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本故事純屬虛構

75.本故事純屬虛構

本文訂閱章節低於一半的讀者,3小時后,系統才會自動替換正文。趙逢青放鬆了力道,開始穿內衣。

她的表現一切如常。沒有哭泣,也沒有撒潑。

扣上扣子的時候,她還能正常地發聲,回道:「熟識的醫生,才兩百。」說完,她望著落地燈嬌嬌笑了一聲。笑容里的苦澀,只有她能聽到。

她坐在床沿,雙手自然下垂著,連站起來都無力。她一陣的虛脫。

趙逢青以前覺得自己在追求江琎的過程中拔山蓋世,現在她明白了,那所謂的銅牆鐵壁,不過自欺欺人。她根本沒有那麼神勇。他一句話,就讓她潰不成軍。她的愛情,她的純/貞,都在這個晚上埋葬。

江琎沒有說話,轉身進了浴室。

浴室傳來嘩嘩的水聲。

趙逢青獃滯地轉頭,看著浴室禁閉的門,她突然想不起江琎的模樣了。

她彎下腰,撿起衣服、褲子,慢慢穿上。她的動作很慢,好像每動一下,都耗盡了全身的力氣。

花了很長時間,她終於把衣服穿好。

浴室的水聲也停了。

這時,她猛然回過神,趕在江琎出來前,急急衝出了房間。

她不想和他道別。在他說過那句話之後,她就已經在心裡和他道了別。

趙逢青出了酒店,漫無目的地在街上晃悠。

失神地上了輛公車,到了一個熱鬧的步行街。

她下車。

不知道這裡是哪,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她所有的思緒還凝滯在江琎的那句話。

直到路上好些行人對她指指點點,她終於醒過來。

趙逢青望向商店的櫥窗。從玻璃的影子來看,她沒發現不妥。轉向商店門口的鏡子時,她才看到,自己的頸項布滿了星星點點。

江琎抵著她時的溫暖與疼痛再度湧上她的腦海。

然而,耳邊乍響他的那句話,那種溫暖就消失殆盡。剩下的只有劇烈的痛。痛楚從她的心裡蔓延,瞬間抵達四肢。

趙逢青坐到步行街的矮凳上,睜著空洞的雙眼望著來來往往的人群。

有男孩摟著女孩,親密地走過。

有女孩撒氣跺腳,男孩上前哄抱。

還有男孩女孩手牽手,臉上都是甜甜的笑。

趙逢青眨了眨眼。她怕自己在這裡哭出來。

幸好沒有。

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發獃。

接起后,蔣芙莉的笑聲傳來,「青兒,我爸給我搞掂出國的事了。姐我今天開心,請喝酒。」

「我就不去了。」

「怎麼?沒空?」

「嗯,改天說。」

趙逢青掛斷電話,起身去便利店買了包煙。

然後回來矮凳上繼續坐。

抽完了半包煙后,她去了A中。

----

A中的跑場,今天比較冷清。

高一高二這陣子是室內體育課。烈日當空,也沒有來跑步的。

趙逢青跑到小樹林邊上,雙手呈喇叭狀,朝著跑場費力喊道,「江同學!我不喜歡你了!」

聲音飄散出去,沒有迴響。

她突然哭了。

趙逢青向來好強,很少哭泣。但是在為自己的初戀劃上句號的時候,她忍不住哭了。

這一哭,痛徹心扉。

她索性蹲下去,抱膝哭出聲來。

這場單戀,她走得無比辛苦。每次被江琎冷眼相待的時候,她都會幻想一下美好的未來,自我鼓勵。

而今,真的要結束了。

江琎那句話徹底撕碎了她的尊嚴。

趙逢青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得一哽一哽的。抬起頭來時,陽光刺眼得厲害。

她咳了兩下,站起身。

由於蹲得太久,有些暈。她趕緊扶住旁邊的樹榦。

在這種白光的眩暈當中,她彷彿見到了一個人。

神似那個奇怪的少年。

「朋友?」趙逢青眨眨眼,回過神。

周圍鬱鬱蔥蔥,沒有人。

大約是幻覺。

待那陣眩暈過去,她拭拭眼睛,向天空大聲吼道,「江同學!我不喜歡你了!」

然後,轉身離開。

----

趙逢青把雙眼哭得通紅后,就把「江琎」這個名字掃進記憶的垃圾桶。

掃到一半,突然想起還有個校慶節目。

現在想來,當初要給江琎跳艷/舞的念頭,何其天真。就連醉酒之下,他都不願意見到她,不然不會進行到一半去關燈。

真是一場浩劫般的初戀。

第二天,趙逢青打電話問以前的生活委員,校慶節目能否取消。

得到的答覆是,她的獨舞已經報到校方,更改很麻煩。「節目時間都排好了,你的節目刪了,該補誰的上啊。今年還有市裡領導過來,校長可重視了。」

「那算了。」趙逢青轉念一想。當初報節目時,她只以獨舞為名,沒有詳細解釋到底是怎樣的獨舞。她重新換首曲子,照樣能跳。

節目定了。

不過她對排練不太上心,有種失去了奮鬥目標的失落感。

練了幾天就擱下了。

