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6章 路盡絕代風姿

第1566章 路盡絕代風姿

雪白晶瑩的手掌,從時光長河中破出,自那超脫諸天外的寂靜死地中打來,看起來美麗而纖秀,但是,其威莫測,道韻蓋世無雙,打落下來時連那主祭者變色都變了。

女帝一掌落下,將主祭者直接覆蓋,沒有了身影,轟的一聲,像是千秋萬古間各種大道共鳴起來,全部削在主祭者的身上。

原本,主祭者可怕無比,睥睨萬世,在那諸世外行走,俯瞰三十三重天,超然而恐怖,眸光劃過萬界時,猶如在開天闢地,界壁都被其目光割裂,混沌氣洶湧澎湃。

可是現在,他卻砰的一聲斜飛出去,被一巴掌拍削中!

他一聲悶哼,身體越發模糊,歸於祭地中。

這出乎他的意料,竟有人敢突兀地對他下手,而且是結結實實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肉身上。

這不可謂不驚人,連他都沒有躲避過,像是破爛靶子般被猛烈重擊!

換一個人的話,別說什麼負傷吐血,恐怕早已炸開,消散於無形,甚至連其祭地世界都要炸開。

畢竟,這是來自女帝的一擊!

不過,他終究是真正詭異源頭的生物,是其中一族路盡待升華的無匹存在,不然何以成為這一紀元的主祭者?

他是此世主持大祭的生物!

在璀璨的光華中,在無窮無量的飛仙光雨中,那隻晶瑩的巴掌也不知道跨越了多少個大世界,轟在諸世外。

女帝無匹,似乎想直接拍死主祭者!

這實在太瘋狂了,自她復甦,選擇出手后,一句話都沒有,上來就削那祭地中不可想象的存在。

晶瑩的手掌擁有蓋世無雙的力量,萬道和鳴,化成有形的符文,臣服於遠處,隨著那掌印拍擊過去,萬古時光都被攪動了,在那世外大爆發!

幸好,這不是在諸天內,不然的話,什麼都不復存在了,一切都將被打崩,都要消失個乾乾淨淨。

主祭者在咳血,可以看到,他被掌印數次覆蓋,像是一位天仙踐踏的惡獸,雖凶戾,但失去先手,被打的狼狽不堪,披頭撒發,路盡級的真血四濺!

人們震撼,簡直不敢想象,竟有這樣的一個女子,上來什麼話都不說,直接就想將主祭者活活打死?

這實在是讓人驚顫與激動,可謂美麗的粗暴,挾雷霆億萬鈞之大道,果斷而凌厲,一旦出手,霸氣懾人。

雖為一女子,但是,她卻比古史中那些強者更為震撼人心,風華絕代,攻擊力爆棚。

也正是在此時,許多人猛力搖頭,像是從某種夢魘中蘇醒過來。

因為,不久前,他們遭受了侵蝕,自身竟然不知,直到此刻在恢復,發現全身都是白汗毛,膽顫而魂悚。

剛才,眾人都遭受詭異輻射。

所有人都受到了影響,心中的某些「念」在消散!

在主祭者接近現世的剎那間,他對整片世界與生靈都有某種影響。

主祭者相當歹毒,要斷天帝後路,選擇將其痕迹從這方天地中抹去,讓諸天間各族所有生靈都不想不念。

主祭者,想從世間磨滅去天帝的身影!

這無疑是可怕的!

若是天帝自身無恙也就罷了,任主祭者斬天,葬地,屠眾生信念,也根本無用。

可是如果天帝有損,瀕臨死境,自身大道將熄,處在極其危險的關頭,那麼主祭者的這種手段就顯得無比陰毒了。

路盡級生物很難殺死,縱歷千劫萬難,魂飛魄散,也很難真箇徹底消亡,只要還有人還在思念,還在想著他,那麼,他就有回來的可能!

甚至,歷經萬古后,哪怕是沉淪多個紀元,後世若有人挖掘出記載他的碑文,輕念其名,都可能會讓他再次顯照!

所以,主祭者無情的出手,想給予那可能發生意外、已經陷於死境中的天帝造成其惡劣與嚴重的困擾,想讓其在漫長無想無念的寂靜時光中真正消亡。

不過,隨著疑似女帝的出現,打破了這一進程。

在眾人恍惚時,精神磨滅某種念頭之際,雪白衣袂展動,女帝超脫在諸世外,朦朧顯照,從那虛無中復甦過來。

轟!

那晶瑩的掌指太懾人,打穿一切阻擋!

這是諸世外的大對決,有路盡級生靈的血在飛,極其可怕,竟有人敢對主祭者這樣強勢霸道的動手,殺痛他,著實驚世駭俗。

最為重要的是,這個人源自諸天間,那是傳說的——女帝!

這一幕看的所有人都心潮澎湃。

多少年了,尤其是當世,各族無不受不祥生物的威脅,將走向末日了,憋屈而又心驚膽顫,卻無可奈何。

現在,有人如此的強勢,說打就打,說殺就想要去殺,雖為一女子,但卻霸氣無邊的轟殺過去。

這讓人們心潮澎湃,熱血沸騰,雖然自知與那個層次的生物根本沒有可比性,但依舊激動無比,想要長嘯。

「打的好,干那孫子!」狗皇嗷嗷直叫。

腐屍心緒起伏,感覺不可思議,那個女子居然在今日回來了?

