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尋八脈

正文 第八章 尋八脈

黑衣老人的聲音落在周元的耳中,無疑是驚雷一般,讓得他心中翻江倒海,眼前這個老人,僅僅只是一眼,就看出了他身上所發生過的事。

青衣少女來到黑衣老人身後,妙目看了震驚中的周元一眼,一旁的吞吞則是跳起來,想要撲到她懷中,但此時灰溜溜的它卻被少女嫌棄的伸出玉指拎起來,然後隨手丟到水缸裡面。

被丟進水缸的吞吞顯得極為的委屈,但知道少女有著潔癖的它也只得自己乖乖的搓澡起來,那一幕顯得格外的滑稽。

不過對於這滑稽的一幕,周元卻是無動於衷,他只是震驚的望著那神秘的黑衣老人,半晌后,震驚褪去,取而代之的,卻是一些希冀。

既然眼前的黑衣老人能夠一眼就看出他身體的問題所在,那麼必然不是常人,或許,他八脈不顯的問題,還真能夠在這裡得到解決。

周元深吸一口氣,壓制著內心涌動的激動,抱拳恭聲道:「晚輩周元,見過前輩。」

黑衣老人點點頭,道:「果然是周家的人。」

他看了欲言欲止,又眼神熾熱的周元一眼,似是知曉他心中所想,當即古怪的笑道:「老夫知道你在想什麼,沒錯,老夫能夠幫你解決八脈不顯的問題,只不過,老夫為何要幫你?」

周元一怔,沉默片刻,方才斟酌著言辭,道:「晚輩不知道此地是何處,也不知道前輩是何人,不過既然我們周家先輩留下的密洞會通往此地,那想來前輩與我周家先輩應有過交集。」

黑衣老人聞言,不置可否。

周元在此時也是完全的恢復了冷靜,他盯著黑衣老人,緩緩的道:「以晚輩現在的狀態,拿不出什麼來打動前輩,不過,我看得出來,前輩,應該是在...等我吧?」

在先前黑衣老人看見他的那一瞬間,憑藉著一股敏銳的直覺,周元還是能夠確定,在黑衣老人的眼神深處,有著一抹異樣的光芒一閃而逝。

搖動的躺椅終於是在此時微微一頓,黑衣老人雙目微眯,看不出喜怒的盯著周元,道:「小娃娃,口氣倒是不小,你認為你有什麼資格值得我來等?」

對於黑衣老人的話,周元則是笑著搖了搖頭,道:「這個答案,我也不知道,或許,前輩知道一點?」

黑衣老人瀰漫著滄桑的雙目,盯著周元,雖然並沒有什麼恐怖氣勢瀰漫,但卻自有一股壓迫感散發,令得整座古老森林彷彿都是在此時變得安靜下來。

茅屋外,清瘦的少年面帶著一點笑容,雙眸直視著黑衣老人,眼神不畏不懼,倒真似那初生牛犢。

他相信他們周家之內流傳的那道密言會是無的放矢,既然他能夠來到這裡,必然是有著原因,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那種感覺。

那種壓迫如雷雲般的滾動,如此好半晌后,黑衣老人面無表情的蒼老面龐上,忽的有著一抹無奈的笑容浮現出來,他躺在椅子上,嘆道:「看來真是老了,竟然連一個小娃子都唬不住。」

在黑衣老人身後,青衣少女那對明眸掃了周元一眼,聲音清澈而淡淡的道:「他裝的,其實他怕得要死。」

「呃...」

周元臉龐上的神色滯了滯,旋即露出尷尬的笑容,因為此時他的後背,的確已經被冷汗打濕,畢竟他再怎麼鎮定,面對著眼前這唯一的機會,也不可能真的完全從容。

「前輩...」他眼巴巴的望向黑衣老人。

「罷了。」黑衣老人也是收起了神色,看向周元,道:「你這八脈不顯的問題,老夫能解決,不過有一個條件。」

「條件?」周元怔了怔,旋即認真的點點頭:「前輩請說。」

黑衣老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偏頭望著身旁亭亭玉立的青衣少女,緩緩的道:「我要你帶夭夭離開這裡,並且保護她。」

「夭夭?」周元再度一愣,也是看向那青衣少女,顯然,這應該就是她的名字,果然人如其名,柔嫩嬌俏。

「黑爺爺。」青衣少女貝齒輕咬著紅唇,那張清淡的精緻俏臉,則是在此時露出了一些不願與抵抗。

黑衣老人輕輕拍了拍青衣少女的玉手,溫聲道:「夭夭,黑爺爺有事將會離開一段時間,所以不能繼續陪在你的身邊。」

名為夭夭的少女,水晶般清澈的眸子黯淡下來,她看了周元一眼,輕聲道:「黑爺爺,他太弱了。」

周元一臉尷尬,不過現在未開一脈的他,在旁人的眼中,也的確算是手無縛雞之力。

黑衣老人聞言,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他掃了周元一眼,道:「這個小娃子現在雖然弱,但未來可還不好說。」

「黑爺爺,以後,我還能夠再看見您嗎。」夭夭低聲道,聰慧的她,如何感覺不到,黑衣老人的舉動,有種託孤般的味道,顯然,他或許將會去做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甚至,有可能付出他的性命。

