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得授機緣

正文 第十章 得授機緣

腦海中的洪鐘大呂聲,在持續了好片刻后,方才漸漸的消退,而周元也是能夠感覺到,那篇名為「混沌神磨觀想法」的鍛魂術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不過此時並非是感悟的時候,所以周元睜開了雙目,對著眼前笑眯眯的黑衣老人恭敬的行了一禮:「謝師父賜法。」

他能夠隱隱的感覺到,不管是那一道引氣術還是鍛魂術,應當都不是凡品,眼前的黑衣老人,雖然神秘,但的確是賜予了他一道大機緣。

黑衣老人擺了擺手,躊躇了一下,忽然伸手入懷,取出了一支約莫尺許的黑筆來,那黑筆猶如青銅所鑄,其上色彩斑駁,彷彿歷經歲月之感,給人一種滄桑之氣。

不過黑筆略顯黯淡,不復光澤,似是失了靈性一般。

黑衣老人磨挲著這支黑筆,似有些不舍,但最終還是遞給周元,道:「這就算是為師給你的見面禮吧。」

周元恭謹的接過這支黑筆,黑筆入手,略有些沉重,他望著筆身上的古老紋路,隱隱的感覺到一種凌厲的氣息。

「這是源紋筆?」周元好奇的道。

「它既是源紋筆,又是一件源兵。」黑衣老人笑道。

周元一愣,有些疑惑,源紋筆乃是用來刻畫源紋特用的媒介,而源兵則是用來戰鬥所用,兩者應該是不同的分類,怎麼會匯聚於一身?

而且,手中這支黑筆,看上去頗為脆弱,如何用來傷敵?

「嘿,倒是被小瞧了。」黑衣老人瞧得周元的神情,不由得笑道:「此筆名為天元筆,曾經是一件聖源兵。」

「聖源兵?!」周元倒吸一口涼氣,目瞪口呆的望著手中那斑駁古老的黑筆,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在這天地間,源兵自有等級,大致分為普通,玄,天,聖四等,而據周元所知,他們大周皇室最強的源兵,就是其父王手中的九炎槍,可那也只不過是一柄上品的玄源兵而已。

而傳說中那些聖源兵,皆是擁有著無法形容的力量,足以焚山蒸海,引得世人垂涎而畏懼。

然而現在,周元手中這支看上去沒什麼力量的斑駁黑筆,竟然會是一件聖源兵?

「老夫說了,它曾經是聖源兵。」黑衣老人輕嘆一聲,道:「這天元筆隨老夫征戰無數,但卻在一次戰鬥中,被重創至毀。」

周元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是一件被毀了的聖源兵。

黑衣老人瞧得周元這表情,不由得沒好氣的道:「你這小子真以為老夫小氣到給你一件破爛貨嗎?這天元筆雖說被重創,但它畢竟是聖源兵,還殘留著靈性,只要你將其日夜溫養,說不定能夠讓其逐漸恢復。」

「哦?」周元驚奇不已,這聖源兵還能夠搶救?

黑衣老人指著黑筆,道:「看見這上面的九道源紋沒?」

周元低頭,只見得那黑筆斑駁的筆身上,隱隱有著九道古老複雜的源紋若隱若現,只不過太過的黯淡,難以察覺。

「這九道源紋,代表著天元筆的力量,有朝一日你能夠將九道源紋盡數點亮,那麼它就能夠恢復到聖源兵的力量。」

「怎麼點亮?」周元饒有興緻的道,若是能夠將這聖源兵恢復力量,那對於他而言,無疑會有著極大的助力。

「呵呵,簡單,天元筆有靈,你若是能夠以源獸之魂餵養,自然是能夠令其力量漸漸恢復。」

「當然,品階越高的源獸之魂,效果越高。」

「而至於這天元筆如何成為兵器與人對戰,等你將其第一道源紋點亮時,自會知曉。」黑衣老人笑眯眯的道。

雖然知道將這天元筆恢復到聖源兵的層次肯定不會簡單,但周元還是輕輕點頭,天元筆在其指尖靈活的轉動一圈,他再度沖著黑衣老人笑道:「那就多謝師父賜筆了,只是到現在,弟子還不知道師父名諱呢?」

