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暗之鋒刃

第十一章:暗之鋒刃

開闊的停機坪上,貨物已裝載完成,工作人員在為運載飛船做最後一次整體檢查,以免運輸途中出現紕漏。

蘇曉此時正處於偽裝狀態,與其他公司警衛一同,持槍保持警惕。

這次用先古面具偽裝,蘇曉發現一件事,他之前在龍學院偽裝成宮廷騎士,進入偽裝狀態后,他感覺全身就像被一層似虛似幻的霧層包裹,在外人眼中,這霧層就是宮廷騎士的全身鎧甲等。

這次的偽裝,有了質的變化,並非是之前那種被霧層包裹的感覺,而是真的構成了警衛的單兵戰鬥裝甲,這單兵裝甲呈偏黑的迷彩色,頭盔、面罩為密封結構,搭載了空氣過濾系統。

無論怎麼看,這都有點超出偽裝的範疇,而是像擬真鎧甲,如果說先古面具真的成了「爹級」器物,那麼它的偽裝狀態,是否能將一個人的所有能力都復刻?

蘇曉有種感覺,這面具自己留不久,因他是滅法者+獵殺者,天生和爹級物品犯沖,屬於爹級物品最不待見的那種人。

原本蘇曉認為,能使用先古面具很長一段時間,現在看來,他低估了爹級潛質器物的成長速度。

蘇曉沒感覺虧,眼下是能用一天,就用一天,他沒在先古面具上投入成本,首先,這面具是貝妮尋寶找到的,用於與其融合的無面,其實也沒成本,炸曙光樂園時,不小些把無面人·佩特·佩伯個炸死了,才獲得的這東西。

運載飛船的側舷門打開,化為樓梯狀,最先登上飛船的,是幾名身穿西裝的男女,以及一名身穿帝國軍裝,戴著軍帽的嚴肅男人,他的神情緊繃,一看就是不善言談之人。

預定中,這次來的應該是處刑者,處刑者雖強大,但更傾向於是帝國的兵器,一旦落敗,他們體內的能量核心會爆炸。

眼下來的明顯不是處刑者,氣質都不同,處刑者更傾向於死士,眼下來的這位,強大是沒錯,但那種孤傲、冰冷的氣場,不是處刑者能擁有的。

這位軍官身旁,是名笑容滿面的中年微胖男人,對待其他人,年輕軍官都是無視,包括面對兩名公司高層,他都不太理會,反而是面對一旁的中年微胖男人,也就是一名公司經理,這位年輕軍官的態度卻不錯,有時還會擠出個微笑,這讓一旁點頭哈腰的兩名公司高層,甚是艷羨。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這名公司經理的女兒,和這位年輕軍官的關係特殊,只因年輕軍官太忙,兩人才遲遲沒能結婚。

這名年輕軍官名叫萊茵·戈德,被譽為帝國之手,眼下雖只是校官銜,但這已經是麾下沒有艦隊能達到的最高軍銜,對於萊茵·戈德而言,軍銜更多是代表性,以及方便出入某些場合。

最先登上運載飛船的十幾人,除了萊茵·戈德與其未來岳父,還有作為技術員的未婚妻,剩餘的幾人,則是公司的三名王牌僱員,以及兩名公司中層。

這次的運輸很重要,公司自主開發的C5N2型超導體,截止到今天才完成首批量產,付出的代價外人無法想象。

本次的運輸、交接,按常理說,公司的三名王牌僱員護送就綽綽有餘,潘多拉星的敵對勢力只有蟲族,蟲族來搶這次貨物的概率很低,以蟲族的網路水平,不可能竊取到本次的運輸隊的情報。

萊茵·戈德的加入,不說是加農炮打蚊子,但也是沒太大比較,此等級別的護送,出動這種人物,屬實有些誇張了。

考慮到本次運輸隊的負責人是萊茵·戈德上校的未來老丈人,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萊茵·戈德的到來,也讓運輸計劃有了改變,例如應該安放在貨倉的「裂變型重力炸彈」被撤下,無論怎麼看,這次的貨物運輸,背後都牽扯著其他事,例如政治立場、高端科技談判等。

