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第225章 不懂彼此的內心

225.第225章 不懂彼此的內心

蘇淺淺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夢,連自己想想都會感覺到了痛苦的。

她夢見白擎天又來糾纏她,讓他苦澀而可悲,真的每一刻都想要跟白擎天結束的。

在夢中,她明明不會說話的,可是忽然一瞬間就會說話了,「白擎天,算我求求你,你放棄我吧,不要在糾纏我了,我只是一個啞巴而已,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呢?」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淺淺…………」驀地她忽然醒了過來,眼睜睜的盯著眼前的男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白擎天竟然站在了她的眼前,竟然還要把她送走。

現在他已經佔了自己的便宜了,就要送自己走了。

白擎天盯著淺淺,「淺淺,是不是做噩夢了?沒事的,做噩夢也沒關係,我送你回家,你想要回家我就送你回去的!」

蘇淺淺聽到白擎天這麼說,一瞬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是下了床,認真的穿上了衣服,然後就一步一步的被白擎天推著往前走。

「淺淺,我知道你累了,所以快點走吧!」

淺淺沒有想到很快就到了家裡的樓下了,到了樓下之後,就只感覺白擎天似乎伸手在她的頭上做了什麼。

「淺淺………」白擎天伸出另外一隻手給她理了理長發,修長的手穿過她的發線,溫柔而用心,「我送你回來,你都沒有吻別么?」

他不介意她才下了車,就想要逃走,因為她現在就在他手裡。

淺淺瞬間又氣又紅了臉(這裡是小區,我不能對你…………)

「你忘了,寵物是要聽主人的話的?」白擎天的手停在她的發上,深如黑潭的一雙眸直愣愣的盯著她,「快,給我一個kissgood-bye」

他的臉慢慢向她逼近,等著她的吻別。

淺淺慢慢的往後仰著頭,真的不想吻…………

「乖,來!」白擎天溫柔的誘惑著她,嗓音低沉極了。白擎天迅速的跟著下了車,幾大步上前拽住她的手腕,嗓音陰沉,「跑什麼?」

他送她回家,連句謝謝都沒有嗎?

淺淺剛想用力的睜開白擎天的手,一旁便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淺淺,你今晚回來的有點晚啊!」

她轉過頭去,是住在她家隔壁的李大嬸,小區里來來往往的人都很多,而且都是認識她的人,淺淺對著李大嬸笑了笑。

李大嬸上下打量了一下白擎天,只感覺很面熟,但又說不出來是什麼時候見過,多看了兩眼,走過淺淺身邊就說道,「淺淺,差不多就回家了,要不要我等你啊?」

李大嬸看了一眼淺淺,目光停留在白擎天身上,這男人雖然五官長的格外俊美身上卻散發出一股邪氣,她的這個鄰居是個啞巴,她可要好好照顧一下。

啞巴,容易吃虧。

白擎天慢慢的走到淺淺身邊,攥住的手改成牽住,一眼便看出李大嬸的想法,眉頭一挑,勾起唇瓣,一副好好少年的模樣,「李大嬸,我是白擎天啊,你們家對面那棟樓的天天,你忘記我了?淺淺家還沒有搬來的時候,我們家就搬來了!」

李大嬸細看了一眼白擎天,才發現腦海里真的有這個人,一瞬間感覺自己有些多疑了,立即抬起了步伐,看了一眼淺淺,「啊,是天天啊,我認識,我還以為是………」

李大嬸停頓了一下,沒有說完,就立即轉了話語,「那天天啊,你差不多就把淺淺送回家,我現在這裡還有事,是你啊,我就放心了!」

李大嬸完全忘記了自己前兩天看到一個關於仰天幫的新聞。

「恩!」白擎天頜首,「李大嬸,你不用擔心了,淺淺我會『照顧』好的!」

『照顧』兩個字白擎天說的格外的用心。

「好吧!」李大嬸走進樓里,沒有看見淺淺臉上那一絲絲祈求的目光。

看著李大嬸的背影淺淺才清楚的發現,這裡是小區,認識他們的人很多,她可不能跟白擎天拉拉扯扯的會被人誤會的。

「你剛才是不是很希望李大嬸能送你回去?」白擎天捏了捏她的手,強逼她轉過眼直視著自己。

淺淺搖搖頭,任由他緊抓自己的手,抬起眸望著他,(你想跟我說什麼嗎?你說,我聽著!)

