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我是來殺你的

第三章我是來殺你的

眾人只知道雪姬這時候遇著了極大的危險。

趙臘月只知道那個危險應該就是神明控制雪姬的方法。

只有井九隱約猜到那個危險真正源自何處,但也不知道是座黑色方尖碑。

不然看到那個金絲鏤空小球里的黑色寶石的第一眼,便會確定沒有錯。

伴著沉重的腳步聲,機器人走了過來。

沈雲埋在控制室里俯視著沈青山,沉默片刻后忽然說道:「你是我爸爸嗎?」

卓如歲扶著柳十歲走過來,剛好聽到這句話,下意識里說道:「小青蛙找爸爸?」

柳十歲問道:「什麼?」

「人類文明童年時期的一本童話書,裡面的小青蛙很蠢。」卓如歲說道。

「我也看過那本書!」沈雲埋惱火說道。

機器人伸出僅存的那隻機械手,穩定地伸到沈青山與井九之間。

宇宙里大概也只有他敢在青山祖師與井九對峙的時候忽然參合進來。

井九沒有說話。

童顏神情微異,心想你就這麼信任他?

沈青山把那個金絲鏤空小球放到了機械手上。

機械手緩慢而無比穩定地上升,來到控制室外。

沈雲埋神情認真地看了半天。

井九嗯了一聲,表示催促。

「我不知道你要的東西是什麼,想來你自己也不知道,但我覺得就是這個。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完美的工藝,簡直是藝術……」

沈雲埋激動說道:「我說的是裡面那個寶石的切割藝術,不是外面這個徒有其表的小球,這個小球上附著的陣法確實也很精妙,但一眼便能看出是朝天大陸的手藝,應該是老頭子自己做的,而且層次與那個黑寶石比起來差太遠了。」

井九喊道:「阿大。」

卓如歲扶著柳十歲走了過來,現在阿大躲在哪裡?

椰林里的一座沙堆忽然散開,阿大帶著一身凄苦與碎沙飛了過來。

沈雲埋的臉上被落了些沙,連連啐了幾口。

阿大頸間系著的清心鈴輕輕擺動,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無數道如清風般的氣息落在了金絲鏤空小球上,以最溫柔的方式將其裹了起來,然後拉至它的頭頂。