趙逢青看著還是那個趙逢青,和蔣芙莉幾個照常吃喝玩樂,只是不再提起高三二班那個人。

離校慶還有兩天,蔣芙莉去買了一堆喝彩道具,威脅著:「你們那天都把時間空下來!去給青兒加油助威。」

「莉姐,這事你放心。」大湖喝一口酒,「我大湖嗓門大,包準能把喝彩聲響徹全場。」

「得了吧,你就吹。」蔣芙莉扔了個鼓掌拍給大湖,「用這個,比你吼那嗓子有用。」

校慶那天,蔣芙莉拉著大湖幾個霸了個前三排的位置。前面校長的講話,她頻頻吐槽,「這要說到什麼時候。年年的稿子都一樣,真沒新意。」

「青兒呢?」大湖張望了下,「她這麼早進後台了?」

「誰知道。」蔣芙莉搖頭,「她最近不知怎麼回事,好懶散。」

袁灶插來一句,「她不是要報B市的學校嗎?」

「現在好像又不想報了。」蔣芙莉不清楚怎麼回事。她去問,趙逢青什麼都不說。

「女人真善變。」饒子在旁說道。他其實看得出來,趙逢青最明顯的變化是不再對江琎執著。

這是好現象。

----

趙逢青在後台整理著自己的頭髮。

別的表演同學見到她時,都一臉詫異。

會場的各種講話,很冗長。後台好些同學都不留意聽。直到突然一個高二的女生喊了聲,「哇,輪到江琎演講了。」

趙逢青動都沒動一下。

幾個高二女生在那嘰嘰喳喳,討論江琎的外表帥氣,聲線迷人,成績優異,等等。

趙逢青懶懶地望著鏡中的自己。

他有這麼多的選擇,自己算不得什麼。

江琎演講過後,就是秦曉。

那群高二女生態度明顯不同了,各自回到座位等待節目。

趙逢青這時站了起來,往舞台左側幕布方向走。

她微微掀開幕簾,然後恍然大悟。

趙逢青以前真沒把秦曉放在眼裡,幾次見過都忘了。這會兒看過去,她才想起,原來和江琎在走廊拉扯的女生,就是秦曉。

「在高中階段,我們還有一個需要面對的問題,就是朦朧的情懷。」秦曉臉色微紅,但是聲音清脆,「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心事,很美好,但是太花費時間了。在高考的壓力下,我們絕對不能分心…」

趙逢青笑了笑。

青春時期的情懷,純真而不摻雜質。個中甜澀,都是珍貴的回憶。她不後悔。

也許,這就是她與秦曉最大的區別。

----

校慶節目不少。

台下的同學們開始時情緒高漲,到了中間部分,感覺坐不住了。三三兩兩借口上廁所離開。

趙逢青的節目在倒數第三個。倒數第四個是相聲節目,一點也不好笑。場下沒有笑聲,只有吐槽。

蔣芙莉更是聽得直翻白眼,都快睡著了。「青兒的節目怎麼排得那麼后?」

「下一個就是青兒。」大湖安慰道,「再忍忍。」

主持人報完高三七班的獨舞,這群人就開始咆哮,使勁鼓掌,伴隨著聲聲的口哨。

周圍的同學紛紛望過來。

主持人一下台,大湖幾個就安靜了。

趙逢青戴著黑色禮帽,穿著一身黑色西裝,搭配黑色皮鞋。

全男性裝扮。

音樂響起,她的一舉一動也不見女性的柔軟。就是男性化的機械舞。她帽檐垂得很低,上半臉陰影一片,觀眾只看到她小巧的鼻頭和紅唇。

這種節奏型曲調,讓禮堂里原本凝滯的氣氛一下子就沸騰了。

大湖幾個帶頭站起來跟著節奏拍掌,然後,同學們也漸漸站起喝彩。

蔣芙莉站上座椅,瘋了一般尖叫。叫聲之大,讓袁灶都不得不離她兩步。

臨近尾聲的時候,趙逢青掀了禮帽。

她一頭銀白色的長發飛揚在空中。

攝人心魄。

白頭,黑衣,妝容似雪,襯得紅唇格外艷麗。舞檯燈光下,她仿似妖精,又冷又美。

蔣芙莉跳下座椅,突然掐住大湖的脖子,激動不已。「青兒好帥!他媽的真帥!」

「輕點……」大湖吐著舌頭,咳了下。

蔣芙莉鬆開大湖,又站上座椅。她拿起喇叭,大聲吼道,「趙逢青!我要嫁給你!」

趙逢青看向那幫癲狂的夥伴們,彎起一抹笑。

雖然她沒能向江琎拋媚眼,但她以三千白絲,祭奠那無始無終的初戀。

這一天,距離她對他一見鍾情的日子,整整九個月。

江琎。

再見。

她的表現一切如常。沒有哭泣,也沒有撒潑。

扣上扣子的時候,她還能正常地發聲,回道:「熟識的醫生,才兩百。」說完,她望著落地燈嬌嬌笑了一聲。笑容里的苦澀,只有她能聽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逢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逢青目錄 逢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75.本故事純屬虛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