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番外100】團聚,一胎兩寶

第692章 【番外100】團聚,一胎兩寶

靈芝在仙宮見到了許宗主、雷尊者以及大護法三人。

三人如今都是仙界的紅人,在仙界擁有自己的洞天福地,又因著曾經「撫育」過喬薇薇的關係,倍得仙尊看重,此番赴宴,得到的坐席也比尋常上仙要靠前一些。

靈芝一路走過大殿,在眾人驚艷的注視下來到了三人的席位前。

「宗主,師伯,師父。」靈芝客氣地打了招呼。

雷尊者摸了摸一頭濃密烏黑的長發,笑道:「靈芝來了啊,你師父念叨你半天了。」

靈芝忙又給大護法行了一禮。

大護法微笑著拍了拍身旁的墊子。

靈芝走過去,跪坐在了墊子上。

許宗主隔著雷尊者與大護法,望向靈芝道:「怎麼沒看見小慕兒?」

靈芝無奈一笑:「本是要打他過來,門口又碰上相熟的玩伴,玩去了。」

「啊。」許宗主失望地挑挑眉,好歹自己也養了那小傢伙這麼多年,來了也不知道先見見他,難道那些才見了幾次面的小仙童比他還親嗎?

靈芝瞥見了許宗主的神色,心知宗主吃味兒了,忙輕聲道:「我去叫他。」

大護法拍了拍靈芝的手:「別理你家宗主,他自己等急了會去找的,你把小慕兒拽過來,小慕兒該哭了。」

許宗主板起一張臉道:「這是什麼話?本宗主發現,飛升后你對本宗主越來越放肆了!」

大護法抿了抿唇,忍住笑意,小聲嘀咕道:「中域第一翹。」

許宗主瞬間炸毛了,四下一看,壓低音量咬牙道:「大護法!」

這稱號是打哪兒傳出去的已不得而知了,許宗主起先死活沒明白這頂第一翹的帽子是怎麼扣到他頭上的,畢竟他又沒長尾巴,對吧?

一直到飛升前一年,他下山捉妖,從那貓妖口中才聽到了全部真相,他可是沒活活氣死。

那時原本按照他的修為還不能這麼早飛升的,可為了擺脫這羞恥的稱號,他愣是突破了極限,一年功夫便飛升了仙界。

「不許給我說漏嘴!聽見沒有?!」許宗主威脅。

大護法哦了一聲。

許宗主撣了撣寬袖,起身去找他的寶貝小「孫孫」了。

望著他瀟洒威武的背影,雷尊者古怪地摸了摸下巴:「大家已經改口叫仙界第一翹了,他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許宗主挺了挺驕傲的小翹臀,一板一眼地邁出大殿了。

「嗤~」雷尊者搖了搖頭。

靈芝看了他一眼,忽然道:「師伯,你掉了一根頭髮!」

雷尊者忙摸上腦門兒,果真摸下了一根斷髮,他肉痛得一陣抽抽:「何首烏!何首烏!」

靈芝拿起桌上的一截何首烏:「給。」

……

殿外,正與一群仙童打得火熱的小慕兒讓雲燁給叫住了。

小慕兒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雲燁:「叔叔,你是誰呀?你找我有事嗎?」

雲燁一眼看出了他的本體,這小傢伙,簡直與自己小時候一模一樣,膽大包天的女人,竟撒謊說這不是他兒子?

不是才怪了!

聽著自己兒子喊著自己數數,雲燁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雲燁決定了,不論靈芝願不願意,他都要認回兒子。

「你叫……小慕兒?」雲燁聽見仙童們這麼稱呼他了。

小慕兒點點頭。

雲燁抬起如玉修長的手,輕柔地撫了撫他發頂:「小慕兒,叔叔有話對你說。」

小慕兒哦了一聲:「你說吧。」

「其實叔叔是你……」

「哎呀!小慕兒!你在這裡呀!我可找到你了!」

雲燁話未說完,被一名憑空出現的魔修打斷了。

這魔修不是別人,正是魔族大長老的親傳弟子,他曾有幸在中域見過靈芝一次,為靈芝的容貌氣質所傾倒,自此對靈芝窮追濫打,他知道靈芝有兒子,但他不介意。

魔修溫和地看向面前的小傢伙,一臉笑意地說:「還記得我嗎?」

小慕兒搖搖頭:「叔叔,我們見過嗎?」

魔修一本正經道:「當然見過了,我是你爹呀!」

雲燁的眸光唰的一下沉了!

