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大結局天地英雄誕生

第七百三十七章大結局天地英雄誕生

茅山道士從南天門上來以後,一路上是暢通無阻,雖然有幾百個天兵天將擋了他一下,可是都被茅山道士揮動幾下袖子給打飛了。

茅山道士以為自己的法力天下無敵,就連玉帝都不敢拿他怎麼樣,他更加的猖狂了。

凌霄寶殿上的很多大神都感受到了茅山道士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靈力了,這靈力有多大,不是他們仙尊級別的神仙能夠估量的。

很多神仙修行了上千年萬年,還比不上茅山道士幾個月的修行。

他們都屏住呼吸,把全身的靈力都凝聚到了自己的手上,準備隨時進攻。

托塔天王手中的玲瓏塔已經發出了紅色的靈光,太上老君的金剛琢時刻準備著出擊。

哪吒的紅纓槍也爆發出了仙尊級別五層的靈力,巨靈神的斧頭在手中突然變大突然變小,可就是不敢出手。

茅山道士當然也能感受到這個凌霄寶殿上的殺氣,他看玉帝久久沒有說話,心中憤怒,隨手一抓,把身體龐大的巨靈神給抓到了手中,用吸靈神功吸幹了巨靈神身上最後一點靈力,最後把骨灰撒向了凌霄寶殿。

這茅山道士的靈力究竟有多麼的強大?

巨靈神的靈力達到了仙尊級別三層,當年和孫悟空都能夠打幾十回合,可是他在茅山道士這裡,用盡了全身的靈力,使用了三十六道防護盾,最後竟然連茅山道士的一招的接不住。

在眾神眼中,巨靈神只不過是一塊酥脆的餅,隨隨便便被茅山道士一捏就碎了。

可是在整個凌霄寶殿,靈力比巨靈神還高的神仙又有幾個呢?又有誰有把握能夠不被茅山道士給吸成骨灰?

茅山道士看著坐在凌霄寶殿上的玉皇大帝,道:「你好好考慮一下,是讓這些人送死,還是你讓出寶座。」

玉皇大帝還沒有開口,在東邊座位上坐著的東華帝君緩緩把手中的茶杯放到桌子上,用銳利的眼神看著茅山道士,道:「你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也敢在這裡撒野!」

茅山道士雖然不認識東華帝君,可是他從東華帝君的眼神裡面看出,他不是一個普通的神仙,他的靈力有多高,茅山道士竟然沒有看出來,道:「你又是什麼人?這凌霄寶殿之上,玉帝還沒有開口,你有什麼資格說話。」

太白金星嚴肅的說道:「茅山道士,你可知道他是誰?」

「不知道,貧道也不想知道,今天誰敢阻攔我坐上那個寶座,我就把誰吸成骨灰,反正我的靈力還需要很多。」

太白金星道:「一個修鍊只有五百年的蛤蟆精也想在天庭上有一席之地?你也不看看自己能不能吃到天鵝肉。」

太白金星看著東華帝君,道:「這位便是天地共主,東華帝君,當年這個世上還沒有天庭的時候,是東華帝君帶領一群修仙之人,和天地斗,和妖魔鬼怪斗,那時候天尊級別的妖獸就有上千個,道尊級別的妖獸也有數百個,那些妖獸最後還不是被東華帝君給一一碾壓?帝君知道,修行不易,你也是向道的妖精,倘若你能夠改邪歸正,天庭自當給你一席之地讓你修鍊。」

茅山道士聽到上古時期有幾百個道尊級別的妖獸都被東華帝君給收拾了,心裡一陣緊張,都想退出天庭了,不過他覺得自己還是有機會拼一拼的,道:「既然這位大神如此的厲害,那我就和他比一比!」

