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一杯茶的功夫

第八章一杯茶的功夫

銀色飛船無視任何條例與禁令,直接停在了軍部大樓最前方突起的平台上。

當然它已經違反了很多禁令,比如禁飛令。

喀喀聲響里,至少數十座激光台平台高速移動,自動瞄準了飛船。

引力場發生裝置隱藏在合金牆體里,發出淡淡的藍光,隨時可以進行全方位隔絕。

那年井九與沈雲埋在這裡大戰一場,軍部大樓受損嚴重,其後的修復過程可能考慮到了這一點,布置的重武器系統以及引力場切割系統,要比當初強了很多倍。

密集如雨的腳步聲響起,不知道有多少軍人在大樓里穿行。

趙臘月沒有理會這些,抱著阿大、帶著三個姑娘走了進去。

激光炮沒有聲音,電磁炮的加速有著淡淡的野蜂嗡鳴,引力場也是如此。

但沒有任何一個武器平台開火,引力場發生裝置也沒有真的啟動。

那些拿著武器的軍人們,站在軍部大樓的走廊里,站在高處或低處的廊橋邊,看著那個走進來的短髮少女,根本不敢瞄準她,更不要說射擊。

不知道是瀰漫在樓里的劍意直接從神魂深處切碎了所有人的勇氣,還是先前電視光幕里的那些畫面、冉東樓將軍的表態,讓習慣服從命令的他們變得如此沉默。

從軍部大樓前方突起的平台,到那間最重要的辦公室距離非常近。

合金門無聲開啟,趙臘月抱著阿大走了進去,迎面看到了一個黑洞洞的槍口。

一位中年女軍官握著手槍,對準她的眉心,乾淨利落地摳動了扳機。

砰!

一聲槍響!

……

……

「陳中校,以前是李將軍的直屬秘書,一直在這裡工作。」冉寒冬解釋道:「她用的是舊式火藥槍,沒有晶元,所以無法提前發現,也控制不了。」

趙臘月沒有說什麼,伸手從空中拿下那顆靜止的子彈,對陳中校問道:「你想死嗎?」

你想死嗎?這不是恐嚇,也不是青山宗的口頭禪,而是一個真實提出的問題。

陳中校看著她指間的那顆子彈,臉色蒼白。

那顆子彈在強大劍意的作用下已經變形,就像是被砸扁的銅豌豆。

她的勇氣與對組織的忠誠,也隨著這顆子彈一道被捏扁。

她依然舉著手槍的手臂顫抖起來,而且越來越厲害。

就在趙臘月失去耐性前的那一刻,她放下了手槍,低頭說道:「不想。」

「泡壺茶。」趙臘月走過她的身邊,向辦公室里走去,「淡些。」

冉寒冬與鍾李子、江與夏聲音都不敢出,靜靜從陳中校身邊走去。

沒過多長時間,一壺淡得恰到好處的茶送到了李將軍曾經的辦公室里,同時送來的還有星河聯盟軍方的很多秘密資料——內務處對軍官們的評價,沒有被錄入中央電腦的資料庫。

冉寒冬接過秘書的工作,坐到了辦公桌的一邊。鍾李子和江與夏開始按照趙臘月的要求,用最快的速度在那些軍官名單里挑選出合適的人選。

嘀的一聲輕響,數十道光幕以及數個全息投影出現在闊大的辦公室里,星河聯盟各星域及獨立行政星及重要礦區的行政長官、祭司以及駐軍指揮官出現在光幕上。

聯席會議開始了。

沒有等趙臘月發話,一位頭髮花白的女祭司便開始發難,她隔著數千光年的距離,盯著趙臘月的眼睛寒聲說道:「任何瀆神者,都會墜入深淵,萬世不得解脫。」

趙臘月毫不猶豫關閉了這名女祭司的光幕,把對方踢出了會議。

某星區的行政主官身體微微前傾,沉聲說道:「我不管你是誰,也不管冉將軍為何會支持你,但你必須立刻釋放主星祭堂的人們還有那些戰艦里的英勇戰士,沒人應該被你這個惡……如此折磨!」

