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異樣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異樣

鐘聲響徹,廣場周圍的氣氛瞬間高漲。

楚天陽的身影,出現在了廣場中央,源氣涌動間,雄渾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府試規矩,一如既往,每院各出四人,可自由挑戰,打敗對方四人,即可取而代之。」

「各院參賽者,現在上台!」

隨著楚天陽的喝聲一落,頓時各院之中有著一道道身影疾射而出,在那漫天的歡呼聲中,落在了那府試台上,受那萬眾矚目。

甲院這邊,人員早已定好,正是周元,蘇幼微,楊載,宋秋水四人。

「加油!」甲院眾多學員高聲呼喊。

周元四人對視一眼,也是一點頭,身形一動,掠上了府試台,他們所在的台次,乃是位於順數第二層,而在那第一層上,赫然便是以齊岳為首的四位乙院之人。

齊岳負手而立,在其身旁便是柳溪,而此時的他們,都是居高臨下的望著位於下方平台的周元等人。

「這院首台,今年還是我們乙院的,我勸你們還是別有這指望了。」齊岳盯著周元,眼中滿是寒意,淡淡的道。

周元聞言,也是一笑,道:「多虧了你送的那一個玉靈瀑修鍊時辰,不過我想你們齊王府財大氣粗,自己掏腰包也能培養人,所以應該不會在意。」

齊岳臉皮微微抽搐了一下,在那玉靈瀑中輸給了周元,搞得他最近在乙院聲望極差,好不容易收攏的人心,也是散了許多。

「哼,有什麼得意的,等此次府試之後,你們就得徹底失去甲院的名銜,到時候這些東西,依舊是我們的。」齊岳身旁,柳溪冷笑道。

「究竟誰輸誰贏,現在說恐怕早了一些。」蘇幼微平靜說道。

「你是什麼東西?也配與我說話?」柳溪不屑道。

蘇幼微眼眸微垂,道:「在這台上,身份不代表什麼,若是輸了,反而只是平添笑話而已。」

柳溪眼皮一跳,咬著牙道:「牙尖嘴利的丫頭,待會你若是落在我的手中,看我怎麼料理你!」

「那你也要小心了,上次的事,我也想要在這裡,與你好好計較一下。」蘇幼微那美眸中,同樣是有著冰冷之色湧現出來。

「就怕你沒那本事!」

戰鬥尚未開始,雙方已是火花十足,劍拔弩張。

周元四人,在平台上的蒲團上盤坐下來,他微眯著眼睛看了一眼齊岳,柳溪身後,那裡也有著兩名身材高壯的少年,周身隱隱有著源氣波動浮現。

「那兩人一個叫曹凌,一個叫范武,都是乙院中的佼佼者,如果沒猜錯的話,恐怕他們兩人也都打通第六脈了。」蘇幼微在周元身旁輕聲說道。

周元微微點頭,多看了那兩人一眼,因為隱隱的,他似乎是感覺到這兩人氣息有點異樣波動。

「咚咚!」

隨著眾院的參加者上台,那鐘聲愈發的密集,最後伴隨著一道急促悠長的鐘聲響起,府試終是正式開始。

「丁院李通,挑戰丙院吳劍!」

「戊院柴炎之,挑戰丁院孫青!」

「……」

當鐘聲落下的那一瞬間,頓時一道道低喝聲響起,緊接著便是有著一道道人影掠出,落在了空曠的石台之上。

「我先去試試。」甲院這邊,楊載率先站起來,然後他目光鎖定了乙院那邊的曹凌,沉聲喝道:「甲院楊載,挑戰乙院曹凌。」

在那院首台上,名為曹凌的少年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掠至那石台上。

楊載也是掠上石台,對著曹凌抱了抱拳。

有著裁判落至台上,看了兩人一眼,然後便是揮手喝道:「開始!」

嘭!