黑衣老人沒有回答,只是輕輕的拍了拍夭夭的小手。

然後他轉過頭,看向周元,笑道:「怎麼樣?」

周元稚嫩的臉龐一片凝重,他對著黑衣老人恭敬的行了一禮,緩緩的道:「雖然現在的我並沒有什麼力量,不過,我可以答應前輩,若是有誰要傷害夭夭姐,那麼,他要做的,應該是先踏過我的屍體。」

少年的聲音,雖然略顯稚嫩,但卻有著一種不容置疑,令人側目。

而黑衣老人聞言,蒼老的面龐上也是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既然如此...」黑衣老人笑了笑,盯著周元,道:「那接下來就來解決你這八脈不顯的問題吧...」

周元精神頓時一振,眼神灼熱的望著黑衣老人。

而瞧得他這般期待眼神,黑衣老人的嘴角,卻是忽的掀起一抹詭異的笑容,而後他忽然袖袍一揮。

轟!

大地震動,只見得一道巨大的裂縫直接自周元腳下撕裂開來,形成黑暗的深淵,一口就將駭然失色的周元吞了進去。

啊!

周元的身體瘋狂的下墜,嘴中也是發出慘叫聲,而在同時間,黑暗中有著粘稠的黑色液體蔓延而來,纏繞上了他的手腳。

黑色液體一寸寸的侵蝕而來,劇痛也是隨之湧來,似乎渾身的皮膚都是被腐蝕。

而最讓得周元驚恐的是,那些黑色液體順著渾身毛孔侵入,竟是在破壞著他的身體內部,黑色液體過處,血肉,經脈,盡數的腐蝕。

劇痛帶著恐懼,侵蝕著周元的心靈,一股濃濃的死亡氣息瀰漫而來。

他感覺,任由那些黑色液體侵蝕下去,他真的會死在這裡。

周元瘋狂的掙紮起來,他毫不猶豫的催動了身體上刻畫的三道源紋,然而就在三道源紋剛剛綻放出光芒時,黑色液體湧來,光芒便是熄滅,最後三道源紋也是被黑色液體侵蝕抹除...

周元的心,伴隨著三道源紋的破碎徹底的冰冷了下來。

黑色液體蔓延而來,最後將周元的眼睛都是覆蓋,劇痛湧來,似乎雙目都是被腐蝕,整個世界一片黑暗。

黑暗中,周元感覺到身體內部傳來的劇痛,黑色液體在一層層的侵蝕下去。

死亡氣息,愈發的濃郁。

這不是幻象,若是他無法阻止黑色液體的侵蝕,他真的會死!

「我不能死在這裡!」

「我還要為母后恢復壽元!我還要為父王報那一臂之仇!還有我那被奪走的聖龍氣運!」

「這些我都未曾完成,我怎麼能死在這裡?!」

「我不能死!」

黑暗中,憤怒而不甘的咆哮聲在周元的心中回蕩,咆哮中,隱含著深深的求生執念與慾望。

而就在那死亡真正臨近,周元體內咆哮不斷回蕩的時候,猛然間,周元的心神彷彿陡然下墜,這一刻,他隱隱的彷彿看見了,在那身體的最深處,有著八道蜿蜒盤踞的淡淡光線,若隱若現。

八道光線盤踞,猶如潛龍匍匐。

「那是...修行八脈?!」

周元望著那八道光線,心頭猛的一震,進而湧起了一股明悟,原來它們,就是他身體中一直不曾顯露的修行八脈!

吼!

在這真正死亡臨近的關頭,它們彷彿也是察覺到了危機,當即緩緩的蠕動起來,猶如潛龍,發出了某種低沉龍吟。

嗡!

那一瞬間,強烈的光芒陡然自周元身體最深處爆發出來,光芒席捲之處,那些黑色液體,竟是開始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化消散。

短短不過數息,黑暗便是盡數的退散。

周元緊閉的雙目,在此時陡然睜開,明亮的光線再度印入眼帘,他一屁股倒了下去,渾身彷彿是從水裡撈出來一般,汗水順著稚嫩的臉龐滴答答的流淌下來。

「呼,呼。」

周元的喘息粗重,他望著四周,此時的他,依舊是站在茅屋之前,先前的一切,都是猶如幻象。

「剛才是假的?」周元一怔。

「你覺得呢?」前方有著蒼老的聲音傳來,只見得那黑衣老人,正淡笑的望著他。

周元面色變幻,因為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先前的死亡氣息是如何的真實,他緩緩的抬起手掌,瞳孔卻是忽的一縮。

因為他見到,在其指尖處,隱約可見一抹黑色痕迹,悄然的消失。

那種黑色痕迹,與先前那種黑色液體,如出一轍。

「是真的?!」周元心神震動,終於是確定,剛才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只不過這位黑衣老人的手段,太過的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感受一下你的體內吧。」黑衣老人笑道。

周元聞言,心神一動,閉目感應自身,而也就是在這一刻,他的心跳忽然猶如雷聲一般震動起來,那張稚嫩而蒼白的臉龐上,開始有著難以置信湧現出來。

因為在此時,他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在他的身體之中,八條經脈,猶如是自深淵中飛騰而出的潛龍,蜿蜒盤踞。

這八道經脈,赫然便是修行之始的八脈!

周元陡然睜開雙目,眼中滿是激動之色,他緊緊的盯著黑衣老人,聲音帶著顫抖。

「我...我的八脈,出現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元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元尊 元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正文 第八章 尋八脈

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