太白金星嚴正的說道:「你不配!」

茅山道士正要出手,突然東華帝君將手揮動一下,一道金光刺破了茅山道士一百多層防護,把他給捆了起來。

東華帝君的靈力已經達到了道尊級別,若是在沒有中毒之前,別說一個茅山道士,就是十個茅山道士,都會被東華帝君一掌拍死。

現在的東華帝君,身上的毒早就被許仙的吸靈神功吸得乾乾淨淨,他的靈力已經恢復到了神尊級別三層,藉助穿靈箭,發出神尊級別七層的靈力是不成問題的。

茅山道士被神尊級別七層的穿過箭困住以後,非常憤怒,爆發了神尊級別八層的靈力。

那個穿靈箭一松一緊,眼看馬上就要被茅山道士撐斷了,突然,在茅山道士的頭頂落下來一個金色手掌,那手掌的後面便是許仙。

許仙直接用吸靈神功將茅山道士的全身都封鎖了起來,他身上的穿雲箭也緩緩的在收縮。

許仙的吸靈神功已經達到了神尊級別七層,加上穿雲箭神尊級別七層的靈力,把茅山道士死死的困在了靈力陣當中。

茅山道士身上的靈力就好像是閃電一般,一圈一圈的往許仙的身上衝去。

玉皇大帝看到這裡,他的心放鬆了,眉頭舒展,腰板也挺直了,只有東華帝君沒有是絲毫的放鬆,他用靈力控制自己的穿靈箭在和茅山道士決一死戰。

神尊級別八層的靈力比七層的靈力厲害十幾倍,若不是茅山道士大意了,東華帝君的穿靈箭又怎麼可能把茅山道士給困住?

穿靈箭控制不住茅山道士,許仙也就不可能這麼順利的吸收到茅山道士的靈力。

就在很多神仙都在笑的時候,突然,茅山道士身上的穿靈箭越來越松,他的身子快撐破那條穿靈箭了。

「啊!」玉帝大驚,道:「眾位愛卿可有良策!」

太上老君把金剛琢拿了出來,道:「我來試試!」

那金剛琢是天地間非常堅硬的法寶,除了能夠收走各個神仙手中的兵器以外,還能夠發出強大的攻擊。

這隻見太上老君從懷中掏出一個銀光閃閃的手鐲,念動口訣,對著茅山道士的額頭扔了過去。

茅山道士立刻組成了一個一百道靈力防護層,想把那個金剛琢給擋在外面,可是,那金剛琢上面積聚了神尊級別六層的靈力,破除了茅山道士的九十九道靈力防護層,到了最後雖然碰到了茅山道士的額頭,不過,這一次對茅山道士的攻擊力太小,只是讓茅山道士感覺有點疼痛,就好像被一塊石頭給砸了一下。

太上老君一擊便打中了茅山道士的額頭,他更加的興奮,立刻灌輸靈力再次將金剛琢砸向了茅山道士的額頭。

茅山道士憤怒的瞪著太上老君,用盡了全力,撐破了東華帝君的穿靈箭,又把那個金剛琢打的飛了出去,撞到了玉皇大帝頭頂的柱子上,打掉了一塊牌匾。

那塊牌匾從玉皇大帝的頭頂落下,把他的帽子都歪了。

東華帝君的穿靈箭被茅山道士震斷以後,他向後退了三步,捂著胸口吐出來一口血。

茅山道士的手突然伸到了太上老君的咽喉處,太上老君立刻引發了一個能夠抵擋神尊級別一層靈力的靈符,讓茅山道士的手慢了下來。

他的手還在伸長,靈力在不停的加大,太上老君的靈力符被破了以後,茅山道士的手已經卡住了太上老君的咽喉。

只要茅山道士一用力,太上老君的咽喉就會像蘿蔔一樣被拉斷。

太上老君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當他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咽喉處還有一把手。

不過那把手是帶血的,茅山道士的。

一個斷掉的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殺人了,哪怕之前那個手能夠把刀劍抓斷,現在他連豆腐都抓不斷了。

