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三章

第五百五三章

小狐狸和小灰灰個頭小,本事大,樂韻留下他們照顧葯植園是絕對放心的,對於小獸獸們花數個月就將葯植園搞得像模像樣的成果也非常驚喜。

小狐狸和小灰灰事無巨細的敘述,在海蝸牛湯快出爐前十幾分鐘才說完,也說得口乾舌燥,香噴噴的海蝸牛湯也成了最好的解渴湯。

為了慰勞小獸獸們,樂小同學煲了三大鍋海蝸牛湯,還熱了兩大鍋的駝獸肉和魚肉。

小狐狸不怕燙,湯剛出爐,他一口氣喝光了一鍋,再狂啃零食,啃掉一隻駝獸,又一口氣喝光一鍋湯,再啃魚,最後一鍋湯先喝掉大半,只留下少量配著魚,一口湯一口魚,愜意的享受著狐生。

小灰灰個頭不大,但是,她是只築基猴,能吃,一口氣吃了一腿駝獸肉,吃了幾十條大魚,喝了大約一桶量的湯。

吃完美食,喝完湯,小灰灰跳小姐姐肩頭蹭了蹭小姐姐香香的粉臉蛋,再跳下地,自己爬回移動洞府,往角落裡一躺,翻著肚皮呼呼大睡。

小狐狸將最後一盆湯和十幾條魚乾掉,也溜回移動洞府就地一趴,開開心心地冬眠。

兩隻小可愛吃飽喝足就去補覺,樂小同學收拾好盆缽刷洗乾淨,再給鍋里放葯植物和獸肉,做了兩鍋燜羊,兩鍋燜駝獸,一隻鍋煲魚頭湯。

再給灶里添加了夠量的無煙煤,小蘿莉悄悄留出洞府,踩著飛劍,趁黑夜飛上峰頂,拿出一隻吞天螺給山頂實施人工降雨。

她到達葯植園時已經半下午,煲湯花了好幾個小時,小獸獸吃的也是晚餐。

冬季本來光線不好,夜晚更黑,到處黑漆漆的,峰頂積雪的亮光也僅只是照亮了山峰附近小片區域,照不到山腳的狹谷平原。

小蘿莉不怕黑,也不怕冷,踩在飛劍上,扛著海螺給積雪層表面降雨。

夜晚的氣溫低,水滴在雪層表面很快就凝固,與雪層融為一體。

樂小同學在將山移出來放在盆地里記錄過永久性積雪層的厚度,也研究過在自然條件下雪融化的速度。

她離開后,峰頂的積雪在最炎熱的季節融化一點點,那些雪水滲入了泥土層,有一條山谷已經形成細細的水流。

南疆盆地乾旱,自然降雨極少,如果不給補充雨水,人工移來的大山峰頂的積雪因為夏季融化會越來越薄,如果地球持續升溫,永久性的雪層也終有一天會全部消失。

雖然,那是很久以後的事,樂小同學還是未雨綢繆,給峰頂人工降雨令雪層增厚,重點關照雪線上下範圍。

扛著海螺的小蘿莉,在冷風裡呆了兩個鍾才收工,也因氣溫低,她的頭髮和眉毛上都結了冰。

回到洞府外,先抖落一身的冰渣子,再回到自己的地盤燒鍋熱水,痛痛快快地洗個澡,吹乾頭髮才坐著修鍊。

樂小同學打坐了半宿,清晨便神采亦亦的,去了洞府前的平台,拿出一座洞府放大,進洞府再拿出木棚,在木棚里擺開一百多口灶,生火做靈食,制熏魚。

小狐狸睡到中午才醒,找到小丫頭,跳她肩頭蹲著。

小狐狸醒來了,樂小同學又給他煲一鍋海蝸牛湯。

小灰灰也睡到自然醒,她醒來時也成功趕上晚飯,飽搓一頓又安心睡大覺。

小狐狸沒再冬眠,他跟著小丫頭,當小丫頭晚上去山頂人工降雨,他留在洞府里管火。

樂小蘿莉不急著回家,就呆在葯植園做葯膳靈食,給雪峰降雨,偶爾到處溜躂,看看葯植園裡的草木有哪些能在南疆生存。

為了葯植園的安全,在沙漠線之內再設第二道保護陣,也給外面的保護陣重新添加些符籙法寶。

一連換了三次葯膳,時間也到了12月28號。

已至月末,小蘿莉也該準備回家,她將做好的葯膳收起來,移走鍋,用灶火熏烤熏魚。

魚熏烤了一天一夜,於29號的上午也全部下架。

小蘿莉收起灶爐和新鮮出爐的熏魚,等到天色黑下來,關上洞府的門,飛出葯植園,再乘坐飛行器飆上高空,往家的方向急馳。

耗費了大量的靈石,樂小同學花了兩個多鍾成功抵達家鄉九稻,在荒無人跡的偏僻區降落,再拿出行李背包,沿城鄉公路進九稻鄉。

她回到梅村時還沒到十一點,還些人家亮著燈。

悄咪咪溜回村的樂小同學,到了自家門前的園子前的路道口才拿出手機給家裡打電話,通知老爸和鳳嬸自己回來了。

樂家人還沒睡,樂善剛洗了腳烤乾,準備去睡覺。

樂爸接到電話,跳起來就往沖,大狼狗先一步衝到堂門口,待門一打開,先一步躥出門就衝出去,跑到村道上迎接小姐姐。

樂善知道姐姐回來了,趿上鞋子就跑。

柳少嫌樂善跑得慢,他追上去抱起樂善。

蟻老岩老:「……」

黎照也喝了一壇醋,麻溜地跟上柳帥哥的腳步。

