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屠狼瘋子

第十三章 屠狼瘋子

永昌山位於安慶的東北方,是永昌州的中心,和安慶的武聖塔一樣,是永昌州的標誌物。

一夜之間,雷皓從安慶府的地域一下子殺到永昌州,地跨三千里。等到雷皓從殺戮中醒來,他的心情除了震撼就是震驚。

本來以為中了狼神詛咒武聖真言的傳承受到了限制,沒有想到竟然還會出現如此癲狂的狀態。十個時辰,不眠不休,輾轉三千里地,這種事情就算雷皓沒有受到詛咒也辦不到。

看來狼神詛咒也不是一無是處,除了能夠感知狼群的位置,還能夠讓人超常發揮。當然這些不是優點的優點也不過雷皓的自我安慰而已,想一想雷皓所失去的東西:武聖真言、七情之道、武學天賦、武道感悟,簡直是丟了西瓜撿了芝麻。

哎,倒霉!

可是又能有什麼辦法呢,除了接受現實,勇於面對,苦中作樂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呼!

是該回去的時候了!

閉上眼睛,雷皓細細感受周圍的動靜,如果能夠感受到什麼意外之喜就好了。

嗯,方圓十里之內已經沒有了狼群。

嗯,方圓百里之內似乎也沒有狼群。

咦,東北方上百里之外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自己。

唰!雷皓睜開了眼睛,兩道精光射向東北方。

此時此刻,雷皓也不急著趕回德安,畢竟離所謂的挑戰差不多還有九天的時間。就算再跑上幾千里,到時候也趕得及。

拿定注意,雷皓不再耽擱。兜里下稍微變換了容顏,提著劍,繼續進發。

幾百裡外,似乎有一群黑點待在那裡不動。而此處,雷皓如同敏捷的猿猴穿梭在山林之間。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輾轉山林五百里,雷皓終於感覺到了狼群的存在。

「嗷……」雷皓的大嚎響起,繼續對狼群發出挑戰。

接下來的時間,一如昨天的殺戮。一劍殺一狼,片血不沾衣。

半個時辰之內,雷皓在瘋狂的殺戮。和昨天有所不同的是,今天雷皓數著野狼的數目。圍攻自己的三群狼,最終殺戮的數目是七百二十三。

雖然今天在殺戮野狼的時候,腦海中的狼神血雲依舊是在瘋狂的轉動,依舊在緩緩的膨脹,雷皓卻察覺到今天的頭痛好像小了許多。

想到這裡,雷皓喜不自勝,為自己祝賀道,「加油!有志者事竟成,相信自己可以很快適應狼神詛咒的!」

於是,雷皓心中又充滿了動力,開始了新的殺戮,方向依舊是東北方向,因為雷皓髮現玄之又玄的感覺還待在遙遠的東北方向。

兩個時辰后,又是一場殺戮。

五個時辰后,又是一場殺戮。

十個時辰后,又是一場殺戮。

……

時間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了五天,從永昌州已經追了上萬里的路程,中間越過了三個州,已經到達了永安州——大晉西部的中心。

追了上萬里,外出已經六天,如果再沒有找到目標的話,雷皓只有放棄了。好在,他的努力並沒有白費。

永安城外三百里處,一處無名山谷,雷皓的目標便在這裡。

午後的陽光顯得如此的燥熱,而雷皓的心卻是出奇的冷靜。

雷皓吃飽喝足,休息完畢,朝著幾裡外,大嚎一聲。

「嗷……」

這是憤怒,是挑釁,是宣戰。

雷皓一身白衣,手持寶劍,等待的對手的來臨。

也沒有讓雷皓等太久,也就是一盞茶的時間,十幾道青影就已經出現在了雷皓的面前。

這一共是十六頭青色的巨狼,每一頭都有五尺高,牛犢大小。這赫然是幾天前圍攻雷皓的妖狼,一階妖獸。

這十六頭妖狼的的確確參與了德安官道上圍攻雷皓的戰鬥,說它們是倖存者、逃跑者也不為過。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這眼紅的不僅僅是雷皓自己,就連這些妖狼也是這樣。那一戰,妖狼可是失去了不少的同伴。

雷皓要為自己報仇,這些妖狼又何嘗不想為自己的同伴報仇。於是乎,雙方更沒有了逃避的理由。

沒有多少的前奏,雷皓手提寶劍,朝著離自己最近的妖狼殺去。

當!

劍砍在妖狼的身上,依舊像是砍在石頭上。只不過這一次,雷皓是毫無保留的攻擊。

噝!