一行重量級人物登上飛船后,才輪到一眾警衛登場,大部分的故事中,要是發生意外,這些警衛不是為了凸顯反派有多殘忍的炮灰,就是一個個有槍不開去送人頭的雜兵。

蘇曉上了運載飛船后,在尾艙兩側背靠壁的座椅落座,並效仿其他警衛那樣,繫上安全帶。

飛船引擎的轟鳴聲傳來,乘坐尾艙的體驗感不太好,直到完全升空才平穩下來。

坐在附近的幾名警衛低聲笑談著,他們在談論本次工作結束后,去哪裡嫖,有些則操控面罩收縮起,點燃香煙吞雲吐霧。

蘇曉靠坐著小憩,這次偽裝成小嘍啰,動手前就得安分點,一個小嘍啰哪有那麼多戲。

這個運輸隊的航程總計3小時10分,蘇曉準備在1小時后動手,根據凱撒的情報,整艘飛船可以分成四個部分,駕駛艙、前艙、中艙、尾艙。

前艙是萊茵·戈德,公司經理·沃密斯,以及公司三王牌所在的區域。

中艙最大,是存放貨物的敵方,這裡總計守著52名帝國士兵,至於最後面的尾艙,則是129名公司警衛。

說的不好聽些,這些警衛就是來打醬油的,是公司表現出的態度而已,真正核心的守備力量,還是萊茵·戈德上校,以及公司三王牌,最後是52名帝國士兵。

前艙由蘇曉負責,中艙是巴哈為主力,布布汪輔助,至於尾艙內的警衛們,則由布布順便收拾掉。

到時布布汪會黑掉飛船的中控系統,以及警衛們的單兵裝甲,然後打開飛船的尾艙門,操控警衛們的單兵裝甲,讓他們像下餃子一樣,突突突的跳飛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忽然,嘈雜聲從前艙傳來,之後整艘飛船一震,刺耳的警報聲出現。

蘇曉向通往前艙的走廊看去,有十幾名收到命令的警衛,已經衝過去。

看到這一幕,蘇曉猜到一種可能,遇到同行了,有其他人也盯上了這艘運輸飛船。

蘇曉剛準備有所行動,上方閃爍的紅色警報燈熄滅,急促的警報音也平息,白色燈光重新亮起,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沒一會,一名滿臉晦氣的公司中層走進尾艙,他有點不耐煩的說道:「你,你,還有你們幾個,跟我走。」

這名西裝筆挺的公司中層撂下這句話,轉身向旁廊走,見此,警衛隊長試探性問道:「頭兒,我們這次是去?」

「哪那麼多屁話,讓你跟著,就趕快。」

公司中層顯然是被觸了霉頭,瞟了眼警衛隊長后,低罵了聲晦氣后,走在前方。

「你們幾個,快點,別愣著!」

警衛隊長的語氣粗橫,顯然是也想找人撒氣。

蘇曉解開X形安全帶,起身跟著前方的幾名警衛向前艙的方向走,他要去看看發生了什麼,如果機會合適,就動手,反正也起飛近50分鐘了。

穿過略有逼仄的旁廊,蘇曉抵達寬敞明亮的前艙內,這裡不僅有長沙發、按摩椅等,還有個開放式小酒吧。

血腥氣蔓延在此,蘇曉向來源看去,幾具屍體躺在地上,這幾人都穿著帝國士兵的作戰服,他們的脖頸軟趴趴,就像裡面的骨頭全被打碎了般,有人偽裝成士兵,想控制住這艘飛船。

蘇曉環視周邊,公司三名王牌僱員在吧台前喝酒,附近,兩名公司中層用通訊器在說著什麼。

另一邊的四人方桌旁,坐著名年輕軍官,也就是萊茵·戈德,他對面是名中年胖男人,以及一名穿著飛船技術員衣著,神情略微驚慌的女人,這女人不是那種頂尖的漂亮,但看著很舒服,自然、氣質乾淨,是娶老婆的首選。

