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從你的世界消失

第1535章 從你的世界消失

「我看到了什麼,那是真相嗎?」

楚風靈魂悸動,他的身與心都在輕顫。

對岸,有一個生物!

他真切的看到了,絕非錯覺!

可是,現在他眼睛劇痛,難以忍受那種腐蝕,無法持續再盯著看,眼球在被莫名物質撕裂。

「路到盡頭,未見永恆,有凋零的強者!」

楚風像是在夢囈,努力想記住剛才看到的一切,很模糊,很朦朧的畫面,但確實無比的重要。

他知道,這關乎著花粉路的未來,不能遺忘。

可是,任他擁有了雙恆尊果位,他的記憶也在消散,並要炸開了,很難想象這涉及到了怎樣的領域!

為什麼?他腦中竟一片空白。

他很迷惘,連看一眼都會被針對,已被詛咒了嗎?

他像是要失去自我,不光是記憶,連自身的存在都不能保證了,連他自己都要隨著那段記憶消散了!

「不!」楚風握拳低吼!

怎會如此?

那到底是什麼?

花粉路出了變故,問題就在盡頭那裡!

他看到了部分真相,可是他卻被反蝕了,記不住那裡的一切。

可以看到,楚風的身體都虛淡了,與他所看到的一樣,很不真切,很朦朧,要在時光中散掉。

他肉身模糊,將不復存在,這是何其可怕的事件?!

就像是他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這個世上彷彿從來都沒有他這個人!

這一切太恐怖了,簡直是無法想象!

便是真仙中的絕頂強者,以及走到腐爛盡頭的大宇級生物來到這裡,見到這一景況后也要驚悚,恐懼,轉身逃離。

不然的話,連那種級數的生靈也難以擺脫,會歸於朦朧,虛寂,分崩離析在這天地中。

生死之際,生存艱難的最後關頭,楚風想到一個人,九道一口中的那位。

關於那個人,沒有人提及姓名,他在所有人的記憶中都漸模糊下去了,逐年消散,像是從未出現過。

而眼前,路的盡頭,也有一個生物,導致楚風記憶磨滅,腦中空白,連身體都模糊了,整個人都將消散。

這是同類生物嗎?!

楚風見到了這種級數的生靈,更因為正在親身面對,所以問題更嚴重!?

他要死去了!

這種死法很可悲,算是永寂,連存在過往的痕迹都被抹除。

甚至,連認識與熟悉他的人,都會將他遺忘。

這太可悲了,無比的凄涼!

他像是從來沒有來到過這個世上,從所有人的記憶中消失,抹去。

縱死,亦無人知。

很難想象,他今天到底面對了怎樣的一個存在。

於此之際,世界各地,許多人的腦海中關於楚風的身影果然在虛淡,不斷消散,即將就此不見了。

這是一種非常瘮人的變化,關於一段記憶,關於一個人,居然要憑空消失,從此成為空白!

如果了解真相,跳出這個怪圈去審視,去觀這種異變,誰不害怕?即便是墮落真仙也要為之毛骨悚然。

顯然,有人感受到這種可怖的變化。

比如,與楚風有密切關係的人,第一時間覺察到不妥。

亞仙族,一頭銀色長發垂到腰際的映曉曉,瑩白面孔上略帶迷茫,喃喃著:「奇怪,我這是怎麼了?心中空空落落,像是被斬掉了無比重要的東西,很難受,想抓卻抓不住,我好像丟失了什麼!」

「吼……」

異荒虎族的遺地,東大虎一聲咆哮,捂著頭,眼角都要瞪裂了,喘著粗氣,嘶吼:「發生了什麼?我的記憶斷層了,有一段歲月,有一段非常重要的經歷塌陷,竟連貫不起來!」

兩界戰場,周曦面色蒼白,她預感到了什麼,內心強烈的不安。

「楚風,是你嗎,你怎麼了,我感覺你要消失了,從我的記憶中淡去,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她正在想楚風的事,不久前他剛離去,所以她還有些印象,但是,卻也要被抹除了,她惶恐與害怕。

「你怎麼了,為什麼要從我的世界中消失,你發生……意外了嗎?!」周曦落淚。

她來自陽間第六家族,所知道的遠比常人多,自然聽聞過那位的情況。

而現在,楚風居然連人都要從她的記憶中消失了,一定遭遇了難以想象的事。

「不!」

她不安,恐懼,可是剎那間,她就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印象了,連口中剛喊過的名字也是如此的陌生。

「我丟失了無比重要的東西,好心痛,我想不起來了!」周曦哭泣,她自責,揪心與憂慮,為之而恐懼。

「那是一個人,我記不得他了,你……快回來!」她哭著呼喚。

在場的人,有許多比她實力強大的人,也都露出驚容,因為他們亦被波及,被影響到了。

越是實力強大的生靈,所能堅持的時間越長一些,儘管區別不大,但現在他們還有些印象。

比如老古,還有他的老對頭,大混元層次的名宿周博,全都心驚膽顫,他們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心中在「放空」。

