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9章 慘烈的攻防戰

第1529章 慘烈的攻防戰

深秋的安魂山三老峰,一片肅殺之色。夕陽餘暉之下,木製的寨堡帶著濃郁的血腥氣,染上了一層詭譎的氛圍。

戴善玉身負重甲,面帶血跡,腳踩著帶血的木梯,朝著上方緩緩跑去,來到了城牆的箭樓附近。木牆的階梯和城垛附近,大量的黑蓮教弟子,正或站或坐,面色疲憊,身負傷勢,鮮血混合著塵土,變成了各種污漬,殘留在衣甲之上。他們大多在拿著乾糧,就著皮囊里的涼水下咽,聊以果腹。一旦術道盟再度進攻,他們就不可能有時間吃飯了。

木牆之下堆積了大量的屍體,有術道盟的,也有黑蓮教的。不遠處還有一些殘破的簡易攻城器械,還有一些在熊熊燃燒的物件。黑蓮教修建的木城畢竟比不得正規的城池,甚至連官軍用條石黃泥鑄就的寨堡也不如。可是術道盟這支主力也不是正規官軍,更沒有帶著類似異器堂、神機堂這類的能夠打造攻城器械的堂口。所以兩方比較之下,反而是黑蓮教佔據了些優勢。

畢竟對於沒有什麼攻城器械的術道盟來說,仰面進攻木城,哪怕是並不算堅固的木城,也依然要徒增不少傷亡。

在軍隊廝殺的戰場上,想要攻克依仗堅城的敵軍,必須得有數倍於敵的兵力。而在術道宗派的廝殺里,想要攻克一個宗門的山門或者總壇,也是頗為困難的,因為除了宗派總壇里有著大量的機關防具之外,還有陣法等等因素。所以黑蓮教的人馬在法陣被破之後,第一時間選擇撤入了木城之中,不失為一種好的應對之法。

「西方戰局如何?」戴善玉身上也帶著幾道傷勢,略顯疲憊地對著西城的守將,玄武衛統領蘇天淵問道。

蘇天淵是個兩鬢略有些斑白,額前有幾道深紋,可是卻身材高大,體格健碩的中年漢子。而此時蘇天淵的狀態明顯不大好,他的渾身上下唯有半張面容露出,其他的地方都覆蓋著玄武重甲,連鼻樑以上都有鋼鐵打造的半面罩保護著。蘇天淵推開半面罩,露出了下面疲憊不堪的臉龐,他的身上還兀自插著幾枚搖晃的箭矢,不過幸好玄武重甲足夠堅固,箭矢根本沒辦法穿透,所以倒也性命無憂。

「戰局不大妙啊,城牆已經被攻陷過一次了,我帶著親衛拚死奪了回來。可是玄武衛損失已經快過半了,若是援軍再不來的話,我們未必能夠撐過對方的幾次衝鋒。」蘇天淵眼裡都透露著濃濃的疲憊,他已經堅守陣地,長達一天一夜了。由於術道盟的主力數量遠超黑蓮教,所以他們可以分為幾批,淪流進行攻擊。而黑蓮教這邊囿於兵力不足,只得苦苦支撐,很難有所休整的機會。

現在術道盟的攻勢剛剛退卻,所以他們才有了短暫的休整時間。

戴善玉是在場的黑蓮教高層里,最有軍伍統帥之風的術道高手,所以黑蓮教高層將這次木城保衛戰的指揮權,交給了戴善玉。

戴善玉抹了把臉上的汗水,眼底也滿是憂慮,他也知道兵力嚴重不足的問題,可是偏偏因為顧忌圍點打援的緣故,所以不敢直接讓附近的黑蓮教人馬過來支援。可是為了表明他們還不知道司辰的圍點打援的計謀,戴善玉他們還是派出了幾隊信使,強行突圍求援。

而術道盟似乎也對此沒有太過在意,對於這些突圍的信使,也是捉少放多。只是他們沒有注意到,有一隊信使在突破重圍之後,並沒有向著原先的方向奔襲,而是在跑出十餘里之後,開始朝著另一個方向,加速疾行,朝著某個未知的區域而去。

「白虎衛那裡損失恐怕還要嚴重,你們是重甲武士還好一些。幸好白虎衛守城還是頗為厲害的,否則的話,我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此危局。」戴善玉面有戚戚地說道。

黑蓮教白虎衛原本就是攻守兼備的一支隊伍,他們並不像其他三大鐵衛那樣,有著鮮明的特色,可是論起守城,他們卻要勝過其他三大鐵衛很多。只可惜白虎衛事先被血衣隊偷襲成功,平白折了三成人手,不然的話,局勢還會稍微好點。

白虎衛統領范重義此時正站在南部的木牆之上,看著城下堆積如山的屍體,以及遠處也在休整的術道盟人馬。

黑蓮教所修築的木城,是依靠山崖而建的,東邊是高聳的山峰,除非對方能夠神兵天降,否則的話,光靠人力根本無法靠近,所以黑蓮教根本沒在東邊留下兵馬。而北邊的地形也非常陡峭,遍布著狼牙狀的尖石,非常不利於進攻,所以那裡術道盟的兵力也不是主要攻擊的區域。

而南邊恰好是術道盟駐地所在的道路上,屬於術道盟重點進攻的區域,范重義也是承擔了極大的壓力。范重義自問若是再多給他一些兵力,堅持個三天三夜也不在話下,只可恨那惡鬼司辰,帶著血衣隊先行偷襲了白虎衛,致使白虎衛平白損失慘重。現在白虎衛守城的壓力也極大,所以面對著術道盟的重點攻擊,也是防禦得頗為艱難。

之前術道盟的攻擊下,玄武衛所守的西牆淪陷了一次,而術道盟重點攻擊的南牆自然也是不斷易手。術道盟的先鋒隊幾度殺上木牆,都被范重義帶著敢死隊給趕了下去,在最危機的一次,三十餘名術道盟的敢死隊在部分血衣隊的帶領下,攻陷了一段木牆,並試圖用油桶將其焚毀。

而范重義當機立斷,在對方放火焚牆之時,他也下令將那段木牆給直接點燃,兩下一燒,反而導致火勢熊熊,對方反而攻不進來了。趁著這個機會,范重義打退了術道盟的進攻,趁著對方退卻的時機,他趕緊帶著部下,緊急修復著那一段的木牆,不過還好,這山上不缺大塊的石頭和木料。很快那一處木牆缺口,便被范重義帶著手下,用巨石和木料給重新修築完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碧溪傳人之邪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碧溪傳人之邪體目錄 碧溪傳人之邪體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29章 慘烈的攻防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