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結局【二】【終章】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結局【二】【終章】

至於嘰嘰為何會流落到天玄大陸這等低級位面這個問題,

這一點,顯然難以理解,不可思議。

嘰嘰拚命地指手畫腳,嘰嘰喳喳的說了半天,雲揚這才搖搖頭:「既然你自己也糊塗,就不用說了,我理解了,明白了。」

明白你是糊塗蛋了。

嘰嘰沮喪的低下了腦袋。

他的確是說不明白。

對啊,自己是鳳凰,是神獸,為何卻流落到了天玄大陸那麼低級的位面?

這也太……不說別的,爹娘也太不小心了吧?

但它卻不知,雲揚是真的理解,真的明白,天玄大陸玄奇多多,又豈止一個嘰嘰,不是還有九尊兄弟,還有自己,哪一個的跟腳又等閑了!

雲揚越來越篤信,自己的身世不明,父母不知,背後另有因由!

雲揚抬頭,滿眼儘是淡定地看著面前的鳳皇,輕聲道:「鳳皇陛下,天意莫測,天機更是詭譎,你的打算,註定是要落空的了!」

鳳皇哼了一聲,卻並不答話。

因為,現在雲揚的身上傳來的氣息,讓他感覺浩如煙海,不可捉摸,似乎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重天地,又或者是天地神明,高深莫測,高不可攀……

他謹慎的退後一步,沉聲道:「是么?」

心中卻在嘀咕。

剛才雲揚一閃身攔住自己,自己竟然沒有看不清楚對方的來往軌跡,雲揚是怎麼來的。

怎麼出現的!

就算自己剛才將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投放在那頭雛鳳的身上,卻也不該疏忽至此啊!

除非,除非是雲揚的實力已臻與自己同一級數,甚至更高的層次,才能讓自己不察!

剛才那一瞬……雲揚給自己的感覺是,亘古以來,他就一直站在這裡沒有動過,只不過是自己飛過來,撞到了他面前一般……

為什麼會有這麼詭異的感覺?

這又是怎麼回事?

這還是雲揚么?

明明在半刻鐘之前,他還不是我的對手,近乎不堪一擊,全憑多件神器法寶才能跟自己周旋啊!

但是現在,我面對他,竟然由衷地感覺到了自己渺小,弱小得不成比例!

鳳皇皺起眉,突然以試探的口吻為了一句:「你……你是雲尊???」

雲揚呵呵一笑:「你以為呢?鳳皇陛下不是妖界第一智者嗎?難道,分不出本座真假?」

鳳皇滿眼不可置信的看著雲揚,感受著雲揚身上恢弘如山,浩瀚如海的氣勢,臉色一點點的變得難看,很難看。

此時,他有一種夢幻的感覺。

眼前一切,都充滿了不真實。

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雲揚居然已經到了如此地步,與之前判若兩人,用差天共地都不足以形容!

而這一切,就在自己眼前發生!

他充滿了警惕與懷疑的目光注視著雲揚,半晌后心中才浮現出一個念頭:難道,雲揚使用了什麼燃燒生命潛能的秘法?以摧殘自己的方式,將修為提升了起來?達到當前這般足以威脅自己的程度!

若是如此的話,雲揚必然不能持久!

任何透支秘法都必然存在無法持久的缺陷,更何況還是如雲揚這般,不過片刻之間,便判若兩人的巨大實力提升。

鳳皇原本驚疑不定目光重複凝實,且愈發犀利了起來。

他的臉上甚至露出了滿是自信的笑容:「雲尊,不知道你這種狀態,能維持多久,一炷香,一盞茶,還是百息時間,又或者是更短?」

雲揚淡淡道:「這個可不好說,新晉妖皇陛下何妨親身一試,實踐才出真知,你的猜測,我的回答,能做數嗎?!」

「自然是要試試的。」鳳皇長嘯一聲,身子騰空而起,在半空化回本體,隨著轟的一聲響動,他的身體再現龐大到了將整片天空都蓋住的恐怖地步!

雖言一試,但鳳皇並未託大,當前狀態乃是鳳皇的極致威能發揮!

不但催動了全身極限修為,更加上滅世策的力量,總之就是全部威能力量修為,盡數被他調動了起來,這一刻,空中的炙熱程度,幾乎是青天也得被燒破一個窟窿!

承載了如此巨量威能的身形,自然龐大到了一個常人難以想象的地步。

在在場旁觀者的目測里,此刻的鳳皇身形,幾乎比得上之前血魂山一般的雄偉碩巨!

單隻是一顆眼珠子,就已經比得上地面上的一座小山大小,在空中盤旋之瞬,徑自口吐人言:「雲尊!實力暴增如你,何吝與我最終一決,定鼎此次決戰戰局!」

邀戰之聲未落,他的身子,已然俯衝下來。

熾烈無比的涅槃天火,亦呈現出前所未見的威勢,宛如為鳳皇助威一般,獵獵燃燒地跟著其一道往下衝來。

周遭觀戰者,即便是聖君四級巔峰強者,此刻都倍覺壓力,呼吸不暢。

毛髮為之蜷曲。

而此時的鳳皇距離地面,還有數千丈之遙!

可以想象,若是放任鳳皇這般的衝下來,這一片戰場上的所有生靈,無論人族妖族海族,盡都要付之一炬,化為飛灰,能夠僥倖存活的,估計也就有限的那麼幾個而已。

這一擊,極限威能!

威力,連鳳皇自己也無法控制。

雲揚長嘯一聲,拔身而起,不閃不避,正面迎接鳳皇極限一擊!

而隨著雲揚的身形升空,整副身子開始急劇壯大,眨眼間已經化作了山嶽一般的巨人,手中天意之刃,也首度化作了萬丈長鋒!