他還沒死呢,就有人敢冒領他兒子了?!

雲燁看向了小慕兒,兒子,你千萬別信他!我才是你爹!

小慕兒睜大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魔修:「你真的是我爹嗎?」

魔修拍拍胸脯道:「當然了,我難道還會騙你嗎?你也不想想自己是誰,放眼六界,有誰敢騙你嗎?」

就沖著靈芝與魔族少主的這層關係,仙尊與魔尊都是她的後台,因此六界之中,還真沒什麼人敢跑去坑騙靈芝母子,魔修也因是魔族大長老的親傳弟子,才多長了幾個膽子。

「你真的是我爹哦?」小慕兒問。

雲燁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傻小子!他不是你爹!我才是!

魔修看也沒看雲燁一眼,撫摸著小慕兒粉嘟嘟的小臉蛋道:「是的,我就是你爹,我來找你們母子了,從今往後,都讓我來照顧你們,好不好?」

雲燁簡直要控制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了!

「好哦。」小慕兒道。

雲燁:「?!」

傻小子,你這智商到底隨了誰?!

魔修高興壞了,小傢伙都開口叫他爹了,想必靈尊者不會再拒絕他的提親了吧。

「兒子,我們去找你娘吧!」魔修興奮不已地說。

小慕兒把手中的孔明鎖遞到了他的手上:「等等,你先拿著。」

魔修不知小慕兒想做什麼,但還是開開心心接過了。

下一秒,小慕兒自背後抽出了一根魔尊送給他的狼牙棒,對著魔修的腦袋嘭的一聲砸了下來了!

雲燁當場石化。

小慕兒抓著狼牙棒,跳起來,梆梆梆梆地砸在魔修的身上。

不過眨眼功夫,魔修便被打成了豬頭。

魔修是屁滾尿流地逃走的……

雲燁簡直看呆了,暗暗給兒子豎了個大拇指,小傢伙看著呆呆傻傻的,沒想到這麼聰明,一眼便看出對方是假冒的。

教訓得好!

真好!

不愧是他兒子!

「話說,你是怎麼看出他不是你爹的?」雲燁含笑看向兒子,想到兒子的表現,他高興得都快合不攏嘴了。

小慕兒瞪圓了眸子:「咦?他不是我爹嗎?」

這下,換雲燁驚訝了:「你難道以為他是嗎?」

小慕兒點點頭:「對啊,他是我爹我才揍他嘛,誰讓他當初都不要我,還欺負我娘親!」

雲燁瞬間感覺自己的膝蓋中了兩箭!

小慕兒又道:「對了叔叔,你剛剛要和我說什麼來著?你是我什麼?」

雲燁看著兒子手裡寒光閃閃的狼牙棒,膽寒地咽了咽口水:「……沒、沒什麼。」

……

歷經一百年的尋找,就在仙尊壽辰當晚,魔尊總算找到了破解封印之法。

所有人,連同仙尊在內,紛紛打壽宴上趕了過去。

魔尊拿著一塊五光十色的玉石道:「這是玉魂石,只要把它的玉髓融進碧空鏡,便能破除心魔的封印。」

許宗主忙道:「那還等什麼?快把薇薇和小修救出來啊!」

魔尊將玉魂石交給了清水真人,這種寶物需要天地間最精純的力量才可以提煉出最強大的玉髓。

「慢著!」就在清水真人打算催動靈力之際,仙尊扣住了他的手腕。

仙尊神色凝重地看向他:「我給你提個醒,沒有活物能在碧空鏡里生存那麼久,你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或許已經……已經不是當初的樣子了。」

大護法難過地仰了仰頭。

清水真人握緊玉魂石道:「不論薇薇變成什麼樣子,她都是我和青鸞的孩子。」

魔尊點了點頭。

仙尊深吸一口氣,拍了拍自家師弟的肩膀:「動手吧。」

清水真人催動了自身的靈力,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玉魂石五光一閃,一道至純的玉髓破體而出,這玉髓早早地開啟了靈智,不甘為人所用,離體後轉身就逃!

