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一

第六章一

第六章一

軍部大樓確實就是一艘戰艦。

李將軍的辦公室在戰艦的最高處,那裡卻不是戰艦最重要的地方。

依循習慣,艦長指揮室一般都在艦首。

軍部大樓的艦首也有一間特別大的辦公室,與李將軍辦公室不同,到處都擺設著藝術品與各式各樣的花枝、青樹,看著就像是一座園林,根本看不到任何金屬的痕迹。

如園林般的大廳深處,有小溪緩緩淌過。

溪水起處有個小榭,裡面擱著一架古琴。

琴后是位穿著復古白袍的翩翩公子。

在軍部大樓里會有這樣的畫面,這樣的公子,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那位公子生得極美,眉眼如畫,微抿著的雙唇有些薄,卻不顯刻薄,很是迷人。

他的手指修長如蔥,落在古琴的弦上,顯得那般合適,彷彿天生就應該是位藝術家。

庭院里一片安靜,數名穿著軍裝的下屬站在溪水畔,看著小榭里的畫面,緊張的不敢說話,生怕打擾了他彈琴的興緻。

但直到最後,那架古琴也沒有發出聲音,那位公子發出一聲嘆息,收回手指,說道:「去了三艘戰艦,被刀砍了一艘,被劍刺了一艘……這聽著哪裡像是戰艦,完全就是一頭豬。」

那幾名軍人的肩章上綴著數量不一的金星,都是將軍,被這個年輕公子訓斥,卻不敢做任何辯駁。

「遠程監控修復了嗎?」那位年輕公子取出一塊軟巾,仔細地擦了擦手,又對著窗外的天光比了比,滿意地點了點頭。

一名將軍趕緊上前調出視頻,投放到光幕上。

印海星雲的七號扭率通道離主星的距離比較遠,而且當時戰艦受毀太嚴重,修復出來的視頻不是立體,也有些模糊,但足夠看清楚很多事情。比如那數十道劍光透窗而入、穿過那名中年人身體的畫面。

「真沒想到赤松也有如此可憐的一天。「

那位公子看著那些劍光凝成的人影,微微挑眉說道:「這個傢伙確實很強啊。」

「星門基地民生社區那些可能與他見過面的人都已經被逮捕,漩雨公司那邊的調查也已經開始,暫時沒有什麼線索。」

那位將軍請示道:「那個遊戲要不要先叫停?」

那位公子沒有理會,忽然問道:「你們說究竟是他好看還是我好看?」

這是一個送命的問題。

庭院里一片安靜。

「真是無趣。」那位公子望向光幕,說道:「就像這張臉一樣,美則美矣,卻是個瓷偶。」

畫面已經從遠程監控變成了幾天前的空港。

那個藍衣少年站在戰艦出口處,掀了帽子,露出了那張臉。

「用這張臉來換取在聯盟里的名聲,以為這樣就能更安全,不好隨意動你……這個傢伙應該看過一些演義類的,就是天真了些。」那位公子說道:「不過誰讓是自家人呢,不要理他,讓他沉浸在自己想象的故事裡吧。」

幾位將軍很意外,心想這個破繭者居然敢對抗考察、殺死了組織里的極重要人物,按道理必死無疑,公子居然會放過他?這可不符合他的性情,而且自家人又是什麼意思?