雲揚以頂天立地之姿,虛空而立,一刀悍然揮出。

這一刀甫出,即時鬼哭神嚎,無邊天地,都在這一瞬間盡數聚攏到了一處,歸於一片混沌,而這口刀,便是混沌之中最最閃亮的閃電!

又或者說是,混沌之中的唯一光亮,將無邊混沌,一刀劈開!

此招正是雲揚最新領悟的天意之刃第八招后一式。

面對鳳皇洶洶來勢,雲揚毫不猶豫地直接動用了這一招。

刀開鴻蒙!

這是分開蒼天大地的一招,也是彰顯人類起源的一招!

相關亘古之初,盤古破鴻蒙,自此開始清濁兩分!

浩瀚刀光照亮長空,閃耀了大抵,渾濁天地,宛如真的被一分為二了!

鳳皇一聲慘嚎,兩邊極端碰撞,他的半邊翅膀被雲揚直接切落了下來。

天意之刃之前接連狂砍數千刀都還無法傷害的身軀,現在還是同樣的一把刀,就只是一刀之間,卻已經是將整片遮蔽了天空的翅膀盡都切了下來!!

隨著一翼離體,無邊血雨傾盆灑落,只是血滴還在半空,就已然化作了一滴滴琉璃一般固態形狀的火焰。

嘰嘰見獵心喜,飛躥而出,化作了一道極速流光,這些血液盡數啄食鯨吞,一掃而光。

那向著地面掉落的巨大翅膀,也被雲揚揮手間,收入進了神識空間之中。

他可不敢放任這片翅膀掉下去,若是真掉下去了,下邊的觀戰者,尤其是九尊殿的弟子們,只怕要死一大片。

聖人強者已經擁有滴血重生之能,境界修為更進一步的鳳皇,又該擁有什麼玄奇的威能呢,最起碼的,將掉落的部分軀體,化作分身應該不難吧,若是這半邊翅膀,變成了一尊鳳皇分身,樂子只怕就要大了,還是將之收入神識空間之內加以鎮壓為宜!

畢竟隨著雲揚生生不息神功突破至第八層,神識空間還有綠綠的級數也隨著而增,足以鎮壓鳳皇的軀體!

雲揚一個閃身,無須刻意撕裂空間,卻亦如無視距離遠近一般的踏破虛空,徑自來到了鳳皇左近,輕輕一掌,正整拍在鳳皇的前胸!

五行之力,猛然間極限爆發!

鳳皇一聲悶哼,巨大的身軀被打得在空中連連翻滾,一路翻滾出數萬丈之外。這次才將一口鮮血,好似瀑布一般噴了出來。

鮮血內中,還有無數的內臟碎片!

甚至,還有一些晶瑩閃亮,散發著濃郁能量波動的東西。

那是內丹,鳳皇的內丹!

鳳皇的內丹,竟然被雲揚輕輕一掌震碎!

鳳皇龐大的身體,突然在空中消失,雲揚動念欲追之際,卻見面前空間一陣閃爍,重新化作人形的鳳皇出現在面前。

此刻的他,一身皇袍,但是卻是缺了一邊肩膀。

但他卓然站在空中,卻仍舊雍容華貴,風采過人。

甚至於,他的嘴角都沒有血跡。只是臉色稍微有些蒼白,絲毫也看不出身受重創的樣子!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著雲揚,良久良久之後,才輕輕嘆息一聲,道:「雲尊,你果然是天選之人,原來你才是天選之人!」

他愴然笑了笑,慢慢的說道:「數萬年的謀划,一朝功成……卻是在你成長起來的時候發動……就這麼輸在你的手裡,是天意,朕縱然不服,更不甘心,卻也無話可說。」

雲揚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

他知道,現在的自己什麼都不用說。

現在不過是鳳皇在最後時刻的傾吐而已,所有人,包括自己在內,都只需要做一個安靜的聽眾就好。

鳳皇沉默了片刻才道:「你是如何做到的?我不希望一切盡為天意,給我一個走得安心的理由!」

雲揚緩緩道:「你此戰之敗,有內因,有外由,有你之疏忽,也有我之僥倖,但歸結起來,大抵不過就是,在這一場大戰之前,我就已經到了突破的臨界點!而與你這一戰,許多的內因外由,綜合到了一起,促成了我突破的契機,需要我詳細說明嗎?!」