黑衣老人聞言,淡笑道:「蒼淵,這是為師的名字,另外為師還有兩個弟子,算是你的師兄,若是以後有緣的話,或許能夠相遇,若是無緣,也就罷了。」

蒼淵說完,也就不再搭理周元,而是轉過頭,望著青衣少女,後者貝齒輕咬著泛著水潤的嘴唇,明眸微垂,眸子中有著一些將要分離的哀傷之色。

自從她記事起,便是與蒼淵生活在這裡,對於她而言,蒼淵無疑是她最親近的人,所以,即便是以她這淡泊心態,都是有著感傷。

「唉,痴兒,人生哪有不散的宴席。」蒼淵輕嘆一聲,然後他沉默了一下,忽然從懷中掏出一塊玉佩,玉佩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其上隱隱有著一朵九瓣火蓮在燃燒,每一朵花瓣都呈現不同的色彩。

「夭夭,我知道你有很多想要問我的,不過現在並不是時候,拿著它,未來若是有機會的話,或許你就能知曉。」

「另外,如果當玉佩火蓮燃燒起來時,一定要小心,那是因為他們要找上你了!」

「他們是誰?為什麼要找我?」夭夭急聲道。

她的心中,滿是謎團,他們是誰?為什麼她記事起便是與黑爺爺獨自生活在這裡,猶如是在躲避著什麼一般。

蒼淵沉默了下來,他並沒有回答夭夭的問題,只是將玉佩輕輕的放在夭夭的手中,然後才看向周元,沉聲道:「周元,切記,不要讓夭夭解開封印,動用源氣,不然的話,定會引來災禍。」

周元心頭微震,目光看了一眼夭夭眉心間若隱若現的光紋,原來,那竟然是一道封印,如此說來,夭夭並非是不能動用源氣,而是因為,被封印了...

只是,為何要這麼做?

周元的心中有些疑惑,不過他明智的沒有多問,眼前的蒼淵與夭夭,無疑都是極為的神秘,在他們的身上,應當有著另外的故事。

而且,那種層次的故事,以他現在的能力,恐怕還沒資格知道。

「師父放心,我記住了。」周元認真的道。

蒼淵點點頭,道:「日後你在修鍊上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夭夭,她跟隨我這麼多年,早就將為師底子掏空,當然,這得看她高不高興。」

周元聞言,頓時眼睛有點明亮的看向一旁的青衣小姐姐,原本他還擔心獨自修鍊會出岔子,哪想到這個小姐姐如此深藏不露,看來日後要多討好一下了。

然而青衣小姐姐還沉浸在分離的感傷中,根本就沒空理會他這邊。

「你們走吧。」

蒼淵拍了拍青衣的小手,然後緩緩的道。

「現在就走?」周元一愣,這也太雷厲風行了吧?

