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送人頭

第五十二章送人頭

數百道激光以及高能粒子束就像原始犁耙一樣,在那顆星球的表面梳了一道,所有的小橋流水、白牆黑瓦都變成了渣渣。

那些田園派民眾就這樣死了,化作青煙,與自然融為一體。

那支艦隊的行為當然不合法,毫無人道主義精神,甚至可以說是反人類。

問題是那顆偏遠星球沒有進入序列,根本沒有多少人知道它的存在。

政府、學界還有新聞界不知道這件事,又如何會追究什麼。

那個小姑娘沒有死,她被一位神秘老人收為養女,接受各種教育,繼續投身到田園派的事業當中。

與別的同志相比,她的信念更加堅定,也更加激進,認為人類就是惡的果子,應該被集體毀滅。

至此,她變成了一名恐怖主義分子,在各個星球上殺人放火,無惡不作。

但不管是田園派還是投降派,在星河聯盟沒有任何民意基地,也沒有經濟、科學方面的支持,再瘋狂的意志與殺戮,對一個文明來說也只是小打小鬧。直到最近幾年,在一位身患重病、無法醫治的大富豪暗中支持下,她領導的組織終於有了壯大的機會,並且找到了一個基地——就是這顆度假星。

去年的時候,那位大富豪因病逝世,再沒有人能夠影響到她,她腦海里那個瘋狂的念頭變得越來越真切,然後開始著手將其變成現實。通過某個世家她弄到了一台三級引力場發生裝置,瞞過政府的監控,藏到了巨浪區的海底。她對引力場發生裝置進行了改造,確保其超幅工作的時候,有極大概率能夠造成空間撕裂。

現在她只需要考慮,應該把這個人類滅絕開始之日選擇在哪一天。

就在這個時候她接到了一份來自軍方的訂單,去接待幾位貴客。

她很快便查到了沈雲埋的身份以及那些隱秘的傳言——如果開啟空間裂縫的同時還能殺掉這名聯盟軍方的領袖,哪裡還有比這更美好的事情?她毫不猶豫地做出了決定,便有了今天這場驚天動地的大爆炸以及隨後的這些故事。

……

……

在這個女人的意識里讀完她的一生,井九收回了手指。

女人的眼神有些茫然,下意識里接著說道:「……道你是誰。」

很明顯她根本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知道對方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事。

被井九抱在臂彎里的沈雲埋嘖嘖了兩聲,不知道是嘲弄還是同情。

女人望向那個焦黑一片的腦袋,眼裡流露出厭憎與不甘的情緒,說道:「今天算你運氣好。」

在她想來,如果能在這裡打開一條空間裂縫,引入暗物之海,再把這個軍方重要的大人物殺死,人類社會必然動蕩。到時候她的組織便可以趁勢而起,從而開創一個嶄新的局面。

至於說空間裂縫不斷擴大,局勢失控,人類文明很快便會毀於暗物之海……那些田園派的同志或者會擔心,她可不在乎。所有一切都毀滅了,那才是最完美的結局,就像那年從天空里落下的無數道激光一樣。

毀滅吧,都毀滅吧。

井九沒有再說什麼,抱著沈雲埋的頭向著高空飛去。

那個女人閉上眼睛,身體微微後仰,無聲無息地落入海底的深坑。

他與沈雲埋都離開了,那座承天劍陣自然無法再維持,無數海水破壁而出,瞬間填滿那個深坑,將那道空間裂縫、那台引力場發生裝置的殘骸、那些殘破的機甲與死人,都埋在了海底。

……

……

穿過蘑菇雲範圍不遠,便遇到了一艘武裝輕型戰艦,隔著舷窗能夠看到花溪的臉。

那張小臉上天真的神情被凝重所代替,只有井九才能看到她眼神深處還是那樣的平靜。來度假的除了他們三人,還有857基地的一些教授學者,軍方自然要派人嚴格保護,今天發生事情,花溪便把那艘輕型戰艦帶了過來。

飛入戰艦,井九到備裝間取出一大桶淡藍色的液體倒入桶中,然後把沈雲埋的頭扔了進去。

沈雲埋傷勢極重,正閉著眼睛休息,被嚇了一跳,睜開眼睛罵道:「你想淹死我啊!」

井九面無表情說道:「你沒有肺,也不需要呼吸。」

沈雲埋眯著眼睛,看著淡藍色液體面上的泡沫,問道:「這不是保存液,是什麼?」

井九說道:「無土蔬菜養殖液。」

沈雲埋眼瞳微縮,說道:「你……確定這個可以?」

花溪站在備裝間門口,睜著大眼睛,好奇地看著他們說話。按道理來說,一個人對著水桶里的一個腦袋對話,這幕畫面真的很詭異,但她的眼裡沒有任何害怕的神情,反而覺得很好玩。