寶劍劃過堅硬的狼皮,留下三寸深的傷口,迸發出深紅色的鮮血。

劍雖然銳利,但是失去了七情之劍的霸道,對於妖狼的傷害著實有限。今天的雷皓已經不復當日的神勇,對付這麼多的妖狼已經顯得有些吃力。

一劍,又一劍,轉眼之劍已經砍了六劍,妖狼身上的傷口已經是橫七豎八,狼血已經染紅了皮毛,可是它依然頑強的或者。

嘭!雷皓躲閃不及,被另外一隻狼近身,危急之中拿寶劍格擋,狼牙撞在劍上,發出巨大的響聲。

這一番碰撞,直把雷皓震退了兩步。

幾天前對付這些妖狼,那是一刀一個,如同砍瓜切菜,而今天失去了超人的武學天賦、失去了逆天的爆發力,雷皓對付這些比自己等級還低的妖狼,只能陷入苦戰。

呼!雷皓長呼了一口氣。一番周折之後,終於搞定了一頭狼,足足砍了十幾劍。

今天可是用了十幾劍,如果是幾天前,用上七情之劍,就算是一劍殺死幾條巨狼也不是痴妄。如今,戰鬥力只相當於幾天前的十幾分之一。

如此慘痛的現實,讓雷皓如何不心傷。

此刻,雷皓心中的憤怒越發的旺盛。不知不覺中,右手的劍每揮灑一次,都增加了幾分力道。緊握著左拳,雷皓在心中一次次的召喚武聖真言,找尋曾經有過的武道感悟。

可惜的是,狼神詛咒對於雷皓來說就是一座大山,任雷皓召喚的頭痛萬分,腦海中的劍山依舊沒有任何的動靜。反倒是在妖狼之血的刺激下,腦海中的狼神血雲更加的猖獗。

殺!我殺!

此時此刻,雷皓身上的白色衣衫已經成了一件血衣,有好幾處地方都已經被妖狼發出的攻擊刺破,露出了裡面的鎧甲。

殺!我殺!

雷皓在心中不停的告訴自己,不能屈服,決不能屈服,大不了就是慘烈的死去。

殺!雷皓揮舞著手中的寶劍不停的殺戮。

似乎在雷皓瘋狂的鬥志中,寶劍也跟著鋒利了幾分。即便不能超速吸納靈氣,手中的劍依然不減它的銳利。

似乎是憤怒成了殺氣,殺氣代替了靈氣成了殺戮的主力。

殺,雷皓一劍一劍的砍在妖狼的身上。而上千斤重的妖狼則是如同罡風,不時的劃過雷皓的身邊。

妖狼身上有傷口,雷皓身上也不例外。如果不是雷皓有作為法器的鎧甲在身,他的下場絕對不會比妖狼好上多少。

這一場戰鬥,不再是一邊倒,而是鏖戰的膠著。

你砍我一劍,我咬你一口,純粹是以傷換傷。

……

這一場戰鬥足足持續了兩個時辰,從午後一直殺到日落,雷皓才殺盡最後一隻妖狼。

殘陽如血,紅霞如血,雷皓身上也滿是鮮血。

「終於結束了!」

雷皓看著滿體狼屍,不住的感嘆。追蹤了五天,上萬里路,終於結束了。

舉起手中的劍,雷皓狠狠的砍向最後一隻狼的狼頭。嘭的一聲,劍折彎了,也不錯是砍下一指深的傷口。

哎,雷皓很是受傷。就算是大仇得報,也沒有多少的欣喜。妖狼雖然死了,神選者雖然死了,可是他們留下的狼神詛咒卻會糾纏雷皓一生。

夕陽下,山風起,偌大的山林滿是憂傷。雷皓也不願在這樣的環境里久待。

用劍挖出兩顆狼牙,雷皓便轉身離開。

接下的時間,沒有多少的心意,無非是趕路而已。這個時候,就算前方還有狼群,雷皓也沒有心思。

和狼群比起來,幾天的后的對手才是真正狡猾、殘忍的傢伙。雖然不會取人性命,但是若讓他們得勢,其結果絕對是生不如死。

*******************************************

永安通往德安的官道上,一名頭戴斗笠,腰挎寶劍的俠客騎著黑色駿馬賓士。如果有人仔細觀看的話,就可以發現,這駿馬沒有韁繩沒有腳蹬,健步如飛,而馬背上的人卻沒有任何的不適。

這俠客自然是雷皓。

屠殺完十六隻妖狼,剛剛下山,雷皓就聽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安慶附近,有專門屠狼的瘋子,一夜之間輾轉三千里,從安慶跋山涉水地跨萬里一直屠殺到永安。對於這樣的狂人,有著不同的猜測,其中一種看法就是三刀盟主本人出手。

不要看三刀盟主有著如此大的名氣,那隻不過是因為他的潛力大而已,隨便來一個地脈境的個高手都能夠把他滅了。

雷皓自然知道目前自己的處境,故而喬裝打扮成了世俗間的俠客。而所騎之馬也不是一般之物,是有著妖獸血脈的汗血寶馬。日行兩千里,不是什麼問題。

這駿馬其實是荒原上的野馬,是雷皓在歸途中忍不住出手屠殺了一個狼群解救出來的。

騎著馬,雷皓朝著安慶進發。

從來不騎馬的雷皓竟然開始假借於物,這不得不說狼神詛咒對他的影響太大了。在失去很多東西之後,不得不嘗試著去做一個普通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修仙特困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仙特困生目錄 修仙特困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 屠狼瘋子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