說完就快點放我回去!

後面這句話淺淺沒有講。

蔚藍的天空下,薰衣草叢劇烈的浮動著,卻毫無聲音。

風吹來,浮動的頻率更加快,後來慢慢的,慢慢的浮動的停了下來。

-

這是一場漫長的噩夢,她拚命的想要醒來,拚命的掙扎,邁開小腿奔跑都無法逃離夢境。

額頭一陣一陣的冰涼觸感刺激著她的感官,她昏昏沉沉的睜開眼。

一張魔鬼的臉出現在她的視線中。

(啊———)她用力的驚叫,依舊沒有聲音。

是噩夢,噩夢還沒有結束。她清白的身子呢?

…………

白擎天扭了扭頭,望向她的眼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你還是第一個從我的床上醒來,敢打我的女人!」

第一個?

那他是睡了多少個女人?

做了多少次對不起靜安的事情?

這個禽獸,神經病,變態!!!!

小腿一陣陣的酸澀,下半身里似乎還有一種陌生的感覺,痛感襲來,恨意蔓延出她的心口,又抬起手,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啪————」

她用盡全力,他的臉被打的偏了過去,這次他的笑停在臉上,緩緩的轉過來,嗓音有些沉卻依舊溫柔,「小啞巴,適可而止,知道么?」

她劇烈的晃著腦袋,一把推開那雙要觸碰上自己臉頰的手,一雙手捏緊被子,魔鬼太恐怖了她快速的閉上眼睛。

顫抖著的睫毛出賣了她。

「我知道你醒了,睜開眼!」打了那麼多針藥水,都還不醒來,那他就要廢了那個死庸醫。

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邊響起,她依舊緊閉著眼,一點點都不想睜開。

「既然還想睡,那我們就再來一次!」他無比惡毒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她已經初經人事,自然也懂他說的再來一次是什麼。

原來………噩夢醒來還是噩夢。

她緩緩的睜開眼,怔怔的看著他,然後瞬間眼裡升起了防備,手更緊的抓住被子。

白擎天早猜到她會是這幅樣子,最終還是不忍對她…………

骨節分明的手慢慢的抬起來,剛想撫摸上她的臉頰。

淺淺便立即側過臉去,他的手落了空,但他也不急,望著她淡淡的說道,「你現在已經是我的女人了,懂么?」

她側著臉,想要閉眼,但是又怕像剛才一樣,最終無視了白擎天說的話。

「小啞巴,你的味道真不錯!」他的手撐在床上,薄唇到她的耳邊,輕輕的道,「我沒想到,你真是有料!」

眼淚劃過臉龐,她猛地一把推開他坐了起來。

身上是一件酒紅色的絲綢弔帶裙。

她眼光一掃,便想了起來這件衣服是誰的,是靜安的,他竟然把靜安的衣服給自己穿。

看著她在看她身上的衣服,白擎天便勾起唇說道,「好看嗎?這是我讓人專門根據你的尺寸,為你量身………」

「啪————」淺淺瞬間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勇氣,抬起手,狠狠的甩了白擎天一巴掌。

睜著眼睛說瞎話,這分明是靜安的衣服,她的衣服呢?她的大提琴呢?淺淺生平最瞧不起的就是白擎天這種,好~色,整天腦子裡只有下三流的東西,可惜了上天賜給他這樣子一副好皮囊,真是可惜啊可惜。

白擎天看著淺淺背對著自己,有些憤怒的坐在椅子上,慣性解開白色襯衫上的紐扣,露出結實的胸膛和迷人的鎖骨,白擎天朝她伸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頭,聲音性感的道,「我的小寵物,乖一點,轉過來,我不想把椅子搬過去,我也不想走過去!」

淺淺閉上眼睛裝耳聾。

白擎天看著她毫無反應,戲謔的盯著她的背影說道,「要不,我躺上來,我們玩點『有趣』的遊戲?」

淺淺愣住,她還在掛著針水呢,他怎麼能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來?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白擎天這樣子厚顏無恥的人?