「至於調查……有什麼好查的?」

那位公子抬起雙腿,放到那架古琴上,琴弦承重,發出嗡的一聲響。

幾位將軍被嚇了一跳,趕緊站好。

「不就是祭司派又不老實了……歷史總是這樣單調的重複,真是無趣,抓的那些人都殺了吧。」

那位公子忽然聽到了些什麼,起身向庭院外走去。

……

……

軍部大樓每層都有幾個餐廳,還有一間茶館。

冉寒冬在茶館里等人。

很多軍官坐在不遠不近的地方,想要與她說話,或者只是看看她。

通道那邊忽然飄來了一朵白雲。

那是一位穿著白袍的公子。

軍官們趕緊起身以最快的速度離開。

冉寒冬看著來人,神情微變。

……

……

沈雲埋。

武道天賦當世第一。

學識第一。

美貌第一。

自戀也是第一。

十六歲的時候,他被聯盟科學院特召進入前沿研究核心小組,但他只留了半年時間,便覺得無趣,轉身去了第一艦隊。

二十歲的時候,第一艦隊在執行星鏈任務時遇到了暗潮暴發,險些全軍覆沒,全靠他才保留了大部分的實力。

二十二歲的時候,他率領第一艦隊完成了星鏈閉環,立下特等功,受頒星河勳章。

在那次戰爭里,他受了重傷,在天普星療養了十個月,期間閑的無聊,嘗試著進行核動力爐的超微粒子化,並且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憑藉這個研究成功,他毫無爭議地拿到了星辰獎的特別大賞,那時候他才二十三歲。

現在他二十五歲,是星河聯盟軍部的最高級顧問,擁有統帥級別的許可權。

很多人猜測他可能是李將軍當年流失在外的幼弟,之所以不是私生子,是因為他對李將軍的態度毫不恭敬。

沈雲埋看著冉寒冬微笑說道:「在等人?」

冉寒冬說道:「是啊。」

沈雲埋忽然伸手,捏住了她的臉。

冉寒冬也是軍方年輕一代里的強者,有列星境的實力,這時候卻根本避不開對方的手。

沈雲埋慢慢揉著她的臉,就像在揉弄一團泥巴或是一個玩物,漂亮的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等你父親死後,我會來強姦你,到時候你一定要記得反抗噢。」

配合他此時說的話,這畫面顯得極為變態。

忽然,他的手指變得有些僵硬,然後慢慢地、一根一根地依次離開冉寒冬的臉。

他轉身望向戰艦上層。

那裡有間辦公室。

辦公室有個窗子。

窗邊站著一個藍衣少年。

少年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

……

井九隨著陳中校走進了長廊。金屬長廊看似渾然一體,看不到任何縫隙,連焊點也沒有,但他看了兩眼,便看到了金屬牆后的引力場發生器、高能激光柵、還有一些沒有見過的武器系統。就算是他,想直接闖進這個地方也很麻煩。

「你們知道我會來?」他問道。

他與冉寒冬從電梯里走出來,陳中校便認出了他的身份,發出了邀請,明顯早有準備。

陳中校說道:「將軍日理萬機,不確定能不能回主星與您相見,吩咐了我們幾句。」

長廊盡頭是一間看著有些普通的辦公室,只是特別大,然後三面牆的書架上滿滿的陳列著書。紙質書在星河聯盟不算罕見,但用這麼多紙質書來裝飾工作室,與一位人類領袖的地位並不契合,說明這些書是真用來看的。

「我想隨便看看。」井九說道。

陳中校說道:「這也正是將軍的意思。」

井九走到書架前開始看書。

他看書的速度很快,而且只看書的封皮,腳步沒有停下過。

沒過多長時間,他便看完了一整面牆,做出了判斷。

這些書里沒有修道法門與星河科技的結合,也沒有基因優化與修道之間的辯析,只是一些很普通的歷史書籍以及大量的網路。

問題是,他非常熟悉這些書的擺設方式。

適越峰就是這樣擺書的。

辦公桌上也有本書。

他走過去看了一眼,發現是《大道朝天》,書頁翻在風過青山,說來就來那一章,壓著書頁的不是普通鎮紙,而是兩塊圓形藍色寶石連成的佩飾。

可以說是兩個圓,生生不息。

也可以說是無限。

也很像蝴蝶的翅膀。

……

……

「不要查我。」井九忽然說道。

李將軍應該不會查他,但不能保證這個組織不會查他。

他不怕被查,但那艘戰里的幾千名官兵還有星門行星上的那些人,沒道理也被查。

如果今天能夠見到那位李將軍,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沒有見到,他就順手把這件事情辦了。

陳中校沒有想到他會直接提出這個要求,沉默片刻后說道:「這不是我的工作範圍,我沒有許可權。」

井九問道:「誰有許可權?」

這個時候,樓下傳來了一些聲音。

他走到窗邊,便看到了那幕畫面。

冉寒冬的臉被人捏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道朝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道朝天目錄 大道朝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一

8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