除這些人外,還有三名預料之外的人,這三人都是契約者,分別是凱因與他的兩名團員。

這兩名團員中,有一名梳著馬尾辮的壯男,他名叫阿隆,是凱因的副團長,兩人一個法坦,一個力坦,每次都沖在最前面,是英靈殿的兩大靈魂人物,

最後一人,是名黑絲長腿御姐,這一看就是魅力系,她往那一站,公司的三名王牌僱員眼睛都要冒火了。

凱因能參與到本次的事件,說明他在帝國與公司陣營,都已經混到風生水起,畢竟是一個大型冒險團的團長,當然不是簡單人物。

「不自量力。」

阿隆對地上的屍體啐了口痰,這看似是在侮辱,其實並不是,阿隆在試探,在場還有沒有這些劫匪的同夥,只要有人氣息稍有波動,他的領域就能感應到。

「你們幾個,收屍。」

之前領路的公司中層留下這句話后,神情小心的走到年輕軍官身旁,低眉順目的解釋著。

年輕軍官,也就是帝國之手·萊茵·戈德,並沒在意這些,他剛從戰場上退下來沒幾天,這種突發事件,他早就習慣,戰場比這殘酷太多,這次的護送任務,和度假一樣。

萊茵·戈德看著對面臉色略有蒼白的未婚妻,這位鐵血軍官給自己的女友倒了杯熱水。

「嘶嘶~,各位,注意聽我說,你們是傻嗶。」

飛船的播報內,突然傳來這樣一句話,前艙內的眾人都是一愣。

沒人注意到,正假意要收屍的蘇曉,不知何時,已悄然到了三名公司王牌僱員附近。

正在吧台前喝酒的三人,聽到巴哈的播報后,三人都知道事情不對,他們快步向中艙的方向走。

三人到了蘇曉兩米內時,蘇曉解除先古面具的佩戴,他的樣貌陡然恢復,身上的單兵裝甲等,消失到無影無蹤。

一把黑色短刀出現在蘇曉手中,此短刀名為【暗黑行者】,一把有深淵特性的武器。

這把短刀有兩大核心特性,1.如單次攻擊所造成的傷害,高於敵人最大生命值上限的20%,將導致敵人立刻死亡,且立即恢復使用者100%生命值。

2.持握此武器后,每秒損失5%最大生命值,並且至少要30秒后才可解除裝備佩戴,在此期間,無法以除此武器外的任何方式,恢復生命值。

公司的三名王牌僱員不好對付,況且還要在短時間內擊殺,換句話來講,這三名王牌僱員,就是公司勢力最強的三人。

蘇曉解除先古面具的瞬間,暗刃已出現在他手中,這把飄散著黑色煙氣的武器,下一瞬就從一名公司王牌僱員的耳下沒入,從另一側的太陽穴上方刺出。

這名叫傑里傑的王牌僱員,臉上剎那間浮現巨大的驚恐,他的雙眼化為漆黑。

短刀一刺即抽離,一縷血珠被拖拽到空氣中。

『刃道刀·時!』

咚~

一股衝擊擴散開,蘇曉挺身向前,俯身躲過前方的王牌僱員側掄的一拳,手中暗刃上刺。

噗嗤~

刀尖從這名王牌僱員的天靈蓋探出了瞬間,他臉上除了不敢置信,沒其他神情,想來,他從沒想過自己會這麼簡單且突然的暴斃。

在第二名王牌僱員倒下途中,蘇曉已到了第三名王牌僱員的身前,這名叫克羅的王牌僱員,此時可謂是肝膽俱裂。

他當然了解自己兩名同事的實力,如果不是公司給的待遇太優厚,他們三人根本看不上公司。

可現在,他的兩名同事就這樣突然暴斃,這讓克羅忽然找回還弱小時的恐懼,他語氣極快的喊道:「我不是公司的……」

克羅是真的怕了,強者的尊嚴早就被扔到臭水溝,其實也難怪他如此,就算是作為帝國之手的萊茵·戈德,此時也是面色微變。

時的領域內,王牌僱員·克羅的速度慢了一大截,蘇曉一腳傾向力透的直踹,這一腳不追求破壞了,而是速度與力量穿透。

嘭!

