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孩子氣

第一章孩子氣

我要做遠方的忠誠的兒子和物質的短暫情人

……

眾神創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帶著不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我的事業就是要成為太陽的一生

……

太陽是我的名字

太陽是我的一生

(摘選自海子,以夢為馬)

……

……

宇宙里飄過來了一朵雲。

那朵雲潔白無瑕,非常巨大,即便在浩瀚的宇宙里也非常醒目。

太陽系的核心區域已經恢復正常,明亮的光線自由穿行其間。

那也是星光。

星光落在白雲之上,照亮了每一道絲縷,其間隱隱有晶瑩流動。

借著星光里的仙氣推動,那朵白雲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得難以想象,沒用多長時間,便越過了殘缺的月球,抵達了藍色的祖星。

那朵白雲進入祖星大氣層,帶著數道微風,落在了海上。

海水輕輕蕩漾,沒有生出什麼浪頭,也沒有什麼聲音。

微風漸斂,那些飄舞的雲絲也落了下來,垂落至海水裡,被打濕了邊緣。

那朵白雲顯露出真身,原來是只巨大無比的白色長毛貓。

沙灘上有輛輪椅,輪椅里有位老人。

阿大眼瞳里流露複雜的情緒,緩緩低下頭來,向著對方恭敬行了一禮。

它背上如蘆葦叢般的長毛里走出來了一些人。

那些人順著阿大的頸與腦袋形成的緩坡走到了沙灘上。

最前面的也是一輛輪椅。

卓如歲癱坐在沙灘上,看著輪椅里的井九幽怨說道:「這下全完了。」

如果來的只是趙臘月、柳十歲等人,或者還有些希望。

現在那些希望盡數破滅。

因為井九也來了。

前一刻卓如歲的臉色變得蒼白,便是想到了這一點。

井九解決不了承天劍的問題,便會被祖師握在手裡。

祖師握著萬物一劍,還能有誰能戰勝他?

趙臘月推著輪椅向前走去,經過卓如歲身邊的時候說道:「不用擔心。」

卓如歲看著她的背影喊道:「為什麼?」

趙臘月沒有停下腳步。

卓如歲注意到她的身邊有個小姑娘,明顯是個普通人類,不禁有些困惑。

柳十歲走到卓如歲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辛苦,然後解釋了趙臘月的話。

「如果公子沒有信心,怎麼會來這裡?」

卓如歲心想還真是這個道理,以井九的性情,如果解決不了承天劍的問題,哪裡還會來祖星,只怕早就已經逃到了宇宙盡頭,甚至有可能跑到暗物之海里。

彭郎也走了過來,對卓如歲點了點頭,臉色很是冷峻。

卓如歲在朝天大陸的時候與他接觸不少,知道他是個溫和、老實的傢伙,很少見到他這般的神情,不由很是吃驚,問道:「你沒事兒吧?」

彭郎盯著遠方的那輛輪椅說道:「有事。」

雪姬不能有事,不然他怎麼向妻子交待?

如果雪姬真的出事,他必須做些從來都沒有做過的瘋狂的事。

沙灘上的腳步聲還在響起。

「有完沒完?不會連元曲那個沒用的也來了吧,難道你們就不怕全軍覆……」

卓如歲有些惱火地轉身望去,聲音驟停。

因為他看到了一張稚氣猶存的臉。

童顏說道:「你還沒死,不錯。」

卓如歲面無表情說道:「你怎麼還沒死呢?」

童顏說道:「我這就不是來死了嗎?」

說完這句話,他繼續向前走去,加入了那個只有寥寥數人的隊伍。

……

……

趙臘月推著輪椅來到沙灘那邊,鬆開雙手,向後退了三步。

井九靜靜看著對面輪椅里的老人。

霧外星系一戰時,青山祖師曾經以神識顯於宇宙之間。

除了那次,他只在小樓里看過祖師的畫像,也沒有認真端詳過對方。

祖師臉上的皺紋極深,雙腿乾瘦,如行將就木的普通老人。

當然,他的情形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蓋著毯子,臉色蒼白,無力地歪在輪椅里,看著就像時日無多的病人。