鳳皇微微一愣,隨即恍然一笑,道:「原來如此,本該如此,正是如此。哈哈哈哈……」

雲揚淡淡道:「還有……你的計劃雖然全部成功,但是最後……你卻也是眾叛親離,孤家寡人。那些與你一起打拚的兄弟,到現在,還有幾個?」

「鳳皇,我們人類講究初心,講究不忘本。而你們妖族,難道就可以漠視這些最珍貴的感情么?在你倒行逆施的那一刻,已經註定了你的失敗。」

「有些道理。」

鳳皇有些愴然的笑了笑。

他緩緩轉身,注目於空中猶自化身流光,還在點滴追逐自己流下血液的嘰嘰,眸子生出中有說不出的羨慕之色。

再看看地上的滿目瘡痍,無數獃獃站著,看著空中的人族妖族海族,眼底掠過了一絲失落。

他略帶幾分感傷意味的說道:「當初,你剛入妖族,我就發現你的身上似乎有我分身的氣息……那時候我就猜測,我分化而出的分身,失控的分身,應該就是為你所你滅……」

「那時候我就猜測,你是天命之人。」

「後來,在玄黃的分身暗棋,也因你而破。我更加確信,若不能儘快完成大計,恐怕妖族將會會毀滅在你的手裡。」

「直到滅世策前夕,你的修為一而再的突飛猛進,到了聖人層次,乃至此世極峰,朕已經有了不祥的預感。」

「緊鑼密鼓,抓緊時間不顧一切的發動,便是為了要搶在你的前頭,擁有超越此世絕巔的實力修為。但卻怎麼也想到,人算終究不如天算,到底還是沒有搶過你。」

「天意,這就是天意!」

鳳皇哈哈一笑,道:「我籌謀了四萬三千年的驚世大局!只為了一統天下,一靖玄黃,將人族妖族,此世生靈盡數納入我妖族的管轄之下!」

「唯有達成這個目標,我才能夠藉助滅世策的力量,臻至更高級數,達到超越此方天地的層次,我才能超脫此世,跨越星空而去,尋找我的族群,這是一樁功績,也是一份資本。」

「更是我們鳳凰一族,數萬年的夙願!」

「想不到,最終還是功虧一簣。」

「凡間生靈,不該與天相爭,更不該違逆天意啊……」他的眼睛看著雲揚手中的刀,眼神中儘是羨慕之色,道:「聽說,你這把刀叫做天意之刃?」

「不錯。」

「呵呵……我一生都在致力尋求天意大道,一心想要被天意眷顧;但是等待我的,居然是一口天意之刃!」

「我的半邊身體,一顆內丹,肆萬伍仟年修為,盡數都毀滅在天意之刃之下!」

「人與天爭,自取滅亡,此言不虛也!」

鳳皇仰天長笑:「哈哈哈哈……造化,這便是造化!這就是蒼天吶!!」

雲揚默然片刻,問道:「鳳皇陛下,若是最終在你手中統一了玄黃,你會如何?滅絕人族么?」

鳳皇慘然一笑:「現在再說這些,又有什麼意義?史書後世只對勝利者有意義,吾縱然再有宏圖偉願,無邊志氣,又有何用?」

他出神半晌,終於道:「但你既然問道,說說卻也無妨。畢竟是你擊敗了我,我將隕滅於你手;你有這個資格知道。」

「我原本打算,統一玄黃之後,人族還是人族,妖族還是妖族。縱然血魂山會因滅世策的偉力而不存,但臻至更高層次的我自然會為人族和妖族另設一道界限;當然,在我的統治之下,妖族會得到更加寬容的生存氛圍,卻又絕無意滅絕人族,甚至連打壓都不會。」

「關於人與妖終戰這個問題,許久前我就跟狐皇還要貓族白衣討論過,我們三人的意見完全一致,人妖共存,相護制衡才可能長治久安,而於我而言,還有更深一層的想法,人類之中,有人曾經成為過這片天地的主宰,那麼就是這麼天地的寵兒,為天意所鍾。我若是滅絕人類族群,必然會遭天譴。」

「所以,我不會做。」

「而吾靖平玄黃之後,會給予彼此相對的和平,令到兩族為了生存下去,變強之心永遠不熄,互相抗衡……而在這種制衡過程之中,必然也會有無數天才脫穎而出,締造出新的傳奇。」

「當這種相互促進達到一定程度之後,這片大陸必然誕生新的星空強者,甚至不止一位兩位,而是許多星空強者彼此輝映。而到了那個時候,我身為統一之人,必然會成為這片天地的領袖,萬世之光。」

「隨著越來越多的星空強者從這裡走出去,而這些人,都曾是我的子民,我的屬下,我未來稱霸星空的基礎!」

「我將帶著他們,先回歸鳳凰族群,然後征戰諸天萬界,一直征戰下去!」

「至於征戰到什麼時候,自然就要看我會在什麼時候身死道消,到了那個時候自然告一段落!若是我能一直活著,一直變強下去……那就是我或者是徹底征服所有諸天世界,又或者是自開世界,創造天地,達到君主大人那樣的終極強者!」

「也唯有到了那個時候,我才有資格一會君主大人,面對自此世崛起的傳奇神話。」

「我要告訴他,雖然,您的意志被我違背了一些,但我終究還是走到了現在的位置。我還會告訴他,您當初將妖族放逐在萬妖原這等地方,是您的偏心,也是您的錯誤!」

「因為妖族,也是可以走出來,我以現實佐證此說!」

「在此之後,我或者還會與君主大人一戰,挑戰這個久遠的傳奇神話!」

「若是我敗了,再無他說,敗者任何言語都是虛妄,沒有意義!」

「但若是我勝了,我則會告訴他,勝者擁有制定規則的權力,往昔如是,現在仍舊如是!」

鳳皇看著虛空,滿眼悵然卻又嚮往的說著。

似乎已經走在了他所想象的世界里,向著最終的目標前進。

「在這裡四萬多年漫長歲月,只不過是我的起點,我的基石。我算盡了一切,算盡了人心人性,算盡了機謀智計,算盡了天下,算盡了生靈,即便是你這個變數,本來也還在我的算計之中。」

「只是,計劃總趕不上變化快,千算萬算,不及天算。再怎麼智謀通天,再怎麼周密布局,終究只是天地之間一隻螻蟻!」

鳳皇凄然搖頭:「妄言算盡天下,終究不免傾覆於天命之下,我的最大敗因,不過天運!」

雲揚輕輕嘆息。

不得不說,對於面前的鳳皇,雲揚心底始終有一份隱隱的佩服。

便如當初的年先生,蓋世修為,心計無雙的年先生。

深謀遠慮的布局,操控天下的智謀,撥弄風雲的能力……

數萬年苦心籌謀,計謀算盡;心,固然偶爾會軟的下去,但只要能狠得下去,任何事情,能夠執念萬年,此志不渝!

如此人物,又豈止是梟雄,奸雄,該稱之為一代蓋世豪雄,半點也不為過!

甚至,已有稱謂辭彙遠遠不能形容。

只可惜。

正如鳳皇自己說的那句話:天意如此,天運不及!

換在任何人的視野,數萬年的籌謀,怎麼可能會比不上一個修鍊了二十餘年的人?