王牌僱員·克羅被一腳踢出破綻,就在他全身無力的即將單膝跪地時,蘇曉手中的暗刃,已從他側顎的位置刺入。

王牌僱員·克羅甚至感覺到冰冷刀鋒刺穿她的舌頭,直入腦髓,之後他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蘇曉從敵人頭顱內抽離暗刃,噗通、噗通、噗通三聲,三名王牌僱員這次先後倒地。

【你已擊殺王牌僱員·傑里傑】

【你已擊殺王牌僱員·莫·法胡。】

【你已擊殺王牌僱員·克羅】

【你已連殺公司三大王牌僱員,你獲得18.7%世界之源。】

【你獲得2829枚靈魂錢幣。】

【你獲得不朽級寶箱·貪婪之念。】

……

從擊殺獎勵能看出,三大王牌僱員一點都不弱,其實力,大概率是四生惡鬼那一級別,可眼下,他們在須彌之間就被蘇曉全部格殺,這就是深淵特性裝備的強大之處。

「凱因,你們去貨倉,這裡交給我。」

蘇曉沉聲開口,對面被他三連殺震懾在當場的凱因,聽聞此言后,臉頰狠狠抽動了下。

凱因身旁的魅力系黑絲御姐,更是頭皮發麻,她前有一尊殺神,後有帝國之手·萊茵·戈德,這站位是升天位啊。

「你放屁,戈德,我們聯手滅了他。」

凱因的副團長阿隆高喊,儘可能格擋開迎面扣來的黑鍋。

空間波動陡然在阿隆身旁傳來,他一踏腳下地面,導致整艘飛船都為之一震,以龍影閃突襲而來的蘇曉,被應聲震退。

「呸!老子可是坦系!還有,你們才是傻嗶!」

阿隆獰笑著說完這句話,可在突然間,他眼前一花,身體一陣無力,略有刺痛的麻木感從他脖頸傳來,他抬手一摸,摸到一把插在他脖頸的短刀柄。

對於八階主坦,被一道刺穿脖頸,最多算是重傷,但阿隆心中有股寒氣升騰,方才這刀不僅有真實傷害,還有高額的靈魂傷害,一刀刺入脖頸這等要害部位,他的生命值滑落一截。

「皮外傷而已……」

噗通。

阿隆撲倒在地,雙眼化為漆黑色暴斃,一旁全身魔能涌動的凱因,錯愕了下,他輕踢了下阿隆,說道:「阿隆,別玩了,起來!」

輕踢了兩腳,凱因就發現不對,其實他已經感知到,只是有點不怎麼相信,一名八階頂尖行列的坦系,被一刀給秒了?講笑話也沒有這麼講的。

「凱因,你要,背叛我嗎。」

蘇曉抬手,刺在阿隆脖頸上的短刀自行抽離,飛回到他手中。

凱因單手擋在身旁的黑絲御姐身前,團中經常傳兩人有一腿,實際上並沒此事,凱因會照顧每名團員,這是他享受團長權利的同時,也要承擔的責任。

凱因快速判斷眼下的情況,身後的帝國之手·萊茵·戈德的確強,但因為這次運輸,涉及到兩個家族的通婚,以及更多政治立場,所以萊茵·戈德的未來岳父與未來妻子,都參與到本次的運輸隊中。

