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第224章 錯過了愛的時間

224.第224章 錯過了愛的時間

為什麼他在她的臉上看出了心虛?

他,他…………

算了,不管了,既然都說了那麼多的謊話,在說這一兩句也不礙事,她也毫不示弱的盯著他幽深的眼,捏緊了拳頭,無聲的張口說道,(你是不相信我么?我怎麼敢做對不起你的事情?)

「就真的只是逛了一圈?」白擎天繼續冷冷的問道。

他諒她也不敢騙他,白擎天的心裡自大的如此想到。

淺淺望著他臉上表情的變幻,很顯然白擎天現在已經完全相信了她說的話,她只要堅定著自己,就不會露出破綻,(嗯,我真的只是逛了一圈!)

「逛了一圈,兩手空空的回來了?」白擎天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盯著她藍色毛衣看。

她藍色的毛衣里,可裝著剛才她跟阿洛說的話,那個與人溝通的小本子…………

此刻白擎天正盯著她的本子看。

淺淺心裡暗叫一聲不好,想要立即轉移開他的視線,驀地她顫抖著兩隻手輕輕的拍上白擎天的臉,一副我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的模樣。

白擎天沒想到他這個小寵物竟然對他會有這樣子放肆的動作,雖然放肆,但他卻很喜歡,一雙深如黑潭的眼凝視著她白皙的臉,他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是想要玩什麼名堂,莫名的他看著她如此模樣,堅硬的心竟然變的有些柔軟。

兩個人的視線緊緊的鎖住彼此的臉,淺淺感覺心跳的很快,做了虧心事還是怕鬼敲門的。

咽了口吐沫,她鼓起勇氣,差點沒閉上眼睛(你要相信我,我是,我是你的小寵物啊!)

…………

話說了出來,淺淺只想一巴掌拍死自己,蘇淺淺啊,蘇淺淺,你還真是敢說。

明明一直都不想承認自己是他的小寵物的,可是現在竟然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竟然還自己說自己是他的寵物,真是夠了。

「呵———」白擎天輕笑一聲,剛才滿臉陰霾早就無影無蹤,瞥了一眼她依然捧住自己臉的雙手,嗓音裡帶了些許曖昧,「難道,你捧起我的臉,不是想要佔我的便宜,而只是想要說這句話么?」

天啊,快找塊豆腐來,她要砸死自己。

淺淺快速的抽回自己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臉已經紅透了。

為了轉移他白擎天的視線,她還真是豁出去了。

她手足無措的坐在他的身旁,白擎天的眼凝視進她的眼裡,一雙眼盯著她粉嫩的唇看。

很顯然,這個禽獸又想接吻了。

像是在告知什麼人一樣,她走進客廳才發現白擎天今天竟然難得的沒有加班。

像白擎天這樣子的資本主義家,一般周末也不見得他會休息,她來這裡一個多月,就很少見到他休息過。

他唯一最有空的時間就是晚上,好像就是專門空出時間來折磨她一樣。

但是今天他竟然在家,此刻白擎天手裡正拿著最新的報紙,抬著報紙專註的盯著報紙在看,側臉弧度完美的讓人嫉妒。

既然他怔在那麼認真的看報紙淺淺想自己不跟他打招呼,直接上樓他也應該不會發現吧?

如此想著淺淺便往樓上走去,奈何腳才踏上一層階梯,耳邊便傳來白擎天冷的掉渣的聲音,「回來了?」

明知故問。

回頭一看才發現白擎天頭也沒抬,還在看著報紙。

既然白擎天都發現她回來了,那她自然就不能若無其事的上樓了。

她走了過去,安靜坐到離他很遠的沙發上。

白擎天一向高傲自大的喜歡坐在中間,淺淺只能往最右邊坐,緊緊挨著扶手,筆直的身軀坐的很是端正。

只見白擎天又翻了一頁報紙,深邃的目光依舊盯著報紙,面無表情的道,「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

她是個啞巴,他不看她讓她怎麼跟他說?

她正這樣子想著,就見白擎天一把丟掉了手中報紙,朝她伸手,「坐那麼遠做什麼?坐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淺淺慢慢的站了起來,以蝸牛的速度往白擎天走去,像是感覺到什麼一樣,臉上如生病般蒼白。

白擎天不會是發現她去找阿洛去了吧?