這根本無法想象!但卻偏偏就發生了!

而且還是在鳳皇已經急疾應變,得成凌駕於此世之上偉力的當下,若非天意如此,天運如是,豈能如此?!

「亂世造英雄!」

鳳皇淡淡的笑了笑,道:「我一直以為,我是這亂世之中最閃亮的星辰,自以為一切盡在我的掌握之中,一應人事物,一切盡都算無遺策,卻忘記了,天運乃是任何智者都無法掌控的物事,更加沒有想到,天意給我的定位,不過是襯托明月的暗星。」

他抬起頭,看著雲揚:「雲尊,你想要如何安排妖族呢?」

雲揚笑了笑,道:「與你的做法差不多,不過應該會比你更溫和一些。而且……我會在這片天地,重新制定規則。」

「重新制定規則?天地規則?」

鳳皇眼睛猛的亮了起來:「你已經到了這等地步么?」

雲揚輕輕頷首。

鳳皇看著雲揚,眼神首度顯出羨慕之色。

畢竟雲揚當前所擁有的,正是鳳皇夢寐以求的境界,自己苦心孤詣四萬多年,對方輕而易舉的得到了!

「天意何止弄人,端的不公至極,人算不如天算,吾數不及天數啊!!」

鳳皇哈哈大笑,笑聲凄愴至極。

隨即,他又將目光落到了嘰嘰的身上,眼神突然變得炙熱,他並不回頭,就這麼死死的看著嘰嘰,口中說道:「雲尊,你可知你這一戰,勝來不該如此簡單,就算你的實力已經在我之上,若吾處於自我巔峰狀態,未必沒有機會跟你拼個同歸於盡!」

雲揚點點頭:「剛才一擊得手,我就已經有所感應,在我突破之後,對於此役已有必勝信心,卻也沒想到能如此輕易的得手,這其中尚有我遺漏之處嗎!」

鳳皇苦澀的一笑:「天運是任何智者都無法掌控的東西,我不為天意眷顧,而君為天意所佑,自然會有無窮助力,連吾心心念念,夢寐以求的純血鳳凰,竟早就成為了汝之寵物,更在之前與我糾纏之間,非但為你爭取到了時間,更吞噬了超過十一之數的涅槃元火,若非吾太過心切鳳凰純血,甚至有覬覦垂涎之心,一則你未必來得及突破最後瓶頸,二則我若不失那十一之數的涅槃元火,此役不至這般輕易,端的時也運也命也,吾在此求你最後一件事情,望你一定要允吾。」

雲揚恍然道:「原來竟是如此,有什麼事你儘管說,只要是我在我能力範圍之內,自會斟酌。」

雲揚一直都懷疑此役怎會勝得如此輕鬆,簡直就好像是在開玩笑一般,原來竟是鳳皇的涅槃元火被嘰嘰吞食了許多,造成實力大損,突破之後的雲揚比之鳳皇本就大佔上風,鳳皇再損許多底蘊,令到強弱之勢更形懸殊,這一戰草草了結,也就不難理解了!

「你的這頭鳳凰,雖然是鳳皇純血,但現在仍舊只是幼生期。距離當真生長完全,還有很遠的一段路要走。而他之所以被你得到,很可能是因為遠古鳳凰族群的一個故老傳說。」

「這個傳說就是,每一任神聖鳳凰……都需要自己找到自身護道之人。鳳凰涅槃,是需要有人護道的。」

「所以,每一顆鳳凰蛋問世之餘,自帶大道軌跡;而這大道軌跡,會將這頭鳳凰隨機穿越諸天萬界的彼端,送到他的主人,或者是護道者身邊。」

「這大抵就是他出現在你身邊的理由。」

「而神聖鳳凰的護道之人,多半亦是天命之人。最不濟,也是天選之人子。所以,無論如何,神聖鳳凰的成長,都會很順利,哪怕他的護道之人中道夭折,難達彼岸,但那也必然是在神聖鳳凰成長到相當地步之後……也就是完成了最初階段的護道。」

「這便是純血鳳凰一族的天賦氣運所在。」

「當我確認了他的身份,我已經明白我將會失敗,但我最後還是想要儘力一搏,與天一爭,因為我已經超越此世絕巔,縱然是天選之子,我也可能扼殺!」

「而只要我殺了你,我便會成為此世的天命之人,連那頭鳳凰,也會成為我的囊中之物,口中之食!」

「可惜我終究沒有爭贏天命。你的這頭鳳凰,在成年之後,遲早會返回其族群的。」鳳皇炙熱的眼神看著嘰嘰:「不知能否讓他帶我去看上一眼,了無心愿!」

「了你心愿,帶你去看上一眼?」

雲揚大是疑惑的皺起眉頭。

現在的鳳皇,其真實狀況可絕不似看起來那麼安然無事,而是已經到了隨時可能隕落的邊緣。

由於雲揚對鳳皇當前戰力修為評價極高,剛才已經是鼓足全力施為,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實則卻是凝聚了天地水火風雷五行交融的極端之掌,更兼打了個結實,已經將鳳皇的元魂,內丹,肉身,神識,盡數摧毀殆盡。

現在之所以還能對話交流,不過是最後的一口元氣在支撐而已。

就算自己答應,他又怎麼可能去得了?

「無須質疑。」鳳皇深吸一口氣,道:「我會用我之一切,來成全你的鳳凰,讓他成長得更快一些……而我的交換條件,僅止於保留一絲真靈,只留看上一眼的微薄之力,我只要求,去看一眼,了卻夙願。」

雲揚猶豫了。

他顯然是在擔心,自己一時的猶疑,會否留下遺患呢!

鳳皇若是真的得到了保留一絲真靈的機會,進入嘰嘰體內,那萬一成長到一定地步之後,會否最終奪舍嘰嘰呢?