太上老君把咽喉處的手臂扔到地上,道:「茅山道士呢?我怎麼還活著?」

東華帝君緩緩坐在座位上,道:「是許仙和托塔天王救了你。許仙用集中全部靈力攻擊到了茅山道士的心臟,托塔天王一劍斬斷了茅山道士的手,然後你就得救了。」

許仙雖然打敗個茅山道士,可是他身體裡面的靈力也很混亂,現在已經在打坐運功,消化那些靈力了。

天庭上的神仙清理戰場以後,玉帝剛剛坐下,想請歌舞慶賀一番,突然有人稟報,說在不周山的魔王鴻僵正在拚命掙扎,已經把不周山推倒了一半,眼看馬上就要飛出去了,請玉帝定奪。

玉帝的手抓著凌霄寶殿的扶手,全身骨頭似乎突然之間軟了一樣,一下子便坐在了寶座上,然後他看著調息完畢的東華帝君,道:「帝君,魔王鴻僵快衝破封印了,如果不採取措施,天上人間又是一場浩劫。」

帝君咳嗽一聲,吐了一口血,冷靜的說道:「眼下只有許仙能夠對付這個魔王。」

「可是,許仙的靈力還不到天尊級別,又如何能夠對付道尊級別三層的鴻僵?」

「鴻僵的靈力在十萬年前是道尊級別三層,可是自從他被本帝君封印之後,他的靈力一部分要用來抵抗封印,一部分要用來維持自己的生存,只有少量靈力能夠供給他修鍊,即便鴻僵現在能夠衝破封印,也不代表他的靈力有多強大,只是說明封印鴻僵的靈力減弱了罷了。依本帝君推測,鴻僵的靈力最多達到了天尊級別二層。」

「可是許仙還不到天尊級別……」

「他吸了茅山道士神尊級別八層的靈力,加上太上老君的仙丹和天庭濃厚的靈力,很快他就能夠突破天尊級別一層。」

「那還差了一層。」

「一層對許仙來說不算什麼。」

許仙正坐在天庭的蟠桃園裡面,用吸靈漩渦在瘋狂的吸收天地靈氣。

他頭頂的那個靈力漩渦直徑已經達到了十丈,天庭的靈力就好像奔騰不斷的長江在向他的靈力漩渦湧入。

這麼多的靈力到了許仙的丹田之中,就好像一條小河流進了大海裡面,對他的影響非常的的小。

靈力達到神尊級別九層,要想突破天尊級別,真的非常困難。

要不是許仙吸了茅山道士的靈力,還有十萬陰山的煞氣,他現在根本就達不到神尊級別九層。

天上的神仙都把希望寄託到了許仙的身上,他們是有什麼出什麼,在靈力不足的情況下,他們都把自己身上的靈力貢獻出了一半。

太上老君已經把自己的丹藥全部讓許仙吃了。

白素貞在一邊看著,給白素貞輸送了八成靈力。

小青最後把白素貞拉住,道:「姐姐,你不能再輸送了,再輸送靈力,你會沒命的。」

白素貞不聽,她又輸送了一成靈力,最後小青把強行把她拉開,道:「姐姐你真的不能再輸送靈力了。不然你會沒命的。」

白素貞喘著大氣,道:「他這是去拚命,能多一份靈力,勝算就大一點。他要是死了,我該怎麼辦?天下的蒼生又該怎麼辦?他的身上的壓力太大了。」

李公甫也在一邊說道:「怎麼會這樣?我以為上到了天上,就沒事了,可是最後漢文還要肩負起天下蒼生的重擔。我要是有靈力,我把我的靈力都給他。」

許嬌容道:「漢文,你聽著,你一定要把那個壞蛋鴻僵給殺死。我們在這裡等你。」

許仙把茅山道士的靈力吸收完全以後,已經突破了天尊級別一層,他走到白素貞面前,緊緊的抓著她的手,道:「娘子,你不用為也擔心,你看我現在的身體多麼棒,一個鴻僵而已,我收拾他還不是和收拾小孩子一樣。」