他不會是想要制裁自己吧?

白擎天嫌她太慢,忽然粗魯的一把抓住她纖細的手腕,就往自己的懷裡帶,磁性的嗓音有些不高興,「不是回去了么?怎麼喪著一張臉?」

淺淺深吸了一口氣,調整呼吸,不敢看著他,因為此刻他炙熱的眼神正盯著她在看,(因為沒有看見他們!)

「沒有看見他們?」白擎天狐疑的盯著她,「那你怎麼還回來的這麼晚?」

如果說沒見到她家人,她回來的這麼晚,那就有些不正常了。

淺淺被他陰沉的語氣,嚇的有些心虛,不自禁的縮著身體,謊言張口就來(我出去逛了一圈!)

「逛了一圈?」白擎天磁性的聲音,越發陰戾,渾身都隱隱的散發著即將要火山爆發的情緒。

淺淺忙不迭的點點頭,倒吸了一口氣,捏緊拳頭,忽然抬起頭對上他那完美的五官,繼續編織謊言,(我回去的時候,望見街邊上很熱鬧,我就逛了一圈,我,我一向都很喜歡熱鬧的!)

白擎天盯著她,寬大的手掌摟住她的肩頭,像是想要捏她,又沒有下去手,他低著頭冷冷的注視著她,陰沉的臉上讓她分不清是喜還是怒,「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么?」

淺淺正要站起來準備逃走,白擎天修長的手卻已經將她扯了回。

吻,來的猝不及防。

終於吻到了她,她的味道是清甜的,甚至連呼吸都帶了滿滿的甜意。

他一向不喜歡甜的東西,卻格外喜歡她的味道。

狠狠的佔據著她身上屬於他的氣息。

一手慢慢的抱住她柔軟的身體,四處游移,慢慢的他想要的更多了…………

緩緩的他退了回來,一雙眼望著她,眸色很深,帶了往日夜晚經常會常見的東西,「小啞巴,給我!」

將她整個人都抱進懷裡,貪婪的吻著她身上乾淨而青春的氣息。

多麼開心,十年後,他重新將她找回。

她已經不再是十年前的小模樣,已經長成了讓他看著就能心動的模樣。

她超出了自己的預期,長相也好,性格也好。

讓他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如此的欲罷不能。

還好,沒有放棄,還好她是他的。

淺淺被他緊緊的摟住,連喘氣都困難了,他身上濃烈而強勢的氣息將她層層包圍,(給你什麼?我,我看重了一件衣服,很想去買………)

謊言說的多了,還真的就張口就來了。

「呵呵———」白擎天又笑了,他如劍一般的眉毛輕輕一挑,修長的食指抬起她的下巴,「看重了一件衣服?難道我還有那件衣服重要麼?」

淺淺倉惶的搖了搖頭。

那件衣服根本就不存在啊,你還要跟它吃醋,是不是有病?

好吧,這樣子的話,只是她在心裡想,根本就不敢說出來。

「小啞巴,你知道么?只要你討好了我,別說看重了一件衣服,就算是你看重了整個華東市,我也能將整個華東市捧到你的面前!」白擎天低沉的嗓音格外的性感。

淺淺聽著一顆心又不爭氣的加快了,逃開他炙熱的視線。

他當然厲害了,整個華東市都可以捧到她的面前,這口氣真是狂妄。

他的仰天幫在華東市提起來,市長都要忌憚三分,他當然是狂妄的很了。

淺淺垂下眼眸。

「怎麼?不開心?」白擎天看著她的模樣,明明剛才她都是生龍活虎的,現在卻低下了頭,莫非是他哪句話說錯了惹她不開心了?

淺淺搖了搖頭,很開心自己的一個表情,就能讓他忘了那檔子事。

「那你的臉色怎麼不對了?」白擎天盯著她,想望出個所以然來。

淺淺沒有說話,她****被白擎天綁在身邊,除了上學的時間,他們幾乎都黏在一起,淺淺不喜歡這樣子的束縛,都這樣子了她怎麼能開心。

跟這樣子的白擎天在一起,她怎麼能夠開心的起來,開心不起來。

「你以為我在騙你么?」白擎天的臉色一凜,瞬間變的有些鐵青,「不要告訴我不是,要不是的話,你怎麼會給我擺臉子?」

擺臉子?