「楚風,你怎麼模糊了,要從我的腦海中消散?!」老古發毛,臉色煞白。

周博更是面色驟變,他不知道什麼情況,自己老到糊塗了嗎?有那樣一個人,為何要從心中消失。

「楚風,從我的記憶中漸漸暗淡,從此不見……」昔日的秦珞音,今天的青音,站在一座山峰上,她很不解,也有些悵然,伸手在空中劃過,一片虛無。

怪龍一臉迷茫,很恐懼,他覺得自己人生的一段經歷被斬斷了,不知道是該慶幸解脫了,還是該黯然長嘆。

「楚風是誰?」不過片刻間,老古也迷惘了,不記得楚風有什麼樣的身份與來歷,連這個名字都是陌生的。

「你是在說楚風?」周曦悲傷,她知道自己好像忘記了一個人,但是卻不知道他是誰了,現在聽到老古低語,她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努力想憶起,可是,她卻做不到,她的修為差的太遠了。

「我不想放棄你,我要將你記起,出現在我的世界!」周曦抽噎,晶瑩的淚珠不斷從雪白的臉頰上滑落。

縱然是武瘋子都露出異色,頗感意外,俯視某一片虛空。

「有意思,小陰間的那個人,一直有耳聞,現在竟模糊下去,將隨風消散,他遇到了什麼?難道是那位留下的經文,重器,被他觸動后難以承受?自身要如傳說那般,不復存在,這是怎樣的一種體驗?!」

武瘋子思忖,連他的記憶都模糊了,有關那個人的訊息將從他心中潰散乾淨。

他知道這意味什麼,那個人要死了!

而且,若無意外,那個人將永寂,所有痕迹都被抹滅乾淨。

他曾聽到過這種傳說,畢竟,武瘋子所經歷的歲月極其久遠,接觸到過不可言說的秘史不算少!

「楚風……是你嗎?!」妖妖揚起頭,潔白的下巴微向上,看起來有些倔強。

她一向很自信,早年就被譽為星空下第一,再加上姿容絕世,在世人眼中,可謂是風華絕代。

可是現在,她卻露出憂色,不能從容自若了,她伸出白皙而纖秀的手指,觸摸虛空。

她看到的與別人不一樣,她竟能與楚風一般,見到「靈」!

她看到如同燭火般飄搖的發光粒子,大片的飛起,明滅不定。

在那些靈中,她彷彿看到了楚風的面龐,由靈粒子組成,正在遠去,踏上一條不歸路!

「三帝術歸一,英靈照古今……」

妖妖迅速低吟,並且舒展身體,藕臂劃過虛空,且雙足踏出奇異的軌跡,她像是在進行一種古老的祭祀,又像是在結印,施展失傳已久的秘術。

這很奇異,也很古怪。

她的言咒與祭舞合一,居然讓空間劇烈震蕩,令光陰碎片狂亂飛舞,時空共鳴,像是在接引什麼!

「帝祭?!」

這一刻,羽皇吃驚,瞬間動容,他懷疑看錯了!

那個女子,居然懂這種失傳的祭舞?

她要做什麼,難道還想召喚出一位真正的天帝不成?!

在妖妖的眼中,看到的與常人不同,模糊的景象,「靈」如發光的蒲公英在黑夜凋謝,飄零,遠去,她想溝通!

……

楚風的身體在虛淡,甚至部分瓦解,開始化光,化燭火,化為粒子,他越發的虛無縹緲。

整個人看起來都不真實了,只是一道朦朧的身影。

他的身與魂都在悸動,怎能如此?

「我只是看到部分景象,就要消散了?」

他不甘心,許多心愿未了,還有太多的人等著去重逢,去相見,要將轉世的他們都找到,可是現在他自己卻要先一步死去了。

「我究竟看到了什麼?!」

模糊的畫面浮現,花粉路的盡頭那裡……有一個強者,雖然很朦朧,但絕對是人形的,是那個生靈影響到了這一切。

楚風努力回想,他想死的明白。

花粉路的盡頭,那個生靈似乎死去了,橫在路上,倒在那裡!

「長發遮面,滿身是血……」楚風囈語,他回想到了這些畫面!

這個生靈不是有意害他,而是太強大了,自身的存在就影響到了整條花粉進化路的持續與穩定!

「是他嗎,九號口中的那位?!」

在心中沒有徹底放空,還有殘存舊憶時,楚風剎那想到這些,難道花粉路的源頭,最強大的生靈竟與九道一所說的那位是同一個人?!

不然,何以有相似的本質,他稍微接近,記憶便要消散,連帶肉身都如此。

可是,時代對不上,歲月不相符,兩者不是同一紀的生靈。

「也許,有路可尋,有道可走,既然那位不屬於一部古史,那…或許真有可能是同一人!」

「我在接近真相嗎!?」

「我在消散,我要朝他而去?!」

楚風覺得,自己要死了,要瓦解了,肉身如煙,如霧,他在接近前方的天塹,這是不歸路!

但是,他也有種錯覺,像是一種儀式,要回歸了!

霎時間,他聽到了一些聲音,那是……先民的祭祀音,是某種呼喚嗎?

他要渾噩了,將死去了,很快要分崩離析,但是,在這剎那間,像是有刺目的靈光劃過,他有些明悟。

死,不是最終的歸宿!

這才是開始嗎,他彷彿看到金戈鐵馬,聽到喊殺震天,死後去征戰?

一時間,他有些迷惘,他這是要去哪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聖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聖墟目錄 聖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35章 從你的世界消失

99.88%