白素貞知道許仙說那樣的話是在安慰她,她心裡酸酸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道:「官人,你這次和鴻僵交戰,千萬不能心慈手軟,不要給他有任何活命的機會。」

許仙緊緊的把白素貞的手抓到自己的胸口,道:「我一切都聽娘子的,放心,我會好好的活著回來的。」

李公甫本來都哭了,最後他把眼淚擦乾淨,走到許仙面前,道:「漢文呀!都怪姐夫沒用,不然姐夫也能夠幫上你一點忙。」

許仙道:「姐夫你說什麼呢,有你這句話就夠了。你不會靈力,去了,還不是鴻僵吐口氣,就把你化了,聽我的,你就在天上照顧好我姐和兩個孩子。」

許嬌容忍不住了,她哭著說道:「漢文,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咱們許家出名的不多,能夠成神的一個都沒有。」

許仙點點頭,道:「姐,你放心,我會回來的。這裡有我的娘子,我的孩子,還有很多親人。」

許仙和白素貞擁抱之後,就要離開,這時候,他看到小青一直背對著他,似乎在生氣,許仙走到她身後,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小青,你好像一點都不高興。」

「這個時候,我怎麼能高興的起來?姐夫,我以為我們打敗了法海,救出了我姐,我們就可以過平凡的生活了,可是我沒有想到,姐夫還要面對這麼重大的事。姐夫,我們不要管了,什麼魔王鴻僵,和我們沒有關係,他要霸佔天庭,就讓他霸佔算了,反正誰坐凌霄寶殿的位置,和我們都沒有關係。」

許仙道:「青兒,這鴻僵之所以是魔王,那是因為他就是混蛋,像茅山道士一樣,你不殺他,他就會禍害天下人。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好了小青,在這裡等我。」

許仙飛出南天門以後,東華帝君手中拿著一個像鍋蓋一樣的東西,來到了許仙的面前,道:「這個東西叫乾坤蓋,是我的法寶,能夠將天尊級別一層的神仙壓在裡面,我本來想把它修鍊成能夠鎮壓道尊級別的修仙者的,如今,只怕沒有時間了。我會把口訣傳授給你,到時候一有機會,你就把這個乾坤蓋壓到鴻僵的身上。」

許仙接過乾坤蓋點點頭,道:「帝君,多謝你的厚愛,在幽暗之城如果沒有你的幫助,我只怕還在幽暗之城裡面呆著呢,在凡間若不是你暗中相助,我也不可能那麼快恢復記憶和凝魂成功,帝君的大恩大德,許仙沒齒難忘,最後,許仙有一個不情之請。」

許仙雙手抱拳給東華帝君跪了下去。

東華帝君把許仙拉起來,道:「許仙,快快起來,我這麼做,其實是想讓你對付鴻僵,包括茅山道士的壯大,我都沒有派兵阻止,都是為了你的今天。你的顧慮我知道,你擔心白素貞和你的孩子,對嗎?請你放心,東華帝君的金牌在天庭還是有用的,只要我東華帝君一日沒有離開這個宇宙,我就會保證他們不被欺負。」

「許仙再次謝過帝君。」

東華帝君把乾坤蓋給許仙以後,又說了口訣,最後囑咐道:「倘若不能將鴻僵封印,你只能……」

許仙點點頭,道:「帝君的囑咐我都知道了,為了天下蒼生,在所不惜。」

許仙化成一道白光便消失在了南天門。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東華帝君剛轉身,赤腳大仙飛了過來,給帝君見過禮后,道:「帝君,許仙有幾分勝算?」

「半分沒有!」

「啊?」

「魔王鴻僵不比茅山道士,他的靈力最少在道尊級別一層。」

「什麼?」赤腳大仙的震驚道:「帝君,你不是說……」

「我是這樣說過,可是不這樣說,許仙連半分希望都沒有。」

「道尊級別一層,這可是許仙的十倍靈力,許仙此去那是送死。就好像一個小孩打一個超級大神,帝君,我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我們天庭已經派不出任何人和鴻僵對戰了。乾坤蓋可以牽扯住鴻僵五分靈力,最後只要許仙把吸靈神功運用好,封印鴻僵不是問題。」