一直藏在貓耳里的寒蟬小心翼翼爬了出來。

寒蟬看都不敢看下面的沈青山一眼,緊緊把那個金絲鏤空小球抱在了懷裡。

井九看了阿大一眼。

阿大明白了,輕身而起化作了天邊的一朵白雲。

下一刻,那朵白雲破開大氣層,向著太陽那邊飛去。

……

……

微風輕拂沙灘。

吹不散大家心裡的不解。

所有人都不懂為何祖師會答應井九的條件。

就連親自出手的柳十歲都不懂,心想公子果然永遠不會犯錯。

祖師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你是怎麼想的?」沈青山看著井九問道。

井九說道:「很簡單,她會把那個東西給你,你就會為了她捨棄那個東西。」

這兩句話互為因果。

因果是萬物之間的聯繫。

用稚童的話來說,就是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

你對我不好,我心情就糟糕。

用成人的話來說,你送我百蝶巾,我就送你貓頭鷹。

你愛我,我也總會去愛個誰。

因果就是這麼簡單。

作為媒介的那個東西越重要,二人間的因果便越強大,難以拆散。

那個金絲鏤空小球可以決定雪姬的生死,當然是宇宙里最重要的東西。

沈青山與那位少女之間的因果自然無比強大。

「所有的感情、情緒其實都是熱力學問題,比如孤立系統里的總量不變。」井九說道:「只要雪姬活著,我就保證她不會死,也是同樣的道理。」

「什麼亂七八糟的,聽著居然還有些意思。」

沈雲埋看著輪椅里虛弱的他,臉上滿是佩服的神情,說道:「那等會兒雪姬過來殺了我家老頭子,你不就贏了?這就是躺贏?」

卓如歲糾正道:「是我們贏了。」

沈雲埋不喜歡另一個自己,而且對他在祖星生活了這麼長時間、居然還看了童話書非常有意見,望向沈青山說道:「你也是的,怎麼就答應他了呢?」

祖師會答應井九的條件,自然是因為花溪。

從卓如歲想到花溪,沈雲埋的意見更大了,微酸說道:「到底誰才是你兒子?」

誰都沒有想到,花溪居然也有很大意見。

按道理來說,她這時候不被沈青山感動得熱淚盈眶,至少也要說聲謝謝,然而她卻是面無表情看著他,沉聲說道:「你怎麼變成了如此愚蠢的一個人?」

沙灘上只有她一個普通人。

她這時候流露出來的神態卻比任何人都要高傲。

「陛下已經廢了,那條狗也廢了。」

沈青山看著她認真而耐心地解釋道:「就算他們被那隻白貓帶回來,也無法改變當前的局面,我會把這些人都打死,你再等會兒。」

花溪撇了撇嘴,不再理他,自己去了海邊。

海浪溫柔來回,帶走浮沙,露出了一些貝殼與石頭。

她拎起裙子蹲了下來,用剩下的那隻手開始揀貝殼。

看著很美好的畫面,但她小臉有些蒼白,不知道是斷臂的痛楚,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她忽然看到了一塊微黑的小石塊,眼睛微亮。

那是月亮落下來的石頭,在大氣層里燃燒解體,稜角有些尖,就像小刀一樣。

……

……

聽到祖師與花溪的對話,眾人才知道原來屍狗去了陣眼那邊,想來正在試著解救雪姬,不由多了些擔心。

更令他們擔心的是祖師的那句話——我會把他們都打死。

是啊,這場交易達成了,但這場戰爭還沒有結束。

祖師到底能不能打死在場的這些人呢?

「你怎麼看?」

童顏來到祖星后一直沉默不語,直到這時候才說出第一句話。

彭郎與趙臘月望向柳十歲,只有他與祖師正面較量過。

柳十歲渾身破爛,鬢角被自己的魔火灼了一塊,看著就像剛從燃燒破廟裡逃出來的乞丐。他誠實說道:「如果我真的拚命……大概也就是把命拼掉而已。」

童顏望向彭郎說道:「那除非你再有領悟,或者還有一線希望。」

作為當今朝天大陸的最強者,他是眾人最後的希望。

彭郎謙虛說道:「我在太陽系劍陣里感知多日,祖師劍道境界深不可測,我就算再修兩百年,也及不上他老人家的一根手指。」

卓如歲惱火說道:「現在可不是謙虛的時候!」

沈雲埋幾乎同時嚷道:「你謙虛個什麼勁兒呢!」

兩人對視一眼,彷彿看到了鏡子。

沈雲埋忽然想到還有一位極重要的人物,生出了些希望,對童顏問道:「談真人呢?」

如果不是談真人隱忍兩年,一舉破月,他們根本都到不了祖星。

談真人去了哪裡?他這時候要是參戰,能不能扭轉局面?

童顏沉默不語。他從小在雲夢山長大,很了解談真人。真人沒有留下,表明非常不看好接下來的局面。為什麼不看好,理由也非常清楚。

那是從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沒有解決的問題。

也是大家都刻意避而不談的問題。

——井九隨時會被承天劍控制。

當祖師握著萬物一劍的時候,這個宇宙里有誰是他的對手?

就算雪姬沒有受傷,都不見得能夠擊敗他。

避而不談不代表不知道,童顏的沉默很快影響了其餘人。

沙灘上的氣氛變得有些沉重壓抑,甚至有些絕望。

「要不然取消交易?」卓如歲看了眼花溪,對趙臘月低聲說道:「用這個小姑娘威脅祖師放我們離開祖星怎麼樣?」

趙臘月看了海邊一眼,說道:「他是自己來的,又怎麼會離開?」

卓如歲的視線隨著她望向那邊,好奇問道:「他們在聊什麼呢?」

……

……

按照井九與青山祖師達成的協議,必須等著阿大去了陣眼,確定雪姬與屍狗不會有事,才會解除對花溪的威脅。阿大起雲的速度再快,想要繞到太陽那邊,解決那個複雜的問題也需要些時間,這些傢伙閑的無聊,只好聊天。