淺淺無語了,她連低個頭的權利都沒有么?

(我沒有給你擺臉子!)淺淺低眸,有些舉措不安,(我怎麼可能會給你擺臉色,我只是怕,我們在家耽擱久了,那件衣服就被人買走了!)

「那我說了,只要你討好我,你讓我開心了,我可以把整個華東市都能捧到你面前,你沒聽到?」白擎天的眸色一深。

這女人,他說的話,她怎麼不好好的聽著?

淺淺頜首,(聽到了!)

「是不是很想去見你的家人?」白擎天強勢的按住她的肩膀,「我看你的情緒一直都不是很高!」

看她不開心,他也開心不到哪裡去。

淺淺深吸了一口氣,抿了抿唇,還好沒有讓白擎天獸性大發。

在剛才接吻的時候,她的眼裡竟然閃過阿洛那張如沐春風的面龐,她不能總是做些會對不起阿洛的事情,她不能。

要是白擎天知道自己在今天跟阿洛接過吻,那白擎天一定會炸掉吧?

(你捏的我肩膀好疼啊,既然那件衣服買不成了,那差不多開飯吧,我好餓!)淺淺推開白擎天搭在她肩頭的一雙手。

白擎天將手收回,重新摟住她的身體,一手撐著沙發上,抬眸望向不遠處的唐媽,「唐媽,差不多開飯吧,小啞巴餓了!」

「知道了,先生!」唐媽笑著應道。

淺淺閉了閉眼,坐立不安,想要推開白擎天又有些不敢。

怎麼總是要貼著她,煩不煩。

「明天我陪你去看你的家人!」驀地白擎天在她旁邊開口說道。

淺淺以為自己聽錯了震驚的轉過頭望向白擎天(你說什麼?)

「我說,我明天陪你回去,順便把你看重那件衣服買了!」白擎天一副我做的事情都是為你好,你要感恩的模樣,讓淺淺很是看不慣。夢見阿洛,真的帶她走了,他們走了很遠,很遠,白擎天沒有找到他們就放棄他們了。

她和阿洛去了很遠的地方,生活很美好。

還生了兩個可愛的寶寶。

驀地可愛的其中一個寶寶都變成了白擎天那凶神惡煞的模樣。

「蘇淺淺,你竟然敢逃走,還敢跟白唯洛在一起,還生了孩子,你看我不收拾你!」小小的孩子站在她的眼前,臉成了白擎天的臉,惡狠狠的瞪著她說道。

她嚇得連連後退,眼前的白擎天聲嘶力竭的怒吼,「媽-的-蘇淺淺,你給老子開門!」

淺淺嚇的醒了過來,整個人冷汗凌凌的,驀地屋外又傳來了白擎天的怒吼,「蘇淺淺,你聾了,老子叫你給我開門!」

(呃………不用了,我明天只想在家裡,哪裡都不想去!)淺淺一愣之後,轉而說道,(我上個樓,換個衣服!)

她說的話,讓白擎天都沒反應過來,緊接著淺淺便上了樓,看著她的背影白擎天不禁開口道,「要不你告訴我,你看重的是哪個店,哪款衣服,我叫蘇樂去幫你買回來?」

淺淺像是沒有聽見一樣的往樓上走。

白擎天,你知道么?你真的很煩。

淺淺心裡這樣子的想著。

走的更快了。

走進了房間,淺淺便去了洗手間沖了個澡,換了身睡衣,立即掀開被條就躺了進去,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重現掀開被條站了起來,來到門邊,將門給鎖了。

自從來到這邊,今天是淺淺第一次鎖了白擎天的門,今晚她不想跟白擎天同床共枕。

她期待著阿洛說總有一天會帶她走,那那一天是什麼時候呢?

能不能早些到來呢?

她真的一刻都不想在跟白擎天呆在一起了。

真的。

她看見白擎天的那張臉就煩,剛才被白擎天親了一下,淺淺都覺得自己好像更髒了。

走回床上,淺淺將被條蓋住自己,閉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她做了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全球通輯:首席索愛嬌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全球通輯:首席索愛嬌妻目錄 全球通輯:首席索愛嬌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24.第224章 錯過了愛的時間

9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