魔尊打出一絲魔氣,輕輕鬆鬆地裹住了潛逃的玉髓。

玉髓掙扎無果,被魔尊化作能量,滴入了碧空鏡。

碧空鏡的封印果真被解開了。

魔尊第一個飛入了碧空鏡,清水真人緊隨其後,很快,仙尊與靈芝等人也挨個進了鏡子,然而令眾人目瞪口呆的是,裡頭根本沒有喬薇薇與神王印的影子!

秦靈兒的也沒有!

許宗主結巴了:「人、人、人呢?」

……

萬峨峰,層巒疊嶂,山清水秀。

半山腰坐落著兩處清雅別緻的小院,其中一座小院的小水池中,一朵精緻的小冰蓮安安靜靜地開在水裡,一條威武霸氣的小胖龍在小冰蓮的身邊游來游去。

遊了一半,身體猛地扎進水裡,漂亮的小龍尾甩起一片水花,濺了秦靈兒一臉。

秦靈兒黑著臉抹掉臉上的小水珠,蹲下身來,摸了摸面前的小冰蓮,露出一抹清淺的笑:「還是你乖。」

小胖龍扭著圓滾滾的小龍身遊了回來,變成了一個粉雕玉琢的兩歲小女娃。

小女娃看上去不到兩歲,小臉兒粉嘟嘟的,眼睛大大的,粉嫩可愛得不像話,胳膊腿兒宛若蓮藕一般,一節一節的,胖嘟嘟,圓滾滾,動一動,肚子上的小肥肉能盪出一圈水波紋。

小女娃撇嘴兒道:「寶寶也很乖!」

秦靈兒抱懷,挑眉睨了她一眼。

「功課做完了?」

「沒有。」

「法術練完了?」

「沒有。」

「飯菜吃完了?」

小胖舒眼睛一亮,點頭如搗蒜:「吃完了!」

秦靈兒登時炸了毛:「你又吃完了?!那是全家的!我做了一整天呢!」

小胖舒低下頭。

秦靈兒危險地問道:「現在還覺得自己乖嗎?」

小胖舒委屈巴巴:「不乖。」

秦靈兒直起身,無奈地嘖了一聲,自顧自地喃喃道:「比你娘還能吃,到底隨了誰?又得去做飯,真是!」

秦靈兒鬱悶地走掉了,太著急的緣故,忘記帶走一籃子洗好的漿果了。

小胖舒看著紅彤彤的小果果,口水一陣橫流。

「我我我……我就吃一個。」

小胖舒在籃子邊坐下,肉呼呼的小手抓了個又亮又紅的小果果,張開紅嘟嘟的小嘴兒,吧唧咬了一口。

在小胖舒看不見的地方,池子里的小冰蓮慢悠悠地晃到了邊兒上,冰晶般的小蓮葉一伸,將半籃子漿果掃進了嘴裡。

小胖舒第一個,忍不住又去拿第二個:「呃……唔?」

籃子里的果果好像少了?

小胖舒看了看手中的小果果,腦袋沒轉過彎來,繼續開吃。

小蓮葉再次一伸,將剩餘的一半漿果也掃進了嘴裡。

等秦靈兒做好飯回來時,籃子里的漿果已經一顆都不剩了。

小胖舒還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啜著手裡的果核,而小冰蓮已經安安靜靜地泡回池子里開花了!