微冷的風從海面上吹了過來,落在他的臉上,引發了他的咳聲。

——咳聲、呵欠、笑容以及暗物之海的孢子是最容易感染的幾樣事物。

祖師握手成拳,放在唇邊也咳了幾聲。

他是青山宗的開派者,也是人族修行界的第一位飛升仙人。

井九也不用多說。

毫無遺問,他們是青山宗乃至整個人類修行界最了不起的存在。

是人類修行歷史的開端與現在的巔峰。

這兩個神仙般的人物,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居然都是這副虛弱的模樣。

他們見面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相對而咳。

海畔的風聲忽然變大。

與咳聲無關,只是阿大變回了原來的大小。

它用極快的速度、極小的動靜躥到了卓如歲的身後,視線落在不遠處的那堆沙子上,似乎隨時準備鑽進去,藏起來。

海風不停向著空出來的地方湧入。

一個破爛的機器人從天空里落了下來,發出啪的一聲脆響,落進了海里。

喀喀響聲里,機器人艱難地從海里站水起,向沙灘走來,一路不停地罵著髒話。

來到沙灘上,它扯掉已經完全無用的左機械臂,向著卓如歲砸了過去。

卓如歲揮手把那根機械臂震飛,柳眉倒豎,罵道:「哪裡來的怪物!」

阿大知道沈雲埋是要砸自己,但哪裡會解釋。

沈雲埋聽童顏說過很多次卓如歲,看了此人一眼,沒有說什麼便轉過身去。

卓如歲還待再罵幾句,阿大趕緊傳過去一道神識,解釋了一下沈雲埋的身份。

知道這個機器人居然就是祖師唯一的兒子,卓如歲神情微變,心想這要吵起架來,在輩份上很是吃虧,還是等祖師死後再說。

沈雲埋用意識打開控制室的隔板,望向遠處的輪椅喊道:「老頭兒,我來了!」

青山祖師看著那個自己都快不認識的腦袋,說道:「來了就認真看。」

沈雲埋聞言微怔,然後大怒說道:「你還以為自己有資格教我嗎!你以為你是……」

不待他把話說完,祖師淡然說道:「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當成太陽。」

沈雲埋使了個眼色,說道:「你聽到了我說的話?」

祖師說道:「你聲音那麼大,很難聽不到。」

「就像小時候那麼吵。」花溪補充道:「好在現在不怎麼喜歡哭了。」

沈雲埋沒好氣道:「姑姑,能不能不要提這些事了?」

聽著這番對話,卓如歲覺得有些怪。

彭郎與柳十歲沒有什麼反應,趙臘月與童顏則是對視了一眼。

這是他們第一次聽到沈雲埋這樣稱呼花溪,或者說那位少女祭司。

沈雲埋接著說道:「如果你不把自己當成太陽,做這些事情做什麼?」

「在很多很多年前,大概是遠古文明的中早期,神明還是一個凡人的時候,曾經見過一個妄人,那個妄人便喜歡用太陽自喻,結果最後死在了一個太陽里。」

青山祖師說道:「我就算再不賢明,也懂得吸取教訓。」

花溪說道:「這故事是我告訴你的。」

卓如歲再也忍不住了,在遠處說道:「你是捧哏嗎?」

沈雲埋回頭看了他一眼,心想童顏說的還真沒錯。

花溪自然不會理會卓如歲,看著祖師說道:「快點兒。」

祖師看著她的眼睛,彷彿望向最深處的那個靈魂,問道:「你可還好?」

花溪面無表情說道:「你覺得我這樣能叫好嗎?」

明知那位少女祭司存在的年頭要比祖師更久,眾人還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就連柳十歲與彭郎都聽出了一些問題。

花溪這個小姑娘對著祖師說話的語氣非常冷漠,不客氣,就像訓小孩一樣。

祖師對她的語氣則是非常溫和,而且非常關切。他連自己唯一的兒子都能放逐到宇宙盡頭,看著兒子只剩一個腦袋也毫不動容,為何會如此關心花溪?