星河聯盟無數民眾都看到了溫泉邊的畫面,這些官員與祭司當然看到了。

冉東樓也在聯席會議的光幕上,在他身後隱隱可以看到一些鮮血還有戰鬥的痕迹。

「我們忠於信仰,我們不會投降。」另外一位女祭司輕聲說道。

趙臘月沒有說話,望向身前最近的那塊光幕。

那塊光幕上可以看到青翠的草原以及一座塔般的宏偉建築。

各星域的行政長官以及祭司們,自然認得出來是著名的星門祭堂。

數十輛懸浮汽車從山崖下飛起,落在了祭堂前的廣場上,被關押多日的夏族長、泰洋主教等人從車裡走了出來,望向長長的石階上方。

伴著輕微的腳步聲,星門女祭司從祭堂里走出,來到了眾人之前。

她眼神寧靜,如往常那般淡然,只是略有些憔悴。

可以看得出來,多日的軟禁生活還是帶來了一些影響。

星門女祭司看著石階外的那些光幕,與熟識的同伴以及陌生的官員們微微點頭致意,然後望向趙臘月緩緩躬身,用平靜而尊敬的語氣說道:「見過神使。」

趙臘月說道:「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你了。」

星門女祭司輕聲應下。

看著這幕畫面,聽著這些對話,聯席會議光幕上的那些祭司以及行政主官震驚至極。

星門祭司可以說是除了主星那位之外,地位最高、最被尊重的祭司。

為何她會對那個短髮少女惡魔如此尊敬?神使又是什麼意思?

「主星那位曾經是神明意志的執行者,但當神明預言中的繼承人出現時,她因為對權勢的貪心不肯交出權柄,甚至試圖對新神不利,你們如果堅持站在對面,那就是瀆神……」

星門女祭司平靜的聲音在光幕上不停響起,在各個星球之間穿行。

趙臘月關掉了光幕。

這場看起來可能會決定星河聯盟命運的聯席會議,她只參加了五分鐘。

事實上如果不是柳十歲的請求,她根本不會召開這場聯席會議。

就在剛才,大部分的民用飛船已經被解除靜默狀態,按照中央電腦的命令,飛回最近的星球或者太空船塢,並且被警告,在未得到許可權之前嚴禁再次起飛。

她對遠在伽雷通道轉運站里的陳崖等仙人說過,距離才是這個宇宙里最重要的問題,只要戰艦與飛行器無法自由航行,星河聯盟便會被切割成無數個孤島。

就算是你那個星球的行政主官、女祭司甚至是仙人,也不過就是個島主罷了。

當你無法影響這個世界別的部分的時候,就等於被這個世界放逐。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現在對星河聯盟做的事情就像是井九這一年多時間裡對自己做的事情一樣——把整個結構的運轉速度降下來。

也就是降智。

……

……

辦公室里的光幕消失了。

杯子里的茶還是溫熱的。

冉寒冬走了過來,點了點頭,說道:「基地實驗室的數據與程序已經全部拿到。」

趙臘月說道:「她說自己與祖師是戰友,看來祖師從來沒有完全信任過她。」

阿大在她膝頭抬起頭來,有氣無力地喵了一聲,表示贊同。

鍾李子和江與夏也完成了手頭的工作,有些不自信地把挑選出來的那些名單交了出來。

趙臘月喝了口茶,數百個鏡框大小的光幕再次出現在辦公室里。

那些光幕上都是戰艦內部的畫面。

這也就意味著,有數百艘戰艦已經被中央電腦喚醒,回到了現實的世界里。

那些戰艦的艦長神情各異地站在光幕前,一些高級軍官則站在他們的身後。

「你們接下來會收到相關的事件信息報告,簡單來說,你們可以理解為這是一場政變。」

趙臘月放下茶杯,對那些光幕里的人們說道:「九分鐘時間考慮,投降,或者永遠死亡。」

根本就不需要九分鐘,那些艦長平靜地表示了拒絕,都有著誓死如歸的勇氣。

冉寒冬看了趙臘月一眼,知道她沒有耐心處理這些事務,很主動地接替了她的工作,說道:「我知道你們大部分人都有思想烙印,所以你們不是對象。」

中央電腦把鍾李子、江與夏挑選出來的那些人名顯現在那些戰艦的光幕上。隨著那些名字的出現,數百艘戰艦都發生了一些程度不一的混亂。冉寒冬對那些被挑選出來的副艦長、高級軍官們說道:「如果你們原意效忠新政府,標準時間三天內,實驗基地會派遣無人裝置過來,給你們進行相關程序驗證,從此必須服從這位女士的命令。」

她說的比較隱晦,實際上誰都知道那就是思想烙印。

趙臘月說道:「不用,你們只需要服從中央電腦的命令。」

冉寒冬微微一怔,心想這也太自信了吧?

