兄弟用一雙雙曖昧的眼神盯著他,讓他第一次感到了窘迫。

紅著臉逃離的現場,第二天興緻勃勃地一切按計劃進行。

這些,他才不會同花澤說呢。

自從花澤奈奈解除自己潛伏的任務以來,純太郎發現,只要對方不開心,他心裡也會悶悶的。

突然就有一股衝動,想讓笑容掛在這張已經變了模樣的清麗臉蛋上。

飛機沒過多久就到了目的地。

當後來花澤面對一望無際的大海時,才轉頭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北海道?」

「我猜的。」純太郎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眼中有一抹玩味。

花澤奈奈有些無奈,真是被這傢伙給打敗了。

以前對這個人印象是穩重、淡然,現在覺得他實在有些調皮,這次的行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像個小孩子一樣說著不著邊際的話。

入住賓館房間的時候,出現了尷尬的事。

「不好意思,我們這兒訂房只剩下最後一間大床房了,請問要入住嗎?」

「啊,這樣的話就算……」

「住,最後一間房我們訂了。」

花澤奈奈驚異地瞪大了眼睛,看向身旁的純太郎一臉淡定地將身份證遞給前台服務員。

對方直接回應了她不解的眼神:「這兒離我們待會要去的地方最近,其他酒店也許早就訂滿了,住一間房,你還怕我吃了你不成?」

說完,邪魅一笑,提著行李便去開房。

花澤的臉騰地一下紅了。

這算不算是……被調戲了?

事實證明,確實都是套路。

之後純太郎帶花澤去的那些地方,每一個都離他們住的地方很遠。

短短几天,他們去札幌享受滑雪、去小樽感受浪漫、去函館看美麗夜景、去登別泡溫泉……

北海道的景點幾乎被他們遊覽了個遍。

第四天的晚上,兩人剛從登別泡完溫泉回來,旅遊了一圈的兩人疲憊地躺在了床上。

原本花澤開始因為害羞,每次睡覺都要離對方很遠,挨著床邊沿。

但經歷了這幾天後,她慢慢變得沒那麼不自在了。

兩人靠在一起,只覺得內心滿滿當當的,像在做夢一樣。

「鳳君,謝謝你完成了我一直以來的願望,這幾天,我很開心。」

「別叫我鳳君……」

「那叫什麼?」

「你說呢?」

「……純。」花澤奈奈臉紅了,室內的氣氛變得怪怪的。

純太郎眼眸清亮無比,彷彿映照著的是滿天星辰。

他看向女孩,聲音中透著幾分性感:「奈奈,如果來一次北海道就能讓你不再悲傷,那我們以後每個冬天都來。」

「每個冬天……」女孩怔住了,眼中似有水汽。

「我想陪你走過以後的每個冬天,你……願意嗎?」

低沉的嗓音在花澤奈奈耳邊不聽盤旋,鬼使神差地,她竟是流了淚。

一把擁住了面前的人,悶聲點頭:「嗯!」

她想,這怕是她這輩子聽過最動聽的聲音了。

純,謝謝你。

謝謝你不在乎我的過去,亦不在乎我現在的容貌。

也謝謝……當初讓我遇到的人,是你。

……

月明如鏡。

床上的男孩在得到女孩回應后,微涼的薄唇深深地印在女孩的柔軟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穿越網王之一世溫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穿越網王之一世溫暖 穿越網王之一世溫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0章 番外二:北海道的冬天

9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