「封印鴻僵需要用元神,許仙的元神出竅,他還能活嗎?」

「能夠換取天地的安寧,犧牲一個許仙,值得!」

東華帝君的手一伸,一張桌子,一把琴到了他的面前,他坐在變化出來的椅子上,開始撫琴,道:「我們現在能做的,也就是為許仙撫琴了。」

琴聲響徹雲霄,讓不周山上空都瀰漫了東華帝君的琴聲。

赤腳大仙道:「帝君,這首十面埋伏是當年你和魔王鴻僵大戰的時候,編寫的一部曲子,正是這部曲子,在不周山的時候,魔王鴻僵的十萬弟子,無心戀戰,被各路神仙一一擊殺,鴻僵的靈力也因為這首曲子折損一成。」

東華帝君一邊撫琴一邊說道:「沒想到你還記得這首曲子。這首曲子是鴻僵的弱點,他聽到這首曲子之後,肯定會大怒,這樣許仙就有機會了。」

「十面埋伏」的曲子在鴻僵的頭頂越來越響,那聲音果然激怒了鴻僵他憤怒的對著天空的曲子揮動數十道靈力,那些靈力雖然驅散了一些聲音,可是那琴聲很快再次凝聚,而且聲音越來越大,音調越來越急促。

鴻僵憤怒道:「東華,你出來!你是不是怕我,不敢和我一戰?你困了我十萬年,我今天要用焚天烈火燒遍三界,讓所有生靈全部死光。哈哈哈……」

「你休想!」

被鴻僵打中胸口的許仙,身體被打入到了大山裡面,可是他並沒有死亡,當他再次出來的時候,高山被他炸開了,他手中拿著一個乾坤蓋向魔王鴻僵狠狠的壓了下來。

鴻僵一看那個燃燒著熊熊烈火的蓋子,立刻舉全身之力抵抗。

他身上爆發出來靈力已經達到了天尊級別二層,可是到了最後,他還是沒有躲過乾坤蓋的靈力範圍。

那個靈力蓋加上許仙的靈力已經達到了天尊級別三層,很快就把鴻僵給壓了下去。

乾坤蓋上面的靈力很快就消耗了大半,鴻僵在乾坤蓋裡面不停的在掙扎,許仙都被鴻僵震得飛出了乾坤蓋。

許仙試著用吸靈神功想把鴻僵的靈力給吸了,可是他怎麼吸都吸不到。

眼看鴻僵就要從乾坤蓋裡面出去了,許仙的身子趴在燒焦的地面上。卻怎麼也起不來了。

怎麼辦?一旦鴻僵打破了乾坤蓋,他自己不但會死,就連他娘子都有可能被殺,在危難關頭,許仙用靈力將自己的元神逼迫出竅,在乾坤蓋的一個藍色水晶裡面封印了乾坤蓋。

許仙用自己的元神封印了乾坤蓋,那個乾坤蓋就好像被凍住了一樣,很快就化成了一座冰山,冰山的四周也被厚厚的積雪堆滿了。

東華帝君的右手食指撥弄到最高音調時,中間的那根琴弦斷了。

赤腳大仙緊張的說道:「帝君!」

東華帝君吐了一口血,道:「許仙終於封印了鴻僵,天地將再一次進入太平時期。」

赤腳大仙把東華帝君扶起來,道:「帝君,那許仙……」

「乾坤蓋只有天尊級別三層的靈力,如果沒有天尊級別以上的神仙封印乾坤蓋,乾坤蓋是封印不了鴻僵的。」

「也就是說許仙已經……」赤腳大仙的心突然一酸,感覺特別的難受。

「為了天地太平,就必須得有人犧牲,倘若是我有天尊級別的靈力,我也不會讓許仙去做這件事了。」

「帝君,從許仙闖進你的冰雪密室的那一刻起,他就是你選中的對付鴻僵的最佳人選,是不是?」

「也可以這麼說吧,畢竟會吸靈神功的人,天上還沒有一個……」

「那茅山道士的蛤蟆功……」