當裁判喝聲剛落時,楊載兩人的身形便是同時暴射而出,同時有著低喝響起:「開六脈!」

兩人都是六脈的實力,所以都沒有半點留手的打算,一出手,便是開六脈,催動全力。

一縷縷源氣光流纏繞在兩人的身體上,拳腳呼嘯時,連空氣都被震破,凌厲而剛猛。

砰!砰!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兩道身影糾纏在一起,拳影呼嘯,彼此都是毫不留手,直往對方要害處招呼,看上去倒是兇險異常。

「他們的實力倒是相差不多。」蘇幼微凝眸看著,低聲說道。

周元微微點頭,兩人都是開六脈的實力,實力不相伯仲,想要分出勝負,就得看誰的源術更強以及戰鬥意識更敏銳了。

他的目光看向齊岳所在的方向,卻是發現後者正面色詭異的盯著場中交手的兩人,當即眉頭一皺,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轟轟!

場中,楊載與曹凌的戰鬥愈發的白熱化,不過,誰都未曾發現,那曹凌的眼睛,則是在此時微微的赤紅了一些,那體內湧出來的源氣,也是多了一絲狂暴,沉重剛猛。

這種變化,楊載感受得最為的清楚,頓時壓力大漲,好幾次的硬碰,他都有了被壓制的跡象。

「怎麼會這樣?」楊載心中驚疑不定。

「給我滾!」

而伴隨著楊載身形的遲滯,那曹凌眼中紅光涌動,暴躁的聲音傳出,猛的一記猛虎掏心,猶如猛虎出籠,一拳就將力竭的楊載轟得倒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嘩。

廣場中頓時響起連片的嘩然聲,誰都沒想到原本不分上下的局面,怎麼突然間楊載就落敗了。

周元眉頭緊皺,在先前的那一瞬,他隱隱的感應到,那曹凌體內的源氣有著異樣的波動,變得更為的狂猛與凶暴。

在那院首台上,齊岳則是笑眯眯的望著這一幕,然後目光轉向周元的方向,眼中掠過一抹陰冷之色。

這一次的府試對於他們齊王府極為的重要,所以就算是使勁任何手段,他都不會讓周元有半點的機會。

「接下來我去。」宋秋水俏臉凝重,站起身來。

「小心一點。」周元輕輕點頭。

瞧得宋秋水出戰,齊岳看向那范武,淡淡的道:「你去。」

范武站起,直接是掠上高台,宋秋水也是緊隨而來。

雙方沒有任何的廢話,在裁判的喝聲剛落時,雙方便是直接打開六脈,源氣湧入體內,澎湃的力量,流淌在四肢百骸。

兩道身影暴射而出,腳下的石磚盡數的龜裂。

周元緊緊的盯著場中交鋒的兩人,正如之前一樣,雙方的實力差距不大,自然鬥起來也是不分上下。

不過…當戰鬥時間推移下去,周元眼神猛的一凜,因為他再度感應到了,那范武體內的源氣,開始隱隱變得狂暴起來。

轟轟!

范武攻勢凌厲,每一拳都是蘊含著狂暴的源氣,源氣震碎了空氣,發出低沉的音爆聲。

「結束了。」齊岳瞧得這一幕,淡淡的道。

喝!

范武咆哮一聲,聲如驚雷,竟是震得地面都是一抖,那蘊含著雄渾源氣的一掌猶如颳起風暴,排山倒海般的轟向了宋秋水。

砰!

宋秋水雖然竭力阻擋,但那股力量卻是強得根本無法抵禦,一聲悶哼,便是倒飛了出去,直接被震出了石台。

於是,整個廣場周圍,驚嘩聲再度響徹而起,因為這甲院,竟然就直接兩連敗了…

高台上,周擎的面色也是在此時變得有些難看起來,而那齊淵,嘴角則是掛著高深莫測的笑容。

周元死死的盯著那范武,片刻后,他眼光一閃,緩緩的道:「我知道他們搞什麼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元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元尊 元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異樣

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