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6章 貫穿時空長河的血

第1536章 貫穿時空長河的血

先民的祭祀音,正從那未知地傳來,雖然很悠遠,甚至若斷若續,但是卻給人宏大與蒼涼之感。

那是史前的呼喚嗎?

不,或許更為久遠,極盡古老,不知道屬於哪一紀元,那是先民的祈禱,億萬生靈的悲壯吶喊。

漸漸地,他聽到了喊殺震天,而他正在臨近那個世界!

他在的前方,彷彿正有無數強者交手,甚至能夠感覺到那割裂天地的罡風,呼嘯而過。

就在附近,一場曠世大戰正在上演。

楚風想見證,想要參與,可是眼睛卻捕捉不到那些生靈,但是,耳畔的殺聲卻越發激烈了。

恍惚間,金戈鐵馬,遍地烽火,劍氣裂諸界!

楚風覺得,自己正置身於一片最為激烈與可怕的戰場中,可是為什麼,他看不到任何景物?

他嚴重懷疑,就在不遠處,就在這裡,天上地下,真仙如雲,神將如雨,血染蒼穹,殺的異常慘烈!

他的身體在微顫,難以抑制,想為先民出戰,因為,他真切的聽到了禱告聲,呼喚聲,非常迫切,形勢很危急。

可是,他看不到,努力睜開火眼金睛,可沒有用,模糊將要散的金色瞳孔中,只有血流淌出來,什麼都見不到。

廝殺聲,還有禱告聲,分明就像是在身邊,那些聲音越來越清晰,他彷彿正站在一片宏大的戰場間,可就是見不到。

這是怎麼了?他有些懷疑,難道自己形體將要消散,所以懵懂幻聽了嗎?!

楚風很焦急,憂心如焚,他想闖入那個朦朧的世界,為什麼融入不進去?

「我這是怎麼了?」

急躁間,他忽然記起,自己正在魂光化雨,連肉身都在朦朧,要消散了。

「我將死未死,所以,還沒有真正進入那個世界,只是聽到而已?」

一剎那,他如冷水潑頭,他要死去了?

部分記憶浮現,但也有一部分模糊了,根本記不清了。

「我是誰,這是要到哪裡去?」

楚風讓自己冷靜,然後,終於回思到了不少東西,他在進化,踏上了花粉真路,然後,見證了盡頭的生物。

而後,他的記憶就模糊了,連肉身都要潰散,他在接近最後的真相。

楚風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又看向身體,果然越發的模糊,如煙,若霧,處在最後消散的邊緣,光粒子不斷騰起。

「我要死了,要去另外一個世界征戰了。」

砰的一聲,他倒下去了,身體撐不住了,仰天栽倒在地上,形體暗淡,無數的粒子蒸發了出來。

楚風意識不清,有無盡的迷惘,他發現自己飄起,確切的說,無數的光點從身體中瀰漫出。

這是他的「靈」的狀態嗎?

就像是在花粉真路上,他見到了那些靈,像是無數的燭火搖曳,像是在黑暗中發光的蒲公英飄散,他也成為這種形態了嗎?

他向後看去,肉身倒在那裡,很短的時間,便要全面腐爛了,有些地方骨頭都露出來了。

「我真的死去了?」

可是,他還是沒有能融進死後的世界,聽到了喊殺聲,卻依舊沒有見到掙扎的先民,也沒有看到敵人。

很快,楚風發現異常,他化大片的粒子,也就是靈,正包裹著一個石罐,是它保住了他沒有徹底散開?

現在,他是靈的狀態,但依舊是人形。

「我是誰,我是楚風,我要記住所有,我要找到花粉路的真相,我要走向盡頭那裡。」

可是,他保持在這種特殊的狀態中,不能後退活過來,也不能前進到死後的世界中。

所以,他回首時,能夠看到自己在腐爛模糊下去的身體,向前眺望時,卻只有聲音,沒有景物。

這是真正的進退不得。

不過,當一聲恐怖的光束綻放后,打破了一切,徹底改變他這種詭異無解的處境。

他眼前像是有一張窗欞紙被撕開了,見到光,見到景物,見到真相!

「那是花粉路盡頭!」

只是,那裡太刺目了,有無量光發出,讓「靈」狀態的他也受不了,難以直視。

在可怕的光束間,有血濺出來,導致整片天地,甚至是連時光都要潰爛了,一切都要走向終點。

他才看到一角景象而已,世上所有便都又要結束了?!

然後,楚風發覺,時空不穩,在破裂,諸天墜落,徹底的死去!

花粉路那裡,問題太嚴重了,是禍源的起點,那裡出了大問題,所以導致各種驚變。

即便有石罐在身邊,他發現自己也出現可怕的變化,連光粒子都在暗淡,都在壓縮,他徹底要消亡了嗎?

他要進入死後的世界?

可是,人死去后,花粉路真的還塑有一個特殊的世界嗎?

很快,他變成了一滴血,凄艷的紅,石罐相伴在畔。

「我是誰,在經歷什麼?」

亦或是,他在見證什麼?

嗡隆!

突然,一聲劇震,古今未來都在共鳴,都在輕顫,原本死去的諸天萬界,世間與世外,都凝固了。

楚風發現,自己與石罐都在跟著震顫。

接著,他看到了無數的世界,時空不在毀滅,定格了,只有一個生靈的血液,化成一粒又一粒晶瑩的光點,貫穿了萬古時空。

甚至,那個生靈的血,湧向花粉路的盡頭,阻擋住了禍源的蔓延。

花粉路出了大問題,起源處那裡曾有真血濺起,絕不是好現象!

而現在,另有一個生靈綻放血光,穩固了這一切,阻擋住花粉路盡頭的大禍的繼續蔓延。

朦朧間,楚風彷彿見到了一個人,很遠,很暗淡,無法看到真容,他心中靈光一現,那是……九號口中的那位?!

「第一山曾劈出過一道劍光,眼下的血與那劍光氣息一致!」楚風很肯定。

那位的血,曾經貫穿萬古,然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間,擋住了花粉路盡頭的禍患,使之沒有洶湧而出。

此時,楚風連帶記憶都復甦了許多,想到不少事。

「難怪路的盡頭那個生物會讓我記憶消失,肉身也要不留痕迹的抹除,這種級數的存在根本無法想象!」

楚風心潮澎湃,見證了歷史嗎?!

花粉路盡頭的生靈與九道一口中的那位果然是同一個級數的至高強者,只是花粉路的生靈出了意外,可能死去了!

「我是一滴血,在這萬古時空中漂浮,間接參與,見證,與他們有關嗎?」

楚風懷疑,他聽到禱告,如同某種儀式般,才進入這種狀態中,究竟意味著什麼?

難道……他與那至高強者有關?

不!

他確信,只是看到了,見證了一角真相,並不是他們。

「我的血,與他們的不一樣,與他們無關。」

楚風自語,然後他看向身邊的石罐,自身為血,附著在上,是石罐帶他見證了這一切!

花粉路太危險了,盡頭出了無邊恐怖的事件,出了意外,而九道一口中的那位,在自身修行的過程中,似乎無意識擋住了這一切?

甚至,在楚風記憶復甦時,剎那的靈光閃過,他隱約間抓住了什麼,那位究竟什麼狀態,在何方?

他似乎有了某種不成熟的猜測!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聖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聖墟目錄 聖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36章 貫穿時空長河的血

9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