雲揚對於鳳皇的分身之道,元神之法可以忌憚萬分,這可不是沒有可能,反而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就在雲揚決意拒絕鳳皇這一最後要求,免除後患的時候,卻見嘰嘰好似飛一般的沖了過來,在雲揚面前撲扇翅膀:「嘰嘰,嘰嘰……」

雲揚皺眉:「你是說,這……可以?」

「嘰嘰,嘰嘰……」

嘰嘰又是好一段的長篇「嘰嘰」,急促促的想要表達著什麼。

所幸雲揚還是完全明白的。

神聖鳳凰與生俱來的涅槃靈火,乃是比涅槃天火或者涅槃元火更高級別的異火,其他玄奇還在其次,無法被奪舍卻是其獨有特質;若是鳳皇處在最完整狀態,或者還可以一點一滴的磨滅,而僅餘一絲真靈,根本連嘰嘰的識海都無法進入,僅止於在他的掌握中一直沉睡而已;及至彼時到了族群的時候,再用秘法激活,鳳皇的最後一絲真靈才會現身,不過了卻夙願的鳳皇,就只餘下幾個呼吸的功夫客貨,便會耗盡能量,永遠寂滅。

這對於嘰嘰而言,完全不存在任何風險,以此為交易籌碼,端的一本億利,獲益無窮!

鳳皇滿眼儘是渴望的看著雲揚,道:「可以么?」

「我答應你!既然嘰嘰作為當事人都願意成全你,我沒有理由拒絕!」

雲揚鄭重承諾:「若是有一天,嘰嘰能夠回歸族群,必然會攜你一同歸去,讓你看一眼神聖鳳皇的族群真容,了卻你的夙願。屆時,若是你們鳳凰一族另有復活你的辦法,便是你之機緣,我也不會阻攔,一切,只看你的造化。」

鳳皇哈哈大笑,道:「相信到了那個時候,你早已不會再將我放在眼中,甚至……真要到了那個時候,連整個神聖鳳凰族群也不在你的眼中了。」

「哈哈哈……鳳凰一族自我標榜,說是護道之人,但是在你們這些天之驕子們眼中,其實……不過就是一隻寵物,不過如此。只不過位置不同,立場不同,定位不同,各自滿足自己的說法而已。」

「嘰嘰!」

嘰嘰滿眼兇狠的瞪視著鳳皇,顯然對他這種說法很非常的不滿意。

鳳皇哈哈大笑。

隨即,他轉過身體,看著下方,大聲宣佈道:

「人族妖族大戰,至此終結。本皇敗了,也就是妖族敗了,自即日起,妖族將臣服於玄黃雲尊之下。自即日起,玄黃雲尊,便是這片大陸的至尊!」

他自嘲的笑了笑,對雲揚道:「我現在說的話,也不知道還有幾分管用。不過,願賭服輸,敗則敗矣,這份姿態總是要做足的。」

雲揚由衷的說道:「其實……我是真的很看重你這個對手,只可惜,這一切都太快了。若是有可能,我倒是想嘗試與你從小一起斗到大……從頭至尾,欣賞一下,你那算無遺策的蓋世智謀,無雙算計。」

鳳皇哈哈大笑:「莫說你是雲尊,便當真是智尊,你也是鬥不過我的,只可惜,絕對的力量之前,智謀淪為末節,不足為道矣。」

「哈哈哈哈……」

大笑聲中,鳳皇的身子陡然一旋,騰的一下子化作熊熊烈焰。

火焰中,一頭小鳳凰留戀地看了這個世界一眼,隨即一聲長鳴,血光崩現。

一片血海,點滴匯聚成為一顆拳頭大小的金色血液,閃爍著耀目光芒。

隨著金色血液浮現,一個低沉且縹緲聲音慨然道:「兄弟們,對不住了。雖然最後生死相搏,雖然最後龍御天也死在我的算計之下;但這四萬年中,我真切的感受到,與你們做兄弟真好,很幸福。」

「雖然從此不共青天……不過……還是要說一聲:對不住了。」

這個聲音在笑,一種愴然的語氣慘笑:「雖然……你們都聽不到了……」

隨著那一聲低低的嘆息之後,這一團金色血液化作了流光,緩緩飛向了嘰嘰。

嘰嘰並無遲疑,將之一口吞了下去。

隨即渾身上下燃起騰騰火焰,身子再度在肉眼可見的態勢漸次變大!

鳳皇的畢生精華,一世精粹,還有由滅世策而獲得的玄異偉力,此刻,全都成全了嘰嘰。

火焰在持續燃燒,嘰嘰倒在雲揚懷中,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化作了一顆碗口大小的鳳凰蛋。

吸收了鳳皇的所有能量之後,嘰嘰果然大幅度縮短了成長期的時間,一路飆升到了鳳族成年階段:涅槃重生!

雲揚輕輕嘆息一聲,將鳳凰蛋收了起來,嘰嘰這一涅槃,只怕要睡上好長一段時間了。

……

下面,已經是歡聲一片。

「勝了!」

「勝利了!」

「我們勝了!」

「我們竟然勝了?!」

無數的妖族強者,失火落魄的站在地面上,還在獃獃的仰頭看著虛空,滿眼的不敢置信,似乎還在尋找他們的皇者,希冀剛才聽到,只是幻聽幻視。

此際妖族方面的最強者,遍體鱗傷的蛇皇,悄然恢復了原形,盤在地上,凝目空中,冰冷的雙眼之中有兩行淚水,緩緩流淌下來。

雲揚沉默了片刻,終於落下身來,降臨到妖族這邊。

鹿皇等人也都掙扎著站起來,化作了人形,來到了雲揚面前。

妖族僅剩下的七位皇者,站成了一排。

鹿皇率先開口:「玄黃雲尊大人,您打算如何對待我們妖族?」

雲揚沉默了一下,道:「放心,不會趕盡殺絕。」

鹿皇深吸一口氣,道:「我們想要聽一聽雲尊大人的打算。」

雲揚考慮了一下,道:「關於此事,還須得讓我考慮一二,斟酌一下。」

「應該的,應該的。」

見到雲揚態度溫和,並不是極端之像,幾位皇者心中莫名的放心下來。

畢竟這位之前可是最大的殺神,一刀屠戮百萬!殺戮起來,都是論數千丈方圓來算的。

再以他剛才輕取鳳皇的超絕修為戰力,即便是覆滅整個妖族,只怕也花不了多少功夫!