「就現在,立刻走!」蒼淵沉聲道,聲音都是多了一絲嚴厲。

周元不再說話,他敏銳的感覺了出來,蒼淵這應該是在趕他們走,想來此處將會發生某些事情。

蒼淵袖袍一揮,只見得茅屋之前的地面上,塵土飛揚,緊接著便是有著古老的紋路浮現,仔細看去,那顯然是一道道高深莫測的源紋。

這些源紋,與周元來時那座石台上的源紋,顯然是一模一樣。

周元瞧得蒼淵的眼神,便是快步上前,走入那一道道源紋所組成的圖形中,而青衣少女則是抱著那名為吞吞的小獸,怔怔的望著蒼淵。

「去吧,以後未必沒有再見之日。」蒼淵擺了擺手。

青衣少女眼眶微紅,但她終歸沒有做出哭哭啼啼的姿態,而是對著蒼淵深深彎身,然後步入源紋圖中,站在周元的身旁。

蒼淵見狀,立即屈指一點,只見得周圍那一道道源紋頓時爆發出光芒,光芒匯聚而來,最後迅速的將周元與夭夭覆蓋。

「周元,記住你答應為師的承諾,一定要保護好她!」

光芒充斥眼球,就在空間扭曲的時候,周元聽到了蒼淵那低沉的聲音,那聲音中,彷彿還有著一絲懇求。

「師父請放心!我承你傳法之因,自當接下護佑之果!」

周元閉上雙目,心中喃喃道。

茅屋之前,光芒大盛,狂風大作,下一瞬間,周元與夭夭的身影便是憑空消失而去,唯有著地面上的源紋,還閃爍著光芒,但在持續了一會後,也是徹底的湮滅,不留絲毫痕迹。

蒼淵望著兩人消失的地方,也是神色中有些哀傷,輕聲道:「周家…果然如那老傢伙所說,老夫還能再收一個弟子,只是未來如何,也得看他自身的造化了。」

他搖搖頭,便是收起了情緒,緩緩的倒在躺椅上,輕輕的搖晃著椅子。

整個天地間,一片安靜。

這種安靜,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忽然間,蒼淵睜開了緊閉的眼目,眼神淡淡的望著虛空。

轟轟!

天地中,忽有狂暴的驚雷響徹,那遙遙的天空上,彷彿是有著雷瀑降落下來,以一種極為蠻橫的姿態,將這個空間撕裂開來。

大地開始崩塌,森林也是一片片的倒塌下來。

「終於還是來了么。」

蒼淵望著那毀天滅地般的一幕,蒼老的面龐依舊淡淡,只是自言自語。

「也罷也罷,休養這麼多年,這把老骨頭都快生鏽了,也該活動一下了...」蒼淵笑了笑,然後他便是自那躺椅上緩緩的站起。

蒼老的身軀,略顯佝僂,但當站起的那一瞬間,黑袍緩緩的鼓動,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氣息,猶如是沉睡的怒龍,在此時徹徹底底的蘇醒。

遙遙天空,鋪天蓋地的雷霆降落下來,在那其中,隱隱有著三道通體被雷光包裹的身影緩緩降落,當他們出現時,三道恐怖的威壓,自他們體內散發出來,籠罩整個天地,猶如神邸一般。

他們那冰冷的目光,也是遙遙的投注在了蒼淵的身上。

「呵呵,堂堂黑帝,卻是如老鼠般的躲了這麼多年,也真是讓人噓唏...」一道毫無情感的聲音,從天而降,聲音擴散處,這片空間,急速崩塌。

「將人交出來!否則今日此地,就是你黑帝隕落埋骨之地!」

蒼淵聽到那響徹天地的漠然冷喝,嘴角也是掀起一抹譏諷笑意,而後大笑如雷,回蕩而起。

「哈哈,來,來,來,老夫今日倒是要看看,這裡是誰的埋骨之地!」

蒼淵一步踏出,頓時上身衣衫碎裂開來,露出乾枯的身軀,只是那身軀上,竟是刻畫著一道道複雜古老的源紋,每一道源紋,都是散發著恐怖的波動。

嗡!

那些源紋,皆是在此時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光芒猶如一輪烈日,冉冉升起,而蒼淵原本乾枯的身軀也是在這一刻陡然膨脹起來。

短短數息,一尊巨人,便是矗立於著天地間,一股滔滔霸氣,肆虐席捲。

他仰天咆哮,聲波肆虐,下一刻,其腳掌一跺,龐大的身軀便是暴射而起,與那從天而降的無邊無盡的雷霆海洋,轟然相撞。

轟轟轟!

整個空間,都是在這一刻,開始蹦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元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元尊 元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正文 第十章 得授機緣

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