「是你做的?」青山祖師感知到了花溪大腦里的那幾道劍意,望向趙臘月說道。

趙臘月嗯了一聲。

青山祖師說道:「很多人都覺得你行事衝動,鋒芒太盛,剛極易折,哪裡明白這本來就是你修的道,若不如此便不是你了。」

沙灘上的人都學過青山劍道,他一眼便能看出是趙臘月的劍意,除了自身在劍道上的造詣,更多的是對宇宙萬物的了解與掌握。

趙臘月說道:「您既然了解我修的道,就請不要亂來。」

她修的是九死不悔的劍訣。

井九死她都可以接受,遑論其餘。

沒有人能阻止她的殺心。

如果祖師出手,她便會殺了花溪。

問題在於,修道者修本是生死道,能夠飛升成仙,必然早就已經想明白了這些事。

想要用同伴的生死威脅一名修道者,根本沒有可能。

「這真是很孩子氣的想法。」

祖師說道:「不過修道之人就是應該有些孩子氣。」

孩子氣有時候就是赤子心。

衝動執拗有時候就是天真熱血。

大道應該獨行,但不是獨木橋,有很多方法都可以抵達彼岸。

但不管是哪一種,到最後都會有天真爛漫的那一面。

沈雲埋、卓如歲如此,童顏看著老謀深算,亦是如此。

柳十歲如此,趙臘月如此,彭郎更是如此。

火星上駕舟的雲師、抱著李將軍痛哭的陳崖,皆是如此。

就連血魔老祖赤松真人,又何嘗沒有這一面?

這大概就是不忘初心。

也可以理解為道法自然。

那井九呢?

他當然也有天真的時刻。

比如他不喜歡晨光,不喜歡春雨,提到柳詞便生氣。

再比如,此刻他在這裡。

他可以不來。

太陽系劍陣正在崩解,他只需要在火星上等著最後的那一刻。

就像談真人那樣,以月為鍾毀了陣樞后,立刻便飄然遠去。

那時候,龐大的艦隊就可以殺入太陽系,摧毀祖星。

祖師的神識再如何強大,仙軀不復,自然也是死路一條。

這是最安全、最穩妥,也是他最可能選擇的方案。

問題在於,雪姬那邊怎麼辦?

所以他來了。

別人自然也隨著來了。

這真的很孩子氣。

他接著做了兩件更孩子氣的事情。

他看著祖師問道:「怎麼稱呼?」

誰都想不到,他開口第一句話居然就是問這個。

卓如歲心想,你就算想繼續偽裝成那個藍衣少年,能不能演的更好些?

沈雲埋心想,你就算想裝傻充愣、下刻扮豬吃老虎,能不能演的再好點?

只有祖師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稱呼很不重要,但在某些時刻又非常重要,因為那代表著彼此之間的關係,以及是否認可那種關係。

「叫我名字就好。」祖師看著他平靜說道:「沈青山。」

從這一刻開始,你就不是青山弟子。

對我來說,你就是萬物一。

井九說道:「井九。」

從這一刻開始,我不認可你青山祖師的身份以及輩份。

對我來說,你就是對手。

然後他做了第二件孩子氣的事。

「我要控制雪姬的方法,或者說控制那個東西的方法。」

井九看著沈青山說道:「然後我會離開,讓你活著。」

……

……

(本月第一章,本卷第一章,也是最後一月,最後一卷的第一章,我是有存稿的人,還是要爭取二十一號準時完本,另外說這幾句廢話主要是怕有讀者朋友又覺得我數學不好,數漏人什麼的,沒有沒有……只是在玩情節而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道朝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道朝天目錄 大道朝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孩子氣

9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