井九手指微微用力,把那個桶摁進桌面,指尖輕彈,往養殖液里度了些仙氣,同時帶出幾道劍意開始布陣。

「沒想到你寫書還挺誠實,承天劍確實練的很糟……」

隨著承天劍陣的完成,沈雲埋的聲音越來越低,直至最後再也聽不到。

花溪湊了過去,望向桶里的那個腦袋,嘻嘻笑了兩聲。

沈雲埋大聲罵了兩句,聲音卻傳不出來,只好閉上眼睛繼續養傷。

井九不知為何覺得有些疲憊,坐到了椅子上。

花溪看著他沉默了會兒,說道:「確實有一部分人類里有自毀傾向,不過老鼠也是如此,嗯,其實不止哺乳動物,生命都會如此,很難理解,也很難控制。」

井九說道:「我們不一樣。」

這說的是他、花溪以及桶里的那個腦袋,與那些有自毀傾向的生命不同。

花溪想著桶里那個腦袋從前淚流滿面的模樣,撇了撇嘴,心想那個傢伙自毀傾向比誰都嚴重。

……

……

被夜色籠罩的星球背面,出現一道極大的陰影,直指那座都市。都市裡的人們因為地震而恐慌,都站在懸空噴泉廣場以及草坪上,看到那艘緩緩降落的戰艦,不禁嚇了一跳,紛紛向四周散開。

哪怕是最小級別的輕型戰艦,在行星表面也是個龐然大物,對都市裡的這些建築而言,就像是一座大山。

城市裡根本沒有足夠面積的艦塢,那艘戰艦直接懸停在了酒店的上方。

數十名精銳戰士穿著戰鬥裝甲,從戰艦里飛了出來,在最短的時間裡清場,然後完成布控。

井九穿了身軍裝,只不過沒有戴帽子,手裡提著一個水桶,就像一個正在度假、喜歡海釣的將軍。

如果這幕畫面被民眾看到,被新聞媒體播出去,應該會成為軍方腐敗的有力證據。

走進那間套房,井九揮了揮手。

水族箱里的海水變成一個水球飄了起來,帶著裡面的幾條名貴海魚,如一道水橋般灌進了浴池。

他把桶里的養殖液與人頭倒進了水族箱里,看著滿地凌亂的衣服與工具,還有空氣里殘留的藥劑味道,微微挑眉。

數朵劍火離指而去,瞬間把那些東西燒成了青煙,包括味道本身,卻是極精確地沒有點燃別的事物,包括那床名貴而易燃的蠶絲被。

沈雲埋看著這幕畫面,本想說那是自己的衣服與工具,轉念想著短時間裡自己應該不需要穿衣服了。

……

……

四個小時后,烈陽號戰艦抵達了星球外圍。

緊接著,焦尾號也趕到了這裡。

數百艘輕型戰艦從兩艘戰艦腹部飛出,佔據了整個星球的所有重要位置,宣布戒嚴,進入了事實上的軍管。

戰艦上有完備的維生系統和醫療艙,沈雲埋不用再在水族箱里看著水草的屍體發獃。

井九準備把他送去焦尾號,那是他自己的戰艦,應該比較安心。

沈雲埋卻沒有同意,要去烈陽號。

井九明白他在懷疑什麼。

這個時候,軍方的意見也隨著兩艘戰艦來到了這顆度假星。

李將軍認為基於當前的現實情況,沈雲埋不適合繼續做星核艦隊的指揮官,提名了一個新的人選,問井九有什麼看法。

那個人是西來。

「你有什麼看法?」沈雲埋的聲音有些飄忽,不知道是虛弱,還是別的什麼心理方面的原因。

他確實在懷疑什麼,不然也不會選擇去烈陽號,而不是自己的焦尾號。那個自稱「暗夜女王」的女人,那個田園派組織,那台從某世家處流出來的三級引力場發生裝置,那個病重將死的富翁,那個神秘的老人……

這個故事有些俗套,所以聽著很像是真的,問題是有太多巧合。他和井九這樣的人都不相信命運之類的東西,只相信數學。一件事情巧合過多,概率低到某條線以下,那就不再是巧合,必然有問題。

那麼是誰要對付他?當然對方也有可能是想對付井九,只不過沒想到這個傢伙忽然跑到太陽上去了。

……

……

光柱照亮都市的每個角落,夜空里滿是嗡鳴的機甲引擎聲。

在沒有光的那座酒店頂樓,前來接應的焦尾號艦長和一應下屬軍官,發現沒有等到自己想要見到的人。

夜空里出現一道劍光,瞬間消失,然後在大氣層外的烈陽號戰艦里顯出身形。

戰艦上已經準備好了醫療艙以及相關的物品,安置到了艦首的套房裡,井九提著桶走了進去。

看著緊閉的房門,艦長等人沉默不語,只敢用眼神彼此確認,那個桶里難道真是沈司令的頭?

數百艘輕型戰艦離開了地面,當然沒有忘記順便帶走那些857基地的教授與學者,星球表面起了無數場大風,吹散了雲層。

很多遊客與本地居民,直到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地震、海嘯接著是軍方戒嚴,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

烈陽號戰艦離開度假星,借著遠方那顆高質量伴星的引力做了一次難度極高的加速,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暗的宇宙里。焦尾號戰艦收到了沈雲埋的命令以及軍部的指令,留在星系等待調查,孤伶伶地靜懸在那條濁光帶外圍,看著就像沒有媽的孩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道朝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道朝天目錄 大道朝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送人頭

9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