形勢比人強,現在弱勢一點絕非多的丟人事,畢竟悠關整個妖族的存亡生繼!

……

雲揚倒也沒有考慮太久,不過斟酌了半個時辰的功夫,就再度騰身到了空中,顯然是對後續定計有了決定。

雲揚驟現自身威時,一瞬爆發,可謂是將自身實力提升到了極致,進而展現於人前,登時渾身星光閃爍,無數細碎的星辰,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在空中熠熠發光,輝華耀世。

「天庭可有人在?」

雲揚一聲斷喝。

眾目睽睽之下,青天白日之間,轟的一下子出現了一座巍峨縹緲的宮殿,那宮殿佔地綿延數千萬里,一眼看不到盡頭,周遭儘是祥雲縹緲,半隱半現。

緊跟著,數道仙風道骨的身影,宛如虛空化影一般的出現在半空中。

當前為首一人,頭戴衝天冠,身穿紫羅袍,面目威嚴肅穆,凝目看向雲揚之際,滿面藹然:「雲尊大人召喚吾等不知有何吩咐?」

「地府可有人在?」

雲揚又再次高喝一聲。

話音未落,地面上一團冥霧應聲而現,騰的一下子冒了出來,當先出來三道影影綽綽的身影,不是久違的楚江王秦廣王與閻羅王三人,卻又是何人?!

「雲尊大人久見了。」

三位閻王同時拱手示意。

他們對這一戰自是關注已久;時時刻刻都在戰場之下收攏陰魂。甚至這三人還打定了主意,若是雲揚始終處在下風,有性命之虞的話,即便是不合規矩也要出手幫忙。

此刻大局底定,再聽到雲揚召喚,立即就現身出來,甚至森羅庭其他幾王,也都在趕來的路上。

雲揚笑了笑,拱拱手,道:「今日斗膽冒犯天庭地府,為我做一下見證,若是天庭地府亦有意願,不妨參詳一下雲某提出的建議,共襄盛舉。」

天宮那位為首之人呵呵笑道:「但凡是雲尊大人之令,我們必然聽從!」

一殿秦廣王也是哈哈大笑:「雲尊大人有令,豈敢不從。」

彼端的東方浩然等人眼見這一幕卻是直接獃滯,愣然當場,不知所云。

雖然都知道雲揚人面廣,三教九流皆有接觸,連妖族都有結拜兄弟,但此際大刺刺的一聲吼,嗯,是兩聲吼,直接將傳說之中的天庭與地府都給召喚了出來,這……這居然是真的!

更有甚者,天庭地府來人,貌似都認識雲揚,一副頗有淵源,很樂意聽命於雲揚的樣子呢?!

這真的是真的嗎?!

「不敢。」

雲揚謙虛了一句,隨即道:「某家這次要修訂的,乃是這個世界的基本法則,此事需要天庭地府作證;也需要為之履行。」

「自即日起,玄黃人界將正式與萬妖原接壤。然,另有一座大山脈會出現,我稱之為,雲霧山。這雲霧山脈會如往昔血魂山一般的隔絕妖族與人類與玄獸的通路,將之變成為三處區域。」

「而在三域之間的中間區域,列為荒蕪之地,為三族共享之地,三族皆可進入。」

「自即日起,玄黃界修鍊天規亦有所修訂。」

「心存善念,方可得成正果;因果循環,善惡有報,果報不爽;武者進階,須有天罰,賞善罰惡。但凡業力纏身者,天罰倍增,難得超脫……」

「此天規,適用於人族,玄獸,妖族。無論修者或者普通百姓,盡在其列,勿枉勿縱。」

「……」

雲揚林林總總,列下共計是七條天規,被後人稱之為:七大限!

簡單說,便是行善事者,自然有天眷顧,多行不義者,必有天譴;而武道修為,也盡都與此掛鉤,等到突破的時候,做過什麼事情,必然會有報應。

或者心魔,或者天雷,或者反噬。

卻又留人一線,縱然天罰加身,也非是一棒子打死,必死無疑,而是留有餘地!

所有強者,加上天庭地府的人都在靜靜地聽著。

這些個天規還是存在傾向性的,幾乎就是差點直接說:不準吃人。

但總體來說,還算是公平公正足堪公開的。

即便是妖族諸位皇者,對此都是表示很滿意,並沒有任何異議。

畢竟這些個新訂規條,比起之前可是好了太多太多。

至於妖族吃人,作孽;只要你不怕時刻懸在頭頂的天雷,你可以去試試!

留你一線,可就只是留一線而已,還是危機九成九的!

武者都希望變強,變強是為了什麼,自然是更好地保護自己和家人還有就是享受生活或者是追求更高的目標。

但是武者之路上,充滿了蒼天考驗,便是天罰。

你若是為所欲為無所忌憚,一步一卡,早晚教你隕滅在天雷之下,那麼,修鍊一生,又有什麼意義?