淺淺瞬間憤怒的轉過頭,看著白擎天正拿著她的長發在把玩,兩條長腿懶懶的交疊著,看她轉過身來,嘴邊勾起得逞的笑意,「小啞巴,真乖,叫你轉身就轉身!」

病房外的陽光溫暖的照耀著,他的面容是多麼的俊美迷人。

可就是這樣子的一個男人,卑鄙到極點。

淺淺咬了咬唇(你能不能不要那麼厚顏無恥,你不止找我的麻煩,連個小護士都被你說哭了,你真是冷血!)

淺淺一回頭就說出這樣子的話,讓白擎天有些怒氣,「我只想和我的小寵物呆在一起,不準別人來打擾,就這樣子簡單,不行?」

淺淺皺眉,聽見白擎天的聲音再次在病房裡響起,「你是我的小寵物,當然只有我對你有探視權,觀賞權!」

蘇淺淺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忽視他語氣中的輕蔑,她臉色淡定,剛才的憤怒全然消失。

白擎天盯著她,就像是在教育一個小狗一樣說道,「聽見了么?你是我的,你要聽我的,你沒有資格頂撞我,更沒有資格批判我懂了么?」

他的小寵物竟然說他厚顏無恥,真是受不了!!!

淺淺壓制住自己的不滿,緩緩的點了點頭,快點打完針,一定要逃離開白擎天,她現在一刻都不想在見到白擎天這個混蛋,人渣,神經病!!!

白擎天眼眸一深,一圈一圈的扭玩著她柔軟的髮絲,「小啞巴,知道么?我喜歡聽話的你!」

淺淺還是忍不住的張口(你真煩!)

白擎天瞬間似乎哄她哄得不耐煩了,陰冷的聲音說,「你只是我的寵物而已,可千萬不識好歹!你在惹急我,我就在病床上要了你!」

白擎天冷硬的語氣,讓淺淺相信他絕對能說到做到。

淺淺被他震住了。

白擎天伸手將她從病床上抱正,兩人面對著面,他幽深的眼望著她,將她更攏緊了些,垂首肆意呼吸著只屬於他一個人的體香,「你是我的寵物,我說的你不能抗拒,不能不聽,你只是一個寵物而已!」

白擎天的鼻樑英挺,渾身上下透著貴族的氣息,最後輕輕的蹭過她的面頰,宣告他對她的占有權,「小啞巴,你是我的,我一個人的!」淺淺接過錢。

電梯門開了,三人一起走了出去,此刻的項青杉急死了,看著白擎天有些急躁的說道,「先生,那就麻煩你,麻煩你了,我家,我家裡有事!」

否則她也不會將淺淺託付給眼前的男人。

白擎天勾起唇瓣,滿意的頜首,真是天都在助他。

「淺淺,別告訴你大哥大嫂家裡的事,大嫂馬上就回去了,晚上你大哥問起就說嫂子帶你打完針,買完衣服,你去找同學玩了好嗎?」項青杉邊走邊囑咐淺淺。

淺淺頜首,推著項青杉:嫂子你快走吧,不用擔心我了。

項青杉懷著孕,但也很急躁,只能小跑著離去,看著嫂子離去,淺淺停下腳步,望著白擎天張口無聲的說道:(我能自己去打針,自己去買衣服,你不用跟著我了,去辦你自己的事情吧)

白擎天細細的盯著她,看出她的眼眶有些泛紅,「淺淺,這是怎麼了,你大嫂剛才可是把你託付給我了,而且我有照顧你的義務,況且你還是我放養的小寵物不是么?」

淺淺撇下嘴,她真的一刻都不想跟白擎天在一起,今天遇到他真的倒了八輩子的楣。

「淺淺,你生病了,哪裡不舒服,我帶你去打針!」白擎天溫柔的牽起她的手,已然將柳靜安送去打胎的事情忘在腦後,現在心裡眼裡都只有他的小寵物。

淺淺的表情有些不郁(我不想讓你帶我去,我想一個人去,衣服我也能自己買!)

「我想帶你去,你就沒有拒絕的資格,懂么?」白擎天的心情大好,想到淺淺剛才跟她嫂子交流都是用本子很筆,跟他就直接張口無聲的說話,他非常有優越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全球通輯:首席索愛嬌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全球通輯:首席索愛嬌妻目錄 全球通輯:首席索愛嬌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25.第225章 不懂彼此的內心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