真的是完好無恙的她嗎?

須知,當年一役,發生了太多的變故,強勢如這位風華絕代的女子,哪怕功參造化,也出了意外。

最終,若非情非得已,被形勢所逼,她何以一個人孤獨的上路,去踏那座簡直是十死無生的古橋。

竟在今日,她強勢復甦了,從那浩瀚無疆的絕地中活著出來了?!

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無上強者,屬於各個紀元數一數二的人物,去踏那條死橋,結果都失敗了。

便是與地府、魂河並列的葬坑,也只是那座死橋前一個稍微大一些的「土坑」,後面還有更可怖的地帶。

許多人都以為女帝死在了那古橋路上,跌落下某座深坑或絕淵,今日她給人以驚喜與意外,強勢活著再現!

「吼……」

主祭者怒了,強勢如他,多少個紀元無敵天上地下,今天居然被人輪巴掌,打的踉蹌倒飛,真血四濺。

失去先機后,處於被動,他簡直步步錯,真身都被打穿過數次了。

若非是路盡級生靈,永恆不滅,他就真的危險了,稍弱一些就可能被殺死。

砰!

他又一次被擊飛,身體居然被晶瑩的手掌覆蓋,轟的出現裂痕,披頭散髮,滿身是血。

「夠了!」

他一聲低吼,通體發光,連帶著身後的祭地都清晰了幾分,似乎在臨近諸天,要接近現世。

強大的氣息激蕩,諸天萬界的蒼穹居然開始龜裂,像是要滅世了,要被一頭凶戾震古今的龐然大物撐爆,要崩壞了!

這實在駭人,隨著主祭者臨近,絲絲縷縷的氣息就足以毀掉諸世!

連時光都不穩固了,不再連續,整片古史都彷彿要成空,歸於虛寂。

唯一慶幸的是,他離諸天萬界真的太遙遠了,其真身想要第一時間過來很不易,有相當的難度。

轟!

回應給他的是女帝凌厲一擊,化光雨,化大道,化古今光陰,演繹終極至高的力量,並指如劍,向前戳去。

噗!

這一擊並非攻主祭者,像是戳破了泡影,打在祭地上,讓那片特殊的地帶炸開一大片,要毀滅了。

這是災難性的!

強如主祭者都變色了,心頭劇震,猛地回頭,極速守護這片古老的祭地,怕出意外。

即便如此,他也臉色略微發白。

因為,他感受到亘古不變的森然氣息,宛若有人喃喃低語,又像是微弱的獸吼,讓他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在他身後那片遙遠的地帶深處,有靈位在晃動,在搖顫,要倒落下去了。

「轟!」

他拼著自身受損,以自身無上大道覆蓋此地,守護那靈位等,硬挨了女帝一擊。

砰的一聲,他與祭地都在極速的倒退,遠去,自身張口哇的一聲吐血,而且是不斷的咳真血。

「想不到,走上那條絕路,踏死橋而去的人,竟然還能活著,讓你到了路盡領域中,強到如此地步!」

主祭者嘶吼,眼中凶光畢露。

其眸光割裂萬界的天宇,直視那片神秘的死橋對岸。

可是,沒有人能夠望穿那裡,死橋近前就是葬坑,已經夠懾人心魄了,而它相對來說還只算是一個橋下的大土坑。

橋對岸根本無從揣度。

「我想你縱然成為路盡級的仙帝,恐怕也永遠回不來了,最起碼無法活著走回來了,那座橋無退路!」

主祭者冷笑連連。

大霧瀰漫,隱約間一座橋出現,沒有終點,不見對岸盡頭,像是沒入了蒼茫無邊的上蒼盡頭。

那裡是死地,是絕望的厄土,沒有活著的生靈,即便真的有生靈活著走到那裡,也難以再回來。

模糊間可見,有一個白衣身影,在對岸那一邊,在死橋盡頭閉死關,剛才的進攻,她只是動了一隻手!

「那裡似乎有什麼狀況,你永遠無法回頭了,更遑論殺到我眼前!」主祭者森冷地說道。

毫無疑問,他這是掀桌子了。

早先他與三件帝器背後的主人有約定,給與諸天一線生機,現在他似乎不再考慮了。

他的真身再次動了,要逼近現世!

轟!

然而,在主祭者霸道針對,冷漠開口時,白衣女帝再次動了。

人們看到了什麼?無盡的光雨飛灑,她在飛仙,凌空而立,越過了死橋,撲殺向主祭者的方向!

「不可能!」

茫茫世外,路盡級生物驚呼,主祭者難以置信。

白衣女子帶動著無盡偉力,其身邊更是無邊的光雨,她像是路盡一躍,升華了,要撲擊進現世來。

看她絕代風姿,竟是要去擊殺主祭者?!

三掌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聖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聖墟目錄 聖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66章 路盡絕代風姿

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