凱因能確定,萊茵·戈德首要的事,不是和他一同對付敵人,而是保護未來岳父與嬌妻。

對面,手持暗刃的蘇曉,猶如索命的死神,強到已經不講道理,甚至讓凱因有點懷疑人生,他聽聞過斬首的夜很強,但那最多是超·八階,眼下卻是,對方殺八階頂尖坦系,就像殺雞一樣簡單,這特么哪裡是超·八階。

其實凱因誤會了,蘇曉有這麼不講道理的攻擊手段,主要是因為手中的暗刃,這由深淵六件套打造出的暗殺武器,攻擊性能屬實強悍,正面戰鬥的話,這武器不如斬龍閃,單是瘋狂損耗生命值,就註定這不能作為主武器。

凱因還想到一點,本次出現此等事件,肯定要有一個背鍋的,讓帝國之手背鍋?單是想象也不可能。

所有在凱因看來,眼下這事是躲不過了,他發現,這不是在向他扣鍋,而是他早就不知不覺間,成了鍋中人。

「艹!」

凱因展現儒雅隨和后,拽著手下撞穿飛船艙壁,撤了。

前艙內只剩四人,蘇曉手中的暗刃收起,他拔出腰間的斬龍閃。

只能說,這不愧是能被超級加倍三次,之後又被凱撒來了個王炸的世界,這世界的階位上限,絕不是單純的八階,比如對面的帝國之手·萊茵·戈德,就給了蘇曉威脅感。

蘇曉與萊茵·戈德同時消失在原地,他們再次現身時,已彼此相距不超兩米。

當!

長刀與鐵拳相抵,火星四濺,一股衝擊擴散開,導致周邊的艙壁上濺起電火花,艙內燈全部爆開,舷窗的玻璃崩裂,大風呼呼的吹進來。

蘇曉不認為自己已立在八階之巔,八階向九階晉陞的跨度,比預想中更大,之前在樹生世界內遇到的物理傳教士·安德森,其實力,就與蘇曉現在的程度接近。

眼下,蘇曉又遇到一個類似的,對方名為萊茵·戈德。

嘭的一聲,氣浪擴散,蘇曉挺刀將萊茵·戈德震退,對面這傢伙是力量、速度型,實戰經驗強的離譜,對方的一雙黑色合金手臂,就算對上斬龍閃,也不落下風,想來是帝國投入了大代價,為萊茵·戈德所打造。

撕拉~

萊茵·戈德手上已殘破的皮手套破碎,他解開軍裝的頭兩個紐扣,眼中的神采不同了,他已經很久、很久沒遇到對手,眼下偶遇的這名強敵,是要他賭上性命才能對付,這種鮮血都開始沸騰的感覺,讓他久違。

「戈德。」

虛弱的聲音從萊茵·戈德身後傳來,聞聲,萊茵·戈德一踏腳下地面,他未婚妻與未來岳父所在的船艙區域崩離,隨著他未來岳父的驚呼聲一同落下。

「回見。」

萊茵·戈德反身躍下飛船,兩聲震爆后,他已單手抱著自己的嬌妻,而未來岳父,他另一隻手中拎著呢。

巴哈從貨艙內飛出,門剛開,裡面的血腥味飄出,在貨艙內靠前側的空地上,躺滿了帝國士兵的屍體。

無論是布布、巴哈、阿姆,還是貝妮,它們的戰力,或是各自擅長的領域,都在逐漸成長,這是蘇曉很久之前弄到的潛力激活許可權,簡單而言就是,每次世界結算時,蘇曉得到的綜合評價越高,布布、阿姆、巴哈、貝妮在屬性強化大廳得到的潛力激活就越強。