「接著照此處理。」趙臘月抱著阿大向辦公室外面走去,說道:「我要去休息一會。」

……

……

銀色飛船離開了軍部大樓的平台,破開大氣層與修復中的防護罩,穿過那些或者破爛、或者緊閉著門的空間站,化作一道流光,向著那顆明星的恆星飛去。

主星靠近星系的核心地帶,無論望向何處,都能看到璀璨的星空。

億萬顆星辰很美麗,但加在一起也不會有近處的恆星提供的仙氣更多。

沒過多長時間,那艘銀色飛船來到了恆星近處的某個區域里。

趙臘月離開戰艦,盤膝坐在宇宙里,沐浴著陽光,閉著眼睛,靜靜吸收著仙氣。

阿大攤開四肢,就像一塊飛天毛氈,飄在她的頭頂,嘴巴不時張合,就像小貓在吃奶。

一個用萬物一劍橫掃整個星球,一個踏碎引力場,確實消耗太大。

他們這時候極為疲憊,需要好好地睡一覺。

……

……

在趙臘月與阿大對著太陽沉睡的這些天里,星河聯盟發生了很多事情。

投降的投降,罵娘的罵娘。

那些戰艦里自然發生了很多變故,就像很多喜歡描寫人性險惡的故事一樣,沒有什麼太新鮮以至於需要專門講述的情節,好在青兒控制的很好,沒有真正的慘劇出現。

沒過多長時間,整個局面便平靜了下來。

在電視上與網路上罵娘的民眾依然憤怒,各星域的行政長官以及女祭司們則沉默了很多。

星門女祭司以及泰洋主教等人已經啟程,乘坐的是星門大學軍事系的高速飛船。這艘飛船拿到了中央電腦發出的通行證,隨後十幾天時間裡應該是宇宙里唯一的人類飛行器。

這是人類文明復甦以來最重要的一次政變,也是完成最快的一次政變。

因為政變的那一方掌握了中央電腦,繼而找到了繞過規則的一些漏洞,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這場政變的發起者——趙臘月的目的不在於統治這個世界。

但誰都知道,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

這場可能影響人類終極命運的戰爭,還有最重要的一場戰役沒有打響。

伴著粗暴的大風,銀色飛船從太陽那邊飛回了主星,落在了軍部大樓的平台上。

趙臘月抱著阿大走了出來。

她的衣服邊緣有些微焦,阿大的貓毛也有些微焦,看著有些狼狽。

彷彿寒苦旅人在風雪山神廟裡太過貪戀火堆的溫度。

但她的臉上已經看不到任何疲倦的意味,元氣十足,仙意飄飄,眼睛黑白分明。

阿大在她的懷裡也是東張西望,顧盼自豪,蹭來蹭去,頗不老實。

來到辦公室里,她接過那位陳中校端過來的茶喝了一口。

這杯茶的溫度正好、而且夠淡。

鍾李子去祭司莊園接自己的老師,江與夏去接自己的舅舅,剛好都不在這裡。

世間哪有這麼多的剛好,自然有原因。

「她們不敢見你。」冉寒冬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沒能完成任務,只收了四萬艘戰艦。」

就算有中央電腦與軍方某些本土大佬的幫助,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收服三大艦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不管柳十歲還是青兒都不願意看到太多死人。

趙臘月說道:「夠了。」

烈陽號那樣的戰艦在三大艦隊里都排不上等級,真正的超級戰艦,一艘便可以對付一顆行星,四萬艘戰艦足以橫掃宇宙,更不要說摧毀祖星那邊的行星防禦系統。

趙臘月放下茶杯,望向書桌上的那本書。

那是大道朝天的,李將軍重看的時候剛好看到風過青山,說來就來的情節。

現在他沒辦法再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於是那本書便永遠停留在了那一頁。壓著書的不是普通鎮紙,是兩塊藍色寶石連成的飾物,看著就像蝴蝶的翅膀。

冉寒冬看著這幕畫面,生出很多感慨。

趙臘月坐在李將軍的椅子上,輕輕摸著那隻白貓,不動聲色地毀掉了那個藍色蝴蝶代表的一切。

好像一位女王。

趙臘月把那個藍色飾物拿到旁邊,合上書頁,說道:「出發。」

轟隆巨響。

軍部大樓震動起來。

無數煙塵從地下停車場以及縫隙里濺出,很快便被準備好的設備吸走。

狂風再次粗魯地呼嘯起來,藍色的高溫光焰融蝕掉地下停車場里的一切,經由能量回收系統,去往數十公裡外的郊區熱力集散站,足以供給首都市民眾數年有餘的需求。

白雲從窗外快速墜落。

大樓離開了地面,變成了那艘巨大的戰艦,向著大氣層外飛去。

被震動驚著的民眾來到了街道上,與那些負責維持秩序的軍人、警察一道向著天空望去。

所有人都震撼無語,下一刻或者摘下帽子,或者微微低頭,以為敬禮。

在遙遠的宇宙某處,四萬艘戰艦已經集結,如星辰般靜靜懸在黑色的背景上。

等待著她的到來。

……

……

(2020年上半年的最後一天,我終於成功回到了東北家中……湖還是那個湖,家還是那個家,只是比以前稍微冷清了些,沒有貓奔來迎接了,按時間算,每年這時候家裡就是貓毛滿天飛的畫面,攤手,也看不到啦,以後就多抱抱書里的阿大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道朝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道朝天目錄 大道朝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一杯茶的功夫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