這一晚,小胖舒又被「訓」得好慘。

另一座金光閃閃的別院中,一磚一瓦、一桌一椅皆以純金打造,暮光的照射下,說不出的富麗堂皇。

最奢華的主屋中,冥修與喬薇薇結束了一整日的修鍊。

二人盤腿坐在地板上,額角滲出細密的薄汗。

冥修收回最後一絲神靈之力,睜開眼,看向面色紅潤的喬薇薇,溫柔地說道:「可感覺好些了?」

喬薇薇舒展了一下筋骨,點點頭:「好多了。」

冥修仍不放心,拉過她的手腕,三指搭上了她的脈搏,一邊診脈,一邊滿意地嗯了一聲:「氣息全都平穩了,果真是痊癒了。」

一百年前,他們被雪蘭伊的心魔封印在碧空鏡,本以為必死無疑,索性豁出去,拜了堂成了親,誰料洞房花燭當晚,神魔之體的結合引動一股巨大的能量。

天際裂開一道黑漆漆的口子,二人不知那路究竟會通往何方,可總比坐在碧空鏡等死強。

臨走前,二人自心魔手中奪回了秦靈兒的肉身與一縷殘魂。

進入通道后,三人便來到了這處山清水秀的地方。

這裡似乎並不屬於六界,冥修嘗試了無數的法子,都只能堪堪回到碧空鏡中。

可碧空鏡並不適合生存,一番思量后,冥修決定留在這裡。

那時,秦靈兒傷得很重,二人前前後後花了十年才總算治癒了秦靈兒的傷勢,喬薇薇付出的代價巨大,她為了給秦靈兒修復殘魂,耗費了大量的魂力,導致她一度變不回冰蓮之體,生育兩個小萌寶時,情況也一度十分危急。

好在一切都過去了,喬薇薇的傷勢也徹底痊癒了。

不是冥修攔著,喬薇薇都想化神小魔龍,天上地下地兜一圈了。

喬薇薇眨巴著水汪汪的眸子,難掩欣喜地問道:「我以後是不是都不用再修鍊了?」

冥修把玩著她柔弱無骨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親:「嗯,不用了。」

喬薇薇的龍尾巴吧嗒一聲跑出來了,在身後興奮地晃了晃。

冥修捉住她的龍尾巴,連尾帶人拽進了懷中。

喬薇薇穩穩地坐在了他的腿上,睜大一雙清泉般動人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

那勾魂的小模樣,撓得冥修一顆心都酥酥麻麻的了。

冥修撫摸著她柔軟的腰肢,曖昧的眼神,幾乎要將她溺斃了:「傷好了,是不是該給孩子們添個弟弟了?」

喬薇薇害羞地抿了抿唇,壓下翹起來的唇角,輕輕地點了點頭。

冥修忍俊不禁地笑了:「我說什麼都照辦?這麼讓我胡來的?」

喬薇薇躺在他臂彎里,臉頰紅艷艷的,像是敷了上好的胭脂。

冥修一把將人壓在了身下:「這麼招人疼,讓人想客氣都不行。」

喬薇薇害羞地說道:「那你別客氣。」

冥修的心口滾過熱浪,恨不得立馬將她嵌入身體,狠狠地疼愛一番。

他這麼想,便也這麼做了。

夜色溫柔,他也極盡輕柔。

可就二人漸入佳境,漸漸有些意亂情迷之際,屋頂轟的一聲塌了!

清水真人與魔尊從天而降。

望著從天而降的爹娘,小倆口的身軀瞬間石化了——

魔尊大人的面色沉了:「相公,大砍刀呢?」

清水真人的眸光冷了:「娘子,轟天炮呢?」

冥修唰的閃了出去!

再進屋時,手裡多了兩個洗澡洗到一半的小萌寶。

他一人懷裡塞了一個!

看著懷中光溜溜的小萌寶,輪到清水真人與魔尊石化了!

這小子趁他們不在做了什麼,怎麼連小崽崽都出來了?!

冥修趁二人不備,拉著喬薇薇的手,一溜煙兒地閃出了大門口。

清水真人一手抱著小胖舒,一手拔出四十米大砍刀,殺氣騰騰地追了出來:「臭小子你給我站住!我今天不宰了你,我就不叫清水!」

……

小茅屋內,重傷的卓瑪自昏迷中緩緩地醒來,看著給自己喂葯的清雋少年,唇角一勾,問:「我叫賀蘭傾,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喬崢。」少年紅了臉。

(本番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2章 【番外100】團聚,一胎兩寶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