而人類也同樣要受此限制,作為失敗方的妖族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實力空前折損的海族徹底歸入妖族。

妖海被雲揚以大神通全數挪移,挪回到了原本位置。

妖族另一彼端的荒蕪之地,則是被雲揚大肆挪移搬遷,再施以土相木相神通,使得荒蕪盡去,可供生靈生存的大陸區域,比之前擴大了不少,至少對於同樣元氣大傷的妖族來說,生存區域暴增近倍。

然後,雲揚與蛇皇,鹿皇,還有東方浩然,蟒九等人進一步商議,重新又增加了一些三方共識,互通有誤,互補長短,令到彼此相處狀態愈發和緩。

天庭地府對此自然樂見其成,無不應允。

以後,便是由天庭地府,來執行這些規則,亦是全新的……天意!

至於雲揚,無需任何人承認,已經是玄黃至尊!

敲定好這一切,雲揚騰身來到玄黃界上空,盡展土相神通厚土之力,極限發動。

眾人眼見腳下大地在一路蔓延出去,一座恢弘雄偉山脈拔地而起,厚土之光尤自不斷閃爍,片刻功夫便即山脈成型,形成了比血魂山還要堅固數倍的碩巨山脈!!

堅不可摧,無可破壞!

這道綿延山脈貫通南北西東,將整片大陸清晰地分劃成了四個部分。

一個巨大的三角,人族,妖族,玄獸,各佔一角;而在最中間位置,群山環抱之中,滿目乃是荒涼,便是人族妖族玄獸皆可進入的荒蕪之地了。

有些心思靈活的,已經開始在心裡計劃,在這裡建立坊市,交易買賣。

這裡,明顯是唯一一個流通三族特產之地!

看起來滿目荒涼,什麼都沒有的荒蕪之地,實則卻是一塊未開發的寶地,日後寸土寸金已經可以預見!

只不過,在此建立基業需要足夠強悍實力而已。

而實力……現在大家自忖,貌似都不缺的說。

妖族的野心家都已經在這次戰役中一網打盡,碩果僅存的海皇也被雲揚貶謫永世不得出海,至死方休。

至少在短時間之內,那種野心家出現的幾率,是極其少的。

對於罪孽累累者,不僅是天罰雷劫,地府建立十八重地獄,設置萬千刑罰;設置黃泉路,奈何橋,望鄉台……

天庭成立接引處,將會善待那些一生行善事的人類或者妖族玄獸……

這些,卻又都是后話了。

總而言之,一個規則完備的世界,雛形已立,正在逐步完善成型。

在之後的一段時間裡,雲揚將會絞盡了腦汁來完善這一切。

這卻是玄黃至尊,需要做的,必須要做的事情!

當年設立天誓的君主大人如是,而今的玄黃雲尊亦如是!

……

血魂山之戰,至此算是徹底了結了。

妖族方面各自回歸,舔舐傷口,人類也都回去了,各回各家,休養生息。

整個玄黃界,隨處可見悲傷與喜悅,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氛圍,成了主旋律色調。

這一場大戰,雙方戰死數量都是巨大無比,再算上之前啟動滅世策隕滅的兩百億生靈性命的話,傷亡數字很大幾率超過了三百億之數!

三大天宮更是直接變成了白幡的海洋。

狐族回到了原本的領地,繼續繁衍生息,狐族太子九尾玉現在也已經成長起來,作為新的狐皇,率領族人休養生息。

而狐后與貓妃卻是循著初衷跟著雲揚來到了九尊殿。

狐皇與貓祖兩個之前損耗殆盡,連元靈都僅余點滴,即便是有如九尊殿這等福地洞天的濃郁靈氣來恢復,仍舊需要一個相當長的時間……但是狐后貓妃卻都願意等下去,等待她們的愛人,歸來的那一日。

哪怕他們一輩子無法恢復,我們也認了,我們情願等他們一輩子。

雲揚回去之後,很快便將九尊殿首尊之位傳給史無塵。

史無塵對此堅辭不受,其他的天殘十秀眾人也都是紛紛搖頭,敬謝不敏。

此次人妖終極戰役對他們此際莫甚,此際就只有一門心思的修鍊,雖然明知道目標遙不可及,卻仍舊想著,在雲揚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能夠一起飛升離開,去往新的天地打拚……

而雲秀心與胡小凡等,亦明確表示了對於權力沒有興趣,更加沒有興趣參與門派管理什麼的。

於是雲揚在經過門派商議之後,將掌門之位傳給三弟子孫明秀,又以白夜行與玉成航為輔助。

隨後雲揚與上官靈秀,計靈犀等閉關十年,穩固自身境界,準備踏破虛空而去之事……

現在的九尊殿,已經成為獨一無二的超級門派,三大天宮都要瞠乎其後。

東方浩然等都是相顧苦笑:原來祖先預言之中的「尊位消失」的真相竟是如此……倒是虛驚一場……

再十年之後。

雲揚如期出關,簡單安排了一下之後,帶著計靈犀與上官靈秀,破空飛升而去。

凌霄醉,董齊天等人此際也先後突破了聖人最後的階位,達到了半步星空的層次,每個人都在努力修鍊,準備在正式破碎虛空,去尋找雲揚。

在整個玄黃界,又一個流傳千古的傳說誕生。

玄黃雲尊,玄黃至尊!