周秋鳳也沒朝外跑,她趕緊找還有什麼青菜。

打了電話塞好手機,樂韻就見大狼狗衝來,抱起大狼狗開跑,跑到樓側,放下大狼狗,自己跳老爸背上當粘人精。

樂爸背著帶著一寒氣的小棉襖,回身走了幾步看到衝出來的柳帥哥和黎先生,對兒子憨憨地笑:「樂善,你姐姐累了。」

被柳帥哥抱著的樂善,看到爸爸背著姐姐,眼睛閃光著,咧著嘴笑著點頭:「嗯嗯,我知道。」

樂韻趴在老爸背上開開心心地笑眯眼,走到柳帥哥前時,伸出被風吹得僵硬的手揉了揉弟弟的小腦袋。

柳帥哥走後面,等樂叔背著小蘿莉回了堂屋,他才關大門。

樂爸將自己的小棉襖背回伙房,搬個小椅子放好。

享受了爸爸的疼愛,樂韻滿足的從爸爸背上爬下去,將背包一扔,坐著歇氣,空中飛人真不是那麼好當的,飛行器速度快,就算她不怕冷,因飛行時間太久,她也快被寒風吹成臘肉乾啦。

周秋鳳問了孩子知曉她吃過晚飯,也不熱飯菜,上鍋熬驅寒暖胃的薑湯。

蟻老岩老瞅著小丫頭樂呵,看那小丫頭的樣子,像是剛從冰窖里出來似的,一身寒氣。

樂善被抱回伙房,搬個小椅子坐姐姐身邊,伸出小手給姐姐捶肩。

柳少看得目瞪口呆,樂善也太暖了吧,妥妥的是個超級小暖男。

享受著超級小暖男弟弟的關心,樂韻笑得合不攏嘴,待烤了火,身上寒氣被驅走,一把抱起可愛弟弟狂親。

樂善得了姐姐一連串的香吻,咯咯笑,也在姐姐臉上親了幾口。

緩過氣兒來,樂韻才有力氣關心家裡最近在忙什麼,問蟻老岩老和黎先生有關弟弟的學習情況,有沒淘氣。

「姐姐,我很乖的,沒淘氣搞破壞事。」樂善窩在姐姐懷裡,像只小萌貓一樣乖。

「嗯,樂善不乖,姐姐就會動手揍弟弟。」樂韻抱著又乖又萌的可愛弟弟,心頭軟軟的。

「樂善沒淘氣,就是拆壞了一台車。」樂爸忍不住拆兒子的台。

「爸爸,我那是研究。」樂善理直氣壯。

「別人研究是製造出新東西,你研究是將新東西拆成一堆廢鐵。」

「不研究怎麼製造?」

「你連製造這個詞的詞意都未必懂……」

父子倆開啟鬥嘴模式。

蟻老岩老見慣不怪,看父子倆鬥法。

黎照和柳少更是樂得看熱鬧。

樂韻也不偏幫,讓老爸和弟弟辯扯,有爭議才有進步嘛。

周秋鳳也不管,熬好了薑湯,再放了蘑菇,給小棉襖裝一大碗薑湯,給其他人一人一小碗。

鬥法沒斗出結果的父子倆也喝湯。

喝了碗薑湯,渾身都暖了起來。

因為不早了,老少們趕緊去睡覺。

飆車似的飛了兩個多鍾,樂韻也被風虐得不輕,為了安慰自己的辛苦,抱著弟弟美美的睡大覺。

睡一覺起來,果然風呀雪呀帶來的傷害都煙消雲散,她又是那個水靈靈、活蹦亂跳的小仙女。

值日12月30日,上班族們還沒放假,農村人也沒全歇冬,白天氣溫回暖,很多村人都去翻地,或者趁著天晴去打柴。

樂小同學早上去看了看中稻的稻苗,收集到了數據,讓老爸有空將枯老的苗割掉,回頭就去看弟弟拆成零件的兒童車配件。

還甭說,她家弟弟真是個拆車小專家,拆工非常了不得,將能拆的全給拆散了,因為兒童車的零件不少,他準備不足,拆前沒有做記錄,以致拆了裝不起來。

樂同學檢查了一下零件沒缺,先不管它,等到上課時間爬南三樓給弟弟授課,讓黎先生休息幾天。

黎照也沒客氣,他和柳少外出轉悠,採購回十幾隻雞和幾十斤魚,自己動手剖殺處理。

周奶奶半上午才知道小樂樂回家了,她姑娘和樂清上午出去做活,她也沒去串門,等小兩口回來,她和曹婆婆才過樂家。

曹婆婆家的房子外牆已經刷好,內部也刮好膩子,再放置幾天就可以裝水電,然後搞好衛生,再擱置十天半個月就可以入住。

九稻小學的工程也完工,前兩天開始裝水電,周哥與留在最後的一批建築工人們不管水電和刮膩子,他們於12月的中旬就去了房三中做工。

家裡有兩位老人負責接送曹冰月,也沒什麼事要操心,李女士也夫唱婦隨,與周哥去了縣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軍王獵妻之魔眼小神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王獵妻之魔眼小神醫 軍王獵妻之魔眼小神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五三章

9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