海邊的椰林被風拂動,太陽熾烈的光線吞噬了殘缺的月亮,沙灘如金,兩個輪椅被陽光拉出斜斜的影子,也是聊天的好風景。

沈青山看著遠方的太陽說道:「一切都是為了人類。」

井九無力地靠在輪椅里,說道:「我就是人類。」

人類的本質就是重複。

這兩句對話在霧外星系的時候已經發生過一次。

沈青山收回視線,看著他蒼白的臉說道:「你沒有資格代表人類,因為你不是人。」

井九說道:「我是更高級的人類。」

沈青山說道:「修道者以此自況,不過虛榮心作祟。」

井九說道:「二者並不相同,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沈青山說道:「如果你覺得自己是人工智慧,憑什麼說自己還是人類?」

「人工智慧是人類文明為了適應這個宇宙、能夠存在更久而自然產生的進化。」

井九說道:「這是一種延續。」

沈青山說道:「從水母到人類也是一種延續,難道你就是水母?」

話題至此,不管是不是詭辯,總之不好接了。

井九卻回應的很快。

「我是人類文明的一屬,人類文明源自祖星,那祖星從古至今的所有生命就是我。」

——不管是水母還是游魚、蟑螂還是老鼠、雄獅還是老虎,橡樹或是花朵,或者會滅絕在漫長的時間裡,只要他還活著,或者別的任何源自這顆星球的生命還活著,那麼這條生命線便沒有斷,還能繼續沿著時間的線條繼續向前。

存在,就是生命的最高原則。

海風輕拂水面,帶來濕意,讓那些破裂地椰殼表面生出一些露珠。

那些露珠很快便被熾烈的陽光晒乾。

生命就像這樣脆弱,才會不斷進化,以求在深淵般的無盡虛空里能夠存在更久。

井九覺得自己是人類進化到今天最完美的產物。

那麼他就是人類本身,乃至祖星上的一切生命。

沈青山說道:「就算追求終極進化的目標,那個人也應該是平詠佳而不是你。」

「你知道他的來歷,與人類沒有什麼關係,最多就是受了些影響。」井九不等他說話,繼續說道:「這不重要,你可知道為何我飛升之前便開始提前警惕你嗎?」

「倒也不難推斷,只是不想做事罷了。」

沈青山說道:「難道還能是因為畫像里的我太過嚴肅無趣?」

這句玩笑話倒真是無趣至極。井九沒有笑,說道:「我自幼與萬物一是玩伴,一道修道,他說過你是什麼樣的人,而我不喜歡那樣的人。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帶著他一道飛升的方法,他卻忽然跑了。後來我才明白……原來他是怕飛升后遇到你。」

沈青山說道:「所以?」

井九說道:「他現在還留在朝天大陸,也是因為怕你。但我希望他能夠到這片廣闊天地來看看,所以我答應了他一件事。」

沈青山說道:「原來如此。」

井九說道:「不錯,就算你不殺我,我也要殺你。」

……

……

(中午剛起床,便看到姜老師凌晨三點的微信,說大道飄白銀了,我有些懵懂可愛地打開起點讀書,翻了半天也不知道在哪裡,後來還是海棠同學找到了,感謝阿C同學,合十。但就像以前說的,真的沒有必要,啊啊啊啊,這些年靠大家的支持,兄弟我現在真的不差錢,我也沒啥貴的消費~這輩子大概是夠花了,訂閱就非常感謝,打賞真的不用。再次感謝阿C同學以及以前因為不希望大家打賞而從來沒有感謝過的所有打賞過的同學,謝謝你們。另外,姜老師為啥凌晨三點發微信?是因為他每天都晚上八點前睡覺,保證三點起床碼字……真是可怕的醫生朋友啊。他的醫者無眠上架了噢,和前本手術直播間是相似的風格,大家感興趣的話,去看看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道朝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道朝天目錄 大道朝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我是來殺你的

9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