「老大,和凱撒提供的貨單一樣,C5N2型超導體一共150公斤,生命礦石2.7萬公斤。」

如果將生命礦石按公斤計算的話,那就是1公斤=10個單位=100點生物能,2.7萬公斤生命礦石換算后,是270萬點生物能。

不愧是公司,單次出手的生命礦石,就有這麼一大筆,此等數量的生命礦石,讓蘇曉確定一件事,蟲族陣營的礦脈開採能力,和公司完全比不了。

運載飛船在全自動駕駛,也就是布布汪操控著,蘇曉剛要聯絡布布汪,就感覺有什麼東西輕撞了自己的腿一下,隨即,布布汪出現在他的視線內。

「去預定地點投放。」

「汪。」

布布汪叫了聲,開始快速咬牙,請不要笑,它不是在咬空氣,這是巴納小人族給布布特製的輸入器,狗爪操作鍵盤或控制面板,多有不便,考慮到布布汪的拆家能力頂尖,因此它的巴納小人族朋友們,給它弄了這套看著像牙套,實際上是輸入器的裝備。

蘇曉激活自己的滅法天賦·獵影,下一秒,周邊即將飄散的本源能量湧來,被他的吞噬之核吸收。

一排技能列表出現在蘇曉的視線中,他的獵影能力效果簡單粗暴,擊殺敵人後,可奪取敵人的能力,之後以吞噬之核吞噬掉這能力,將其轉化為魂能,存著用於提升青鋼影與青影王。

蘇曉選了種王牌僱員的「肉體強化Lv.70」能力,以吞噬之核將其吞噬,他已經發現,吞噬這種增幅體魄的能力,所得的魂能更多,之前擊殺灰紳士后,就選錯了。

很快,吞噬之核內攝取的本源能量轉化為魂能,並存起來,魂能儲備達到337%,能提升3級青鋼影,或是1級青影王。

運載飛船超負荷飛行十分鐘后,蘇曉讓布布汪卸貨,直接在高空開貨倉,向下面投物資。

看著一個個金屬貨箱被投下,沒一會打開大小不一的緩降散,蘇曉接過巴哈遞來的一捆炸彈,扯開拉環,將其丟到飛船里側,之後他從前方的破口內躍出。

咚!

爆炸從後方傳來,蘇曉下落沒多遠,一隻惡魔焰龍飛來,將他載到背上。

下方的密林內,一個個合金貨箱剛落地,就被孢子坦克吞入其中,當運載飛船落地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時,孢子坦克與惡魔獸們已經撤走。