「茅山道士只不過是一隻修鍊了五百年的蛤蟆精,以他的資質,就算是再修鍊一萬年都不可能修到神尊級別,我為了讓許仙能夠早日突破天尊級別,私下派人給茅山道士送了一百粒仙丹,助他打通了全身一百零八處穴道,讓他的蛤蟆神功得到了最快的突破,他真的是許仙修鍊最佳的人選……」

「帝君,那許仙的娘子,姐姐和姐夫……」

「好好招待,不得任何人欺負,而且還要給許仙立一個排位,上寫『天地英雄天地共主義弟之位』。」

「這未免太高了?這樣的話,許仙在天庭的地位就僅比帝君低了。」

「照做吧!許仙做的事本來就是我該去做的事。」

許仙用元神封印了鴻僵以後,天上的神仙都來到了不周山下。

白素貞抱著許仙的屍體哭的眼睛都腫了,小青心裡也非常難受,恨不得自己替許仙去死。

小青在一邊勸說道:「姐姐,你別哭了,姐夫雖然不能回來了,可是,他是天地英雄,他拯救了天地,我們應該為他高興才對。」

小青說不到幾句話哭得更厲害了。

天上的神仙在玉帝和東華帝君的帶領下,紛紛向許仙行了最大的致哀禮,玉帝當時就封許仙為「天地英雄天地共主之義弟。」

並承諾封賞許仙夫人上一品靈石一萬兩,蟠桃十個,人蔘果四個,各類寶物無數。

玉帝的這些封賞雖然讓白素貞的哀傷之情淡了一些,可是每當她想起和許仙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心裡就忍不住難受。

玉帝命人取來了天庭最豪華的水晶棺把許仙放了進去,水晶棺雕刻完美,用了上億顆上一品靈石淬化,裡面還有很多靈力,能夠抵擋道尊級別的神仙致命一擊。

玉帝命人將水晶棺抬到皇家陵園,隆重安葬。

白素貞緊緊的跟隨水晶棺,在天庭的皇家陵園內看著水晶棺被放到了一個陣法當中。

眾神對著許仙的屍體再次行禮,當東華帝君命人封棺的時候,白素貞突然看到許仙的眼睛睜開一下,她立刻說道:「且慢!」

東華帝君把右手伸出,道:「許夫人,時辰到了,倘若不封棺,這個水晶棺就不能發揮更大的保護作用。」

白素貞道:「帝君,我總感覺許仙沒有死。」

「這怎麼可能?」

白素貞飛到了棺材裡面,拉著許仙的手,號了號脈,喜極而泣,道:「帝君,他真的沒有死,他還有脈搏!」

「這……」東華帝君親自飛到水晶棺裡面,給許仙號了號脈,道:「許仙真的沒死!」

許仙睜開眼睛后,看著兩行眼淚不停往下流的白素貞,道:「娘子,你怎麼哭了?」

白素貞把眼淚擦乾淨道:「沒事,我沒事,你回來就好。」

許仙沒有死,不但東華帝君很鬱悶,就連白素貞都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許仙沒死,天上的各路神仙都很高興,就連玉帝也說要為許仙擺一場慶功宴。

東華帝君的義弟,天地共主的義弟,這個頭銜對許仙來說還真是太大了,而且也非常好用,天上的那些神仙見到許仙就好像見到了玉帝一樣,恭恭敬敬的。

慶功宴上,玉帝請了西方如來,南海觀音,三十六路神仙,七十二方大神,在天宮大擺宴席,嫦娥仙子登場跳舞,場面壯大,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在慶功宴上,西天諸佛和各路神仙都對許仙是大嘉讚賞,許仙可以說是出盡了風頭。