自從有了玄黃界,再也沒有第二個人能夠有雲揚這樣的名聲與權勢,至尊二字,當之無愧。

後人為了尊重雲尊,將武者修為之中的「至尊」與「至尊之上」剔除;改成『神玄之上』。

反正是從此以後,再無人敢妄稱至尊。

這個慣例甚至傳到了人間,連人間帝王也謹稱自己為『天子』『皇帝』;不敢再以至尊自居。

……

雲揚破碎虛空而去,帶著兩個妻子遊歷星空,看盡無數星球湮滅誕生,閱歷大增,眼界更闊,卻在某一日,撞到了一個全身金毛的猴子,乍然出現在雲揚面前,嘻嘻笑道:「我的棍子,該還給我了吧?」

這一句話雖然來得突兀至極,但云揚瞬間便知道對方是誰,意指為何。

徑自將鎮海神杖遞了過去,笑道:「前輩對我的處置,可還滿意么?」

金毛猴子哈哈大笑:「滿意滿意,你比那個渾身邪氣的傢伙可要好得太多了。你這麼處置,流放在那邊的妖族可是有福啦。」

隨即從腦袋後面揪了一把,笑道:「我也沒什麼給你的,就給你三根猴毛吧,可以救命的啊,哈哈哈哈……」

金光一閃,三根猴毛已經到了雲揚身上,一時間竟連雲揚自己都不知道藏到了什麼地方,什麼位置,而那金毛猴子,卻在大笑聲中消失了……

又過了幾年……

冥冥中似乎只有指引,雲揚三人來到了一座在空中漂浮了不知道多久的輝煌宮殿之前。

殿門前守衛看到雲揚,二話不說,徑自跪下行禮:「少主回來了。」

雲揚聞言一愣,隨即便已醒悟,這裡大抵就是……

一個宮裝女子款款從大殿中漂了出來,一把將雲揚摟在懷裡:「小雲……你終於回來了,可想死娘親了……」

雲揚只感覺腦海中似乎有一股清涼之感閃過,剎那間就想起了一切的一切。

母子二人說話說了好久,雲揚終於問起:「母親,我爹呢?」

白衣女子恨恨的說道:「你爹為了一個狗屁布局讓你吃了這麼多苦,你還提他作甚,提起來我就生氣。」

雲揚再三追問始末究竟。

那白衣女子這才道:「你爹這混球,干出這等勾當……還要天天在我面前絮叨,喋喋不休解釋,氣得我給他下了葯,毒啞他一千年,現在時間還沒到呢……」

「………………」雲揚與計靈犀,上官靈秀相顧無言。

……

「哼哼……我的好女兒和好女婿回來了……」一個聲音非常不爽的突兀響起,一個留著兩撇小鬍子,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中年人出來了,身邊還跟著個身材魁梧的女子。

「咳咳,五叔……」雲揚尷尬的。

雲揚母親微笑道:「叫什麼五叔,直接叫丈人吧!」

那中年人卻是一臉的不滿意了:「我還沒喝到他敬的女婿茶呢,啥也不知道,平生讓他叫我丈人……」說著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上官靈秀,發現居然還多找了一個,如此花心鬼,哪裡就配得上我的女兒了?

計靈犀一雙眼睛看著這中年人,卻是久蓄心底的新仇舊恨騰騰升起,無以抑制!

就是這老貨!

當年二伯找他提親,為自己和雲揚做媒,這貨說啥也不同意。

結果打了個賭卻將自己給輸了出去。

然後讓自己在下界顛沛流離偌久……好不容易與雲揚兩情相悅,卻又無法……那啥那啥。

非常無奈的接受了上官靈秀,好好地二人世界化作了三人行,而今居然還要在這裡不服不忿,大放厥詞,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計靈犀咬著牙就沖了上去,一把揪住小鬍子,暴怒大喝:「你就是我那個混球老爹!看打!」

中年人大呼小叫:「住手……住手……這成何體統……這這這……哎哎哎……我的鬍子……」

已是慘叫不已。

雲揚心下腹誹,打得好,若非不合情理,我早就動手了,打得太好了,老婆加油!

而那魁梧女子與白衣女子相視一笑,絲毫不以為忤的攜手而去:「走,咱們進去喝茶。」

外面儘是某人一連串近乎全然不間斷的慘叫聲。

「三哥的啞葯,也該給他解了吧……連大哥都過來求情了……」

「哼,不解,再讓他啞巴幾年再說!現在就解了我豈不是很沒面子。」白衣女子恨恨道:「大哥被他妹妹迷住了,言聽計從的,我豈能遂了他們兄妹兩個的願……哼!」

「說的也是……」

「不過親家母,咱們還是好好商量商量孩子的事兒了,這事可得好好辦呢,若是辦得寒磣了,豈不惹諸天大能笑話……」

「嗯嗯嗯,我等下就將姐妹們都叫來,咱們好好熱鬧熱鬧,順便再商量此事。」

「好好好。」

裡面的歡聲笑語,與外面的慘叫聲相映成趣。

一個洵洵儒雅的中年男子,面貌英俊,身材頎長,舉手投足從容自若,臉上,帶著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自信,漫步而過,微笑著看著正在被女兒收拾的某位無良父親,一言不發,幸災樂禍的飄身而退。

「該去找老大喝杯酒了……還是他給我出的這個主意好。」

「順便看看老大那裡有木有葯,將這啞葯解了……要不然兒子成親,我卻是個啞巴,成何體統……」

「不過解了也要瞞著老婆才是,裝啞巴我也很擅長的……」

中年人飄然而去。

某處。

一個黑衣人與一個白衣少年對坐下棋。

「老黑你又耍賴!」

「誰耍賴了?我這棋盤上就沒有老將!」

「……無恥!」

「閑話少說,我那義弟成親,你可要準備好彩禮。」

「哼,那是我徒兒的老公,我當然要去,我還是證婚人呢。你和我徒兒的老公是結拜兄弟?黑賢侄,叫聲叔,叔給你壓歲錢。」

「砰砰砰……」

兩人大打出手。

棋盤頓時崩飛,散落天地之間。

遠方,一個黑衣青年漫步而過,搖搖頭:「這倆人真無聊……證婚人?居然想要跟我搶……嘿嘿,老子兄弟辣么多,你搶得過?!」

遠遠地去了。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目錄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結局【二】【終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