……

三小時后,新星城,負責與本次「M7級別重型運輸飛船」接軌的控制所內,戴著耳機的工作人員們一言不發,前面的熒屏上,畫面是一堆神態各異的狗頭,但沒人敢笑。

得到消息趕來的桑德將軍,神色淡然的看著大熒幕,全然不顧一旁幾名滿腦門汗的公司人員,道:「這就是公司的保密措施?好啊,好。」

留下這句話,桑德將軍帶上秘書出了控制所,回到主艦的辦公艙內,剛進門,身上還有硝煙味的萊茵·戈德起身。

「坐。」

一頭花白精悍短髮的桑德將軍抬了下手,萊茵·戈德是他一手培養起來的,從兩人相同的姓氏,以及相近的名字就能看出,這兩人有親戚。

「說說吧,這次是因為什麼失手?因為你那寶貝未婚妻?」

「嗯。」

萊茵·戈德直接點頭認了,失敗就是失敗,無論用什麼理由去解釋,那也是失敗。

「這次我們的對手是誰?」

桑德將軍點燃一支煙后,把香煙盒與打火機一同丟給對面的侄子。

萊茵·戈德拿起金屬打火機,啪的一聲打著火苗,目光灼灼的說道:「這次的對手,是帝國三等重刑犯,庫庫林·白夜。」

……

當晚6點,大本營母巢前。

蘇曉看著最後一合金箱的生命礦石被倒進母巢的裂口內,之後轉化為生物能,這讓己方的母巢內儲備的生物能,達到了274萬點。

除了這一大筆生物能外,蜘蛛女王答應的高利貸,也已經在路上,算算時間,今晚7點錢,肯定到了。

如此一來,母巢內儲備的生物能,將達到424萬點,培育精英惡魔獸的話,能培育84800隻,培育惡魔焰龍,則能培育1060隻。

考慮到這次的目標是去打主和派·蓋伊,從而奪資源……咳,不對,是為蜘蛛女王報仇雪恨。

蓋伊蟲巢是八階蟲巢,周邊分部著各類蟲族防禦高塔,或是其他類的防禦型建築,如此一來的話,培育大量惡魔獸進攻,似乎是更好的選擇,惡魔焰龍的話,目標太大。

可如果論攻堅,84800隻僅有近戰的惡魔獸,不如飛行單位,且能噴吐龍焰的惡魔焰龍。

一個構想在蘇曉腦中出現,就是能否將惡魔焰龍提升到精英單位?

不要忘記,蘇曉用於戰爭的稱號,不止【戰爭領主】一種,他還有作用於精英單位的【太陽領主】,這稱號一直鑲在太陽之環內吸收信仰之力,這麼久以來,塞爾星與樹生世界內持續輸出的信仰之力·太陽,全被這稱號吸收。

這稱號提升八星沒可能,但蘇曉估計,這稱號大概率已提升到了七星。

蘇曉的想法是,能否以【太陽領主】對惡魔焰龍進行加成,讓其成為太陽焰龍,要是能有1060隻太陽焰龍的話,去錘蓋伊蟲巢絕對是手到擒來,太陽火龍焰了解一下。

這個設想雖然有點魔鬼,卻在蘇曉腦中揮之不去,他走進蟲巢,將太陽之環與太陽領主稱號都取出,外加得到沒多久的霸主級裝備【收集者】,開始測試構思是否能成。

就在這時,巴哈飛進蟲巢內,道:「老大,蜘蛛女王帶著手下的蟲族們來了。」

「嗯,去請進來。」

「好嘞。」

巴哈醞釀了下情緒,找到招待債主的感覺后,向外飛去。

片刻后,經棘拉重新涉及與構成的巢室內,生物燈將這裡照的透亮,蜘蛛女皇喝了口紅茶,對於這種飲品,她甚是喜愛。

「白夜領主,不要忘記一星期後的還款,你應該知道,得到后,也要付出。」

蜘蛛女王收起了欠款契約,這份有契約之力的借條,是她有恃無恐的原因。

蜘蛛女王逐漸顯露爪牙,這也是她願意拿出15萬個單位活性礦石的原因,她要不斷從蘇曉這邊收利息,直到將蘇曉這處大型礦脈掏空。

「沒問題。」

蘇曉回答的很乾脆,他沒打算還,當然乾脆。

「聽說你之前潛入帝國那邊的計劃不順利?」

聽到蘇曉這話,對面的蜘蛛女王面色一僵,提這事,等於在她傷口上撒鹽。

「我這邊收到了些秘密情報,關於是誰背叛你。」

「誰。」

蜘蛛女王眼中殺機盡顯,實際上,她心中並未太在意蘇曉的話。

「是主和派的蓋伊。」

「她?哈哈哈,白夜領主,不是我看不起蓋伊,她沒那膽子。」

蜘蛛女王輕笑著,彷彿聽到什麼荒謬的事。

「我這的情報比較確切,放心,我會酌情處理,你這次肯借款給我,是很大的人情,我會還。」

這『人情』,蘇曉當然會還,最晚明早,他就會出動,去揍主和派的蓋伊,名頭是為蜘蛛女王報仇。

蜘蛛女王都聽懵了,她有點搞不清,難不成到了現在,對方還沒發現她借出的是高利貸?

「好,我等你還著人情。」

蜘蛛女王笑的意味深長,如果這世上有能重來的機會,不久后的蜘蛛女王,一定會收回這句話。

「一言為定。」

蘇曉露出笑容,笑容和善,不知怎麼的,對面的蜘蛛女王突然心中一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輪迴樂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輪迴樂園 輪迴樂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暗之鋒刃

9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