慶功宴過後,許仙和白素貞回到了天地英雄府,許仙讓兩名伺候他們的仙女退下以後,他把窗戶和門關好,把白素貞抱在懷裡,盡情親了一會兒……

白素貞緩緩推開許仙,道:「官人,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許仙看著滿臉通紅的白素貞道:「娘子,你我是夫妻,怎麼還會臉紅?」

「去,難道你還讓我……哎呀,我怎麼好意思?官人,說正經的,你的元神封印了鴻僵之後,你是怎麼出來的?」

「我……」許仙把燈熄滅,抱著白素貞到了柔軟的床上,把她的衣服除下,道:「娘子,今夜,我們是在天上,之前我們都是在地上,這一次所有的危機都解除了,你再也不用擔心法海來收你了,你也不用擔心小孩子沒有母親了,他長大后,我會教他修仙,也不用去考什麼狀元,以後他也要擔負起保衛天庭的人間的重任。今夜,我們什麼都不用想,今夜娘子你就放開一點,我們有一個孩子還不夠……」

許仙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話,讓白素貞的臉上就好像是燃燒了一團烈火一樣,紅紅的,熱熱的,喘氣有點大了,道:「官人,我……」

許仙用嘴把白素貞的嘴給堵上了……

天上的天天都可以看超級大月亮,天空格外的藍,星星是那樣的大,那樣的美麗……

天宮上面所有發光的東西都是神仙用靈石煉製的,一切能量都可以用靈石替代,環保無污染,就連神仙的排泄物都能夠再次煉製以後,充當蟠桃的能量……

許仙昨天晚上和白素貞過了一個非常愉快的夜晚,至於有多少次,許仙忘了,最後還是白素貞說她累了,許仙才罷手。

神仙的能力真的不是我們這些凡人能夠想象的……

小青在天上有自己的青玉苑,在天上沒有人敢欺負她,李公甫和許嬌容住的是藍光苑,環境優雅清靜,靈力充足。

他們已經在小青的指引下,開始練氣了……

許仙和白素貞在天上可以說是一對神仙眷侶,所有神仙見到許仙都非常的恭敬,就連太白金星,太上老君見了許仙都要說一聲天地英雄好。

玉帝見了許仙也像對待帝君一樣客氣,這許仙在天庭走動,想去任何地方都沒有人阻攔,他的威風比當年齊天大聖孫悟空大多了……

許仙和白素貞在天上玩膩的時候,就想著到花果山會會孫悟空,去月宮找嫦娥聊聊天,還想看看東南西北四海的重建進展,又想到凡間看看,順便降妖除魔……

總之,許仙想做的事情太多,只怕近百年都不會閑著,至於他要和白素貞生幾個孩子,現在還沒有確定,不過,第二個孩子已經在白素貞的肚子裡面了。

最後還是那個秘密,許仙的元神究竟是如何從乾坤蓋上面出來的?

觀音系統還能不能控制許仙的生死?

許仙還想不想再回到現代社會?

PS:這些問題留給讀者去思考吧,這本書到這裡也算是一個完美的結局,改變了白素貞和許仙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的悲劇,至於白素貞和許仙以後的生活肯定還會繼續,不過,誰還敢惹天地英雄天地共主的義弟?

看樣子他們以後會生活的很愉快!

新書正在籌備當中,還是仙俠,不出意外的話,這個月就能發書,歡迎大家再來做客!

關於更新,斷更是不可能的,太監也是不存在的,劇情的精彩是七彩斑斕的……

好了,就到這裡吧,祝大家的生活像小說一樣精彩,奇遇像主角一樣天天有,艷遇像陽光一樣,天天見!

我們下本書再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新白娘子直播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新白娘子直播間目錄 新白娘子直播間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三十七章大結局天地英雄誕生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